質疑 檢視信念的第一步

EintsteinQuestionEverything1.png
質疑一切!

 

生活當中,有許多事情是非常地理所當然,我們遵循著從小到大父母給我們的教導,學校老師給我們的規矩,社會認定的成功形象與可接受的尺度,大眾媒體傳播的主流概念,文化裡的道德倫常與行為準則。

這些對我們來說,都是再自然而不過的生活準則,但是,有多少人能夠去「質問」這些生活準則是否真的適合我們? 還是,我們就盲目地遵守,一直到撞上眼前一道牆,生活準則無法為我們帶來任何助益?

我們都是很理性地產生信念、情緒與行為嗎?

有趣的是,大部份的人都會覺得自己非常地理性,自己的想法都是經過深思熟慮後而得出來的,「我和其他普通人是不同的。」是嗎? 真的是嗎?

followme
跟著我!

社會學家保羅.馬斯登(Paul Marsden)專門研究社會感染(Social Contagion)的現象,在他一篇論文-模因學(註1)與社會感染: 銅板的兩面-提到「我們可能都覺得自己很有意識與理性地決定如何回應狀況,社會感染的證據指出,有時候,根本就沒有那麼簡單,很多時候,我們並沒有創造與"擁有"信念、情緒與行為,社會感染的證據顯示,是這些信念、情緒與行為"擁有"我們,當我們不確定要如何對刺激與狀況做反應時,我們會積極地在他人身上尋找指引,並且有意識地模仿他們。」

所以,我們並沒有自己想像得那麼理性,我們很容易在沒有覺察的狀況下,盲目地跟隨大眾,就像流行的衣服與潮流來說吧! 為什麼這一陣子流行什麼,我們就認為那很好看? 是因為我們真的覺得那很好看才穿上,還是因為「大家都在穿,一定就是好看」? 老實說,有些流行或潮流若真要理性地看,穿在身上真的有些奇怪,可能適合某些身型的人,但不是適合每一個人。

馬斯登接著說:「我們並不是因為理性思考之後,才選擇要傳承與傳播信念、情緒與行為的,而是因為受到感染。」

當我們深處於一個文化、社會、國家、團體的時候,我們都會深深地受到週遭環境與人事物的能量感染,當中的信念與對錯無關,與邏輯無關,與是否對我這個人有好處也無關,此狀態下,只有「生存、歸屬感、認同」有關。

 

質疑之路-婚姻-陰謀論

走入了我的異國婚姻後,常常會看到「理所當然」的準則是如何影響著我的生活、判斷、信念、情緒與行為。

我和我老公各自有不同的成長背景、文化環境、宗教習俗、生活態度、飲食習慣…等等,我是台灣台中人,出生長大在基督教家庭,混合了本省、外省、日本、原住民的大融爐,我的老公加拿大出生長大的印度裔加拿大人,回教依斯邁理教派家庭,和他結婚之後,我在當時的部落格上記錄了許多彼此間的文化差異,我無法完全理解他,他無法完全理解我,我們之間許多的爭執,都在於我們非常地認可與堅持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生活準則。

婚姻裡因為這些不同,有許多爭執,在一開始,我抱著台灣文化最優越的心態來看週遭的人事物,和我不同,我就暗自在心裡批評別人,覺得別人沒有文化,別人不懂,別人很奇怪,在有了孩子之後,我常在那裡掙扎要小孩多學些台灣文化,比較高尚,因為,這是「我的」生活準則,是「我」每日依據的生活範本,怎麼可能「比你的」要差呢? 要是有不一樣,一定是「我的」比較好。

我的「自我」曾經是如此的驕傲,很輕易就看不起與我不同的人,但是,生命會發生一連串的事情,把人搖醒打醒,我認為是最優越的標準生活準則與範本在這一連串的事情裡,根本就行不通,如果,我只緊抓著自己的不放,不試著去尊重他人的不同,不學著去欣賞他人與我不同的美好,那麼,生命會有更多事情發生,要把我的自我與驕傲打趴,學習尊重。

因為一連串的行不通,我放棄堅持了,被逼著臣服與學習他人的美好。

同樣一件事情,不同文化背景長大的人,會有不同的看法,我在與他還有他的週邊家人、朋友的相處之下,學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事情不是只有一種解釋的角度」,我可以用更開闊與不批判的角度去看那些與我不同的人,許多在台灣行得通的事,在他的生活圈裡完全行不通,反之亦然,從飲食習慣、風俗民情、溝通方式,處理衝突的方式…等等,我漸漸鬆開了我認為「對與錯的標準」,沒有什麼事情是絕對的。

老實說,放下原本緊抓不放的生活準則,打開了我的眼界,因為,我開始「質疑」原本我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一切,質疑也開始把我的意識轉換到另一個層次

從飲食習慣開始,為什麼媒體告訴我們要吃某些東西? 為什麼我們要吃不是食物的食品? 古時候的人怎麼吃飯? 吃什麼? 如何製造發酵食品? 中醫的食補真的在補什麼? 維他命等營養品真的那麼好嗎?

接著,西方醫學的成立歷史為何? 為什麼我們要打疫苗? 疫苗的歷史? 西藥廠發展的歷史?

 

intelligence.jpg
聰明才智,不是在沒有質疑的前提下,你認為你知道所有的事,而是,因為你質疑所有你認為你知道的一切。

 

再來,我接觸許多陰謀論,並不是完全相信所有陰謀論的內容,但是,陰謀論的存在提供給我們一個「質疑」的空間,我開始大量閱讀相關資料,像宋鴻兵的貨幣戰爭,了解目前世界使用的這套貨幣體制的歷史與緣由,讀與聽更多歷史相關的史實、podcasts與節目,不止聽華人講,也要聽西方人怎麼講。也看了很多外星人類的陰謀論、光明會、Freemason、西方宗教…等,還有最引起我高度興趣的古代文明與考古。

漸漸地,開始發現,很多我們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事,都不是那麼地理所當然! 都有其蘊育而生的歷史背景。這過程像是一個愛麗絲夢遊仙境的兔子洞,一跳進去,有許多異於主流的訊息直撲而來,它們並不是新資訊,它們已經存在那裡很久,只是,當我們沒有想到,沒有「質疑」的時候,就什麼都看不到。

 

質疑之路與薩滿

這條「質疑」的好奇之路,帶著我走到了薩滿,雖然薩滿聽起來好神秘,但其實,在發現這個世界不是我受的教育、我看的電視節目…等等告訴我那樣理所當然的時候,神靈的世界一定也不是宗教所說的那樣,而薩滿的方式是目前我身邊能接觸到,最能夠直接向神靈世界取得訊息最直接的方式,因為,我不想要再透過一個中間人(牧師、神父、seafood、出家人、算命…等)來替我 解釋神靈世界與他們的教導,因為,只要是透過人,多多少少會透過那個人的濾鏡,透過經典文字傳遞下來,就會變成在文字間的拘泥或扭曲,我想要的是直接的啟示與教導(Direct revelation)。

就算是與我的指導靈,我也還是常常會質疑他們給我的建議XD~尤其是當訊息就是我該聽,但我不想聽,覺得自己做不到的時候。

有一次,帶小孩上游泳課遇到了一個恐龍家長,她直接嗆我,叫我不要提早5-10分鐘進來上課,因為她的小孩很沒自信,怕人看,如果,她用很好的口氣告訴我,我會很能理解告訴她,我看能怎麼與你配合,但她用怪罪的口氣,好像我們都是故意的,我就不是很想鳥她,也直接告訴她,「要我為了你小孩遲到上課是不可能的。」後來,回家好生氣,在想著隔天上課遇到她時,要對她說什麼難聽的話XD~ 因為氣不過,過不去問了指導靈,指導靈只簡單丟了一句話:「說事實即可。」我馬上質疑,「什麼叫說事實? 她對我講話那麼不客氣,我就這樣白白讓她嗎?太氣不過了XD」指導靈說:「你不需要與這樣的人交鋒,因為,你只是把自己的能量拉下來到和他同樣的層次,只說事實,不要加入其他的情緒。」

好吧! 當時,雖然還不是很清楚什麼叫「只說事實」,但是,我決定思考看看,其實,事實就是「是老師要我們提早5-10分鐘到,有事去跟老師說。」其他的,關於她說了什麼,我想回什麼,不是這件事的重點,指導靈要我學習的是,當我們只看到事情的本質–事實–的時候,其他的情緒都只是人附加上去的,沒有什麼事情值得起反應的,我會跟著一起生氣,是因為我認為她侵犯到我了,然而,「侵犯我」也只是我自己下的故事描述。

 

質疑不是懷疑,是重新檢視與解構所處的世界

so-you-want-to-startup-17-638

賈柏斯說:「成長的過程中,別人都告訴我們世界就是如此,而你的就應該生活在如此的世界裡,不要太常太用力去撞牆,只要試著有個美好的家庭,玩得開心、存一點小錢即可。這是非常限制的生活方式,生活可以是更寬廣的,只要你發現一項事實,就是,你稱為生活並環繞你的一切萬物,都是由不比你聰明的人創造出來的,而你可以改變它,你可以影響它,你可以建造出一些其他人可以用的東西,一旦你了解這個道理,你就變得不一樣了。」

對呀! 其實生活裡理所當然的事情, 都是其他與我們差不多的人所建構出來的,之所以一直用這些準則生活,是因為1. 我們從來沒有質疑過。2. 我們不敢質疑,因為萬一發現問題怎麼辦? 要和別人不同,太可怕,還是跟大家一樣比較安心。

網路教育Mindvalley的主辦人維山.拉奇阿尼(Vishen Lakhiani)創造了一個字,Brules,是Bullshit Rules-狗屎準則的縮寫,他的定義: 狗屎準則是我們用來簡化了解世界的準則。

他認為,我們必須要檢視這些理所當然的準則,並不是所有的準則都不好,而是,這些代代相傳下來的準則有多少已經不合時宜,哪一些是真的對我們有幫助? 對我們的生活有正面的影響呢?

如果,我們不願意放下狗屎準則,像我過去一樣,把許多狗屎捧在手上當黃金,還覺得自己的狗屎都是最好的,別人的都比不上我的,那我們永遠不會有機會去問問題,去質疑,去發現,去找到問題,再發明更適合現在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質疑與療癒

會選擇療癒,通常是在生命已經開始出招打趴我們,但我們還沒有發覺,或是,還正在尋找因應改變之道,在療癒的過程中,很自然地會提出許多的問題,

「為什麼我要經歷這樣的事?」

「為什麼是我?」

「有沒有方法讓我安然渡過?」

「神,如果我給你這個,你能保佑我不受難嗎?」

「我繼續照舊做我一直做的,但還有不同的結果嗎?」

我認為,療癒的第一步就是去找到不合時宜的狗屎準則,有哪些想法是在生命路程中深植到內心裡的?

「我不值得被愛。」

「如果我要言不由衷,不能直接表明心意,因為這樣可能不會被人接受。」

「我一定要成功,賺大錢,才能讓父母驕傲,旁人看得起。」

「我很容易生病。」

「活著是很艱辛的事情。」

有多少的核心信念(狗屎信念)是在成長過程中慢慢形成而沒有覺察到? 有多少是我們從來不曾去質疑與發現的? 又或者,這些信念牽涉到更久遠前的記憶,如嬰兒期與前世,是我們一時間想不 起來,看不見的。

療癒,有很大一部份,就是在做檢視與解構狗屎準則與信念。

 

結論

因此,開始質疑吧! 開始問為什麼,開始用你的好奇心去觀察自己身邊許多理所當然的事情,因為,這是跳離框架的第一步,要改變原有的信念,就必須能放下原有的信念,不執著。

 

 

註1: 模因學認為思想就像病毒一樣,就算有時候不是真的,也沒有邏輯。重點原則在,存活下來的信念並不一定要是真的,存活下來的準則不一定要是公平的,存留下來的宗教儀式也不一定是有需要的,會存活存留下來的東西是因為,它們有助於生存。

馬斯登原文: Memetics and Social Contagion: Two Sides of the Same Coin. http://jom-emit.cfpm.org/1998/vol2/marsden_p.html

 

2 thoughts on “質疑 檢視信念的第一步

  1. 非常謝謝你的文章~
    幾乎每次都能同時到我內心正在思考的問題及最近正發生在身邊周遭的事情,看了你的文章都能有當頭棒喝的效果,再次表達萬分的感謝!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