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宗教的歷史與薩滿 一

 

巫.jpg

為什麼要回顧歷史?

這大概是學習薩滿之後,一個不可逆的方向,因為就如下面文中提到所有原始精神信仰,都很重視祖先,很自然地會回去追溯歷史,雖然,與其他國家、文化和語言相比,中國的歷史經典的保存算是還不錯,有很豐富的資料,但是,讀了一些歷史學家和考古學家在考證古代中國的信仰資料時,學者們就算再努力,也沒有辦法正確地推出到底古人為什麼要這麼做,尤其是對於古代的巫書、易經等占卜、巫、祭祀、哲學等。

有時候我會想,如果,一個歷史學家、人類學家、考古學家沒有對於巫或信仰的世界有一些體認與了解,他們要如何了解或去解釋那些內容? 只能用現代人的思考去推斷?

Continue reading “中國宗教的歷史與薩滿 一"

傾聽與競技型對話

浮木.jpg

人,本能地,都在尋找一個可以傾聽自己的人,有時因為太迫切想要被聽見,被了解,我們會把內心話和不想聽/無法聽/聽不進去的人分享,在對話中,我們急切地想要分享並找到交集與安撫,但更常地,是遇到對方更積極地想要表達他自己的心情,或是,提出你這不算什麼,我的更慘,或是,沒有完整理解我們要表達的內容,就急於用自己主觀的意識下定論,以致於對話不是互相傾聽和表達,達成溝通與了解,而變成互相搶麥克風的狀況,原本的出發點–想被傾聽與了解–沒有達成,反而變成了互相爭聚光燈的競技型對話。

真正能傾聽與了解自己的朋友不多見,若出現了就好好把握,但若沒有也不需要氣餒,成為願意傾聽了解自己的第一個人,讓日記本,創作的圖畫,音樂與各式各樣藝術與創造成為能完整表達自己的小天地,因為,對話不是能完整表達自己的方式,能完整表達並呈現自己的,是自己的空間,自言自語,自我對話,內心的整理與整合,他人只是輔助的配角。

薩滿筆記 占卜與訊息取得

tigger cloud

在薩滿療癒裡,一項很重要的療癒項目–訊息取得(divination)–也可說是占卜,但我不喜歡用占卜2字,因為現代占卜2字已經有些模糊焦點,好像要論吉凶,決定好與壞,其實,再更深層的占卜是與神靈取得訊息,事情不是只有好與壞,有各種分析解釋的教導與建議,有自由意志的人類,可以自行決定是否採納。

Continue reading “薩滿筆記 占卜與訊息取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