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滿療癒的深度

crossing rainbow

在做了一陣子的薩滿療癒之後,我深深地感受這種療癒的深度和廣度,有時候是我們在要求薩滿實踐師療癒前,想不到的。

在我剛上完淨化身體能量的工作坊後,原本很單純地以為,只能做到把不屬於個案的能量清除,比如說,別人投射過來的負面能量,或是參加過喪禮之後的穢氣,然而,淨化(Extraction)可以做到更深的程度,例如,個案無法放手的一段感情,多年來有問題的親子關係,陳年已遺忘的傷心事,甚至,若個案願意又身體狀況允許的話,還可以看到前世的印記對此生的影響。

然而,看到問題,並不代表個案本身就願意放手,放掉傷痛、悔恨、憤怒、悲傷…等情緒,這需要個案本身非常強烈的意願和勇氣,要知道,一個傷痛或負面情緒在我們的身體裡已經住了好長一段時間,在它製造出問題被個案發現時,都已經是數年、數十年之久,它已經成為我們生命的一部份,當你要把這個部份清除,是不容易的,就像許多人想嚐試近藤麻理惠的怦然心動整理術,但卻沒辦法對過去放手,因為這些東西已經不止是東西,它們代表的是你生命的一部份,就算這些東西你已經不會想要再用、再穿,就還是會想再保有他們,這和不願意把負面情緒清除出去是一樣的道理。

因此,放手是療癒過程當中,最需要決心的一部份。

通常,我在療癒成功的個案身上,看到的是他們想要破繭而出的決心,他們想要放掉那段雖然是生命的一部份,卻是很痛的過去,朝著未來大步邁進,就如這篇文章所說的,成功的療癒,30%是靈療師,70%是在個案身上,因此,當我的個案告訴我他們療癒的成果時,我總是會告訴他們,「這是因為你真的很想要改變,很想要療癒,如果沒有你的決心,我做得再多,也是沒有用的。」

個案的療癒過程對我來說,都是很神聖的,所以,除非他們強力要求我分享,不然,個案的療程都是保密的,因此,在這裡,為了要舉例說明薩滿療癒的深度和廣度,我要分享一個自己的薩滿療癒,這個療癒的深度和廣度是我接觸薩滿以來,最大的一個。

有時候,在療癒的過程裡,會不懂為什麼給了我這樣的畫面或訊息,有時候,幾天無解,有時候幾個月無解,一起學薩滿的同學還有人分享了,一年後,才得到解答的經驗。

我的這個療程經驗,花了一個禮拜左右,才得到我的答案,在這裡分享。

上個週末,我和我老公一起看了某集的陰屍路,陰屍路一直以來都很暴力,但是,我通常是沒有什麼太深的感受,但那一集有一個畫面給了我很深的衝擊,我內心似乎有什麼被激了起來,但是,當時,我並沒有想太多,我只是覺得,那個畫面很驚悚,嚇到我了,畫面內容是,與主角對立的那個團體,把所有的主角都抓起來,要一個個點名看要處罰殺死誰,最後,首領把其中一個人殺了,畫面是由被殺的人的角度拍攝。

若真說要什麼治療的話,那大概就是需要收驚一下而已,哈哈哈~~~然而,卻比我想像的還要深入。

那天晚上睡覺有一些不安穩,身體有些緊繃,但是,我並沒有把這件事和看電視連在一起,很經常看了電視就去睡覺也沒事情,早上起床的時候,在伸懶腰時,拉到背了,不是普通的拉到,是整個左上背都錯位了,照鏡子時,可以很明顯地看到兩邊的肩膀高度不同,這樣的事,在6年前也有發生過,是同一個傷,當時是請中醫師幫我整骨回來,這一次,我也去找了整脊師,他告訴我,通常這樣的地方如果拉到一次,就會再常常發生,他幫我把骨頭喬回原來的地方。

整完後,好了一些,但是,仍然很痛,我很好奇到底是什麼原因會讓我突然間把背拉到傷得這麼嚴重,但想了老半天想不出所以然,說是身體很累,之前孩子年紀更小時那才累,怎麼都沒有在那時候拉傷呢? 那時候也還要抱孩子,拿很重的汽座呢! 這時候發生應該有什麼特殊原因,只是我一時之間看不出來。

於是,我做了一個薩滿之旅,想去看看突然拉傷背的原因是什麼? 有沒有什麼根治的方法?

我看到的內容大致上是這樣: 在我的某一段前世,我是個原始部落的男性獵人,有一天回到家,到帳篷裡去看我的兩個小孩,就在這個時候,發生了某種天災(我看不清到底是地震或是颱風),所有的家人和族人都不見了,我只能自己一個人帶著兩個小孩逃命,我帶著他們到了一棵大樹,這棵大樹有一個很大的樹洞,可供我們避難,一面照顧他們,一面尋找著失散的族人,但有一天,在尋找族人的時候,被敵對部落的一群人找到,他們用長矛刺進了我的左上背(就是這次拉到的地方)和左大腿,我帶著無法保護孩子的悔恨死去,在往後好幾世裡,我一直都帶著這個「無法提供愛的人保護」的恐懼和「無法與族人相連」的孤獨感。

那天陰屍路的劇情,大概就激起了我深層記憶裡的面對敵人,再被敵人刺死,看著孩子也死的回憶,只是,這個回憶已經不存在我的表意識,然而,前世的情緒仍舊會帶進這一世的生活中,有時候,會因為某些場景而被觸動,然而,我們卻莫名其妙,這部份,我在前世的情緒一文中有提過。

那天,發現了這件事後,並沒有馬上為我帶來療癒,因為我不懂,我到底要怎麼樣去處理這個情緒,而這和我現在的生活又有什麼直接的關聯? 我每天都開心地和我的小孩在一起,沒有遇到什麼明顯的威脅,為什麼會因為電視劇就激起這樣嚴重的反應? 總覺得沒有得到完整的解答。

在這當中,我仍舊去看整脊師,我覺得很奇怪的是,每次,他幫我整好後,回到家兩邊的肩膀都是差不多高,但是,隔了一天,就又再變成剛拉到那天時,一上一下的樣子,為什麼一直在復發呢? 我相信,身體是心靈的一面鏡子,一定是有心靈的哪個部份沒有療癒,因此,身體仍舊不會好,繼續疼痛,但我真的想不出到底我心裡哪一個信念造成了這個結果。

今天晚上,我去參加了一個薩滿的打鼓圈(Drumming Circle),打鼓圈就像是聚會一樣,一群人聚集在一起做薩滿之旅,圈圈是非常有力量的,當一群人群聚在一起成一個圈,我們把自己來到這個圈的主要目的分享出來,藉著圈圈中所有人共振的能量,一起得到療癒。

帶著脊椎和左上背的刺痛,我分享了來到圈圈的目的是,要把某些我的身體告訴我必須放掉的東西放掉,迎接新的能量進來,雖然,我並不知道要放下的是什麼,我只是覺得身體好痛,可不可以不要再痛了,我想要放掉背痛。

主持打鼓圈的喬蒂是我核心薩滿的學姐,她已經學習很多年了,也有開業,因此,今天,當她在為我做淨化的時候,她不自覺地把手伸向了我的左上背,在那裡輕觸了幾下,然而,我並沒有告訴她我身體的疼痛,我只是說,身體要放下些什麼。

開始進行薩滿之旅後,我得到了我要的答案和療癒。

我已經有七年沒有回台灣了,其實,心裡一部份的我有些想台灣,但有更大一部份的我很逃避要回去,為什麼? 大概是很害怕回家親自面對家人,總是覺得想要逃離,有些人說,「你怎麼可以忍這麼久不回台灣?」但對我來說,其實對沒有所謂的忍耐,我就是沒有那麼想要回去,因為,在加拿大,我可以眼不見為淨,很多事情不需要親身去感受和處理,一直到今晚,我才能看見並承認: 我在逃避,我在恐懼。

而我下個禮拜二晚上,就要坐飛機回台灣了,其實,從離回台灣的時間愈近,我就愈緊繃,很奇怪,回鄉應該是件很開心的事,怎麼愈想愈緊繃? 近鄉情怯嗎? 也許是,但是,更多的在於,我感受不到和我父親那邊台灣家人的連結,感覺那裡是我的根,但卻又接不上根的感覺。

因此,在今晚的薩滿之旅,我的指導靈顯示給我看,我有多麼恐懼與父親和父親這邊的家人做連結,想到要接觸,就難免全身緊繃起來,然而,祂在顯示給我看的同時,也帶了療癒給我,一開始父親那邊的祖先們全都呈白骨狀,無法有生命力,但是,祂給出療癒後,所有歷代的祖先臉都又長了出來,全都變成精神奕奕,閃閃發亮的臉龐,他們一個個手牽著手,從最上面把力量傳導到排在最下面的我和我弟,告訴我,他們一直都在這裡支持著我們,我們一起手牽著手,圍繞著家族樹唱歌跳舞,我從來沒有感受過這樣的連結,他們告訴我,不要害怕,他們全都是我的脊椎(backbone,意指支持),然後,指導靈就把在左上背的一個印記(imprint)移除.。

我很好奇地問,這個印記和上一次薩滿之旅的傷有什麼直接關係嗎? 為什麼同樣問背的問題,卻有兩個完全不相干的答案,我不懂關連在哪裡?

祂說,在被殺死那一輩子,因為我失去了族人的支持和幫助,導致最後自己和小孩被殺的事件,因此,在造成我死掉的傷上,產生了一個印記,之後的累世裡,當你感受不到與家人/族人的連結和支持時,就很容易刺激那個印記,再重新創造一次傷痛,讓你去回想起當時痛苦的記憶,這是為了要提醒你,去處理這個情緒。

如果,沒有做薩滿之旅,或是去給催眠師催眠的話,普通人在普通的意識狀態下,要怎麼去找這個蛛絲馬跡??? 而且,我還做了兩次薩滿之旅,才搞清楚來龍去脈,不禁要大叫,這個習題也太有挑戰性了吧!! 哈哈哈~~

很神奇的是,這個薩滿之旅後,脊椎上的刺痛消失了,雖然左上背仍舊有些痛,但是,比起來到打鼓圈之前,好得太多了。

在我分享這個經驗時,喬蒂跟我說,她在幫我淨化的時候,她感覺到我的背不對勁,尤其是左上背,當時,她超想問我:「你的背怎麼了?」所以,這個能量的東西,有經驗的治療師都是很自然地可以感受得到,只是,在沒有允許之前,有道德的治療師是會選擇暫時關閉這個感覺,不去談論它。

就這樣,今晚,我的背好多了,明天再繼續來回報是否更有進展。

下禮拜二,當我坐著飛機回台灣時,我想,我的心情會完全不同,從緊繃到我是被我的祖先們全然接受支持的,心情放鬆很多,也許是因為這樣心情上的釋然,我的脊椎不痛了,誰知道一個背拉傷,居然可以扯出前世和今世的情感問題呢! 人生,真的好有趣,薩滿,真的好神奇。

 

4/23更新:

今天背的緊繃感消失了好多,雖然左上背和左肩仍很緊,轉頭角度還沒全恢復,但可以感覺身體比前幾天要放鬆許多。

今天再一次地想了昨天晚上看到家族樹和祖先們在一起連結的畫面,我想到家族系統排列裡,我們需要祖先的支持,才能夠邁開大步朝我們的未來前進,也許這個療癒仍在持續進行,還沒有結束,再持續地觀察記錄。

4/25更新:

今天背已經不痛了,只剩下左上肩有一些緊繃,脖子幾乎可以全角度地轉動,明晚上飛機提重的行李,應該是沒有問題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