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戰士傳說的由來

rainbow-prophecy_boat

在許多新時代運動中,常常會聽到一個來自美國印地安克里(Cree)的傳說故事–彩虹戰士的來臨(Warriors of Rainbow),故事的內容大致是這樣:「當地球被破壞,動物開始死亡,一個新的部族會誕生到這個地球上,他們來自許多不同的顏色、階級、信仰,他們會藉著各種行動讓地球再一次地綠化,他們是彩虹戰士。」這個預言,除了在克里族裡外,在霍比(Hopi)和瑪雅都有,更詳細的資料請看這篇這篇,都寫得非常詳細,這裡就不多做詳述。

最近,在一些走在新時代運動熱潮的臉書po文上,常常會看到這一張圖片,提到這是一位美國印地安的薩滿,在旁邊會有圖文說,彩虹戰士的預言故事,及彩虹戰士就要出現。然而,這樣的貼圖文有時候會有一些引用的錯誤,尤其是網路上的圖片眾多,有時候沒經查證就抓來使用,我想,這一篇文章,我要分成兩部份來寫,一部份是這位薩滿到底是誰? 背景為何? 另一部份,就是對彩虹戰士預言的看法。

Fedor native american

這位薩滿,並不是許多圖文引用的美國原住民(如這裡用的)…這張照片攝於1907年,他並不是彩虹戰士,他的名字是費多.波利格斯(Fedor Poligus),他來自西伯利亞東部的顎溫克族(Evenk),用中國的歷史來看,顎溫克族曾被收在清朝八旗裡,也就是滿族。

薩滿與另一個世界的相遇.jpg

專門研究核心薩滿的人類學家麥克.哈納(Michael Harner)在他的書「薩滿與另一個世界的相遇」(Cave and Cosmos)中,提到歷史上許多關於歐洲薩滿因為羅馬帝國要以基督教立國,在許多地方,薩滿用來做薩滿之旅的鼓被禁,只要聽到鼓聲一律處死,因此,在一些原本有薩滿存在的歐洲地區,薩滿就逐漸失傳,在獵巫的時代,更是把巫師(實行薩滿者)趕盡殺絕,只有一些在較偏遠地區的薩滿保存了下來,哈納在他的書裡描述了他與一位歐洲偏遠地區仍不公開地在從事療癒和問事的薩滿的療癒經驗,非常有趣。在哈納的書裡,也有提到20世紀初期,蘇聯的共產主義開始堀起,許多的宗教,甚至是草原民族的薩滿都受到壓迫。在共產主義興盛的時代,在部落裡具有威望地位的薩滿們,更是經歷了許多艱辛的過程。

我們沒辦法追究費多最後的命運是什麼,也許他和其他的薩滿一樣,被共產政府屠殺,甚至,曾經有過這樣的故事,許多軍人抓到這些薩滿之後,聽說這些薩滿會旅行到另一個世界去,會飛、會做各式各樣神奇的事跡,但是,他們不懂,這是在物質世界以外的世界做的事,不是物質世界,於是,曾經有軍官說:「你是個薩滿,他們都說你會飛嘛!!」於是,他們就把薩滿從直昇機上丟下去,這是特例的殘忍故事,大部份的薩滿都是直接被槍斃、被燒死,他們的鼓被沒收,讓他們無法再做薩滿之旅和療癒,另外一些比較「幸運」的薩滿們,則被丟到勞改營裡面,最終苦工到冷死、餓死。

這是一個很悲慘的過去,很幸運地,這樣的故事在許多人類學家努力之下,全都得以重見天日,在費多的眼神當中,似乎有許多故事,來不及記錄下來,他曾受到的折磨和他的結局已經消失在歷史的洪海之中,然而,當我們在引述歷史和圖片時的錯植,卻重改了他的人生故事,我想,查證清楚再用,仍是最好的尊重。

如下面這張圖片所說的,他並不是一個彩虹戰士,他的名字是費多.波利格斯,他站在一顆神聖的樹前面,在上面掛了一個薩滿的銅鏡,以及一些翁貢(註1)的人型。他是顎溫克族人,照片攝於1907。

fedor poligus.jpg

圖片接著說:「並沒有所謂的美國印地安預言,這完全是一個迷思,是由兩個福音派基督徒作家威簾.維洛亞(William Willoya)和凡生.布朗(Vinson Brown)所編出來的。」他們在1960年初寫了一本小說彩虹戰士(Warriors of the Rainbow),關於耶穌將再來第二次,他們在書中寫到根據霍比(Hopi)或克里(Cree)的預言, 會有彩虹戰士再次降臨世間,這個概念給了許多環保份子啟發,由於地球的污染狀況、動物絕種等等問題,在1970年初期,美國的一些環保份子深信他們是在實踐這個美國印地安的預言。

在這個預言傳說裡提到,一群淺膚色的兄弟姐妹們會一起加入這群美國原住民們,因為這群淺膚色的兄弟姐妹們是由過去的原住民們轉世而來的,他們過去世是遭到白人屠殺和奴役的原住民,這些人會轉世成各式各樣不同膚色的人民-紅、白、黃、黑,他們將一起團結,像彩虹的顏色一般,他們會向世界傳達如何尊敬並愛地球母親。

對於這樣的說法,有許多不同的爭議,比如說,許多美國原住民認為這是在褻瀆他們的文化,這些白人要用他們的宗教來同化我們原有的原住民文化,原住民們其實很不喜歡他們部族以外的人來談論他們的文化,更不要說他們轉世來加入原住民,他們對白人硬要把自己融入原住民文化的作為,非常反感,這就很像在台灣的情形,漢人硬要幫台灣原住民定位原住民的歷史,再把原住民的一切抹去。

有位北美原住民詩人Serman Alexie在他的一首詩裡「如何寫一部偉大的美國原住民小說」(How to Write the Great American Indian Novel)裡說:

「白人必須在他們心裡帶著一個印地安人。

如果內在的印地安人是男人,那他必須是一個戰士,尤其如果他內在是個白人。…

在偉大的美國原住民小說完成之際,

所有的白人都會變成印地安人,而所有的印地安人都成了鬼。」

 

 

 

我覺得,這樣的神話預言很好,是個非常美麗的夢,有夢才有可能會有實現的一天,然而,就如圖片裡所說的,這個夢很美,但必須知道夢的故事是從何而來的。

這篇寫完了薩滿曾經遭受的迫害,那些歷史上的殘酷往事,再看看如今地球上的狀況,我們的人口超出地球所能負擔的數目,戰爭、飢餓、動物絕種、雨林砍伐、海洋污染、種子/基改大戰、水資源短缺等等的事不停地在發生,甚至在未來幾十年內,會有更多潛在自然資源的危機,再回過頭來想想彩虹戰士預言的流行,不論這個預言是從哪個古老的部族流傳下來,又或是兩個基督徒編出來的,在地球目前這樣的處境中,我們真的非常需要有這樣的戰士,這應該是活在地球上的人們都期望可以看見的事,可以不分種族、階級、膚色、文化背景…等等,在一起合作,宣傳教育要如何尊敬地球母親,因為,我們所有人都仰賴在她身上,不能再繼續地破壞。

在弄清了歷史、拋開了敵對的偏見,面向一個共同的未來,一起築夢再實現夢想,我想,不論是什麼顏色的人,都會樂見一個更開心的地球母親。

 

 

註1: 翁貢(Ongon,複數:Ongod): 是一種蒙古地區薩滿信仰裡的一種靈魂,在土耳斯和蒙古神話裡很常見,他們相信,在死亡後,所有的薩滿都會變成薩滿靈魂-翁貢,在薩滿死的三年內,新的薩滿會做出一個這樣的神像,放在家裡或是建一個小屋供奉,有點類似我們的土地公。

 

資料來源:

http://upliftconnect.com/rainbow-prophecy/

http://indians-nativeamericans.blogspot.ca/2013/11/native-american-prophecy-warriors-of.html

http://www.lavelletaverda.com/2013/08/xamans_18.html

http://xn--80afg3aiou.xn--p1ai/sources/repression/repression-x=001.php

http://enjoylohas.pixnet.net/blog/post/19815660-%E5%BD%A9%E8%99%B9%E6%88%B0%E5%A3%AB

廣告

對「彩虹戰士傳說的由來」的一則回應

  1. 我之前曾在一個粉專被版主算我的生命靈數,算出我靈魂本質是彩虹巫師兼彩虹戰士,我個人是認為彩虹戰士不一定是指薩滿那類的,每個靈魂的使命不同,不能一概而論。
    萬事萬物都是能量的轉化與展現,未來協助地球淨化必定會有一批帶著使命的人協助能量的推進,不過不一定是只有彩虹戰士才有這責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