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滿如何看待與治療精神病(下)

beautiful_mountain_view-wallpaper-2880x1800
渴求靈性的連結

索瑪博士發現在西方世界一個共通精神病患的徵結,「病患與古老的祖先能量產生了瘀積,(當精神病發時),這股能量終於從這個人身體發洩了出來。」他的工作就是追尋這股能量的來源,並回到當時去看看這個靈體是什麼,大部份的狀況,靈體是與大自然連結在一起的,尤其是山和大河。」

(譯註:說到與古老祖先能量的瘀積,這就很類似家族系統排列的觀念,出於靈魂的大愛,我們與某位祖先間宿命的連結,導致我們無法去愛、無法正常生活、無法致力於成功等等狀況。)

舉個例子來說,和山的連結,「山靈與這個人並肩而走,結果產生了一個"時間和空間的扭曲",這個人就因此受到影響。」這時,需要做的就是把這兩股能量做個調整和融合,「山靈和這個人的靈魂就相融為一。」薩滿有些儀式可以做這這樣的能量合一。

Malidoma Patrice Somé

圖: 索瑪博士

索瑪博士相信,在美國經常發生這種情況的原因是,「這個國家大部份的結構是由機械的能量所構成,這切斷了與過去的連結,你可以逃離過去,但你無法隱藏過去。」自然世界的祖靈會來拜訪。「人的需求比靈體要的多。」他說,「靈體看到我們有更大的使命,可以使我們的生命更有意義,而靈體只是回應這個需求。」

這個使命(我們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創造了這個使命)反映出「一個強烈渴望深度連結的需求,一個超越物質主義和擁有物質的層次,跨越到有形宇宙的維度,大部份這樣的渴求都是無意的,但對靈體來說,不論是有意識或無意識都沒差別。」 祂們對兩者都會有回應。

回到前面舉的例子,要融合山和人之間的能量,需要做一個儀式,正在接收「山的能量」的人們,自行選擇一個想去的山區,在那裡,他們找一塊正在「呼叫」他們的石頭,並把石頭帶回生活中,每日攜帶在身邊。「這塊石頭的存在能幫助調節這個人的感知能力,」索瑪博士強調,「他們接收到各式各樣他們可以使用的資訊,就像他們得到了有形的指引,從另個世界來的指引,告訴他們如何過他們的生活。」

若是「河流的能量」,這些人就要到一條河邊,和河靈說話,之後,在河邊找一顆正在「呼叫」他的石頭,並帶回生活中,如上述山靈的儀式一樣。

「人們認為,在這樣嚴重的狀況下,一定要做什麼很特別的儀式才有幫助,」他說,「但通常並不需要,有時候就只是很簡單的帶一顆石頭在身上而已。」

神聖的儀式治療精神病患

薩滿巫師可以為西方世界帶來的禮物之一,就是幫助人們重新發現儀式,儀式在現今社會非常地缺乏,「丟棄儀式是很具破壞性的,從靈性的角度來看,一個人活在世界上,儀式很必須且無法避免。」索瑪博士在他的書「儀式的力量,療癒和社群」中寫道:「若說儀式在現今工業世界中很需要,只是太過於輕描淡寫,我們看了部落裡人們的經驗後,發現,若沒有儀式,很難繼續過著正常的生活。」

索瑪博士不認為,在他的部落裡使用的儀式可以簡單直接地用在西方社會,因此,在美國從事薩滿工作多年來,他設計了許多因應西方社會文化需求的儀式,雖然,每次儀式的內容都會因為不同的人和團體而改變,他發現,某些儀式是普遍有需要的。

其中一個儀式是,幫助人們發現他們的痛苦是來自「他們正受到另一個世界靈體的呼喚,靈體要他們配合接受療癒的工作。」實行這個儀式可以幫助人們移除痛苦,並接受這個使命的召喚。

另一個儀式是成年禮。在全世界原住民的文化裡,年輕人在到達某個年紀時,都要參加成年禮。現今社會再也沒有成年禮,這造成了危機的一部份。」索瑪博士說。他強烈建議社群間應該再舉辦成年禮,「要集合所有有這方面經驗的人,再創造出一些替代且符合現今社會的儀式,如此,才能制止這樣的危機。」

還有一個儀式是經常用在來尋求他幫助的人身上,就是「生營火」, 然後把「象徵個人問題的物件」丟入營火中…有可能是對家族裡某位祖先的憤怒和挫折感,因為這位祖先曾被謀殺,或謀殺別人,或成為奴隸,或是任何其他狀況,他的子孫們必須讓這樣的事實伴隨著他們的生活。」他解釋,「如果這些曾經發生過的悲劇造成人們想像力的阻塞、人生目的的阻礙,和甚至是這個人看待生命的方式,而這些都是可以改善的,那麼,開始思考如何將阻塞轉變為流通的道路,把人生可以變得更具想像力和充實感。

舉個例子,索瑪博士針對祖先問題設計的儀式中,他提到了在西方社會中,一系列阻礙個人達到啟發的過程。這些是祖靈的儀式,在這些儀式中發現到,許多人生阻礙都是因為人們背離了他們的祖先,如前所述,有些靈體試著要進來人的身體,也許是「祖先們藉著與後代子孫能量融合,來療癒後代子孫處在肉身中無法療癒的心靈創傷。」

「除非生者與死者間的關係達到平衡,否則,混亂會持續。」他說,「達哥拉族相信,假若如此的不平衡存在,生者有有責任要療癒他們的祖先。如果這些祖先沒得到療癒,他們生病的能量場就會繼續纏著那些有責任幫助他們的後代子孫的靈魂。」這些儀式著重於療癒人們和祖先間的關係,包括祖先個人的問題,甚至是更大文化層面上曾發生的事情(譯註: 如北美原住民遭屠殺、非洲原住民被殖民者帶至新國家當奴隸、台灣原住民的文化在殖民統治後遭破壞…等)。索瑪博士在實行許多儀式後,已經看過許多治療的例子。

與其想著精神病患的各種瘋狂病症,並只是想克制病症,不如對精神病患進行這些神聖的儀式,這麼做,可以影響這個人-甚至,實際上是整個社群–一個能從有利地位看病症的機會,這提供了許許多多機會和儀式契機是可以對現在的每個人,都有很大的助益。」索瑪博士表示。

(譯註: 在後面幾段講到的療癒祖先的儀式,這個原則和觀念就很類似家族系統排列,當初家族系統排列的統整人,德國的伯特.海寧格在非洲傳教時,跟當地原住部落學到這個心靈/靈魂的祖靈治療方法,經過多年的統整後,他發展出自己的一套愛的序位的家族排列法。但其實,從根源來說,索瑪博士提到的薩滿治療方法,就是最初的起源。)

文章翻譯自http://themindunleashed.org/2014/08/shaman-sees-mental-hospital.html
來源自 The Natural Medicine Guide to Schizophrenia, or The Natural Medicine Guide to Bi-polar Disorder, 178-189頁, 史蒂芬妮.瑪羅(Stephanie Marohn) (featuring Malidoma Patrice Somé).

在我研究這個主題的時候,發現一本由蔡友月寫的「達悟族的精神失序: 現代性、變遷與受苦的社會根源。」裡面提到的許多細節和上述索瑪博士的文章有很類似的觀點,在第六章 P285中,提到老一輩的達悟族人有些會尋求巫醫的協助,只是現存於達悟族群的巫醫已經不多,在現代教育後,達悟族人也開始尋求西式精神病的治療方法。

相關連結:

達悟族的精神失序:現代性、變遷與受苦的社會根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