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寫你的生活故事

change your story

一個人如何定義自己的生活是否幸福? 是在於我們外在條件有多麼美好? 物質生活多麼豐富? 伴侶多麼體面帶得出門或體貼? 另一半是富二代,或是,自己含著金湯匙出生才叫幸福?

其實,這些外在的描述,對許多人來說,都是多麼的夢幻,多麼地遙不可及,這世界上,有多少人嫁給富二代、含金湯匙出生、長相又帥氣美麗,還有個體面又體貼的老公? 我想,應該真的不多,反過來拿鏡子看看自己,自己又達到幾個條件呢?

於是,我們常會陷入自怨自艾的情緒,「為什麼我父母不是有錢人? 我想做的事情都不能做。」「為什麼我老公這麼白目? 怎麼講話如此直白?」「為什麼我老婆那麼愛唸我?」「為什麼我婆婆這麼愛跟我做對?」「為什麼我父母這麼機車? 都是因為他們我的人生一半毀了。」這個自怨自艾的造句大概可以寫個三天三夜都寫不完。

然而,我們的人生真的這麼差嗎?

其實,幸福與不幸福,差別在於我們如何看待和形容我們的人生故事,同一件事情的發生,我們可以有很多解讀,而很有趣的是,我們解讀的方式,通常是以我們從小到大灌入的人生程式,以結婚和家庭來說的話,像我們華人,從小被灌入的一些方程包括有,和婆婆間的權力鬥爭,小孩就是應該要孝順聽從長輩的話,於是,我們常常恐懼於自己也會是個有惡婆婆的媳婦,婆婆就是個難搞的對象,或是男生常要在媽媽和老婆之間拉扯。

舉個例子來說吧!

我的婆婆(加拿大印度裔,但她從小生長是在非洲肯亞),有一天請我們過去吃飯,煮完之後,她要我試吃她煮的菜,我吃了一口,真是太好吃的非式椰香玉米,因為我對料理很有興趣,就跟她說,「我可以跟你要食譜嗎?」她說:「當然可以囉! 而且,你還要把我所有的料理都學會,一定要來好好認真學呀,不然以後,我老的時候,誰要煮飯給我吃?」

這句話,做媳婦的人們,大部份會怎麼解讀呢?

要是我剛嫁進來的前幾年,我一定會為了這句話大跳腳,「為什麼都要我學? 你女兒咧? 怎麼不叫她學?而且,這是暗喻以後是我要照顧你的那個人嗎?為什麼要我? 婆婆是老公的責任吧! 要照顧也是他去照顧,我也有自己的爸媽要顧呀,什麼鬼。」然後,再配上千萬個不願意,千萬個不爽,千萬個ooxx,負面思想就這樣產生出負面能量,再加上我的婆婆和我老公很親,感情很深,我婆婆在情感上很依賴我老公,我老公也很依賴媽媽,白話說老公是媽寶,超過20歲還會和媽媽抱抱親親,我也不可能太直接和老公抱怨,於是,就積壓感覺,當我婆婆再表示一些小要求時,我就會覺得她很過份,怎麼都沒人站在我這邊想一想,接著,婆婆又約要吃飯見面,我就會把吃飯見面=她又要叫我去學料理,以後做一堆事,那就會來個大爆炸,然後,也許婆媳關係會比較疏離。

這個故事大概在批踢踢上很常見,就在我這麼寫著寫著,居然心情開始朝負面方向激動了起來,哈哈哈~~~可見文字的力量很強。

然而,我也可以選擇改寫這個故事,把它寫成這樣:

我的婆婆有三個小孩,小兒子(我老公)是她最後一個小孩,在她的心裡,老么永遠都是她的寶寶,不論他現在已經35歲,就像我的兩個小孩,不論她們以後長得多大,在我心裡,她們都是我的寶寶,我對她們的情感依賴也很深,希望我和她們的關係也可以像婆婆和老公一樣那麼親密,我在想,婆婆是怎麼維繫和老公間的感情的? 這一定有什麼過人之處,可以和小孩的關係如此和平,需要好好學習。

婆婆的女兒(我大姑)是個十分不善廚藝的人,想到進廚房就會想撞壁,平常她自己都是外食或她老公煮飯給她吃,自己只會弄些簡單的食物,所以,我的婆婆不可能叫她來學煮飯,因為,婆婆也不想吃到拉肚子,尤其是她年紀大的時候,於是,婆婆想到,「我這個小媳婦平常很愛料理!雖然剛嫁進門的幾年裡,她還在磨練廚藝,又常常做台菜,吃得不是很習慣,但幾年之後,發現儒子因為愛吃,因而可教,料理功力大大進步,西式料理會得愈來愈多道,印式也可以秀出幾招,或許,等我老了想吃道地印式料理時,可以拜託她幫幫忙,這樣成功的機率可能比較高。」

平時,我們到婆婆家去,婆婆都一手包辦從料理、吃完收拾,但是,近年來,年紀愈來愈大,又我們人丁愈來愈旺盛,她要"服侍"的對象變多了,又加上她對清潔有比較高的要求,因此,常常都在廚房裡忙進忙出,沒有時間坐下來和我們閒聊,或和孫女們一起玩樂,我們常常抱怨她總是不來陪玩,或參與家庭活動,但是,一直到最近,我開始會邀請老公全家人到我家來吃飯,餐前的準備工作繁多,吃完後,又有一堆鍋碗瓢盆要處理,雖說,用免洗碗筷或點外賣會省時省事許多,但是,不諱言地,那就少了一些家庭聚餐該有的氣氛,有時候,氣氛和回憶就是在這些美麗的餐盤和家裡做的食物間建立起來的,於是,我開始可以設身處地去想,為什麼她要堅持做這些事情? 為什麼她總是默默在餐廳裡面忙來忙去,我們都跟她說不到幾句話?

我的婆婆很喜歡把家人聚集在一起的感覺,對她的長輩是如此,在她的公公晚年時,她總是常常做公公喜歡吃的餐點給他,讓公公享受熟悉的口味; 她的媽媽最後幾年,是在她家過世的,她覺得很開心,自己和老公有能力陪伴媽媽最後一段,就算她媽媽最後求生意志全無,完全處在沮喪的黑洞裡。

她覺得世界上最快樂的事情,就是看家人聚在一起開心地吃吃喝喝,她並不需要晚輩送昂貴的禮物,一句「Thank you Mom.」就可以讓她很開心,所以,她有時候會有一些憂慮,「我的女兒不會煮飯,我喜歡吃的她都不會煮,以後我老了,做不動的時候,誰可以來做這些聚會的活動呢? 我也不想要我老的時候,只能吃養老院裡的餐點。」

於是,她想到了和她感情最深的小兒子,她想要自己老了,沒有行為能力時,可以有一雙可以依靠的肩膀。

一開始,她兒子和這個台灣女生開始交往時,她完全沒有辦法接受,她總覺得兒子應該要娶一個同宗教同教派的女生才對,這個女生當時才22歲,一開始非常害羞,非常安靜,不會化妝,打扮普通,也不戴珠寶,和她心目中的理想媳婦十萬八千里,但是,每隔一段時間,她就會看到這個女生的改變,當這女生開始上班,化妝打扮後,簡直變了一個人,再過一段時間,她聽到這個女生會照顧她兒子的三餐,再過一段時間,她聽到,她兒子開始注重養生,再過一段時間,她發現,這個女生和她兒子一起創業,再過一段時間,這個女生選擇在家裡(不上醫院)生了兩個可愛的小孫女,再過一段時間,她發現,這個女生不會直接跟她鬧(另一個前任媳婦曾經是哭鬧型,間接顯示我的好XDDD,我真幸運!),還很客氣,再過一段時間,她發現,這個女生的話多了起來,會和她真心地閒話家常,一起說兒子壞話,哈哈~

於是,她慢慢覺得,這個媳婦也許不介意在她年老無法行動的時候,和她的兒子一起照顧她,所以,她開口說:「我老的時候,誰可以煮飯給我吃? 你可以來學我的料理嗎? 我老的時候煮給我吃。」對她來說,這是一段很不經意提出的話,但是,這卻是她想了很多很多年才能直接說出來的話。

我的婆婆說得很客氣,這不是命令句,而是她看重我,認為我可以勝任學會她所有料理,她覺得,我有能力可以照顧她,而不是一個無能軟弱的媳婦。

 

新的故事寫完了,我從負面的激動情緒轉變成眼淚都快掉出來的感動情緒,文字,真的非常有力量,又當我們把故事從第一人稱「我」為主題的故事,改寫成「他/她」的第三人稱時,你對整個人生故事會有完全不同的解讀。

除了用文字改寫自己的故事之外,也可以運用繪圖、音樂、冥想等等方式,把原本負面發展的故事,重新詮釋為一個新的故事,當你可以掌握故事的詮釋權,你的人生就掌握在你的手裡,你改變了過去,改變了現在,更改變了未來,這也是一種正向的催眠!

看了我自己改寫的故事,我怎麼突然這麼想去給我婆婆一個大擁抱呀! 或許,因為我對她的感覺變了,我對她的行為/說話的口氣就會改變,這也就直接改變了我們的關係,因此,所有的改變,都來自於一個轉念,Change your story, change your lif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