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心眼,接受所有可能

一行禪師曾經引用佛陀說:「你若是受制某種概念,並且信以為"真"的話,你就喪失了一個認識真理的機會。縱使真理化成人來敲你的門,你都會拒絕打開心扉,正念(mindfulness)是修持的第一步,就是要從概念中解脫出來。」(在上一篇「一行禪師: 你可以不怕死」這篇文章裡,曾經講過這個寓言故事,有興趣可以點過去看。)



這個段話所描述的內容,在現實生活中時常發生,常常我們學過了一種學說後,就認為事情就是這麼發生的,其他的可能都是瞎說,或是沒有根據的說法,這樣先入為主的思考方式,常讓我們把也許有可能是真實的事物排除在外,因此,打開你的心,帶著不馬上做評判的眼光,來看所有可能的事物吧。有些東西在乍聽之下也許顯得荒謬,但所有的新觀念在最開始的時候,不都是顯得怪誕嗎? 若抱著「這太瘋狂了,怎麼可行」的想法,那麼,今日世上所有的發明,都不會出現吧。想像一個世紀前,在清朝時跟人們說,有一天,天空上會出現一種飛行的機器,就如大鳥般飛越山際和大海,裡面會坐著很多人,我們不用再用船到遠方,這個飛行大鳥將是主要的旅行交通工具之一。


寫「消失的姆大陸」的作者詹姆士 喬治瓦特(James Churchward)曾在喜馬拉雅山上的寺廟和他所遇到的高人學習神秘的泥版文字和內容,這位高人擁有某種類似催眠術的幻術,可以讓人以為地上的樹枝是一條蛇,在喬治瓦特一次的公開演說中,他說了一個故事:「一天早上,一個高高瘦瘦的歐洲人走進院子裡,請求會見住持大人。他聲稱自己是英格蘭某某大學的教授,正在寫一本印度歷史相關的書,想要獲得更多的訊息。有人告訴他,本寺的住持對古印度的了解比其他人都多。他交給高人一封介紹信,高人接過信,沒有打開,但卻告訴那個人,他會樂意告知寺廟記錄的所有東西,接著,高人請人替教授搬來桌椅,好讓這位教授自在舒適些。


接下來發生的事我永生難忘。


那位教授把他的帽子、手杖和雨傘放在桌子上,寺廟裡的工人在旁邊放了一大張紙和許多削尖的鉛筆,教授坐下說:「現在開始吧! 老頭子我已經準備好了,洗耳恭聽。


高人平靜地答道:「我覺得你把你想要我回答的問題寫下來會比較好。」


教授說:「好,告訴我這些這些。」


高人:「本寺記錄說了這些這些。」


教授:「都說錯了!Y教授的<印度史>裡面不是這樣說的。


高人:「Y教授可能是對的,我們寺廟的記錄可能是錯的,我只知道,本寺的記錄說的是什麼。」


教授:「好吧! 我還想知道那些那些。」


高人還是像前面那樣,引用寺廟記錄做回答,那個教授又說他錯了,又引用了該問題相關領域的另一個「權威」的話。


就這樣十幾個問題,得到的都是同樣的結果。


終於,那個教授狠狠地捶了一下桌子說:「我千里迢迢來這裡,純粹是浪費時間。哎呀,你這個老頭,簡直什麼都不知道嘛! 我隨便在一家圖書館裡,花一小時找到的知識,都是你知道的東西的十倍。」


聽到這話,我看見聖人的眉頭微皺,他伸出手,抓住我的手,我知道要發生什麼了,那個教授重重地捶了下他的帽子,打開雨傘,拿起他的手杖,這時,他害怕地大叫一聲,把手杖扔到院子裡去,說:「天啊,是條蛇!」


寺裡的工人把手杖撿起來,拿給那位嚇得面如土色的教授。教授癱在椅子上,高人把手放在教授的頭上,並叫人拿椰子水給教授喝,同時說:「這肯定會把你嚇個半死。」


教授吞下椰子水後,恢復正常,他對聖人伸出手說:「雖然你對歷史一無所知,但你肯定是個治中暑的高人。」


然後,他就離開了,聖人看著他離開寺廟,嘆息了一聲說:「我的孩子,印度歷史中又會有一段有趣的內容了。」


我一直關注著這段有趣的新歷史,大約一年後,在一片科學的凱歌中,這本書出現了,我覺得書裡沒有一句話的是準確的,但是教授在書裡面把高人當做是一位出色的物理學家,還建議醫學界的人多向印度的大祭司學習。」




這個時代,資訊滿溢,不論到哪裡都有許多的資訊向我們湧過來,說了這個故事並不是要無條件地相信所有訊息,但是,打開心眼,接受所有的可能性,不帶著批判的角度,所有事情都有可能性,這也就是為什麼要開這個部落格的原因,想把所有可能性的故事、寓言、歷史和想法等都放在這裡和人分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