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果體(Pineal Gland)(一)

什麼是松果體(Pineal Gland)?

松果體是內分泌系統的一小部份,也叫松果腺。這個腺體分泌影響睡眠週期及光照期的褪黑激素,它的位置在大腦的中央,有個長得像松果的形狀。

pinealgland

images

褪黑激素的主要作用是與身體各細胞和組織間,傳遞環境裡光照訊息的荷爾蒙,褪黑激素使身體產生固定的生理時鐘,對許多動物的生殖功能也有重要的影響力,松果體轉換光照的能力也為之換得了「第三眼」的稱呼。

松果體也叫「靈魂的座位」或是「意識的座位」(Seat of Consciousness),它會分泌一種合成物-DMT,DMT通常會在非常特殊的狀況下釋放出來,如死亡及出生時,松果體在我們進入和離開肉身時,有著很獨特的機制,近年來,有許多關於松果體和DMT的相關研究。

蘇美人(Sumerians)稱松果體為松果,在許多蘇美文化的石雕上,都有松果的影像

anunnaki-tree-of-life

圖: 蘇美人Tree of Life

在這幅蘇美人的生命之樹中,可以看到左右兩邊第二個人的手上,都拿著一個松果。

marduk-pine-cone-magic

拉近一點看,他的手上拿著一個很大的松果,再仔細看,他手上戴的是手錶嗎?(哈哈,這就又要說到遠古外星人理論-Ancient Aliens)

bird man

蘇美人的鳥面神,手上拿著松果,中間的也是生命之樹。

bird man2

描繪後較清楚的版本。

bird man3

特寫。他的手上也有手錶!

anunnaki-bird

另一邊的特寫。

除了蘇美文化外,埃及也有類似的松果藝術品。

Staff-of-Osiris-Egyptian

現存於埃及博物館裡的奧塞里斯手杖(The Staff of Osiris,奧塞里斯是埃及的死後世界之神,代表著生命、死亡與復活)

在美國有個類似的雕像, 紐約市的Whitehall Building上,也有仿製的雕刻。

pine_cone_staff_osris_hermes_thoth_caduceus

希臘的酒神-戴奧尼索斯(Dyonisos)的手杖上,也有松果。

7_praxit_dionysos

這幅收藏在大英博物館的酒神戴奧尼索斯雕像裡,也可以看出松果的手杖。

The god Dionysos holding a thyrsos (pine-cone tipped staff)

天主教總部梵帝崗更是有許多松果的雕刻塑像。下圖是博物館前的松果中庭(The Court of Pigna)

court-of-pine-1024x899

來張特寫。

pigna

梵蒂岡博物館裡收藏的希臘酒神戴奧尼索斯的雕刻品,也可以看到松果手杖。

cone-dionysus

教宗手杖上,耶穌十字架下方,他手握住的上方,松果狀雕刻。

pineconepope4

來幾張特寫。

is-there-an-organ-in-your-brain-which-seats-your-soul-this-may-be-the-answer3

Pine-Cones

pope

對松果形的象徵意義有興趣的話,可以參考John Anthony West, 大衛.艾克或大衛.威爾考克在youtube上的相關影片或是著作。

聖經裡,也有對松果體隱隱地描述(雖然許多基督徒可能無法同意這樣的說法),馬太福音六章22節:「 眼睛就是身上的灯。 你的眼睛若了亮, 全身就光明。」但這句翻成中文有很多小細節因為中英文法不同,或翻譯的誤差,很多東西無法翻出來,英文原文是:「The light of the body is the eye: if therefore your eye be single, your whole body shall be full of light.」注意到這裡的眼睛都是單數嗎? 沒有加s,所以不是指我們的雙眼,又接著說,因此,如果你的眼睛是單一,你的全身就會充滿光,也就是說,若啟動了你的第三隻眼(松果體),你就能成為光,成為聖靈,或說是某種程度上的進化或開悟。

許多研究都指出,氟化物對松果體有很大的影響,成人松果體上的軟組織比起身體裡各處的軟組織,更容易積存氟化物,氟化物的含量愈多,就愈能抑止激素; 松果體的硬組織也比其他部位的硬組織更能積存氟化物,包括牙和骨頭。這裡要提到一個陰謀論,為什麼我們的自來水一定要填加氟化物? 對我們牙的幫助真的這麼大嗎? 或是說,那只是表面上的行銷手法? 實際上是為了要抑止大多數人的松果體發展,所以,我們沒有機會開悟,當世界上大多數人都處於不開悟的狀態下,是否人們就比較容易受控制呢? 當然,這只是有此一說的陰謀論,沒有證據證實,僅供參考。

資料來源:http://www.tokenrock.com/explain-pineal-gland-73.html

對「松果體(Pineal Gland)(一)」的一則回應

  1. 直至現時仍未有證據確認DMT是從人類的松果體Pineal gland或大腦中釋出,詳見 http://beckleyfoundation.org/2017/07/05/do-our-brains-produce-dmt-and-if-so-why/

    DMT: The Spirit Molecule 一書的作者Dr. Rick Strassman 多次公開表明書中描述DMT及人類松果體的聯繫只是他個人的推測及未經証實的理論 ("speculative theories", 用Dr. Strassman自己的話)

    2013年Dr. Strassman 在密歇根大學的實驗室內從活鼠的松果體採集樣本,然後在路易斯安那州大學的實驗室作分析。結果顯示DMT存在在活鼠的松果體內。

    2011年威斯康辛大學醫學院的一項硏究得出結論,在靈長類動物(非人類)的松果體,視網膜神經細胞,及脊髓內發現DMT合成所必需的一種酶素(INMT enzyme)。

    以上研究的樣本來自活鼠及靈長類動物,明顯地不能證明DMT是來自人類的松果體。

    DMT是否來自人類松果體內的硏究面對目前科技無法克服的困難:如何在深藏活人腦中的松果體檢測到DMT? DMT的代謝過程極快,且極易被一種普遍存在於所有動物中的酶素monoamine oxidase 分解。要想確定DMT在活人體内的來源真是談何容易。再加上其他研究已表明INMT酶素的mRNA expression唯獨不存在於人腦及其七大區域,反而大量存在於甲狀腺,腎上腺及肺部内。人體其他器官如心臓、肝、脾、腎、胃、淋巴、大小腸等等亦多少不一存在INMT酶素的mRNA expression。

    雖然Dr. Strassman及其他研究人員還是想證明人類的松果體是DMT的來源,但他也承認現時的証據顯示人體肺部是DMT濃度、INMT酶素及基因活動最活躍的器官。

    1. Hi Ezra,

      謝謝你的分享,Strauss的書我還沒有讀過呢! 聽起來很有趣。
      我想,近年來科學界很急迫地要追上這些致幻藥物對人體影響的風潮,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可以讀看看Michael Pollan的新書,他很努力的把近年來科學界對於這個話題的研究整理在書裡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