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之身的頓悟

when-you-realize-its-not-personal-there-is-no-longer-14836148
「當你認知到事情並不是針對自己,就會覺得再也沒有像過去一樣,需要對之起反應的衝動了。」~~艾克哈特.托勒
 

有時候,我們會聽到別人提起其他人給予我們的評價,如果是好的,我們當然會開心,但若是不好的,我們的內在就會有些波濤洶湧的感受,可能因為這個評價,讓我們不開心很久,懷疑自己,有時候,還會因此討厭給我們評價的人,可能會想著:「我要怎麼樣說回去? 」「對方是不是到處這樣講我的壞話?」可能因此會想著想著就睡不著,失眠…
 
當這樣的情緒發生時,代表我們的「痛苦之身」被刺激到了。
 
什麼是痛苦之身?這是托勒創造出來的一個辭彙,痛苦之身代表的是每一個人內在從過去累積下來的舊情緒傷,這些情緒傷一直像包袱一樣,跟著人的能量場四處走動,托勒認為痛苦之身是個自身的半自發性的靈體,它包含了我們從沒有認真面對、接受、釋放的舊有負面情緒。
 
當身邊有事情按到痛苦之身的按鈕時,痛苦之身就好像一個獨立於我們的靈體,自己開始作用起來,可能會有失去理智的動作、爆炸的情緒、傷人的話語、報仇的想法…等等,讓我們失去原本的自己,許多的中文的資料提到外靈附身,一個人突然變得不是自己,好像被什麼附身,其實,有時候,並不是外靈,而是我們內在的痛苦之身的按鈕被按到了,它自己起來行動了!
 
有些人的痛苦之身很強烈,可能有90%的時間都在作用,長時間都處在不快樂的狀態,有些人的痛苦之身比較小,只有在特殊的時候會出來見人一下。
 
上面提到聽到別人對自己負面評價,讓自己非常不好受的事情,同時有2個痛苦之身被刺激到了,會給予我們負面評價的人為什麼會對我們有這樣的評價? 並不完全因為我們真的是個這麼壞的人,重點是,我們表現出來的樣子,刺激到對方的痛苦之身了。
 
我第一次想通這個道理時,是看到某個媽媽團體的其中一個人在抱怨另一個人很小氣,很小氣的原因是,被抱怨的媽媽在團體裡面公開徵求二手的某件玩具,因為使用時間不長,不想特別花錢買,抱怨的媽媽說:「那東西也沒有多少錢,是有多麼不願意花錢在小孩身上?這麼小氣!」那一當下,我突然感受到抱怨的媽媽內在痛苦之身受到刺激,也許她小時候曾經有過父母不願意花錢在她身上的狀況,因此,她看到有媽媽連小錢都不願意花在孩子身上,特別看不過去,又或許有其他的原因,但是,可以很清楚感受到她內在對於「不想花錢」這件事的憤怒。
 
徵求二手玩具本身是件中性的事,不同人會有不同的眼光看待這件事,如果我沒有關於「不想花錢」的痛苦之身,我看到別人徵求玩具時,我若有可能就會給,如果沒有,就當做一個普通的訊息看過去,不會特別牽動我的情緒,但若有曾經有對「花錢」這件事,有過憤怒的回憶,這個人公開徵求二手玩具就會特別深層地觸動到我內在的痛苦之身,痛苦之身的按鈕一被按到,我就會有對這件事的反應與意見。
 
因此,抱怨的媽媽並不是真的要抱怨徵求二手玩具的媽媽,她真的討厭她嗎? 還是討厭她不想花錢,只想要二手東西的這件事? 這件事刺激到她的痛苦之身?
 
負面評價的另一端,徵求二手玩具的媽媽直接或間接聽到負面的意見,她可能會覺得莫名其妙,遇到瘋子,再到別的媽媽團徵求,但是,她如果內在剛剛好有「害怕受到批評」的痛苦之身,那她可能就會因為害怕被批評而有幾種痛苦之身的反應,她可能會想不通,怪罪自己,覺得自己真的不該做這種「小氣」的事,為了這樣的事失眠,吃不下,失去自信,甚至還要道歉說自己真的不該這麼「小氣」,她也可能很憤怒,對抱怨的媽媽噴火回去。
 
能量的世界又很奇妙,通常我們特別容易吸引可以刺激我們痛苦之身的對象! 好像就是宇宙在告訴你,這是你要面對的功課,如果沒有學好,那就繼續來,因此,一個卑微的人,特別容易遇到欺負她的人。
 
我自己的痛苦之身,有一個部份是「我做得不夠好,不夠努力」,有一次,我聽到有人跟我說,「你的工作好輕鬆哦!」我居然內心很生氣耶! 我的痛苦之身上身後,我心想:「拜託,你是有跟我住在一起嗎? 你知道我每天的工作時數嗎? 雖然工時很彈性,但是,我要處理………很多事耶,拜託,講的好像很了解我一樣。切~~你上次來問我好不好是什麼時候? 不了解我還在那亂講…」然後,就翻起歷史舊帳,「當年我需要的時候,你有在我身邊嗎? 巴啦吧啦~~~」我的痛苦之身就這樣一直叨叨不休地在內心裡碎碎念,念得我愈來愈煩,開始討厭起對我說我工作很輕鬆的人發起怨懟。
 
後來,痛苦之身退駕後(哈哈),我想了想,被人家說「工作輕鬆」有什麼不好? 我為什麼那麼生氣? 工作輕鬆不是每個人夢想的境界嗎? 我看起來工作很輕鬆,那代表我把自己安排得很好,把自己份內該做的事做得游刃有餘,工作輕鬆,也代表我很好命啊! 為什麼我這麼介意人家說我生活工作得很輕鬆,很爽?
 
我內在有個痛苦之身,過去看我媽做早餐店的時候,每天都非常辛苦,用命在換錢,如果我們沒有去幫忙她,就會有罪惡感,好像自己在偷懶,到後來我覺得,那樣才叫做「認真工作」、「常態」和「正常」,如果我沒有做到那樣的地步,那我就是太輕鬆在偷懶,所以,當人家說我工作很輕鬆的時候,我下識地覺得她在批評我「偷懶」和「不孝順」。
 
處理痛苦之身最好的方式,就是保持覺察的心去看待這些小細節,去承認並接受內在的這些情緒和感受,在我看到並接受我的情緒後,面對那位朋友,我突然有種釋懷的感覺,我們兩個都有自己的痛苦之身,都是身不由己,並不是特別針對她或針對我,有時候,我們的生活方式就是會刺激到別人的痛苦之身,別人會怎麼反應,我們無法控制,但是,看見痛苦之身的存在卻可以set us free!!因為,我們再也不需要陷入無意識的怨懟之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