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取悅他人而失去自己嗎?

people-pleaser2
我無法告訴你成功的關鍵是什麼,但是,失敗的關鍵是試著要取悅每個人。

許多人常常會提到「我很迷失」,「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我不知道我應該怎麼找到人生的方向」…等等,有時候,找不到自己,可能與習慣取悅他人有關。

在台灣的文化裡,很重視「以和為貴」、「說話要說得漂亮」、「要會做人」、「要會看臉色」…等等,我們的文化裡,我們很常在別人的眼神臉色裡,尋求「我是否有做對」的蛛絲馬跡,有時候,猜不準,沒有人會直接告訴我們,結果事後就倒大楣,可能受人排擠,可能遭斥責、可能失去業績、失去朋友和家人的支持…

在這樣的文化下生存,我們常常都要揣測他人的心意,然後,再依照對方的反應來提供「對的」「對方要的」東西,以此滿足對方,尋求認同與被接受。

peoplepleaserdoormat.jpg
取悅者地墊,歡迎踐踏!

過度取悅他人的代價

然而,在這樣環境上生活的人,換回來的是什麼? 當我們忙著揣測他人心意,想要被對方接受的時候,我們自己的想法、感受和需求呢? 是不是就在這個當中被壓抑下來了? 我們在與人交往時,自動地戴上面具,在與人交談時,我們不專注在自己的感受想法上,反而,一直在別人的反應當中,再看看要回答什麼樣的答案,好像自己的感受想法此該不重要,我說的話是否是自己感受的事實也不重要,此刻重要的是說話要漂亮,要會做人才是首要,因為,我們要包裝自己的形象。

以和為貴雖然很重要,但是,過度地壓抑自己的想法卻讓我們付出了更多的代價,我們拋棄了真實的自己,成為了虛偽的百變面具,事實上,這對我們的精神與身體都有很大的負擔。

(當然,我不是說一定要常常口不擇言,有什麼說什麼,完全不管對方的感覺,才是不壓抑自己,這又走到另一個極端,一直想要取悅別人,迎合別人與站在對方的角度想是兩件完全不同的事情。)

當我們被迫戴上面具,放下真實的自己時,我們會發覺常常把自己放在不適合自己的環境裡,當我們在內心不情願時,還要硬掛上一個硬撐出來的笑容,在人前裝沒事,我們內在承受的壓力其實非常巨大,焦慮常因此而生,因此而不快樂,而且,常常我們愈是想要取悅別人,愈是壓抑自己的想法,愈是順應著他人,他人就愈不把我們當成一回事,甚至覺得我們這樣是應該的,是理所當然的。

people-pleaser5
我們中午要去墨西哥捲餅。我超愛墨西哥捲餅。太好了。我恨墨西哥捲餅。Image from Cooper Review

我們都知道壓力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壓力是種能量無法有效宣洩的狀態,當我們在人前無法表達出來時,這股能量長期累積下來,會以許多其他不同的方式表現出來,像是失眠、無法專注、心跳加速、憂鬱/躁鬱、身體某處不舒服、皮膚出問題、婚姻問題、親子問題…等等。

 

我的取悅者歷史

我最近在探討自己的時候,發現,我是個挺嚴重的取悅者…

當然,我不是生出來就是個取悅者,我是慢慢地變成取悅者,小的時候,還是正常人的時候XDD~~和大部份的孩子一樣,我是很直接表現自己的人,不爽就臭臉,想哭就大哭,我不懂如何"好好地"表達自己的感受,每當我直接表現出情緒的時候,就會遭到家人老師直言說:「是個脾氣不好的壞小孩。」「你是不是姓張?」(張的台語和心情不好臉很臭是一樣的),當然,幾十年前,父母和老師都不會懂這是需要教導小孩如何表達情緒和溝通方法的時刻,要不是被臭罵痛打一頓,就是被譏諷一番。

於是,慢慢地,我為了讓自己被接受,並且成為受歡迎的人,我開始壓抑很多真實的情緒、想法和感受,我會表現出別人想要看並且100%會接受的樣子,我開始發現,這麼做,我的父母對我的方式比較好,我的老師緣開始變好,朋友緣更是很不錯,我發現,原來壓抑真實的自己,扮演一個別人喜歡的人是如此的吃香!

people pleaser.png
別人喜歡你是因為你為他們做了什麼,或是…因為你是你呢?

我原本的個性是很有表演欲,常常會被譏諷是愛現XD~但是,那只是我在試著做我自己並自然地展現出來的過程,然而,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這樣解讀,在念書的時候,當時因為我的生活方式比較不同,或說比較早熟,和身邊的朋友搭不上,所以,我被原本很好的朋友們排擠了,在那段時間裡,我的恐慌症爆發,尤其是空間恐懼症,有時候一個人坐電梯會不能呼吸,想要逃走,我追根究柢自己被排擠的原因,慢慢發覺,也許我不要太突出,不要太愛現,話不要太多,低調一些,更謙虛一些,外型變得較不出色一些,別人才會接受我,而我也這麼做了,我開始放棄許多不錯的機會,屈就在我覺得不會太突出的地方,把自己藏起來,隱形在大家之中。

這或許是我註定要學習的人生功課,因為到了出社會的第一份工作,我很努力地要表現自己,但因為我又太特異獨行了,就又被辭退,自信心大受打擊,更是確認「我不可以做自己」,到了第二份工作,我進了銀行當業務,我其實一開始非常地不習慣當業務,但是,幾個月過去後,我發現,這不難呀!「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我不需要做我自己,我只需要說別人想聽的話就可以了,所以,那段時間,我莫名其妙地常常在赴不想要去的邀約,說不想說的話,見不想見的人,還要假裝感情很好,不想要拉業務,卻還是得要提一下業務相關的事情,雖然,當時覺得這個我很在行,但是,常常內心裡有很多在拉扯的感受,覺得壓力好大,但是,這壓力不是來自業績壓力,而是「偽裝」的壓力。

people-pleaser-4
取悅者的多變表情…快樂。無聊。生氣。害怕。憂鬱。內心已死去。image from Cooper Review. 

 

那段時間,我常常在酒精裡尋求放鬆,不醉不歸,不發酒瘋不算有出去玩,喝醉了就抽煙,我內心有個細小的聲音說:「請你聽聽我的聲音。」但是,我就是一直不聽,只有在喝醉酒發酒瘋的時候,我可以無意識地做我自己,清醒後可以否認一切

不聽自己內心的聲音,不正視自己的情感想法,不真實地表達出自己,就會讓自己一直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我當時常常跟不喜歡的男生出去約會,明明不喜歡,還說不出「不」,很本能地壓抑自己,討好別人,但是,我為什麼要討好一個我明明不喜歡的人? 只是因為他可能是一個人脈? 更不可思議的是,遇到真的喜歡的男生,卻硬是說不出「我真的很喜歡你,我們可以試看看嗎?」我反而假裝不在乎,好像不在意這個人,其實,我只是怕自己被拒絕,會受傷~ 我就是不想受傷才不要當自己。

漸漸地,我非常習慣地當一個忽略內心感受的取悅者,而且,都在取悅一些對我生命來說不是太重要的人。

搬到加拿大來和我老公在一起之後,我發現,我這個取悅者也很迷失…因為,我沒有標準可循,在台灣,我已經很熟悉台灣的人情事故和法則,我知道,只要我做到哪些事,說哪些話,在人際關係上就沒有問題,但是,到了一個新的環境,身邊完全沒有台灣人,只有老公的家人和朋友,我又潛意識地想要取悅每一個人,我好痛苦,因為,我沒有劇本可以照著演了,劇本必須要重頭學習,但是,加拿大有這麼多不同的文化背景,哪一種才是「對的」? 白人的? 印度人的? 華人的? 就算是某一種人的,那還細分成各式各樣不同區域背景的,因此,我常常都處在壓力很大的狀態,我在試著要扮演一個別人,但是,劇本不明,不知道怎麼扮演起。

有一段時間,我變得很自閉,我的個性並不自閉,但是,這種莫名的壓力給了我超大的壓力,和老公的家人朋友出去常常不知道要說什麼,一方面當時語言還有些小障礙,我對加拿大的了解也不深,沒有什麼共同的話題,另一方面,我又想要別人接受我,想要取悅別人,但又苦苦找不到方法,有時候,乾脆就躲在家裡不出去好了XD~酒又喝得更兇了XDDDD~~

people-pleaser3
星期五晚上,你要做什麼? 你要做什麼?你要做什麼我就做什麼。看你啊。我什麼都可以。你的心情想要做什麼? 我不知道,你呢?  image from Cooper Review. 

一直到近幾年,我才慢慢抓到我的新劇本,但這個新的劇本並不是滿足所有人的人情事故劇本,而是「做我自己」,但是,一開始,我真的不知道「我自己」是誰,實在是隱藏太久太久,我都忘了自己原本的真面目,而且,剛開始做自己的時候,我很沒自信,因為我會一直問自己:「這樣對嗎?」「這樣好嗎?」我沒辦法承擔「這就是我!!」的心情,如果,我老公或身邊的人對於我提的事情有別的意見,我馬上就會見風轉舵,跟著別人的意見,不會堅持自己的意見,然而,心裡又會小小的不舒服。有一段時間,我對於發表自己的意見也很沒有信心,因為,我的意見很多時候都和別人不一樣~~我不想要不一樣,我已經習慣藏在其他人之中了。

 

靈魂修復與無法忍耐

今年八月初,我做了一次靈魂修復的療癒,在這個療癒之後,開始發現我無法忍受自己的意見被人忽略,我開始會一直想要表達自己,想要完整地做自己。以前我可以忍耐下來不表達意見的情形,現在完全無法忍受,覺得我一定要說出來,不說出來會非常不舒服; 有些事情再也沒辦法不拒絕,就忍下來做。

舉個例子來說,過去,我老公都是回來跟我宣布「我某年某月某日要出差,要去二個禮拜。」他不會事前和我討論細節,總是自己決定就去了(我們一起創業,所以沒有老板的安排問題),但是,長久以來,我都有疑惑:「雖然我們都是自己排的,但你都不用跟我討論一下的哦?」然而,我卻從來都沒有提出來,總是逆來順受,他前幾年出差,尤其孩子還小的時候,他出差回來後,我常常都很火大,但又說不出在火大什麼,或許心裡知道,但是一直在壓抑,這幾年孩子較大了,火比較小,我改成用漠然地態度看待他的出差,表面上好像很不在乎,但是,心裡還是有些不快需要忍耐一下。

最近,他又回來跟我宣布出差日期,我居然忍不住跟他說:「你都不用跟我討論一下嗎? 自己決定就好了嗎? 都不用尊重我的意見嗎?」我對自己這個改變很驚訝,因為我們已經結婚快10年了,這是我第一次對他出差的事這麼表示意見,他很不習慣,嚇一大跳。

但是,我說完那句話,又潛意識地跳出「我這樣表達意見是不對的,我不該把我的意見端上來引發爭端。」就又再把自己關起來,跟他說,「算了,沒事。我可以撐得過去。」我老公馬上提醒我:「你不要又把自己關起來了,快告訴我你想要怎麼樣? 說了我才能安排。」我其實很驚訝他的回答,原本我預期的是他會暴跳如雷跟我說:「公司出差很重要,你不要管那麼多,不就跟以前一樣,不要生氣。」他問我:「你想要怎麼樣」的時候,我居然一時沒辦法說出我到底想要他怎麼樣,我一直說,「沒關係,反正你安排好了,就這樣。」然而心裡卻有委屈感在升起,又說不出我想要什麼!!!

那一刻,我發現了自己過去幾十年來的惡性模式: 壓抑自己的想法–>順從別人的意見–>心裡有委屈憤怒感升起–>壓抑這個感受,假裝沒事,不表達真實感受—>拉起笑臉,硬扛下來—>帶著壓抑的能量忍耐著做事—>之後再火山暴發(XD), 影響生理/心理/精神–>最後我已經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了。

我太長久地壓抑自己,所以,當人家問我要什麼的時候,我居然回答不出來,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比較想要他怎麼配合我,替自己著想的神經肌肉很報廢,要真正表達自己居然是那麼地難,總歸到底,就是我太習慣不面對真實的自己,只想要從別人的喜惡反應中,再看如何表達。

people-pleaser
他們說她是個慢性取悅者。Niamh Scott:我很抱歉,如果我的死讓你傷心,或造成你的不便…

自從靈魂修復之後,我老公大概是那個最不適應的人XD~以前不會有地雷的事情,最近突然間都有事,哈哈,我很強烈地沒有辦法再隱藏我的想法和感受,如果,他講了不尊重我的感受的話,我馬上就會受不了的表達出來,和過去差很多,好像靈魂修復後,我沒有辦法再隨意讓人踩到自己的界線上,會發自內心的要先保護自己心中真實的感受。

 

溝通方式

我老公看到我這樣的改變,一開始很不適應,因為原本沒事的,現在會有事XD~但他仍然跟我說:「雖然許多事要重新磨合,但是,還是替你找到自己很開心。只是…你的溝通方式可以好一些嗎?」

再一次認識找到自己之後,要學習的是「溝通方式」

大多數人的成長過程中,都沒有學習到什麼是有效的溝通,一方面可以心平靜氣地表達內心的需求,一方面又可以保持開放的心情和對方談判/討論到雙方都可以接受的地步

大多數人在家裡、在學校都被教導要「服從」,爸爸、媽媽、老師、長輩要求我們要如何,我們若是提出意見質疑長輩的要求,可能就會得到「再唱反調的小孩」、「意見很多的小孩」、「不乖愛頂嘴的小孩」、「小孩有耳無嘴」、「小孩懂什麼」…等等標籤,因此,我們被教導的溝通模式是「My way or highway」(不聽我的話就免談),週遭缺少示範如何傾聽他人的意見,開放雙方的對談,並在雙方的意見裡,尋求一個雙方都滿意的中間點,「談判與討論」在我們的文化裡,尤其是晚輩對長輩,通常被視為負面的,只有在商場/官場這種勢利的地方才要談判,晚輩對長輩進行談判與討論就成了不孝順、沒禮貌、沒大沒小,晚輩對長輩最好是完全地順服。

做錯事頂嘴.jpg

這是我們文化中,在人際溝通上的缺點,幾千年的儒家思想(上對下的強烈控制觀念),很多觀念是從那裡延伸出來的,並不是說儒家就完全不好,在當中仍是有不錯的觀念,但是,對於現代人的親子溝通、夫妻溝通…等等人際溝通並沒有太大的幫助。

和我老公在一起後,他說我常常會要求他做一件事情,如果他提出了一些問題或感覺,我就會馬上翻白眼,或是馬上生氣狀,他常常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以他的觀點,「我都還沒有說好或不好,只是問問題,你幹嘛生氣? 我不能表示我的意見嗎?」文化差異的重點就在這裡,表達意見=反對我潛意識裡習慣的思考邏輯是:「我是你老婆,你愛我,就要照我想要的做呀! 提那麼多問題,是不是不想做? 就不能照著我的做就是了嗎?怎麼意見那麼多。」他之前受不了我的時候,常會跟我說:「我是不是都不能有意見? 跟你在一起就是my way or highway。」但是,我看不到這一點,我都覺得「只是一個簡單的要求,有這麼難達成嗎? 不能就忍耐一下去做嗎? 為什麼要意見那麼多? 」因為,我自己一直以來的模式就是「忍耐一下去做就對了,因為我在乎你,所以我可以忍耐。

我們從小到大 都被教導要忍耐! 長輩說:「聽我的,你就忍耐壓抑你的想法,聽我的就沒錯。」於是,我們一直在忍耐,把忍耐當成習慣,忍耐成美德,忍耐到別人不忍耐,就覺得對方有毛病,忍耐到心裡的壓力鍋爆炸,爆炸完還不知道為什麼。

於是,我開始學習不忍耐,剛開始練習不忍耐時還有些困難XD~真是被虐習慣了XD~當我內心裡有一些小小不舒服時,就學著用正面溝通法,以出差的例子來說:「你沒有事先和我討論出差的細節,我覺得很不受尊重,好像你覺得出差的時間和細節與我完全無關,你出差時,我要一個人帶小孩,那段時間,公司又有某些事,我媽媽又剛好要來訪,你覺得我們可以做不同的安排嗎?」要是我以前,我大概會先忍耐,到了爆炸的時候就大罵說:「你真的很不會想耶, 都沒有替我想過,就把小孩、公司和家人的責任放在我身上,自己去出差就什麼事都沒了,x的,你都不會替老娘想想嗎? 你都不在乎我。嗚嗚嗚~~」

正面溝通法的練習大概還要再一直持續下去,直到我熟悉成為本能為止,畢竟,這一塊缺乏訓練非常之久。其實,當我不忍耐,在有一些些小不舒服時就說出來,要造出正面溝通的句子就容易多了,因為內在沒有那麼多能量的累積,不會爆炸,再者,當同一個感受用正面溝通法造句之後,我的心情感受也差異很大,沒有「受害者的情節」,只有主動解決問題。

結論

要怎麼樣才能完整地擺脫取悅者的角色呢?

我沒有正確的答案,而且說得容易,做起來很難,這是個長期養成的習慣,不論是在文化上,或是家庭/學校教育上,有太多層印記需要破除,尤其是儒家文化下成長的人們,我們需要重新建立的是一種「誠信」,這個誠信不是對他人的誠信,而是對自己的誠信,對自己的情緒、感覺和想法誠實,當我們「忍耐和壓抑」時,就是在對自己說謊,一個對自己說謊的人,怎麼能夠快樂呢? 怎麼能夠找到自己真的是誰呢? 我們生而為人就是為了尋找自己的「真相」。

因此,認識自己的情緒、感受,對別人設下該有的界線,「不」這個字,有時候必須拿出來用,練習正面溝通法,並對別人發表的意見保持開放,保持開放的溝通談判管道,談判不是個官場/商場爾虞我詐的用字,它可以是個傾聽接受表達的過程。

對自己誠實是靈魂健康的第一步,雖然誠實地展現出自己可能會讓你失去一些朋友,可能會比較少人喜歡你,但是,最後,會選擇和你在一起的人,都是可以如實接受你,並真正喜歡真實的你的人,把自己圍繞在這樣的環境裡,心理的壓力會小很多,身體也會自然地比較健康。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