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信仰與離開

bible

我從小在基督教家庭長大,後來離開了基督教,走上一條完全不同的靈性道路,在我最開始接觸薩滿的時候,說實在的,我根本不知道薩滿在做什麼,只是憑著好奇心就去上了第一堂基礎課,上完兩天的工作坊後,我的感覺是,「雖然老師用英文和很西方的教學方法,教了薩滿最基本占卜、薩滿之旅…,但我內心一直在想,薩滿不就是乩童? 不就是廟裡的問事? 不就是路邊卜卦算命師?」這些行業雖然充滿了台灣大街小巷,但是,我對他們總是有一份很深的懷疑,上完課之後,我很難馬上就擺脫對這些在台灣大街小巷都有行業的鄙視,我根深蒂固覺得他們很多是在騙人,我怎麼能讓自己也學習這種讓別人覺得我是在騙人的神棍技巧? 但是,很兩難的是,在課程當中,所有的訊息都是如此的真實,如此地令人確信–這不是在騙人,而是我親身的體驗。

後來,因緣際會地替自己和一些朋友做了薩滿之旅,做占卜和療癒,慢慢地在平常一些解不開的事件當中,看見了從前世而來的緣由,從原生家庭來的問題,個性想法上的因素,造成了今日我們所處狀況的結果,這些發現與感想,和我一邊在讀的賽斯書有著很多共同點,因此,那段時間,我大口大口地咀嚼著賽斯書,因為,我想更深入地探究這個神奇卻又無法隨意與他人分享的世界。

靈性櫃子,出櫃或不出櫃?

好長一段時間,我仍舊無法克服自己內心的恐懼,沒辦法從「靈性櫃子」裡出櫃,我很害怕告訴大部份的家人朋友,我正在學習薩滿,還有我在薩滿裡的感想與獲得,我害怕我的基督教家人怎麼看我,看我是個褻瀆神的新時代撒旦信徒,我害怕我週遭的朋友怎麼看我,我怕他們以為我走火入魔,變成神棍了,我害怕我的老公不了解我,而拒絕支持我走這條路,在我平常的臉書、部落格或其他社交網絡上,我非常少提我喜歡的神秘事物,當時,有太多的害怕,還好,我有個靈性好友J,在這一路上,我們每天都要在這個話題上聊上好久好久,每天,我最期待看到她寫給我的訊息,也最期待寫訊息給她,因為我知道,在她面前,我可以自在地做自已,我知道,當我提出一個看似無敵不可思議的薩滿之旅內容,她可以發自內心地品嚐與回應,不會批判我,我們可以天南地北地聊各式靈性話題,前世今生、賽斯、催眠、水晶、能量水、靈性上的大發現、生活上的大小瑣事…等。

有一次,J要我把我對某個冥想的內容寫出來,她說,「你可以把你這些東西整理下來嗎? 這樣比較好跟別人分享。」我才第一次發現,原來我這些光怪陸離的東西會有其他人想要看哦? 當時,我內在的恐懼仍舊沒有克服,無法相信我喜歡的東西,別人也可能有興趣,我太在意其他人的看法與眼光,以致我沒辦法伸展手腳。但是,J不停地鼓勵,與無私地當白老鼠讓我實驗XD~ 真的慢慢地溫暖振奮我,我覺得,可以從靈性櫃子出櫃,她是一個幕後大功臣!!! 我對她有無限地感恩。

在教會裡的質疑

由於我基督教的成長背景,我有很深的恐懼,恐懼與他人不同,恐懼在教會中說了什麼有些開放的話題,就會被約談。印象很深刻,有一次教會一群年輕人出遊,在遊覽車上在放那種LKK的KTV音樂錄影帶,放著「我願意」的歌,但影片是穿著比基尼在海邊走的美麗女子,我們幾個女生很開心地唱著「我願意」,突然間,一位外國來的團契幹部上車後,非常無禮又生氣地切掉影片,他大罵:「你們這些人在看什麼? 」我心想:「我們看了什麼?不就在唱歌?」他說:「你們怎麼可以一起看穿比基尼的女生? 褻瀆神!」我當時心裡衝擊挺大的,因為我覺得我的焦點是在唱「我願意」這首歌,在我的心裡和眼睛裡,根本就沒有專注在這個比基尼女生,也不覺得她不應該,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一個人事物代表的意義,完全來自於觀察者的心境。」但當場,完全沒有人敢提出異議,如果嚐試為自己辯護,馬上就是被批判「你褻瀆神」,回去大概會被約談,哈哈。

罪惡感和無法面對真正的自己,大致上就是我在這個宗教裡最常有的感受,每當我把內在的一些對宗教的疑問題出來時,週圍的人就會跟我說:「你這樣不行,在神的愛裡面,你一定可以改過來,我們全部的人都會為你代禱。」好像我一定得把自己放到那個標準的模子裡面,現在的我就是這麼的不好,一定要把自己弄成是可以榮耀神的標準,當時,我覺得,真實的自己似乎是一件不被神接受的事,神好像只接受一個「標準答案」的我。

在13-16歲升學期間,離開教會生活很久,後來,上了五專,玩起搖滾樂團,交了男友,初嚐禁果被家人發現,家人氣炸,逼我離開那個「撒旦」般的環境,把我送回教會「感化」XD~ 那一個夏天,在教會裡幫忙一群外國回來的大學生教小朋友英文與傳教,那段玩團並和前男友在一起的快樂時光成為了「罪惡」的時光,但是,在罪惡時光期間內在是開心的,為什麼開心=罪惡? 我當時很迷失,甚至不知道要怎麼樣處理心裡這個矛盾,我強迫自己必須要接受自己是骯髒的事實,因為我不是處女了! 然後,有一度,甚至會罪惡到覺得,因為我骯髒,所以,我沒有資格得到我值得的愛,我試著和教會裡公認很虔誠於服事的男生交往,因為他們說,「必須要選主裡的弟兄姐妹才是神所歡喜的。」我鄉愿地覺得,也許這樣我才會幸福。

交往才幾天後,這位男生表明想要快點結婚,因為,這樣才可以光明正大地做那件事…我當時才17歲! 他也不過19歲,是要多快結婚,昏~~~而且,就算一個男人表現得這麼虔誠,這麼熱衷於服事上帝,他的大腦袋和小腦袋裡想的事情也和那些在主外的男性們是一樣(這不就人性嗎?),當時我有些困惑,我們都還沒深入交往,你就想要娶我? 甚至有一度他跟我說,「還是我們要在主面前當罪人呢?」(2倍歲數的自己現在寫到這邊真的是不自覺地大笑起來XDD~ 這男的當時一定已經忍耐超級久了XDDDD)

二個禮拜,我受不了,因為我和他交往是因為我想要洗清罪惡感,結果,可以製造罪惡感的狀況又送上門來(完全是吸引力法則,愈怕什麼就愈吸什麼),於是提分手,牧師娘知道後,馬上約談我,問我為什麼做了這樣的決定,她覺得,我們兩個很登對,可以一起手牽手服事上帝。是啊, 表面上看起來都很好,但我過不去內心的種種疑問、罪惡感與不能做自己,我很誠實地告訴她我不是處女的事實,還有上面提到的種種疑問,她聽到我不是處女這事實,臉就垮下來了,也許就很想收回「你們兩個很登對」這句話XDD~她寫了很長一封信給我,我現在仍然留著,她要我繼續在神面前服事,洗刷過去的罪惡,並且會為我代禱。

當時我真的非常想要答案,我想要知道這些問題,或許還有很多我已經不記得了。

  1. 為什麼我快樂做著我喜歡的事情的時光,被歸為我的「罪惡墮落」時光?
  2. 為什麼我們人明明就有身體上的需求,卻不能明著說出來,必須偷偷地來,而且還是罪?
  3. 為什麼我們要把這麼多天生的事情說成是罪,是原罪? 為什麼我要常常帶著這麼多罪惡感生活?
  4. 為什麼我們只有在教會裡面「假裝」自己是個高尚的人,但出了教會大門卻又做著很多"見不得人"的事? 難道只有在教會大門裡面,我們才需要談靈性?
  5. 為什麼我的前男友明明就是個好人,就因為他和我偷嚐了禁果,他就是個十惡不赦的人?
  6. 為什麼我不能尊重別人的意願,我必須要把身邊每一個人都變成基督徒? 這是一種直銷嗎? 哈哈
  7. 為什麼耶穌在新約聖經裡明明說著神愛世人,但基督教裡卻充滿了各式各樣的歧視? 宗教歧視(信我者得永生,不信者下地獄),性別歧視、同性戀歧視…等等,神如果真的愛世人,不應該是愛每一個人,不論種類? 因為,這些都是祂的創造物,他為什麼要設計創造各種不同的人,又要大家互相憎恨?
  8. 我不喜歡基督教裡面my way or way to hell的想法,反正跟我不同,你就下地獄。
  9. 為什麼我的曾祖母是個基督教徒,她的禱告詞裡卻是:「你們這些不聽我話的人,我要禱告叫神處罰你!!」這樣神會歡喜嗎? 但我覺得她信的也挺歡喜,也覺得就是要這樣。
  10. 為什麼我們在禱告裡一天到晚都是在求神給我這,給我那,如果神沒有給,我們就在那靠腰?
  11. 為什麼我常常聽到教會裡的八卦,如牧師只跟比較有錢的人說話; 教會裡已婚的兄弟姐妹服事到外遇,還在教堂大堂的椅子上。
  12. 為什麼我們總是在批判別人?
  13. 為什麼每一件事都有一個「標準答案」?
  14. 為什麼在這個宗教裡,我找不到平靜,卻常常找到恐懼?
  15. 聖經裡的一切就是標準答案嗎? 但是,現在的時代已經和過去差很大了耶!!
  16. 聖經不是西方的經書? 亞當和夏娃看起來像是外國人,他們和我們華人有什麼關係? 我們怎會是從他們而來的後代?

宗教制約

許多的疑問,我找不到答案,牧師娘當然也無法一一解答,17歲年輕的我,沒有辦法說服我自己繼續在教會裡接受「感化」,我離開了,而且是永遠地離開了,離開一個無法解答生命中許多問題的宗教及其系統架構,我認為世界這麼大,一定還有其他的方式可以解釋這些問題,不是只有一種標準答案。

離開後,我並沒有馬上找到對這些問題的答案,但是,很立即地,我不再隨時隨地受到罪惡感的困擾,但因為根深蒂固的基督教教育,我仍舊有許多制約的部份,當我無法從靈性櫃子出櫃的時候,我才了解到,就算我的人與心已經不在基督教裡,我內心裡對於許多民間宗教信仰的鄙視、無法接受並表達真實的自己與靈性面、害怕受批判、追求不同靈性事物有罪惡感、無法任意地放開心接受外面事物而不批判等,都是從我的基督教背景而來的,我才知道,原來宗教對人的制約可以如此地細緻與深長,並且在沒有注意到的地方都存在。

認清這一層的關係之後,我試著療癒內在的這個部份,在朋友的鼓勵下,指導靈的帶領中,我慢慢地了解到我與我人生中第一個宗教的關係,我也很開心現在可以真實地面對自己,用一個更開擴的角度來看這個世界,放下罪惡感、放下不敢表達異議的習慣,盡情地質疑發問,這個世界太大太美,人的靈魂太有趣,太廣大,不是一本聖經就可以解釋得清楚的!

後記:

話說,我後來交往回教男友(現在的老公),虔誠的外公知道後,把我叫過去,試著要提醒我回教與基督教之間的深仇大恨,他從十字軍東征跟我說,那時我已經不去教會很久了,內心默默翻白眼,但又覺得外公怎麼這樣可愛,哈哈,心裡想著,如果不分信什麼宗教好了,我的種族背景是台灣華人,他的是加拿大裔印度人,我們的祖先好像都和這場戰爭沒有直接關係?!只是因為我們某一代的祖先各自選擇了信仰基督教與回教,只因為這樣,我們就應該當敵人嗎? 不知道,我覺得用宗教來選擇朋友與敵人是很無意義的方式,因為,另一大群與我們不同信仰的人,並不是壞人,我們只不過對他們不熟,就用既定的想法去否定他們,就像沒有吃過印度咖哩就說印度咖哩噁心一樣。

 

 

 

 

廣告

對「第一個信仰與離開」的一則回應

  1. 「靈性櫃子,出櫃或不出櫃?」的說法很有趣,哈哈。確實,直到現在,我在閱讀神祕學或宗教民族相關的資料時還是會害怕被別人看到,怕被當成怪怪的人或者擔心會走火入魔。其實許多恐懼的來源都是不了解,很久以前我也覺得藏傳佛教和薩滿之類的這些東西很恐怖,結果這一兩年生命上的變化、加上讀了一些資料後不但不再害怕,反而很有興趣。也羨慕妳有認識的靈性好友能一起討論這些事情,也希望我能放下對於別人看法的恐懼。

    1. 加油!!!我覺得這是一個檻,慢慢地覺察,慢慢地跨過。不知道為什麼,我常常覺得讀台灣或是華人寫的靈學的東西都覺得有許多恐懼心,好像人就是沒有力量,接觸了靈就是自找麻煩…等等,再不然就是有很多為了賺錢做些有的沒有的事情的人,所以,靈學/宗教/心靈的東西就變得很走火入魔或是很怪異,但是,當我在讀西方的一些書與資料的時候,就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好像同樣的東西,因為不同的語言與文化變成了完全不同的東西!! 尤其是像藏傳佛教、印度教、瑜珈與薩滿等領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