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性世界 SoulEvolve

社群的力量

在這個主流訊息都在鼓勵人要獨立自主,強調個人力量多麼重要,有什麼狀況問題都要自己先來,不輕易請他人幫助的時代,我們漸漸地忘記了社群(community)的重要性。

老實說,中文「社群」兩個字讓我感到蠻陌生的,但我從英文的community理解社群的概念時,我對社群的理解是是一群朋友,或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能夠在彼此有需要的時候,互相支持、 鼓勵,提供協助,和金錢交易無關,主要是一種生活與心靈上面的支持與連結。

像以前看一些台灣與眷村相關的影視作品時,就特別有這樣的感覺,可能是鄰里的人,沒有血緣關係,但生活卻能夠緊密地相連在一起,互相提供資源與協助。

過去這一週,在我的生活中,宇宙一直在提醒我社群的力量是多麼的大,對個體來說是多麼地重要。

~~~~~~~~~~~

Read More

自由與牢籠

「暫時閉上你的眼睛,想像一下,若愛總是流經你的話,你會如何地與整個世界連結?」~Don Miguel Ruiz

五月底的工作坊#1 薩滿旅行-通往知識與力量之路結束之後,我開始提供線上薩滿鼓圈,讓上完課有興趣一起練習的朋友們參與,延續著我的薩滿老師建立下的傳統,每一次的鼓圈開始之前,主持的人就會事先問一下鼓圈要做什麼樣主題的薩滿旅程,或是有什麼樣的活動可以一起練習。

今天第一次中文的薩滿鼓圈,我們的主題是「自由」,什麼是自由? 在核心薩滿注重個人化體驗的宗旨之下,我們理解,每個人對於自由的定義都不一樣,我認為的自由可能對你來說是無法理解的,但我們也都可以非常尊重每個人的想法與意見,因此,我們大家分別去詢問自己的幫助神靈,「究竟自由對我來說是什麼? 」

Read More

站不站隊都是服務於整體

世界上發生的許多事情,都有人冠上正邪的標籤,如果不站隊,很常會被人家說是鄉愿,如果試著中立,向其中一方的人提出另一方的某些較中性的事實,就會被這一方的人說是支持另一方,反之亦然,就算心裡真的只是想要兩邊多理解,但仍然會被貼成是鄉愿,只會討好他人,不願有立場,不明是非的人,但是,在目前的世界言論裡,我總感覺是站隊的人才是在討好別人! 站好隊就像是處在自己的舒適圈裡,聽到旁人都傳來同一種想法,這不才是一種討好? 是否能有一個立場不是只能選擇站隊? 中立能不能也是一種立場,而不被稱為鄉愿呢?


今天在海寧格的書裡,找到了內心說不出來的感受,他把它們化為文字表達了出來。

站在一個較高的角度看世界

我喜歡站在一個較高的地方看著對立面,所謂的善與所謂的惡在較高的層面上有共同的作用,戰爭與和平一起合作,一個政治立場與另一個一起合作,並服務彼此,這樣子來看,每一個動作,甚至,那些我們評判為壞的,也為宇宙的整體做了貢獻,今天,許多人相信一個人有力量能用原子彈摧毀世界,其他保護世界免於被摧毀的人相信他們也有力量可以避免這事發生,這是對於究竟是哪種力量在宇宙中運行的誤解,在兩個例子裡,相信源頭與力量的運作掌握在個人手中是錯誤的,(單憑個人)是不夠的,反對與對立仍舊非常重要且必要存在的,單就能「掌握在我們手裡」的這個想法,對我來說,實在是太浮誇了,我看見那些贊成與反對的人,都坐在同一艘船上,他們都相信一切掌握在他們手中(又雙方都相信他們有這權利),也許,雙方同時都準備好要訴諸相同的暴力,他們只不過在內容上不同,在最根本的態度上是一模一樣的,這表示,不論我們做什麼,我們都同時地服務於整體。(註)

海寧格 Bert Hellinger, Acknowledge What Is

這很像太極的概念,我們就是共同存在一個整體裡頭,陰中有陽,陽中有陰,能夠站在對立面,就是因為彼此能夠有足夠的能量摃住彼此,才能在這個太極裡面不停地旋轉運作,也很像是互面照著鏡子,缺一不可,之前在這篇文章-善意與惡意世界的反思中提到了CNN與川普之間是個互相滋養的矛盾夥伴關係,就是這樣的情況。

Yin and Yang symbol

因此,當我們感到對某一群人有特別強烈的攻擊或反擊力量,是站在對立面上,互相叫對方是大壞人時,要記得,我們都只不過是宇宙間整體力量之中小小的組成元素,我們的力量在這當中很渺小,但同時卻也是推動太極轉動的力量之一,正面反面互相需要彼此,就算恨對方恨得牙癢癢!

原文:On looking at the world at a higher level! —-I prefer to look at opposites at a higher level. The so-called good and the so-called evil have effect at a higher level together. War and peace work together. One political stance works together with the other, and they serve each other. Looked at it that way, every movement, even those we judge as bad, contributes something to the whole.Many people today believe that one has the power to destroy the world with atomic bombs. others who protect against this believe they have the power to prevent that!. That’s a misconception of what kind of powers are at work in the world. In both cases, it’s a mistake to believe that the source and the power to act lie in the hands of the individual. That’s not enough. Protests and opposition are still very important and must be. It is only the idea that it is in “our hands” that goes too far for me. I see those for, and those against all sitting in the same boat, both sides believe they have it in their own hands (and both believe they have the right), and both are perhaps prepared to exercise the same violence. They differ from each other only in the content, not in the fundamental attitude. That means that whatever we do, we are all in service of the whole! Bert Hellinger (Acknowledging what is)

共通的內在旅程

Art by Brellias

「你以為你的痛苦與心碎是世界歷史上前所未有的,不過在閱讀後,(會發現),是書本教我,折磨我最深的正是連結我與曾經活在世上所有人的(共有經驗).」 ~~James Baldwin

記得,第一次讀到一位心理醫師記錄療癒受家暴小孩的翻譯系列書籍時,我16歲,那時候,心靈療癒或內在小孩等主題的書並不普遍,當時,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我不是孤單的!

原來那些記錄詳細的內在感受不止存在我這個生長在台灣的青少女,也存在美國某處一個白人男孩的生命裡,跨性別國界文化與穿越時間並不影響我們共同生為人的經驗與內在感受。

當我知道世界上也有人和我一樣,而他已經在心理醫生的幫助下漸漸療癒,跟隨他的內在旅程,一小部份的我也受到療癒,好像我不再那麼孤單,內在的連結讓內心中的光穿越時空漸漸萌芽。

我想,隨著資訊的廣泛流傳,人類的集體意識也隨著超越時空的內在連結,在很多的層面上,幫助我們療癒,只要我們願意打開,願意看見並連結那份共有身為人類的感情,一個人的覺察是許多人的覺察,一個人走的內在旅程,是許多人共通的內在旅程。

我們從不孤單,只是,透過書本,透過網際網路,我們更可以直接地感受到!

原文: ”You think your pain and your heartbreak are unprecedented in the history of the world, but then you read. It was books that taught me that the things that tormented me most were the very things that connected me with all the people who were alive, who had ever been alive.” ― James Baldwin

對靈修團體傷痕投射

「不論任何人創建了多少個團體,家庭總是會無法避免地出現在裡面。」~~瑪格麗特.米德(Margaret Mead), 人類學家

靈修團體容易吸引孤單寂寞與內心受傷而無處可去的人,進到一個靈修團體,不論是主流宗教或是各種新興派系,人通常都渴望在這裡找到如家人般可以傾聽、接受、陪伴自己的同修,希望可以在這裡找到從來沒有體驗過的愛與接納,團體裡的老師們常常是這些人心中渴慕的big daddy 或是big mommy,他們希望可以在靈性理想美好的世界裡獲得救贖,能夠被療癒,希望在老師的身上看見前所未有的希望,在這個競爭激烈,有時無情冷酷的世界生活中,得到無條件的支持。

這個動機就像是內在小孩渴望能夠再一次地找到他從來都沒有的家與家人,這渴望非常強烈,強烈到旁人都無法理解為什麼一個人或一群人看起來如走火入魔般狂熱,不論旁人怎麼說,都可以不顧一切地投入其中,那是因為,這底下促使一個人的動力是如嬰幼兒渴望母親的懷抱般,象徵生存般的溫暖與愛,沒有它,世界是冰冷的。

Read More

婚姻裡的修行

劇照來自官網(https://www.facebook.com/IncreasingEcho)

最近看了一部台灣電影–修行,是由金馬影后影帝雙陳–陳湘琪與陳以文主演,改編自作家王定國短篇小說「妖精」,由錢翔導演,主要講的是一對中年夫妻表面平淡無味,實則底下潛藏許多傷痛、需求、情緒沒有直接說破,雙看兩相厭,但又不直接點破仍持續這一段食之無味的婚姻。

(以下會爆雷哦!)

Read More

善意與惡意世界的反思

最近,我讀到CNN的收視率創了新低,我看了一位我蠻欣賞的記者分析原因,我感到很有趣的幾點是:

1. CNN的立場是討厭川普的,但是,失去川普後的CNN卻一直找不到能刺激收視率的方式,以前川普發一條推特,CNN就可以圍著該條推特做好多不同的談話討論,刺激收視率,也就是說,CNN的收視率有一部份是建立在他們反對的人/言論之上,那也就是說,他們反對的人事物是滋養他們的養份之一,這真的是個好笑的矛盾合作夥伴關係啊!

2. 說完這點,該記者接著說,很可悲的是,這世界上,沒有人任何人想要看”good news”, 大部份的人都想看有些刺激性的”bad news”,但是呢! Bad news又不能壞到讓人感到世界就要毀滅的悲慘之中,因為,最近CNN收視下降就是因為新聞內容,不論是疫情、俄烏戰爭、經濟等,他們的取材取向讓人感到太絕望,超越了觀眾對”bad news”刺激的容忍範圍,她認為,觀眾想要的是有點負面、有點刺激,但又不能太過的中等程度,而又不能是”無聊的good news”,這樣才能緊抓住觀眾的注意力。

聽完她的分析,我覺得很有意思,因為人的自我意識好像天性地會受到劍拔弩張的訊息吸引,這好像是人類演化過程中,一種自我保護的天生機制,因為知道了可能的危險,才可以有機會避開或準備好面對危險,然而,因為現在資訊的泛濫洪水,危險的事情我們日日夜夜只要打開手機電視就充斥在眼前,但我們卻不知道,就統計數字來說,我們其實正活在一段相對非常安全的時代,自我保護的天生機制不停地隨著手機電視上的訊息激盪著,我想,我們是生活在一個最容易擔心害怕的時代。

不止在現實生活中,在靈性成長學習的環境裡,也很常會聽到特意強調惡意靈體如何危害人的文章,讓人對於靈性產生了恐怖的聯想,但我會覺得,這種說法基本上和上面對新聞的反應是一樣的,就是自我天生要保護自己的天性,對於任何資訊,我們都要謹慎面對與思考,但是,在害怕的同時,會不會我們也忽略沒看見事情光明的一面呢?

我很喜歡賽斯在夢、進化與價值完成一書裡面講到的下面幾段話,他主要在提醒我們看見宇宙中的善意,自然間的合作關係,人與人之間充滿愛心的互相幫助等現象,是我們為因應生存、生活、宗教、文化等創建出來的信念讓我們有了相反的看法,從薩滿的角度與體驗來說,大自然一直在告訴我們這些充滿善意的力量是如何在各種物種之間相互幫助合作,以利彼此的生存與茁壯。

「你們的宇宙遠非一個劍拔弩張的宇宙,而根本是建立於其所有各部份懷著愛心的合作上,那是被賜予的,生命的賜予本來就帶來合作的實現,因為一個合作的內在關係,身體各部份以一個單位存在; 那些在你出生時就存在(最強調),當你還沒有浸染於任何相反的文化信念時。

如果不是為著這最基本、原始的愛合作,那是生命本身的一個先天特質,那麼,生命就不可能持續,每種物類的每一個體,把那初始的熱切和生命的歡喜當作它自己的準則,不論哪種物類的每個分子,以及每個意識,不論其程度如何,都自動地尋求去增強生命品質,不不是為它自己,也是為實相的一切,這是生命的本有特性,不管有什麼可能引導你去誤解大自然行動的信念,使得有些生物顯得應受譴責似的。」 893節

「…我承認有時我無法想像一個人能想像他的世界是無意義的,因為,一個人體的存在本身,就涉及了幾乎對可置信的分子與細胞之合作,那是即使透過機率最順遂作用的豐富結果,也不可能造成的。

…你們的宇宙及所有其他的宇宙躍自一個次元,那是所有實相的創造源頭,可以說,一個基本的夢宇宙,一神聖的心理苗床,從那兒,主觀性的存在被自己想創造的無限欲望所點燃、光照、刺激及穿透,其力量的泉源是如此之大,而使其想像物變成了世界,但它被賦予了如此光輝燦爛的創造力,以及它尋求最精緻的完成,因為即使它最微小的思維及所有潛力,都被一個真正超過一切想像力的善良意圖所引導。

那個善良意圖在你們世界裡是很明顯的,它在聯合礦物、植物及動物王國的合作性冒險裡,在蜜蜂對花朵的關係裡,是很明顯的,而你們卻相信其反面; 你們已對人類自己的合作天性、天生對同伴之誼的渴望、想照顧別人以及利他行為的天生傾向視而不見。」~~897節

薩滿之路與虎同行

「我們不應該期待感興趣或是想要走上的神聖道路會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容易,因為,神聖道路絕對不會。但是,它會讓生活變得更豐富,我們會在踏步前往神聖之山的路途中,看見許多我們從不曾想像過會見到的景色。」

~~~尼可拉斯.微風.伍德,與虎同行-深化你的薩滿生活
Read More

戴著前世眼鏡看今生

有時候,在做家族系統排列的時候,會出現前世發生的事情,尤其是親情或婚姻當中強烈的糾葛,我們沒有人是一張空白的白紙來到這個世界上的,選擇在身邊一起生活或有很大交集的家人朋友們,大多不是從這輩子才開始有交集的新人,很多已經在累世的旅程中,轉換過多次角色伴演的「劇組工作團隊」,大家輪流當最佳男女主角、配角、龍套…等,但我們每個人的交集,在不同程度上,都對彼此的生命有影響。

當場域展現出一個人與他生命中最強烈糾葛的人之間的前世狀態時,我注意到,這個人會很潛意識地用前世的角色相處模式來對待彼此,而且,會分不清楚這一生與其他前世的角色有什麼不同。

Read More

戴面具

Art by… Volodymyr Tsisaryk, 1978, is a Ukrainian sculptor. 

當我們講到一個人戴面具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大概是–這個人很假、很虛偽虛榮,很會偽裝,不願讓人看到他的真面目,只想要用最亮麗的那一面展現在世人面前,因此,許多人在療癒內心時,就會很想要把面具拆掉,用最真實的自己生活,認為這樣才是最好的。

但我有個不同的看法。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