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滿筆記-同性戀老奶奶的故事

90s lesbian married.jpg
圖為兩位在一起72年的女同志(Vivian Boyack and Alice Nonie Dubes),終於在她們90幾歲時結婚了。

最近同性戀議題吵得正反雙方不可開交,各自捍衛自己的信仰,相信大家在這段時間,都聽了不少說法,不少故事,我想要分享一個故事,這個故事是一位已經過世許久的老奶奶,她來到我的夢中,請我替她過渡的經過和她一生的遭遇。

大概先提一下加拿大的同性戀歷史,在英國統治美洲期間,任何男同性戀被抓到,一律是死刑,雖然法律規定是如此,但是,沒有任何執行的記錄留下來,到了19世紀,該法被廢止,法律改成男男間若有親密行為屬猥褻罪,再到20世紀中期,男同性戀常被視為性犯罪者,1965年,發生了Everett Klippert事件,他主動告知警察他是同性戀,而且已經有24年都有同性性行為,而且這一輩子不可能改變了,他被判無期徒刑(1971年釋放),一直到1967年,當時的司法部長兼檢察總長皮耶爾.特魯多(Pierre Trudeau)-現任總理的父親-提出的法案,才將同性戀除罪化,他當時留下一句名言:「政府沒有權力進入人民的臥室。」(There’s no place for the state in the bedrooms of the nation)

在那之後,同性戀享有伴侶制(Common Law),就像其他異性戀者一樣,到2003年,加拿大10省裡有8省已經合法化同性戀婚姻(註1)。2005年,加拿大通過Civil Marriage Act,同性戀全國合法化,接著,同性戀者領養小孩的法律也依省各別制定。

加拿大是美洲第一個同性戀合法的國家,從死刑到全面合法化花了二個多世紀,直到現在,許多老一輩的同性戀們,仍舊活在無法出櫃的陰影裡,許多人就算到臨死之前,仍舊死守著這個秘密,因為生活上會受到太多不可預期的歧視,有些人甚至曾因為身為同性戀而失去工作、家人的支持等。

在我做臨終義工受訓的課堂上,有幾個老師分別都提到同性戀臨死前遭遇的困境,有個故事是這樣,法律還沒有完整立法之前,在臨終病房裡,生活在一起三、四十年的同性伴侶無法為臨終的伴侶做出任何醫療上的決定,法律上規定必須由臨終病人的配偶或是家人才可以,但實際上,這位臨終病人很久以前就因為自己性向的關係和家人鬧翻了,和家人幾十年沒有往來,最了解該病人的是他的同性伴侶,最後,卻由一個很不熟的家人攪進來,臨終病人完全無法照自己想要的方式死去,而最愛他的同性伴侶只能很無力地看著這一切發生,這是個悲劇。

講了這麼多同性戀的歷史、歧視、出櫃的壓力,甚至臨死前的悲劇,是想要帶出這位老奶奶身處的時空背景,因為,她的故事裡,有一些部份普通人看表面可能會批判她的部份,但是,我要先指出的是,她所處的時空背景無法讓她完整自在地做自己,所以,她只好做一些騙人騙自己表面上符合社會期待的事,私下才能做自己,因此,請用開放的心來讀讀她的故事。

**********************************************************

最近,我開始發現會有靈魂到我的夢裡來要求我替他們過渡,這和我普通做夢時不太相同,以我的經驗來說,靈魂入夢的體驗通常是會非常鮮明,感覺異常強烈,而且醒來後,每個細節都還記得清清楚楚,他們有時候會用夢境來告訴我他們的故事,通常我做了普通夢若醒來沒馬上複習記下,打完起床噴嚔就忘光光了。

這個晚上,我夢到一位老奶奶,但很奇怪的角度是,在夢裡,我是老奶奶,老奶奶是我,也就是我正在以老奶奶觀點來看事情,夢的開頭是,我和老奶奶在一個房間裡說話,說著說著,她突然親了我,接下來開始在夢裡做起女女的親密行為,到了一半,我跟她說,「不行,萬一我老公發現了怎麼辦?」但是,同時,又無法停止,接著下一幕是我老公出現了,看見我們兩個的行為,然後,他大吃一驚,我也非常害怕,我就把老奶奶推開,想要過去和我老公解釋,才要過去,我老公就不見,眼前就出現老奶奶,她告訴我,她已經死去一段時間了,一直徘徊在這個世界,不敢過渡到另一個世界去,因為,她非常害怕,當她過渡之後,她就必須去面對她的父母和丈夫,她必須告訴他們:「我是個同性戀,雖然,我這輩子結了婚,有過孩子,表面上過著正常的婚姻生活,但是,結婚以來,就不停地外遇,偷偷在外面有女朋友。我很害怕到另一個世界去面對我的父母,尤其是丈夫,叫我怎麼面對他? 他一直對我很好,他現在一定都知道我一直以來都在騙他。」非常傷心地哭著說。後來,在指導靈處理她的情緒,並給予療癒後,很順利地帶著她過渡了,到了另一個世界,很溫馨的是,她的丈夫和父母都來接她,都告訴她他們了解她這一輩子所經歷的,告訴她沒事,她已經回家了,沒有一絲絲怪罪,反而是充滿了完全的接納和愛。

死去而還沒有過渡的靈魂通常仍舊保有這一輩子的個性、想法和情緒,也就是說,這一輩子沒有處理完整的事情,在死後還是跟著我們,這些未處理完的事情可能會綁住我們,讓我們無法順利過渡,有些人是因為放不下而過渡不了,有些人是因為害怕面對早自己去世的家人而"不敢"過渡,讓靈魂卡住的原因百百種,就像米養百樣人,百鬼也有百態,所以,鬼並不可怕,有時候想想,他們很可憐,在世時的情緒沒有處理完整,死後仍舊無法超脫,而且因為沒有肉體,無法行動,無法求助,因此,他們陷入很困難的局面。

老奶奶和我說完她的故事後,我替她覺得很心疼,在生前沒有機會勇於做自己,真正的自己無法被家人和社會接受,她真實的自己必須埋藏在陰影裡面,無法見光,當一堆反同的人在妖魔化同志時,大概從來沒有想過,他們反對的這一群同志們,內心也有很痛苦的部份,如果能夠自己選擇的話,他們難道不想做一個「所謂的正常人」,喜歡異性,與異性結婚生子,享受「所謂正常」的生活? 但是,性向有很大一部份是天生的,天生就受同性吸引,要如何讓一個人違逆他的天性?

因此,當我們戴著「所謂正常」的放大鏡去檢視批判這些人的天性時,我們同時也否認了造物主創造他們的能力,當我們無法全然地接受所有造物主創造的人事物,無法帶著欣賞的角度去讚嘆背後的原因時,我們也無法完全接受我們自己,試問,這世界上有多少人真能做到聖經上說的聖人境界? 誰今天沒有說個善意的謊言? 誰今天沒有貪吃了? 誰今天沒有八卦別人了? 誰今天沒有對父母的碎碎念翻白眼? 這些不都是罪?

很多基督徒最喜歡一句話:「What would Jesus do?」(耶穌會怎麼做?)

約翰福音第八章1-30節的故事裡,一群人抓到一個行淫的女人,要給耶穌好看,看他怎麼處理,耶穌對大家說:「你們當中誰沒有犯過罪,誰就先拿石頭打她。」我也很想要把這句話送給這些反同的宗教人士,最好你們都沒有犯過你們經典上提到的任何一個罪,那你們就可以拿起反同石頭丟向這些同性戀,否則,能夠想到用人獸交來歧視同性戀只不過顯示你們內心有多麼地骯髒。

一個人如何形容與看待一個人、事物,都是從他的內心而來,把同性戀貶低到如動物的境界,顯示內該人的內心狀態; 若一個人心裡充滿光明、充滿耶穌基督所謂的「愛」,那麼,同性戀不會是問題,歧視、抹黑、盲目盲從、無法獨立思考、無知、自以為較高等…才是世界的問題根源所在

老奶奶的故事讓我思考許久,從薩滿的角度、臨終角度、死亡後的角度、同志的角度,反同的角度、從宗教的角度與世界對同志的認同趨勢…等,我覺得,我們應該要學習接受自己和別人的不同,因為,我們所有人在靈魂上都是相串連在一起的,是一體的,每個人不同的那一面,都是我們沒有展現出來的那一面,如果,我們否定他們,就等於是在否定我們的神性,我們不是一個個分開的個體,更不是有信某種神才會受到眷顧的信徒,不論是哪種信徒,哪種信仰、哪種性向、 哪種性別、哪種種族,我們都是神所創造的,我們都是平等且互相連結為一體的,只有我們能夠這樣看世界時,我們的世界才真的能有所不同。

同志的議題上,愈來愈多人能夠接受他們的不同,這是個偉大的時代,漸漸地,我們能夠更尊重與我們不同的人,希望未來,愈來愈少像老奶奶這樣的狀況,希望能有愈來愈多人在生前就可以樂於做自己,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不需要在死後仍為了自己的性向而擔憂。

 

 

 

註1: 在加拿大,婚姻和伴侶制的詳細規定都是依省而有所不同。

 

 

對「薩滿筆記-同性戀老奶奶的故事」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