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性世界 SoulEvolve

多知為敗

今日醍醐灌頂的一段故事。

很久以前,黃帝聽說道家高人廣成子住在空同山上,特地去拜訪他,黃帝問:「我想要獲取天地之間的精華來幫助五穀生長,養育百姓,我又想要主宰陰陽,順應萬物,要怎麼才能辦到呢?」

廣成子說:「我來和你說說最極致的道理,這道理的精髓幽深渺遠,道理的極致是晦暗沉寂的,什麼都看不到也聽不到, 保守精神,保持寧靜,形體自然就會順應正道,一定要保持寧靜與清淨,不要讓你的身體太過疲勞,不要讓你的精神過於刺激,這樣,你就可以長生,眼睛什麼也沒看見,耳朵什麼也沒聽到,內心什麼都不知道,你的精神就能夠持守你的形體,形體也就會長生,對內謹慎地面對你的思緒,對外關閉起感官刺激,知道太多知識必會招來敗亡。」

接著,廣成子又說:「來,我告訴你,宇宙間的事物是沒有極限盡頭的,但人們都以為有個盡頭,宇宙間的事物是不可能全都得到探測,但人們卻以為有個極限,掌握我所說道理的人,在上,可以成為天神,在下,可以為王,無法掌握我所的道理的人,在上只能見到日月的亮光,在下只能化為塵土。

如果欣欣向榮的萬物都生於大地,最後也會回歸於大地,因此,有一天,我也會離開你,進到無窮宇宙,盡情遨遊於沒有邊際的曠野之間,我將會為日月同時閃耀光輝,我也會在天地間永存,迎向我而來的,我不在意,離我而去的,我也不在意,人不免死去,而我會獨立存在。

這一段話裡,一棒敲醒我的是「多知為敗」,有太多的知識必會招來敗亡。

最近,深深地感覺資訊、知識、訊息到處都是的世界,讓我感到很疲累,我有一種感覺,在網上要找到訊息太容易,找到的訊息全和你輸入的關鍵字,還有過去搜索的記錄有關,大部份的平台都使用「舒適圈」語法,你喜歡的,那就再多推一些同類型的資訊給你,讓人有一種走不出舒適圈鬼打牆的感覺,如果真的突破了語法衝了出去,那不同舒適圈的訊息會互相矛盾,互相攻擊,或是互不相容,搞得像是知道愈多,我會愈矛盾的感覺。

我是一個很好奇的人,當我聽到一個說法時,我很自然地會想要去查這個說法是真的嗎? 有沒有不同的說法呢? 有沒有別種可能呢? 很自然地,我不喜歡只有一種說法,單一信念,單一意識型態的資訊,如果,資訊裡面,又夾雜著單方面的歌功頌德,我也會看不下去,會直接跳過,於是,我會在各大不同的平台之間看同一個主題,再去觀察不同地區、語言、文化的人是怎麼說的。

在這過程中,我常會有:「哦!原來還有這種切入的角度與敘事看法。」

但是,由於現在的訊息量太巨大了,我開始有種消化不良的感覺,變得不管看什麼都看不下去,若是硬是要看,我可以明顯地感到身體在排斥,但有趣的是,頭腦還想要更多,在覺察身體的時候,會感受到頭腦像上癮一樣,還想要有更多的刺激,但是,身體卻一直用焦慮或是急躁的方式來表達:「喂~~~~~~~夠了啦!!! 這些都不是重點!!!」

這時候,就在考驗我到底是要繼續聽頭腦的,還是聽身體的聲音,停下過度塞進資訊。

我不得不說,一開始是頭腦獲勝,因為,不斷進到頭腦來的資訊,會刺激著腦中的多巴胺,讓我可以一直處於受到刺激,接著感到亢奮,很high,等到資訊的接觸到了尾聲,多巴胺下降,頭腦就再渴望更多的資訊來刺激分泌更多的多巴胺,這和用毒品上癮是同一個意思。

資訊其實也帶有能量,任何我們放進身體裡的東西,不論是有形或無形,都是一種能量進到身體裡面,吃太多,會消化不良,看太多訊息,自然身體也會有消化不良的感覺,有時候,我們莫名的焦躁感,就是來自於過度的五官/五感刺激,也會有莫名的疲累感,但因為沒有連上資訊也是能量進到身體裡來,所以,一直累,卻不知道到底在累什麼。

讀到了黃帝與廣成子的這段對話,好像在我頭上來了一記大棒,現代人要知道多,還要更多,還要更廣,還有更多有的沒的需要知道,不然就會趕不上,別人在說什麼就會跟不上…

然而,我們卻忘記了,資訊和食物一樣,也是一種能量進到身體裡面來,究竟,我們在滑資訊時,都是哪些資訊進到我們的內心呢? 有時候,在滑的過程中,沒有心理準備地,會滑到一些很聳動、悲傷、災難…的事情,但是,那真的是我們在那個當下需要的精神糧食嗎?

之前,聽到中醫徐光兵講到一段話,他說,人「知道」事情,其實,是一件可以讓身體很省力的事情,怎麼說呢? 這要和人「感知」到事情來相比,在靈性的學習裡,我們常會說,要用你的心去感覺,運用你的感知或直覺,但是,如果我們什麼都要有第一線的感覺,那其實生活起來是很費力也危險的,比如說,你知道水在沸騰,不要去摸,如果你「感覺」水在沸騰,那你可能會受傷,當他這樣去劃分知道與感覺時,我突然理解到,為什麼我們都會很想要知道,會想要把事情給具象化、分析、整理下來,因為,我們本能地理解,這會讓我們的身體生活起來比較不費力,但是,現代人又走到了另一個極端,那就是,我們只知道,卻不知道怎麼感覺,或忘記我們可以感覺,沒有感覺的身體也會承受太多盲目的刺激與輸入,會有巨大的負擔,尤其是,當這些知識與現實生活並沒有直接的助益。

我有時候,會覺得自己「知道」很多,但有時候,再看看自己「知道」的東西,它們是真的嗎? 是又怎樣? 不是又怎樣? 累積這麼多知識,我就真的擁有它們了嗎? 只是聚積,那對我的意義是什麼呢? 我不可能對所有的知識都感到怦然心動,它們也不一定是永久不變的真理。

一些靈性療癒者會說他們知道,也知道關於個案背後的因果,但有時候,我會不禁地想,我知道一些,但是,我知道了又怎麼樣呢? 我是要去展現出我知道,所以我好特別? 還是我知道,所以我很有力量? 有時候,社交媒體上那種「hey, look at me, I’m special. I can do this. I’m great. hey, look at me.」的心態,不論是有意識或下意識地,會讓我感到不舒服,我還在思考,到底為什麼我會有這種感覺? 或許,是因為,我常常會覺得我還不夠了解我自己,尤其,愈是深入潛意識的學習裡,我發現,很常,問題的所在不是我說出來的這樣,因為,再更深入探索,總是發現常常和我想的不一樣,那麼,我怎麼用我的頭腦去幫他人分析或是結論出,「你那樣就是因為這樣。」因為,我使用的判斷標準只是我所學習過的,接觸過的「知識」,如果,宇宙是無窮盡的,沒有極限的,那麼,我內在的小宇宙,還有多少我沒有探索完的東西呢?

讀著廣成子的回答,我有種釋然的感覺,不論是內在或外在的學習,都不需要太過,適可而止即可,畢竟,一部份的我們已經與天地宇宙的全能全知相連,常常與那一部份內在的自己相連,可以讓我們感到內心寧靜與通達。

原文出自莊子在宥:

廣成子南首而臥,黃帝順下風膝行而進,再拜稽首而問曰:「聞吾子達於至道,敢問治身奈何而可以長久?」廣成子蹶然而起,曰:「善哉問乎!來!吾語女至道。至道之精,窈窈冥冥;至道之極,昏昏默默。無視無聽,抱神以靜,形將自正。必靜必清,無勞女形,無搖女精,乃可以長生。目無所見,耳無所聞,心無所知,女神將守形,形乃長生。慎女內,閉女外,多知為敗。我為女遂於大明之上矣,至彼至陽之原也;為女入於窈冥之門矣,至彼至陰之原也。天地有官,陰陽有藏,慎守女身,物將自壯。我守其一,以處其和,故我修身千二百歲矣,吾形未嘗衰。」黃帝再拜稽首曰:「廣成子之謂天矣!」廣成子曰:「來!吾語女。彼其物無窮,而人皆以為有終;彼其物無測,而人皆以為有極。得吾道者,上為皇而下為王;失吾道者,上見光而下為土。今夫百昌,皆生於土而反於土,故余將去女,入無窮之門,以遊無極之野。吾與日月參光,吾與天地為常。當我,緡乎!遠我,昏乎!人其盡死,而我獨存乎!」

兒時早餐店的回憶

也許是回憶太沉重,家裡都沒有人有開美又美時的照片!! 哈哈,只好借食力網站上談美而美商標戰的圖片!! 哈哈

你永遠都能分辯出一個人是否在餐廳工作過,有一種同理心只能在站在個肚子餓的人與$28塊錢的豬排之間培養出來,一群龍蛇混雜也能成一家人才有的特殊理解,服務產業能培養出LinkedIn上招募者談到的「軟技能」(soft skills)–紀律、利落、吸收批評的能力,最重要的是,如何讀人像讀書般的能力,工作本身並不會得到多少感謝,好玩,雜亂,若有更多人嚐試餐廳工作,這世界會變成一個更仁慈的地方,我所有遇過的教授們,恕我直言,我深深相信在我在廚房、酒吧與飯廳裡得到的比任何大學裡蘊藏的知識要更多。

~~安東尼. 波登 Anthony Bourdain

讀到波登這一段話,一段特殊的回憶湧現出來,我的生命中,有一間很重要的餐廳在我小三的時候開張了,那是在台灣大街小巷開滿了各種不同的早餐店之前,那是加盟早餐店開始萌芽之時,開張的美又美早餐店是我媽媽開啟人生新篇章的開始,那時候家裡負債幾百萬,美又美是我們還清債務的新機會。

這間簡單的早餐店有好多記憶在裡面,有我的童年、青春期和青年初期,在那裡,有我的哀愁無奈,也有我的快樂與夢想。

那也是我做過最長時間的兼職童工+打工XDDDDD~~ 很常放假就會被叫來幫忙,從準備工作,如小黃瓜刨絲醃製,漢堡預先割開上沙拉醬,蕃茄切片,再到正式開張點餐、站煎鍋、組合三明治漢堡、倒飲料、送餐,再到洗碗盤,三不五時刨小黃瓜刨到手指的肉分離XD,或是不小心被油或飲料燙到,不知道有沒有人經驗過去餐廳或路邊攤吃飯,遇到老闆的兒子硬被叫來幫忙,結果臉很臭地服務客人? 我小時候就是這種XD~~~ 所以,出去吃東西遇到同樣的人時,都特別能同理他們的心情XDDD~~~

因為早餐店工作很辛苦,我從小能躲就躲,常被罵偷懶,後來就用認真讀書當藉口XD~ 之後下定決心長大不要從事餐飲業,但是,我認真地回想,在這份人生中最長時間的兼職工作裡,我學到了好多好多。

當我讀著波登寫的這段短短的話,我真的覺得,從9歲到21歲之間,雖然我很常不情不願,但是,在那家店裡面,我學了很多廚藝之外的軟技能,比如說,我很會察言觀色,也會知道什麼時候該說什麼,什麼時候不該說什麼,看見了很多人情事故,很多熱情的客人,各種意識型態不同想法的客人常會進來聊天,有些人不止是來吃早餐,而是在早餐店裡找到一群常會在同時間出現的朋友們,來聊個幾句,也有些人會把早餐店變成心靈早餐店,來這裡聊聊心事,吐吐口水,罵罵老公,這個龍蛇混雜,各式各樣人都有的早餐店裡,觀察到了人生百態,同樣的三明治,不同的人可以有好多種不同的吃法與創意。

週末是最忙的時候,有時候,檯前擠滿了人,都在等著吃早餐,我爸媽都會笑說像打仗一樣,一起工作的人就像在戰場上的同袍一樣,有人負責前線,有人負責後場,在那個過程中,要有很強大的記憶力記得誰點了什麼,當年,才沒有訂餐系統,全靠老板的記憶力,找錢算錢也全靠心算,動作要超利索、快速又正確,有時候,大熱天,店裡沒有冷氣,頂著熱,努力地完成每個訂單。

我必須說,我從來沒有從早上4:30我爸媽上工就跟著一起上,實在是太早了,我都是8、9點才上工XD~有一次,我睡大頭覺到一半,轉身看到我媽躺在我旁邊,我看了一下,「嗯? 這時間媽怎麼還躺在這裡?」張大眼睛看,我媽因為早上煮豆漿,一大鍋熱騰騰的豆漿不小心倒了下來,燙傷了她整片大腿,只好休息一天,但是,她隔天藥敷了,又再繼續上工,好像無敵鐵人一樣。

為了快速還債,我媽一度完全善用一個店面的時間與空間,早上賣美又美早餐,中午之後,加賣剉冰、木瓜牛奶,到了傍晚,在店面前的走道加開羊肉爐與魷魚羹,全都我父母一起輪流,沒再多加請人,我常是打工人員XD~~所以,我一個暑假常常就是從早打工到晚,所有餐點的組合都難不倒我。

只不過,無敵鐵人實在不是人類能夠長期維持的變身狀態,身體終究會受不了,我媽終於太累造成低血壓,無法像過去那樣的工作,最後,把剉冰和羊肉爐攤都收起來,只留下早餐店。

在那12年裡,我見證了一個人對於工作的紀律與決心,當有一個強烈的意圖在那裡時,人有無限的潛力在上面。

我對那間早餐店一直有很複雜的感覺,那12年,有好多辛苦與黑暗的時刻,所以,我曾經發誓長大不要做餐飲,也想要遠離這樣的生活方式。

我後來發現自己有一個有趣的模式,我對於身邊辛苦工作的藍領人常會太有同情心,比如說,我請的打掃阿姨,會不好意思要求他們做太多、不對他們太”機車” ,或是會對他們人太好,以致於,我在生活之中,常不知道到底要怎麼在我要你做到我想要的成果,與他們做出來我不滿意的狀況下,找到平衡,我後來發現,我不直接就事論事,是因為在潛意識裡,我會移情,把我媽媽辛苦的樣子投射到他們身上,會覺得,你已經很辛苦了,我不好意思太苛刻,但老實說,要求打掃阿姨做好工作怎是苛刻呢? 因為這樣,往往都沒辦法有單純的僱佣關係。

想要遠離的東西,卻會用這種有意思的方式在生活中提醒著自己。

時間一瞬間帶著我到了父母當時做美又美的年紀,再轉身面對,那裡也有許多歡笑與美好的回憶,像是,我第一次自己做了漢堡,第一次讓客人吃我做的餐點,第一次玩剉冰機,第一次用路邊攤那種大鍋和鐵網子煮麵,在店裡面遇到那些熱情的阿姨們,還有,現在在我的工作上,我瞥見自己使用當時習得的某些軟技能,我對於這間店的回憶有了不同的色彩層次。

也許改變過去就是這樣,不需要真的回到過去,只需要看見一些當初無法理解與意識到的觀點與角度,那麼過去就在這個意識之間,悄然地改變了。

原文:
You can always tell when a person has worked in a restaurant. There’s an empathy that can only be cultivated by those who’ve stood between a hungry mouth and a $28 pork chop, a special understanding of the way a bunch of motley misfits can be a family. Service industry work develops the “soft skills” recruiters talk about on LinkedIn – discipline, promptness, the ability to absorb criticism, and most important, how to read people like a book. The work is thankless and fun and messy, and the world would be a kinder place if more people tried it. With all due respect to my former professors, I’ve long believed I gained more knowledge in kitchens, bars, and dining rooms than any college could even hold.” ~~Anthony Bourdain

40前的人生只是做研究

「生命其實40歲才開始,在那之前,你只是在做研究而已。」~榮格

Read More

友情與一起成長

深刻友情連結的跡象:

充滿歡笑

鼓勵真誠

歡迎脆弱

真摯與積極的支持

放下防衛

鼓舞彼此成長

給予彼此好建議

在困難時,他們提供幫助

雙方在一起時,感到自己更強壯

~Yung Pueblo

常會聽到這一句話:「我想要靠我自己療癒,不想要靠別人。」

其實,這一句話,我常感覺它是一個創傷的表現

我自己的經驗,當我在受傷失落的時候,找到的人若是無法為我守護空間,無法聽我訴說,一定要給我批評指教,聽完就到處去八卦,或是太急著要幫我從洞裡救出來,要我照他的意見去做,但發現救不出來,太挫折就反過來指責我太ooxx…

那麼,療癒真的是會只想靠自己,因為,自己已經好多毒素要消化了,再加上他人的,那真的是一波抓馬未平,另波再起。

但是,這幾年,在靈性之路上,認識了一些好朋友,我們可以互相守護空間,聽見彼此的困難,不急著要去解決,反而是運用問題、傾聽…等開放式的方式,讓大家在空間之中,找到自己內在的答案,有時候,朋友會誠實地直指問題所在,會痛,會刺耳,但是,很受用。

聚在一起讀書、上課、聊天,一起成長,一起突破盲腸,我覺得,不止情侶夫妻之間要一起成長,朋友也是要一起心靈成長的,陪著彼此成長,再回頭細數,原來,已經一同走過好多挑戰。

因為我自己過去只想靠自己療癒的感受,所以,如果有老朋友遇到了人生的危機想要有人聊聊,我通常很樂意,因為我知道,在那個時候,只是想要有個人能夠誠實地坦白內心的感覺,不要有附帶會害怕對方會到處講,批判你,或是日後會用在聊時說的話,當成你這個人就是如何如何的樣版。

之前讀到這一段話,其實,我們大多數的人想要的,就是能夠聽見、看見我們如是樣子的人。

願你永不成為某個愛唱歌的人不再唱歌的原因。
或是,某個穿著特別的人,現在只穿平庸衣服的原因。
或是,某個總是興奮地說著自己夢想的人,現在噤聲絕口不提的原因。
願你永不成為某個人放棄一部份自己的原因,
因為你打擊他,不欣賞,極度苛刻,或甚至更糟–諷刺挖苦。

~Mostafa Ibrahim

有時候,一些話講出來,並不能代表我們的為人,尤其是在挫折的時候,有些話就是該在發洩完之後,就船過水無痕,可以找到懂得分辨的朋友,真的是世界上最美好的禮物。

在我經歷過美好的朋友之後,我不再覺得療癒一定要全部靠自己,當然人生是自己的,我們一定會有自己需要去面對、感受、整合、行動的那些部份,但是,當有幾個人可以在你整合時,當你的耳朵,當盡情揮灑的白板做腦力激盪,讓你知道自己並不孤單,力量是比自己一個人要大得多。

這也就是為什麼,在薩滿的實踐裡,我們很常要聚集在一起為一個圈圈,在圈圈與社群的支持中,很多人都會發現薩滿旅行的精確度與豐富度大大提升,或是療癒的力量感受特別強大,圈圈中共同設定要療癒的強大意念集合在一起,讓圈圈裡的成員能更有效率的成長。

殖民與療傷

Chief Tecumseh

「所以,帶著對死亡無懼的心過日子。


不要找任何人宗教信仰的碴,

尊重他人的觀點,並要求他們也尊重你的。


愛你的生命,讓你的生命完美,美化你生活中的一切事物。

追求活得長久,並把生命的目的放在服務你的人民。


準備一首高尚的死亡之歌,在你跟到另一個世界那天高唱。

在遇到或路過一位處在寂寞之處的朋友,甚至陌生人時,永遠都要說些話或表示來向他們致敬。

對所有人展現敬意,但不要向人何人撲地拜倒。


早上起床的時候,
對食物與生命的喜樂表達感恩。

如果你看不見任何感恩的理由,這是你自己的錯。

不虐待任何人事物,因為虐待讓智者變成笨蛋,把遠見的靈魂給剝奪了。

當你死亡時刻來臨時,
不要像那些心中對死亡充滿恐懼的人,
那些人在面對死亡時,會哭泣,並祈禱他們能夠用不同的方式再多活一丁點。

唱著你的死亡之歌,死得像個英雄光榮回家一般。」

~~~特庫姆塞酋長 Chief Tecumseh
Read More

做有靈性的工作 vs 靈性地工作

這幾年,在許多靈性學習的場合裡,常會遇到有人說,覺得普通的工作實在太不靈性了,因為自己踏上靈性旅程了,所以,需要從普通的工作跳脫出來,找到靈性的工作來做。

老實說,有一段時間,我也想要只做靈性的工作,不想要做普通的工作,「跳脫與離開」普通工作變成一個目標,但因為之前答應的責任,仍是繼續地做著普通工作,兼職做著靈性服務的工作。

Read More

生命之流的療癒

用清澈的溪流來比喻寶寶的心靈空間,在剛出生的時候,我們還深深地連結著靈魂與源頭,心是大大地敞開的,隨時隨地都處在脆弱的狀態裡,對人事物的反應非常真實,沒有假裝,不會逃避,不會控制,這個時候,我們的能量就如同清澈溪流一般,可以自在地流動到需要的地方,當我們餓了、冷了、覺得委屈了,很直接地就會用眼淚與哭聲來表達自己,吃飽了,感到爸爸媽媽愛著自己,就會展開燦爛的笑容,能量的流動沒有任何阻礙。


父母在照顧寶寶時,會自然地將他們的豐盛或限制轉到小孩的身上,如果,父母不在身邊,或是人在的精神不在,因為他們有其他事要擔憂,或是,家庭環境像是戰場,常要上演權力爭鬥、生存戰,或是父母有沉重的擔子,不論是經濟上、心理上、婚姻上或精神上…,孩子會在不經意間也幫忙扛起父母揹的重擔。

Read More

薩滿筆記 戰士的訓練

社交媒體上,實在充滿了太多抵抗”壞人”,與”壞人”戰鬥的事情與留言,有時候,不小心在社交媒體上服用太多,實在有點阿雜。


有種很深的感覺,許多在社交媒體上「戰鬥」的人,在內在世界裡,應該也有一個戰場,這戰場可能源自己小時候的成長環境,必須一直處在戰鬥模式裡,也許,在現實生活裡,有許多話不能直接講,不能講真話,不能做自己,沒有一個人為他保守空間,讓洶湧的情緒有抒發的管道,於是,當有一個空間能讓野馬脫韁時,原本內在掩埋已久的戰鬥能量,就一湧而出,在一個可以匿名,沒有約束的地方,自在地發洩出來,不論對象是誰,只要找到標靶,就能夠射出去。

Read More

薩滿筆記 心靈力量的信任

最近,在準備薩滿課程架構,再把麥克.哈納(Michael Harner)的薩滿之路(The Way of Shaman)拿出來認真地複習一番,讀著這本最初出版誕生年份比我大一歲的書,很有歷史感,這些關於核心薩滿實踐的ideas在40年前,非常具有爆炸性,那個年代,也是許多東方宗教思潮,如瑜珈、靜坐冥想…等在西方開花的時期,傳統主流宗教開始受到挑戰,所謂的「新時代運動」在那時日漸壯大。

很多人常會問哈納,你的薩滿實踐到底與新時代運動有什麼不同?

他常會大笑說,「噢! 根據我的學習與研究,薩滿不是新時代(new age),是石器時代(stone age)。」

Read More

看見世界的角度

「我們看世界的方式形塑了我們對待它的方式,

如果山是神靈,而不止是一堆礦石…

如果森林是神聖的樹林,而不止是柴火;

如果其他的物種是生物同胞,而不止是資源;

或如果地球是我們的母親,而不止是一個機會—

那麼,我們會帶著更多的尊重對待彼此。

這就是挑戰—用不同的角度來看這世界。」

~~David Suzuki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