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誤抓進精神病院如何逃出?

最近看到這則有趣的故事,一位運送精神病患的司機,途中因為疏失丟了三個精神病人,因為害怕被處罰,他到一個公車站騙了三個普通的路人上車,再把他們載到精神病院當替代品,以下是發生的事。

images

一名記者格雷‧貝克到義大利去採訪了這三個人,他關心的不是這個故事,而是要了解,這三個人是通過什麽方式成功地走出精神病院。

下面是他對甲的採訪:
格:當你被關進精神病院時,你想了些什麽辦法來解救自己呢?
甲:我想,要想走出去,首先得證明自己沒有精神病。
格:你是怎樣證明的?
甲:我說:“地球是圓的”,這句話是真理。我想,講真理的人總不會被當成是精神病吧!
格:最後你成功了嗎?
甲:沒有。當我第14次說這句話的時候,護理人員就在我屁股上註射了一針。

下面是對乙的採訪:
格:你是怎麽走出精神病院的?
乙:我和甲是被丙救出來的。他成功走出精神病院,報了警。
格:當時,你是否想辦法逃出去呢?
乙:是的,我告訴他們我是社會學家。我說我知道美國前總統是克林頓,英國前首相是布萊爾。當我說到南太平洋各島國領袖的名字時,他們就給我打了一針。我就再也不敢講下去了!

格:那丙是怎樣把你們救出去的?
乙:他進來之後,什麽話也不說。該吃飯的時候吃飯,該睡覺的時候睡覺。當醫護人員給他刮臉的時候,他會對他們說謝謝。第28天的時候,他們就讓他出院了,是他去警察局報案後,才把我們救出來的。

格雷‧貝克在評論裏發表這樣的感慨:一個正常人想證明自己的正常,是非常困難的。也許只有不試圖去證明的人,才稱得上是一個正常人。

1973年時,有位心理學教授大衛.羅森漢恩(David Rosenhan)在科學雜誌上,發表了一篇文章「關於在瘋狂的地方當正常人」(On Being Sane in Insane Places),他做了兩個實驗,第一個叫「假病人實驗」

他招募了8個人(三女五男)扮演假病人,包括他自己也在其中之一。所有的假病人向美國各州12個不同的精神病院提出申請,告訴精神病醫院的醫生,他們幻聽嚴重。除了這個症狀以外,他們所有的言行完全正常,並且給問診者的信息都是真實的(除了自己的姓名和職業外)。被關入精神病醫院後,這8個假病人一切 行為正常,並告訴裡面的職員自己已經沒有幻聽了,但是,他們仍舊被關在精神病院裡,按時吃精神疾病的藥,他們被告知,只有配合吃藥才能離開精神病院。這八個人平均在精神病院裡待了19天,八個人裡,有七個被診斷出有精神分裂。

第二個叫「不存在的病人實驗」

在他發表了第一個實驗結果後,有一間精神病院當局很不以為然,直接挑戰羅森漢恩,要他送假病人到該當局的精神病院,並表示,他們的職員一定可以測出假病人。羅森漢恩答應了,接下來的幾個禮拜內,193個新病人中,職員斷定有41個是假病人,當中有19個人是由精神病醫師和另一名職員共同診斷的。事實上,羅森漢恩根本就沒有送任何假病人到這家醫院去。

從這個實驗看出,精神病醫生病沒辦法清楚明白地分辨出一個待在精神病院裡的病人,是不是真的瘋了,也指出,精神病院體制的問題,尤其是誤診一個人而非人道地要這個人在裡面吃藥,被當瘋子一樣對待,或一旦一個人被判定有精神疾病,週圍的人就把他所有的言行舉止視為反常,到底有問題的是醫生的判斷力,還是病人本身呢?

同理,這幾年兒童過動症(ADHD)愈來愈普遍,究竟是這些孩子真的全都有問題,還是醫生依據的診斷標準有問題? 過動,並不是靠吃藥就可以解決的問題; 孩子,原本就應該要多動、多跑、多跳,他們小小的身體裡有太多的能量需要發洩,但現代的社會和教育體制,只要求小孩安靜坐在課堂上聽課、寫作業,而沒有給他們太多體能活動,積壓在身體裡的能量無處發洩,你要他們怎麼辦才好呢?

另外,在老師眼中的壞學生,真的就是壞學生嗎? 是他們被貼上標記,所以之後他們做的所有事都是壞學生? 還是,老師的判斷力可能因為個人喜好而有差別?

我自已的結論是,不太需要在意醫生的診斷(哈哈,大誤XD),正常和不正常都是相對的,沒有絕對的正常,也沒有絕對的不正常。曾經聽過一個在精神病院工作的朋友說了一個故事,有一次,她去參加了一個閉關打坐的僻靜,為期一個禮拜,有一個學員在打坐時,發生了狀況,這個學院突然問說:「我是誰? 為什麼我在這裡? 為什麼你對我說話? 我叫什麼名字?」好像突然他的記憶全被消磁了,帶領的老師說,這個同學的靈魂應該是去了一個不同的空間,給他一點時間,他就會回來,我的朋友說,她的同學問完問題後,就坐在那裡傻傻地看著地上,行為舉止就像她工作地方的病人一樣,當時她有點擔心這個人會不會就傻了,過了一天,她同學的魂回來了,又恢復正常的行為舉止,記憶力也全恢復,其他人跟他說,「你有一天不知道自己是誰,你知道嗎?」,他說,「有嗎? 我只記得我去了一個很神奇的地方,和許多天使、先知們聊天打屁。那個感覺真美好…」

我的朋友不禁問自己,「在精神病院的那些病人們,會不會只是暫時去了一個不同的空間? 他們是不是有可能會回到這裡來?」聽了她說的這個故事,讓我對人類的肉體和靈魂間的連結起了很大的好奇心,人類不止有肉身,我們也許都是靈,這具肉身只是我們借來這個世上暫時的皮囊,藉由一些方法,我們都可以暫時打開這個「出口」,到我們來的地方去,只是,我們都遺忘了方法罷了。

至於精神病院裡的人會不會回得來,很可惜的是,通常,只要吃了藥,藥就會把這個「出口」關閉,就很難回得來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