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家庭的傷痕3-盲點

Familie in deinen Händen

「原生家庭的教育,影響著我們對異性及看待伴侶關係的觀念及想法,但是大部份的人無意識地受此影響,直到自己察覺到這個作用力時,才明瞭它的存在。因此,如果能正面看待衝突的意義,危機就成了轉機,在衝突中,人們可以學習並成長。

衝突就像是一面明鏡,在鏡中可以清楚看到自己,當我們準備好了,學習之路也就開始了,我們不再怪罪伴侶是造成爭吵的元兇,反而視衝突為學習的機會,我們藉此看到了自己,內在也由被深處的命運牽絆,轉而為有機會成長和蛻變。」~~~取自「幸福的修鍊」,作者Wilfried Nelles。

 

結婚之後,一直和我老公爭吵不斷,原本以為,我們只是因為不同文化、不同語言、不同成長背景的關係,才會有這麼激烈爭執,但是,等到孩子出生後,我們兩個人之間除了文化背景不同之外,更突顯了我們原生家庭狀況不同而造成的新一波激烈衝突,老大生出來不到二個月,我已經開始在研究要怎麼離婚了。

當時婚姻上出的狀況,對我老公的憤怒,在事後療癒的過程再回想起來,很多源自於對我父親的憤怒! 然後,因為我也不知道有什麼新的方法來處理這個憤怒的情緒,就再延用父母親處理衝突的方式,繼續用在我的婚姻裡面,這些盲點都在我的婚姻和孩子間,一一展露出它們的真面目!

 

盲點1-施暴者與受害者並非單向關係

couple-fighting

家族系統排列後的六個月,我第一次看見了這個從來都看不見的盲點,原來,在我父母的婚姻中,我爸和我媽不是單向的施暴者和受害者,婚姻會出現問題,絕對是雙方面的問題,兩個人互相傷害,互相踐踏,互相不在乎對方的感受,他們把自己各自成長過程的傷痛,都帶進了這段婚姻裡,兩個人總是用激烈的方法來討愛,但兩個缺愛的人,是不可能在對方身上覓得自己想要的愛,愛是來自於內在

治療的過程中,我曾經怪罪他們,為什麼他們要把自己小時候的傷加諸到我身上? 關我屁事? 都已經當了爸媽,就應該要成熟才對,怎麼還像個小孩一樣? 不會當爸媽又幹嘛要生小孩? (我們好像很常會這樣講,年紀都這樣了,怎麼還像小孩一樣? 哈哈) 但是,等我來到當時他們那個年紀時,我才體會,年紀不是成熟或療癒的象徵,身體的年紀和我們如何處事是完完全全沒有關係的,有些人可能到七、八十歲,仍舊在怨恨他那早就過世的父母,他一輩子都沒有從原生家庭的痛中走出來,這個痛,影響了他的婚姻、親子關係和工作…等等; 不會當爸媽幹嘛要生小孩? 我生了小孩後,才體會大家都是當了爸媽,才開始學習怎麼當爸爸媽媽的,我們都在錯誤中學習成長。

沒有爸爸媽媽是絕對完美的

再怎麼好的父母,在小孩的成長過程中註定有某個部份是要讓小孩嫌棄的,因為,每個爸媽都有自己缺點,要是很完美,那應該就直接在天上當神佛了,不會再下來這裡重新寫劇本、重新演出學習了。

我的爸媽各自都帶著一份不容易的功課來到這個世界,他們在婚姻中展現給我看的部份,讓我深切地體認到療癒內在是多麼地重要,他們各自的原生家庭也都有很沉重的故事,他們各自的父母也對他們有不同的傷害,他們在他們父母身上也沒有好的範例可以學習,在那個為物質生活奮鬥打拼的年代,光是要吃飽肚子都有問題,誰有時間心靈上面,負面情緒如何抒發? 有沒有什麼比較好的夫妻、親子間的溝通模式? 於是,負面的模式就這樣無意識地代代相傳。

到了現在這個世代,我們很幸運地不用像老一代擔心下餐米在哪,我們有比較多的精力和精神拿來關注我們的內在,我們可以在網路上找到各式各樣不同的資訊來幫助自己,因此,我們不能期待父母先改變,就是因為在他們幾十年的人生中都找不到資源,找不到方法改變,才會成為今天這樣,我們新的世代輕輕鬆鬆都可以找到不同的方法和資訊,我們應該要成為那個改變的力量,否則,這樣負面的模式就又會在不知不覺之中再傳遞給下一代。

盲點2 原來,媽媽才是影響我最深的大魔王!! 

mario brother.jpg

我和我媽媽這樣聯合起來對付共同敵人的情誼是不合適的,用家族系統排列的角度來看,我站錯位子了,我的身份是女兒,媽媽和爸爸之間有問題應該由他們兩個人去解決,雖然這麼說表面聽起來很無情,但是,女兒不是媽媽的好朋友,不論你有多麼想要,這兩個角色不能是好朋友,尤其是媽媽對爸爸有著很深的恨意時,女兒會在沒有察覺之下,承接了母親對父親的情緒,然而,這個情緒並不完全來自女兒,女兒對父親的想法很大一部份是建築在母親如何描述父親的。

再者,我也不是我媽媽的母親,我媽在我外婆處沒有得到的支持不應該從女兒處尋求,我媽因為她的原生家庭關係,一直在尋求一個支持、愛和夥伴的來源,當時的我替補了這個空缺,但是,這個部份應該是由她自己處理,尋求療癒與和解才有辦法根除。

而且,小孩有一半來自父親,一半來自母親,不論家裡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小孩的靈魂裡永遠是愛父親也愛母親的,因為,我們必須要同時接受他們兩個人,才能夠真正接納我們自己。

當我和媽媽聯合在一起“對抗"爸爸時,我也在對抗我一半的自己,當我想扮演英雄拯救我媽時,我又站到他母親/好朋友的位置,我藉著承接她的情緒和命運來表達我對她的愛,然而,變得和媽媽一樣並不是解決的方法,我必須要找到我自己、療癒我的傷痕、與原生家庭達成和解,我才有辦法和平地繼續我的人生。

於是,我開始抽離,從我媽的心靈支持者的角色中退出來,這個過程中,我有很多的恐懼,比面對我爸的問題時,要有更多複雜的情緒(不虧是大魔王!),我很害怕「萬一我不支持她了,她可以嗎?」「當我告訴她我想要處理和爸的關係時,她好像覺得我背叛了她。」「我可以恨她嗎? 恨她曾經做過的這一切? 恨她用情緒、用思考方式、用受害者的角色控制我?」

有長達一年多的時間,我沒有告訴她任何關於我療癒的細節,因為我怕她又會說什麼來影響我的決心,過去,我們是無話不談的,對我來說,這很困難,但我必須要這樣做,那段時間,她有時候會抱怨一些事情,我盡量改變我的因應模式,不和她一起罵,而只是聽她說,也盡量是左耳進,右耳出,因為,我就是不想要再回去舊的模式,我想要開創出一個新的模式,並不是我不愛她、不關心她了,而是,這是一個從舊模式跳脫出來絕對必要的過程。

我可以感覺到她感覺我變了,我媽在心靈上也是非常地敏感,但是,我們兩個人又沒有人要戳破那個改變,那段時間,她也得了憂鬱症,她的人生來到了另一個谷底,有時候,我會問自己、問我老公和問家族排列的老師:「是不是我的錯? 是不是因為我想要改變而造成她這樣?」但是,內在和外在得到的答案是:「這是療癒的一部份,你必須先走到谷底才能再往上。」於是,我像隻鴕鳥一樣,一頭埋進了療癒之路,我深深地相信,既然要這樣痛,那我必須要好好地療癒才不會虧大了,我必須面對我的問題,接受它們,再創造出新的模式,我深深地相信,受憂鬱之苦的媽媽也必須走上同樣的步驟。

 

盲點3 我自己來就可以了,不用你

refusing.jpg

這一點,大概是我之前在婚姻上走得辛苦最大的原因了。

常常,我口頭上要求我老公做某件事,他可能不會馬上答應,會想先說一下他的想法,有時只是想要和我溝通,看能不能一部份用他的方式,但是,我總是在他一想要表達出他的想法時,就直接認定「靠! 你沒誠意才會理由這麼多,你說的都是藉口,你根本就不想幫忙。」然後,我就會完全不給他任何機會解釋或出手,直接臭著臉把事情接過來做,就算他過來告訴我說,「拜託,現在讓我來做吧!」我還是會很絕然地理都不理,自顧自地、超憤怒地把事情做完,做完後,要嘛幾天不跟他說話,要嘛就再來個大吵,他根本搞不懂為什麼我會突然變臉,到底是哪一句話說錯了? 完全無從猜起,我就這樣斷絕溝通。

為什麼我會這樣?這個模式來自於我媽和我爸的相處模式。

前文提到過,我媽是個能力很強的女強人,她因為自己原生家庭的關係,認為自己必須要證明自己事事都做得很好,因為要做得好,才可以生存,才能得到別人的認可,她把這個也帶進了婚姻。我的記憶中,我父母間有很強烈的競爭性,他們很難一起合作做某件事情,大多時候,他們都在爭誰才是領頭羊。

很可惜地,我爸有很大的熱情想要當老板,然而,他缺了一些商業頭腦,因此在商場上他做了一些錯誤的決定,導致他們第一個生意最後是賠錢倒閉收場,欠了很多錢,我媽在第一場生意的角色是那個在後面跑三點半,軋票籌錢的角色,因此,媽媽一直覺得我爸很沒有用,沒能力失敗了也不承認,還一直說都是她把他的生意收起來的,實際歷史已經不想再問細節,後來,我媽為了還幾百萬的債務,就毅然決然地發揮阿信般強大的女性力量,投入「美又美早餐店」,她當時加入時,這類的連鎖早餐店才在剛開始萌芽時期,她抓到對的時機,當時生意很不錯,也很快地在幾年之內就把幾百萬的債務還清了。

我媽這樣的能力、行動力和處事方式讓我萬分贊嘆,她成了我的超級偶像,有時,我看著我女兒對我崇拜的眼神,就想到小時候對我媽的崇拜,我覺得自己要像她一樣那麼厲害,學習她的一切,有意識地、無意識的。像每個崇拜自己父母的孩子一樣,我曾經以為媽媽所有的一言一行都是世界上的準則,因為,每個孩子都是透過這樣來學習世界的樣子。

當時,因為他們生意上的不愉快,我爸媽很常為此吵架,小小年紀的我在他們吵架中收到印象最深刻的訊息就是:「你們這些男人都沒錄用,身為女人,我還是靠自己最實在,你們男人都只會講一些冠冕堂皇的大話,但是,真的要做的時候,什麼都沒有! 只有藉口一堆,沒有做什麼就算了,還拼命來壞事!」

當我們家老大出生的時候,我完全秉持著這個概念在帶小孩,只要我老公一發出不同的意見,我馬上就認定他是在拒絕我,就像我爸一樣,不想要幫忙,只是在給藉口,就會像我和我媽把我爸排除在外的方式,抱著我女兒把我老公排除在外,他心裡可能有想要幫忙,但是,我一直無意識地拒絕又一直排除他,他後來乾脆就樂當他的單身貴族去了,找朋友打球吃飯,這樣一來,我更火大了,因為他完全就符合了我對男人的期望「不負責任、自私、只顧自己、是個壞爸爸、完全不想來照顧小孩」,但是,這有一半是我自己「心想事成」的吧!

當時,我老公常覺得在我的眼中,他是一個超級爛男人,很沒有用,很自私,任何我對他的評論都是負面的,從我的口中,他聽不到任何讚賞。

除此之外,我後來開始療癒後,也發現好多盲點,

  1. 當我在跟我的家人朋友談論我老公時,我也是從來沒有任何一句好話,好的事,我當成理所當然,做壞了一件小事,我可以把他說得像十惡不赦的大壞蛋。
  2. 我不會溝通,只要他一點不贊同我,就會從小事,變成大哭大鬧的大事; 還常常愛替對方下結論,有時,在對方都還沒有說什麼之前,就直接說:「反正他就是不要做」、「他一定不會答應。」「他一定不會想要」。
  3. 我不懂妥協,因為我覺得他就是應該讓我(我要我在我爸那裡得不到的!)
  4. 我一直以為我做的要死要活,但他卻不懂很我的苦,還來挑剔,心裡最常的os就是:「媽的,怎麼不懂我的犧性。」
  5. 我不懂得要求,我不知道要怎麼甜美地向老公撒嬌說我要什麼,因為我沒有和爸爸撒嬌的經驗。
  6. 我不懂得「接受」,當他興沖沖地做了一件事要讓我開心,我還會潑他冷水,跟他說,要浪費錢,但是,身為一個女人,就是要大方接受丈夫給予,就算他給我的,不是百分百我想要的,但那也是他盡心盡力要給我的,重要的是背後那份心。
  7. 我常常不快樂,自我懷疑,覺得這個老公和婚姻真的是我要的嗎? 為了這段婚姻離開熟悉的台灣搬來加拿大是對的嗎? 我有時看著他,覺得你很煩,不要來煩我; 吵架時,甚至心想我很不愛你,為什麼我還在這裡?

我的另一半讓我當成了我爸的代罪羔羊,我把所有沒有處理和面對的情緒都發在他的身上,而我,什麼都看不見,這就是在原生家庭中未處理完全的憤怒影響生活其他層面的最好例子。

 

盲點4 我看不見我父親的痛苦

man agony

我爸當時不得志,他覺得自己和大老板的志向愈走愈遠,他心裡的不爽情緒很明顯,老婆的能力又顯而易見的好,現在我站在他的角度來看,我覺得他好悶哦! 難怪,他在做了幾年的美又美老板後,得了燥鬱症,因為他精神上的問題,他們嚐試了各種宗教,連乩童也去看了,最後,看了一個很沒有靈魂的精神科醫生(完全就是開藥而已~~),開藥給我爸吃,他如果沒吃藥,晚上就睡不著,但吃了藥,就會一直睡,白天精神都很差,我媽就又會說我爸懶惰、工作能力差,反正吃藥也被嫌,不吃也被嫌,但又找不出自己的問題在哪裡,當時的他很迷失。

在那個時段發生了一件事情是,我家外面有個孕婦出車禍被大卡車壓死,躺在那里沒人幫忙,我爸是很熱心的人,以前也是職業軍人,他馬上二話不說去幫忙把屍體抬上救護車之類的事,後來,因為他精神狀況的問題,我媽因為婚姻中的新仇舊恨就解釋說,我爸是被女鬼附身,叫我們不要太接近他; 事實上,我當初的心情是很矛盾的,一方面我照我媽說的不要太靠近他,但一方面,我心裡又偷偷地佩服我爸敢去做這樣的事,但我從來都沒開口提過。

 

後來,我再大一些些,我開始看一些精神分析的書,對躁鬱症的議題很有興趣,我那時候以為,我是受我媽影響才會看這些書,因為我媽很著重在精神和心靈世界的追求,然而,在我細細回顧這段爸爸得躁鬱症的歷史,我才發現,並不完全是我媽影響,而是我爸的影響,我的內心還是很深愛我爸,很在意他,所以,我一直在找答案,想要知道他為什麼會這樣。

那一晚,回顧到這段歷史時,我突然間可以把自己放進他當時的狀況,我感受到他當時好孤單、好無助、好無力,我再想想自己當時居然沒有幫助他,還站在我媽那邊落井下石,從來也沒有問候、關心過他,他的媽媽也沒有能力給他支持和愛,那當下,我好痛苦的大哭,生平第一次,我感覺到我爸的痛,我了解了,他不是個可惡的人,他只是個可憐無力無助的人

 

我從來都沒有機會去了解我爸,我太忙著要站在我媽這邊,保護我媽,所以,我從來都看不見我爸的立場,他一直孤單的痛苦著,卻什麼也沒有說過,或是,不知道該怎麼說。

 

那晚,我邊和我老公談到這段過去,哭到鼻子都不通了,心裡突然很想給我爸一個擁抱,但距離又太遠,只好馬上傳個line給我爸,但又不想莫名其妙突然提這件事,就跟他聊一些五四三種菜的細節,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才會有勇氣和他聊這些過去的事,這個部份,是我接下來要繼續努力克服和突破的。

 

 

感謝

 

這些只是一部份的盲點,有一些太小了就不一一再提了,還有一些,也許還要再經過生命中其他的經驗,才有辦法再看得見。

看到了這些過去看不見的盲點,幫助我看清了我的生活處事、情緒爆點的由來,這幫助了我在面對現在的生活時,可以帶著一份覺察,知道我的行為模式是從何而來,進而建立出新的模式。

提起這麼多的往事,我的目的不在責怪,也不是要指出誰對誰錯,沒有誰對誰錯,每個會做出激烈事情來傷害他人,或說出尖銳話語來刺傷別人的歷史,背後都是因為我們一同編寫了這個劇本,沒有這些,就沒有學習,因此,必須跳出對與錯的框架來看家庭歷史,這些歷史就像是一部小說一樣,提供我們的靈魂一再地玩味。

我很感謝我的父母用他們的生命演出了這一部戲碼給我看,並讓我參與其中,經歷這一切並不容易,我們都曾經太深陷於角色而感到很痛苦,但是,如果沒有這一段過去,我不會成為今天的我,我不會對和我有同樣原生家庭經驗的朋友或個案有同理心,也不會懂他們從何而來,因此,我感謝這段過去,接受這段歷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