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beca電影節疫苗紀錄片撤片風波

tribeca_film_festival2.jpg

自從上個月勞伯.迪尼洛(Robert De Niro)公佈了Tribeca電影節的播放清單後,因為其中一部關於疫苗爭議的紀錄片-Vaxxed: From Cover-up to Catastrophe-他飽受批評和壓力,許多美國的醫生團體、主流媒體,及許多科學研究團體紛紛踏伐,不該在公眾的Tribeca電影節播放這種爭議性高的紀錄片,極力要求勞伯.迪尼洛(該電影節的主辦人之一)及主辦單位把這部紀錄片下架,這件事,在主流媒體或是社交網路上造成了巨大的震撼,正方和反方各持己見攻守不斷。

最後迫於各界壓力,勞伯.迪尼洛選擇把這部片下架。

在他選擇不播放這部影片後,主流媒體一致叫好,但是,在社交媒體上,許多對疫苗有疑慮的人,都對勞伯表示失望,因為,勞伯自己有個18歲的兒子,自幼患有自閉症,在當時據傳,他因為對疫苗有疑慮,所以才選擇把這個極具爭議性的紀錄片放在Tribeca電影節的播放名單中,他希望可以藉此得到更多公眾的關注及討論,然而,他驟然決定下片,導致更多的批評聲。更詳細的經過請讀這篇: 羅拔迪尼路受壓停播紀錄片<Vaxxed> 揪出疫苗逼作用迷思

 

在經歷過好長一段時間的沉默後,他昨天上了NBC的Today節目,親自接受訪問, 以下為專訪內容,我大致整理一下重點。

 

首先,他表明,在各方壓力下,最後決定不播這部紀錄片的原因,他認為,Tribeca電影節是一個讓許多電影製作人的工作成果可以展現的地方,如果,因為一部片,而讓媒體把焦點都聚集在這件事上,對其他電影製作人和工作人員都是不公平的,而且,他也無法預知會因為堅持播一部片,以後可能造成的無可預知的影響,因此,他們選擇停播,然而,他也很清楚地表明,雖然Vaxxed不在Tribeca電影節播放了,但是,「這是一部大家都該看的影片。」就像是另一部關於疫苗成份和質疑的紀錄片: Trace Amounts,因為,這真的是一個議題,這些紀錄片裡面,提到了許多關於美國疾管局(CDC),跨國製藥公司和許多(在主流媒體/檯面上)沒有討論的事實。他不懂,為什麼科學家和醫生們,為什麼對於大家的提問若不是直接否認(疫苗100%安全),再不然就是說,科學研究已經證實沒有關聯(自閉症和疫苗)? 既然有這麼多人有疑慮,有不好的經驗,為什麼不能把這件事拿到檯面上來討論? 做更多的研究?

vaccine_grunge.jpg

他多次在這個訪談中提到,他不是個反疫苗者(Anti-Vaxxer),而是個支持安全疫苗者(Pro-Safe Vaccine),他說:「似乎沒有人想要對這個議題(疫苗導致自閉症)多做解釋,或是他們說,他們已經做過解釋了,這已經是定論,沒有什麼再值得討論的了。但對許多人來說,這件事沒有得到完整的解釋,因為,許多人會說:"不,我看到我的小孩一夜之間就改變了,我看到了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我當時應該要做什麼的,但是,我沒有。" 因此,這絕對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這麼簡單,相信我。目前大家都想要阻斷這件事的討論,但沒有理由這麼做啊! 如果你是個科學家,(你應該說)讓我們再多看看,多聽聽(這些故事),但是,大家好像都不想要聽,就直接阻斷了。(疫苗和自閉症)有關聯,但他們說,並沒有關聯,而是其他的因素造成的。我不知道,我不是科學家,但是,我知道,因為,我親眼看見了許多的反應,因此,我們應該要找出真相。…身為一個自閉症孩子的父親,我真的很希望可以找出真相。

他也提到了自己兒子發生自閉狀況的情況,他當時不在場,但根據他太太的描述,是在疫苗後,一夜之間就快速發展。然而,當主播問他,「那你相信這個製片人所說的一切嗎? 他自己本身是個被取消執照的醫生。」勞伯:「我對他也是不確定的,我沒有百分之百相信他,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需要被討論的議題,大家可以自己看片,自己做出自己的定論。」

Vaxxed紀錄片的預告片:

 

Trace Amounts紀錄片的預告片:

 

 

<幕後消息> 有此一說(資料來源,獨立記者Jon Rappoport部落格),會停播這部片的一個很大的因素,是在這個專訪中,坐在勞伯身旁的珍.羅申索(Jane Rosenthal),她和她的前夫克雷格.漢克夫(Craig Hatkoff)和勞伯.迪尼洛很好,珍是勞伯背後的商業腦袋,珍和勞伯是Tribeca電影製作公司的合夥人,自1989年成立,製作了22部電影。

Rosenthal_H03825.jpg
Jane Rosenthal and Craig Hatkoff Opening Night of the Tribeca Film Festival with the New York Premiere of THE INTERPRETER, at the Ziegfeld Theatre. April 19, 2005. John Spellman / Retna Ltd.

 

在911攻擊之後,為了要幫助紐約市中心復甦,珍、勞伯和珍的前夫克雷格-房地產精英一起籌辦了Tribeca電影節。

克雷格除了是房地產精英,他還是紐約大學孩童研究中心(NYU Child Study Center)的董事之一,這個孩童研究中心主要專精在研究、治療孩童精神病理疾病,而自閉症就是精神病理疾病的一種。

紐約大學孩童研究中心有許多榮譽董事,如紐約市長彭博、琥碧哥珀、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希拉蕊…等等,在2008年的時候,紐約大學孩童研究中心舉辦了一次募款餐會,當時募到了8百8十萬,而個募款餐會的主辦人CBS主播凱蒂.柯里(Katie Couric),紐澤西州長喬恩.科賽恩(Jon Corzine),房地產巨亨拉瑞.席維爾斯坦(Larry Silverstein),當然,還有Tribeca創辦人珍和克雷格。

除了2008年的募款餐會外,他們兩個人在紐約大學孩童研究中心的許多募款活動及頒獎晚宴中,都是相當活躍的要角。

這紐約大學孩童研究中心網站聲明:「在孩童研究中心,神經發展障礙(CND)致力於研究神經發展障礙,利用該中心對自閉症、ADHD和早期動物發展研究已有的成果和強項,並與我們的醫學夥伴緊密合作。」因此,該中心對自閉症有臨床和學術的研究計劃。

nyu_child_study_center.jpg

該中心並積極擴張版圖中,與Nathan S. Kline Institute for Psychiatric Research, Rockland Children’s Psychiatric Centre和Bellevue Hospital Centre有密切合作關係,與這些機構一起整合更高層次的臨床照護、開創性的研究、訓練,以成為新一代孩童及青少年心理健康的領導者。與這些機構的合作關係,使我們成為世界級孩童精神病理障礙的跨學科先驅。

 

當一部關於麻疹三合一疫苗導致自閉症的紀錄片出現時,如此簡單的因果關係,對紐約大學孩童研究中心來說,不無疑是一種侮辱? 而Tribeca電影節的創辦人克雷格還是該中心的董事之一???!!! 怎麼能讓這樣的事發生呢?

在紐約,或是任何大城市裡,所有的事情都牽動在錢脈和人脈之間,人脈關係尤其重要,在紐約,金錢、房地產、華爾街、政治關係,藝術界和醫界的金字塔關係,都在是密不可分的,像連體嬰一樣。

珍和克雷格絕對是其中的社交高手,因此,他們不可能讓這樣一部紀錄片在Tribeca上映,這會徹底毀損的的人脈關係,再加上,紐約孩童研究中心強烈依賴來自國家精神衛生研究所(NIMH),於是,這樣的事就發生了(根據Jon Rappoport的推測): 在NIMH居要職的人打電話給紐約孩童研究中心說:「我聽說Tribeca電影節要播放一部瘋狂的紀錄片,關於疫苗導致自閉症,克雷格身為珍的老公,又在你們中心是董事,拜托跟他講一下,叫他不要播放這部片可以嗎?」

 

 

 

 

同時,CDC和史龍基金會(Sloan Foundation)很積極地要阻斷這部片播放,因此,有一個很大的可能性是,克雷格和珍因為受到壓力,又他們和勞伯關係很好,因此,他們必須要說服勞伯停播這部紀錄片。

 

在上面的訪談中,每次只要勞伯講到比較"刺激"的部份,珍就會接話,把焦點拉到別的地方去,重申這部片不會在Tribeca播放,或是,Tribeca其實還有播放其他具爭議性的電影,所以還是很公正的,Vaxxed只是特例。

Jon Rappoport推論,珍的心裡應該在大喊:「我的天呀,我到底要向我多少紐約的朋友道歉? 我不能怪勞伯,他是我的朋友和合夥人,所以,我就聳聳肩說,感謝老天,我們停播這部片,繼續前進。但是,我的這些紐約重要的朋友們,在這場災難後,對我的態度還會像從前一樣嗎? 一切都還會如前嗎? 我從一開始就不想要接受這部他媽的電影,我告訴勞伯這會是個錯誤,還有,在紐約大學孩童研究中心的朋友們,我該怎麼樣面對他們?」

所以,當勞伯說,停播影片是不想造成後續無法預知的影響時,也許有一部份是指這塊我們普通人看不到的社交版圖關係吧!

能怪勞伯嗎? 面對紐約的金主們,誰敢亂來?

至少勞伯試過了。

 

——————————————————–

個人感想:

我完全贊同勞伯的立場(不是反疫苗,而是支持安全疫苗),我原本是100%相信疫苗,唯一的顧慮只有把打疫苗的間隔時間拉大,因為一次打太多針,我認為小孩的免疫系統會太過刺激,所以,我的老大是所有疫苗都有打全,然而,在我生老二之後,因為疫苗,引發了一連串我想都沒有想過的問題(有興趣請讀),當時懷孕時驗血結果發現,我的身體裡沒有德國麻疹的免疫力,助產士要我生完孩子後,馬上去打MMR(就是在Vaxxed紀錄片裡重點討論的那支三合一麻疹疫苗),生老大時,家醫那的老護士要我等親餵完母奶後,再來打,才不會影響小孩,生老二時,助產士又催促我在生完孩子6個禮拜內去打,因為生完孩子後,6個禮拜是規定不准行房,所以,六個禮拜內快打一打,萬一6個禮拜後,不小心懷孕了,小孩才不會畸型,當時,只是覺得「助產士有點想太遠了吧! 誰有心情這麼快又再懷孕一次?」跟她提了上次老護士說親餵母乳結束後,再來打的事情,助產士說,「才沒有這回事,如果要說的話,你身體裡有疫苗抗體對寶寶才好呀,她透過喝你的母乳,就可以得到免疫力了,而且你老大已經去上學了,這樣打一針防護這麼多,快點去打。」 這次,沒有老護士阻止我了(退休了),我就捲起袖子打了針。

之後的反應就愈演愈烈,到現在我仍在想,這些會不會都和那支疫苗有關係? 但是,目前仍沒有科學家或醫生願意直接對這個因果關係做研究,因此,仍舊是個謎,像勞伯一樣,我也很想要知道真相。

打了疫苗後,我繼續親餵母乳,原本老二有一些些很正常的寶寶青春痘,台灣人叫這個「胎毒」,我們就沒有多想,想說一陣子就會消了,但是,在我打了疫苗之後,她臉上的痘開始惡化,從一小粒擴散成一大片的異位性皮膚炎,在她2個月大時,打了自己第一針五合一後,臉上的「胎毒」完全爆炸了,而且就發生在打完她自己的疫苗後的一、二天,她的臉開始流膿,大面積的流膿,整個身體不停脫皮,發癢、紅疹。

醫生跟我說,「絕對不是疫苗,是別的。」我問他,「那是什麼別的?」他不正眼對著我的眼睛說話,目光移到電腦上說,「有的小孩就是這樣,多擦一些類固醇就好了。」當下,我真的很想拿鍵盤打他的頭XDDDD~可以誠心點回答嗎? 不看我的眼睛是怎樣?

後來,我帶老二去看了自然療法醫生(Naturopath),她說,因為我餵母奶,所以問題是出在我的身上,她查出我對50幾種食物過敏,但問題是,為什麼我會突然這樣呢? 懷孕當中也沒有問題,為什麼我會突然食物過敏?

後來開始了漫長的飲食控制和排毒,雖然二年多過去了,老二皮膚狀況已經改善很多,我的食物過敏也大幅好轉,然而,這些問題仍舊存留在我的心裡,揮之不去,這些突如其來的狀況,到底和當時打的那針疫苗有沒有關係? 我不是特意要反對疫苗,而是因為這些經驗,我無法不心有質疑,但是,就像勞伯說的,這些症狀好像是在打了疫苗後短時間內發生的,但沒有科學家和醫生願意給一個解釋,沒有人針對我們想知道的問題做研究。

當你提出質疑時,不論在社交網路上或朋友之間,你變成了一個特異獨行的反疫苗者,又主流媒體又繼續製造對立,說:「現在流行病又出現,都是因為這些不給孩子打疫苗的父母親害的,如果你沒打疫苗,就是個不負責任的公民。」流行病的確是許多家長的恐懼來源,然而,因為疫苗造成的後果,難道不是這些受害父母的恐懼來源嗎?

因此,我也不是個反疫苗者,我認為上個世紀初,要不是疫苗的發明,許多人都會死於天花,它的確有存在的價值和好處,然而,我們也不能否認,這個世紀,疫苗的種類愈來愈多,而且都是五合一、七合一,這個世紀一個小孩打的疫苗病毒數量遠遠高於上一世紀,一針疫苗裡有這麼多不同的病毒和成份,不像上世紀最開始時,一針疫苗一種病毒如此單純,難道,這一個變因不會對一些天生體質較敏感的小孩造成免疫系統上的負擔嗎? 我很想要知道這方面的更多研究報告。而且,也不可否認,疫苗對製藥廠來說,真的是很不錯的利潤來源,在這種有既得利益的狀況之下,有質疑的聲音出現,不是應該要積極地解決嗎? 為什麼會反而妖魔化有質疑的人呢? 一直都不懂這個邏輯。

(這樣的影片來暗諷對疫苗提出問題的父母,好像不打疫苗的原因都很白痴…)

許多主流媒體形容不給小孩打疫苗的父母都是沒有常識,不聽醫生專家的"專業",然而,他們的專業是建立在什麼樣的資訊系統之上? 疫苗的實驗,許多都是由藥廠出錢委託研究機構做的,獨立的研究機構常有資金上的問題,因此,無法做深入的實驗報告。資金來源有既得利益的考量,這樣得出來的資訊,會不會有偏頗的可能?

又,我發現,許多有疫苗疑慮的家長都是看了很多相關書籍,讀了很多資料之後,才做出這樣的選擇,有一個在美國加州的調查,不給小孩打疫苗的父母大多是教育水平較高,社會階層較高收入較好的父母,因此,並不像媒體所說的,都是一些沒常識的父母,仔細想想,若聽到流行病很可怕,為什麼還會有父母願意冒著危險,而選擇不讓他的小孩打疫苗? 這個邏輯背後一定有原因,這個原因目前都處在被壓抑的狀態,沒有人要聽,沒有人要正視,正反方繼續吵個你死我活,互相罵對方白痴,那為什麼我們不能夠把問題大大方方地攤到檯面上,如Tribeca電影節上播放這部影片,引起公眾間更廣泛的討論,激發科學界做更多相關的研究,最後朝著研發安全又有效,而非只是利潤商品的疫苗,那不是很棒嗎?

再說,像這樣一個具爭議性的紀錄片,被用這樣的手段強制停播,那言論自由又在哪裡? 如果以這個標準的話,暴力血腥色情影片都會影響到我們的小孩子的心靈發展,為什麼這些醫療機構不對此做出警語,要他們停播這類電影呢? 這樣硬性停播,只會讓人覺得是否此地無銀三百兩? 會不會真的有些是可信然而不可公開說的真實性呢?

另外,我想要推這一系列的疫苗思考文章,分析的視角相當完整,只有英文的,我有想過要一一翻譯,但實在是太多內容,又我沒有時間,因此,很期待有強者出現,把這一系列的文章翻成中文,讓更多中文世界對疫苗有疑慮的家長也可以讀讀不同的觀點。

Why Are So Many People Choosing Not To Vaccinate?

 

 

 

 

 

 

廣告

對「Tribeca電影節疫苗紀錄片撤片風波」的一則回應

  1. 我舉個兩邊的關鍵句讓大家思考; A.因為疫苗死亡的人數遠低於流感死亡的人數,兩相權衡所以支持派是鐵了心要打! B.現在醫藥試驗/審查越來越嚴苛,很多新藥新疫苗都沒有經過完整的人體試驗(曠日廢時還可能違法)程序,反對者憂心忡忡!……………………..很奇怪的是 人們犯錯 往往都是先說謊掩蓋.所以誠實並不是人類天性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