薩滿療癒個案經驗分享

healing-shamanic-banner-26jan16.jpg
個案經驗分享

個案(1)

看過賽斯書的人都懂, 看書內容和真懂之間有差距.
時常一個理論的東西, 似懂非懂之間, 似乎有些懂,
但真正應用在生活中的時候, 才能豁然開朗的懂了.
閱讀和體悟, 文字和行動, 才能真懂賽斯說.
 
奧修說, 無論你勤讀多少心靈哲學, 多少古籍聖典.
當你只是閱覽而沒有行動, 閱讀書籍只是娛樂效果.
而人生無法只從娛樂興致上去做任何改變.
 
當我進入心靈啟發和靈性智識的範圍後,
我想, 心靈的行動有三個步驟.
– 改革心思陳舊的觀念, 改變慣性思考. 這是心靈行動之一.
– 改變人際關係的互動方式, 以愛為出發點, 維護親友溝通.
– 以靜坐冥想, 體悟覺思, 和實踐薩滿來檢視自己.
 
心靈的功課, 薩滿應該是最好的實驗方法.
對我來說實驗精神, 是行動之一.
從改革心思, 丟掉陳規, 到維持互動親友關係,
接下來就是學習和進行薩滿來檢視自己.
 
這些實驗中, 包括找各類心靈老師諮詢和學習.
心靈和靈魂的功課是非常不同的領域,
探索, 檢視, 覺悟, 修正, 目標對象都是自己.
 
這些過程中, 很開心遇到Mira, 我相信靈魂之間彼此認識.
有心靈同學的互動後, 我們得以有更多互動討論心得,
我也很開心終於有機會做更多的實驗, 包括薩滿療癒.
 
——–
 
在許多實驗中, 有三次特殊實驗. 其它繼續實驗中.
 
一, 靈魂修復:
 
在讓Mira 處理靈魂修復之前, 我曾找過西雅圖的薩滿老師.
在我自認比人多2-3 倍敏感型的"感受型"來說, 完全沒感覺.
試圖要感覺個甚麼, 說幾句話, 實在是沒有任何感覺.
 
因此我向Mira 抱怨了, 也因此讓她做同樣的靈魂修復.
唯一不同是約好時間, 以遠距來處理.
首先靜躺過程中, 高頻音和閃光的出現, 對我來說非常新鮮.
並不刺耳的高頻音全程都在, 紅色閃光也持續在眼皮內來回閃爍.
在聲音和閃光漸漸變弱消失時, 我意識到應該是處理結束.
 
確認結束之後, 身體覺得有些充電感, 也有些柔軟輕盈.
比較重要的是靈魂修復後, 到底有沒有"感受實質改變".
 
經歷約兩週排毒時間. 由於排毒時間關注在皮膚保養上,
過一陣子幾乎忘記靈魂修復這件事了.
大概處理約一個月後, 有天我先生突然跟我說- 你變了耶.
我當然是詫異地問我怎樣了? 他說你變得很快樂.
我說:"我本來就是一個很快樂的人啊, 一直都很正面啊!
他說:"…不太一樣, 你變開朗多了."
 
所以以他和我每天相處的人, 他感覺到了我的改變.
而我也覺得那陣子開始, 心煩事似乎少了許多.
許多往常令我不開心的事, 不再 bother me.
 
再經過一陣子, 我發現自己, 對過去比較懶得行動的部分,
比較有張力和行動力. 但這些改變是慢慢漸進式的.
雖然年紀是在增長, 但心態卻沒有覺得更累更老甚麼的,
反而恢復一些年輕時很習慣的衝動力和行動力.
 
所以年紀愈趨增長不等於心靈同步老化,
應該是累積太多心靈塵埃和失去能量, 才失去的動力.
如果說肉身的病症, 可以靠外科和內科來診斷醫治,
那麼心靈和心理的疾病, 可以靠薩滿診斷和療癒.
我覺得邏輯上可以說–靈魂修復是一個"心靈手術",
做好手術後, 能量修正了並開始自行運行.
 
二, 靈魂淨化:
 
同事有人突然急性胃痛發作. 不明原因, 非常突然.
在美加急診通常急診區乾坐忍耐, 抱痛到隔天才見到醫生,
或者等候無盡期的電話掛號和預約.
到場後等好幾個"他們忘記我了嗎"之後,
終於有幸見到醫生, 然後像是找人聊個天又走出來.
之後各種檢測抽血, 報告可能2- 5個月後寄到府上.
 
這種沒有"嚴重"症狀急性的胃痛, 又逢週末期間,
可能要等五個月後才會等到醫師垂憐.
該同事之前兩次沒有太糟的胃痛都發生在周末,
這次看來情形不妙, 吞了五種胃藥都沒有舒緩.
趕緊先找 Mira 處理.

Mira 一看就把主因找到揪出來.
同事間有人用惡意和詛咒, 秘密對付該同事.
而同事當時因為身體較弱沒有抵抗力直接受襲.
Mira 在淨化了同事又幫忙加強能量後.
該同事歷經三週期間的痛苦, 終於恢復正常.
 
三, 超渡親人:
 
親戚訴苦已經過世的家族長輩仍然時常入夢.
到處詢問高人, 都說過世十年以上的純粹心理問題.
親戚認為那些重複內容的夢境並非想像.
這時候只好找 Mira 以解夢的方式處理.
 
解夢的過程中, 也得知緣由前世的牽掛所致.
但解夢之後, 親戚的過世長輩似乎有更多訊息.
而這些訊息不斷透過夢境和感受影響親友生活.
這次用另一個角度來詢問, 是否需要超渡.
 
Mira 也以薩滿的方是解讀了需要超渡的問題.
但也很納悶怎麼這麼久了卻沒有該往該去的地方.
原來是那位長輩的信仰所致, 該宗教沒有超渡儀式.
而之前找薩滿老師諮詢時, 老師也提及對方已過渡.
 
居然過世十幾年了, 完全沒有超渡.
Mira 處理了超渡問題的當天,親戚就有夢境,
收到了長輩的訊息, 解決一件十幾年前未完成事件.
 
——–
 
薩滿雖然人人可學, 但每個人因應天職和資質不同,
在擅長的部份也各有不同程度.
當然薩滿就像各行各業一樣, 有各種各樣的人格.
也有些老師非常相信自己, 也自認為非常高明,
他是照標準動作儀式在做, 也不覺得自己是行騙.
但薩滿是所有赴靈界連結, 與靈魂溝通的工作,
是否真有能力, 靈魂會知道, 靈界本來就是沒有秘密的.
 
很感謝 Mira 在這段時間的共同討論, 互動和實驗.
我們還有更多的實驗進行中, 更多故事在結構中.
~~ Jo Tsai, 美國西雅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