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與開悟

wild-wild-country-netflix

飛快地看完異狂國度(Wild Wild Country)–關於近代爭議性最大的大師之一, 奧修,在奧勒岡的紀錄片,實在是太爆炸精彩了,我平常很少看電視,但是,卻忍不住一集接一集地刷劇,還有什麼比真實人生更令人目眩神迷的呢?

接觸奧修

接觸到奧修,是我20歲左右的事情,因為我媽媽當時接觸到奧修,家裡如雨後春筍般地冒出幾十本奧修的書,看著這個白鬍子像聖誕老公公的印度人,用銳利的眼神,像能看穿我的心一樣地,印書的封面上,再飛快掃過所有書名,這個印度人居然懂得老子、莊子、道德經、金剛經、耶穌與蘇菲,還有一直不停出現的「靜心」兩個字,在書架後面,還有一本看得我臉紅,「譚崔與性」,當時心想,他也有出A書XD~先拿出來翻的就是這一本XD~~ 還有什麼比談到性更能令人有興趣的呢? 翻了幾頁,完全看不懂,想說這位譚崔先生到底是哪位啊? 哈哈。

我當時常常聽我媽媽和我分享她看書的想法與去普那社區的經驗,覺得這位白鬍子老爺爺也太狂了,尤其是在性解放這件事上,當時,我自己只有兩本他的書,「勇氣」和「愛、自由與單獨」,雖然讀起來不全懂,但是,讀著讀著,總是有些小小的收穫。

幾年後,年紀到了,再翻起他的書,慢慢了解他的一些教導與內涵,很多東西是需要時間或意識程度到達後,才能夠有共鳴,後來才發現,原來這些書都不是他寫的,他從來沒有寫過一本書,他全是用講的,再由他的門徒弟子們替他記錄與整理成冊。

我媽媽當時接觸的時候,奧修已經過世很久了,有耳聞他曾經在奧勒岡發生的事情,聽到的故事很片段,大部份都是美國政府毒害奧修,看不慣奧修開勞斯萊斯的行為…等等,後來,我自己再一次接觸奧修的時候,網路上到處都可以找到當時發生事情的更多面資料,像是他的女弟子席拉(Ma Anand Sheela)是個女獨裁者,是因為她的獨斷與心狠手辣,背著奧修用集權手段統治著巴觀王國(奧修舊名巴觀.希瑞.羅傑尼斯Bhagwan Shree Rajneesh)/奧勒岡的社區,做了很多違法的事情,最後才促使奧修被驅逐出境,那時,讀到這樣的內容時,就有很多懷疑,為什麼大師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很難想像,在他書裡教導美麗的字裡行間,晚年的生活居然是如此的不堪。

 

深入了解與參加奧修靜心活動

我想要更了解奧修的教導與動態靜心,參加了多倫多一個奧修門徒舉辦的定期活動,主辦人的父母都曾經是奧修親自點化過的門徒,我當時,只有閱讀過奧修的書,沒有直接參加過活動,所以很興奮,體驗了動態靜心,以及其他幾個不同的靜心法,我可以感受到這些靜心方式的益處,在家也會做,但是,在聚會的時候,參與者總是把奧修抬舉得非常高,甚至還要大聲贊頌他的名字時,我對此很不自在,我一直對於把另一個人抬到如神的地位這件事,很不以為然。

雖然還是很喜歡奧修一些教導與靜心,我後來選擇不再參加聚會了,因為,我想要的不是去神話一個人,只是很單純地學習他教的內容。

 

紀錄片

Netflix紀錄片上架沒幾天,收到Osho International的一封email,提到在紀錄片裡了非常多話的奧修律師Swami Prem Niren,在紀錄片上架後說到,「這不是個我會講的故事,他們(紀錄片製作)不強調席拉法西斯式的犯罪 行為,沒有使用所有 我給他們關於事實的資料,這些資料裡提到了美國政府承認沒有證據顯示奧修參與了席拉的罪行,美國聯邦檢察官查爾斯.透納(Charles Turner)承認:”我們用刑事手法解決了其實是政治的問題。

州長Atiyah陳述了最根本的問題:「他希望奧修的追隨者都可以離開奧勒岡。」

最後,奧修社區被摧毀了,奧勒岡最高法院發現,羅傑尼斯市並沒有違反土地使用法令,違反土地使用法令是當地居民最初反對的原因,這接著導致羅傑尼斯市參與了安特洛波(Antelope)市務的開始,接著,更深的對立就慢慢出現。」

 

Email上建議大家再去看奧修講宗教與政治人物:靈魂的黑手黨的系列演說。

 

聽完這一系列,再加上看完紀錄片之後,有非常非常深的感觸。

我認為奧修這一生最根本的教導是勇氣一書的標題–危險活著的喜悅(Courage-The Joy of Living Dangerously),他質疑政府、宗教人士、父權社會、性壓抑、婚姻制度、家庭結構、社會…等,他天生帶著對所有人事物的質疑與叛逆,挑戰所有已知的規則,並違反所有的遊戲規則,看看可以到達什麼程度,他是完全活出自己的教導。

回顧奧修生平

奧修於1931年12月11日出生於印度中部Kuchwanda一個小村落的耆那教家庭,本名是昌達拉.墨汗.耆那(Chandra Mohan Jain),羅傑尼斯是他童年時的小名,從小就有個叛逆的靈魂,質疑身邊的一切事物。

奧修原本是大學裡的哲學教授,讀了許多書,後來在公開場合演說,他大力批評甘地,認為甘地的作法只是在崇拜貧窮,他認為,印度需要的是資本主義、科學、現代科技與控制生育,並強力批判大部份正統印度宗教,如印度教,只是虛有其表,沒有內在,並用恐懼來壓迫信徒,這樣的言論讓他成為爭議性人物,但卻大受有錢人與商人歡迎,有愈來愈多有錢人向他求道,並大筆捐獻給他,並且開始帶領幾天的靜心營,主要收入轉到這個方面,後來因為他爭議性的言論,原本任職的大學請他辭職。

1968年一連串的演說中,他醜化印度教的領袖,並提倡要他們接受自由的性愛,從那之後,他就成了印度媒體口中的「性學大師」,那一系列的演說,後來出版成書「從性到超意識」(From Sex to Superconsciousness),隔年,又在一場演說裡,提到「任何認為生命是無意義,充滿悲慘經驗,又教導憎恨生命的宗教,都不是真正的宗教,宗教應該是要提倡享受生命,又說到,大部份的宗教高層都只是為了自我的利益,才位居宗教高位。」演說還沒結束,就被現場的印度教高層人士阻止未果。

1970年,他第一次發表了他的動態靜心,並開始收門徒(Sannyasins),成為門徒需要改名字,並換上橘色的長袍,並戴上馬拉珠鍊,雖然打扮像印度教的聖人,但他鼓勵門徒們過著快樂歡慶般的生活,不走清修路線在這個時期,他給自己的定位並不是大師,門徒也不需要拜他,不用把他的名字當佛號贊頌,他認為自己是一個中介的角色,就像太陽鼓勵花開一樣,在愛、自由與單獨一書中,他講到「師父的功能是協助你靠自己單獨地站著。」

在此之前,他公開的名字是阿剎亞.羅傑尼斯(Archarya Rajneesh),阿剎亞是老師的意思,Rajneesh是他小時候的綽號,是月亮的意思,但是,在1971年,他卻突然改了名字,成為巴觀.希瑞.羅傑尼斯(Bhagwan Shree Rajneesh),巴觀的意思可以是神或如神一般的,希瑞,是一般對於師父的尊稱,因此,整個名字的意思成為了「神,大師,月亮」,從老師變成了神,這可以反映出他的自我膨脹,從一個中介的角色,幫助人們單獨站著的師父,變成了如神般,要受信徒膜拜在下的大師了,他過去的一些門徒認為這是他開始走下坡的開始,因為,他的自我開始無限量膨脹。

Ma Yoga Mukta
奧修與凱瑟琳.維尼哲洛

1972年,他點化了3800名來自世界各地的門徒,1974年,在希臘船運繼承人凱瑟琳.維尼哲洛(Catherine Venizelos,門徒名 Ma Yoga Mukta)的幫助之下,購買了普那社區的那塊地,也就是今天仍然在運作的奧修國際靜心中心,1974-1981這段時間裡,他在普那社區有許多的演說,後來都錄製成影音,或集結成冊,他到了社區後的生活,是處於一個象牙塔裡,他不常與外界接觸,每天就是看書、講道與在自己的房間裡,平時的生活也像帝王般的對待與寵愛,因此,他慢慢地與真實的世界脫離軌道。

這段期間,有愈來愈多西方人前往普那社區,其中,有一些來自人類潛能運動(Human Potential Movement)的心理治療師也在社區裡開始了一系列的工作坊,奧修也成了史上第一位願意擁抱現代心理治療的東方大師。當時,最令人垢病的就是人類潛能運動團體帶來的會心團體工作坊(Encounter Groups),在社區裡,這是一個試驗性的工作坊,在過程中,工作坊帶領人允許參與者有一定程度的肢體暴力與性接觸,在工作坊裡發生的暴力與受傷事件漸漸地傳到媒體,事情爆發出來後,人類潛能運動一位知名治療師與伊薩蘭機構(Esalen Institute-成立人類潛能運動的組織)的共同創辦人-理查.普萊思(Richard Price)發現,在普那社區裡的帶領治療師鼓勵參與者”實際暴力的行為”,而不是如在美國團體的”演出暴力行為”,並大力譴責這些社后裡的治療師伊薩蘭機構裡最糟的會心團體治療師,據傳普萊思當時是斷了一隻手臂逃出普那的,因為,他參加會心團體時,被關在一個房間裡八小時,裡面有持著木製武器的參與者,他的伊薩蘭同事貝爾那.剛特(Bernard Gunther)寫了一本書叫「為了開悟而死」(Dying for Enlightenment), 1979年時,這樣瘋狂的工作坊才停止。

除了這樣的醜聞之外,還有許多販毒與賣淫的醜聞,一些西方人為了留在社區裡面,會用賣淫或販毒的方式獲取資金,繼續留在社區裡; 再加提一個傳聞,奧修早期還沒有搬到普那之前,他也有過幾次對女門徒襲胸性侵之事,只是,後來都不了了之,或和解收場。

種種的醜聞並沒有阻止人們前往普那社區,反而人潮愈來愈多,社區裡的管理階層甚至必須再找土地來擴建社區。

他的故事看到這裡,我有個很深的感覺,在紀綠片裡,他的門徒兼律師Swami Prem Niren在紀錄片裡說,奧修在講靈性的內容時,是非常敏銳和知識豐富的,但是,說到日常生活的人間事,完全不行,所以我在想,當年奧修搬到普那社區之後,土地是在西方人的幫助下買的,社區也不是一個自發性的空間,它也必須有人經營管理,有人來社區,就有生意的經營,靈性很高的人不一定也有非常強的管理經營能力,因此,主要的經營管理必須要有專業經理人,紀錄片裡提到,他的秘書是他的專業經理人,管理整個社區大大小小的事情,再看一下秘書門的背景,第一任拉什蜜(Ma Yoga Laxmi,原名:Laxmi Thakarsi Kuruwa),她來自一個非常富有的耆那教家庭,她的爸爸是印度獨立期間支持印度國大黨的主要支持者,有很強大的政治背景,替奧修募了許多款項,支持他的教導與工作。

經由西方人的經濟支持,再到普那後,要在社區裡加入許多西方心理治療的工作坊,我相信,這些也都不是奧修的專長,他有可能全部都自己體驗過後,才把工作坊加入社區裡嗎? 又或者,是由管理階層決定哪些課程要帶進來? 又是誰在評估衡量社區治療師們的資格、人品、能力與學識呢? 這些都是我很好奇的問題,因為,當靈性大師是一回事,組織的經營又是另外一回事,我們在生活中都聽過很多跨產業投資風險的故事,我覺得,他從靜心和他原本的開悟之路,再擴展到西方心理治療的工作坊,在當時是跨產業的投資行為,他真的了解實際內容與如何管理嗎?

他的一些門徒發現70年代末,奧修的教導起了轉變,他對靈性與知識的教導減少,開始增加歧視性與不入流笑話的數量,只為了要搏得他的聽眾的驚奇或娛樂。

1980年,奧修有一次講 道的時候,一位印度教的基本主義份子試圖要謀殺他,最後殺未遂,這也是奧修決定要離開印度的原因之一,除了逃避謀殺而搬到美國之外,還有另一個要離開印度的原因是,他要避繳四百萬的印度所得稅。

到了1981年,他開始了為期三年半的靜默時期,在此之前,他已經連續公開講道15年了,也是這一年席拉取代了拉什蜜,成為第二任秘書,接著,就接續紀錄片裡的故事,席拉成為了奧修到美國的先鋒部隊與邁向法西斯之路,他在離開印度之前,發表了宣言: 「我是美國期待已久的彌塞亞。」(3)

有一個紀錄片沒有深入探索的事情–奧修在奧勒岡時期,有非常嚴重的用藥成癮症,因為他身體的許多症狀,他長期服用地西泮(Valium),這是一種只能短期使用的抗焦慮藥物,但他卻長期使用,在他的床邊也有放笑氣,他可以隨時使用, 許多有地西泮成癮的人,都有恐慌症與理解能力下降的狀態,這也解釋了紀錄片裡,席拉提到奧修表示CIA要來抓他,或是有人要來爆破奧勒岡社區,美國政府毒害他,要挖地洞躲起來的事情,有一度,他還想過要搬到俄羅斯; 除了西藥使用外,他也短暫地嚐試LSD,可想而知,這不可能讓他整體的精神狀況提升,一個藥物成癮的心靈大師…啊~~嘆息。

 

大師與開悟

loveguru
一位印度的靈性導師–Ramamurti Mishra說過這樣一句話:「談到大師(Guru)的時候,拿他最好的,其他的都不要拿。」
(When it comes to gurus, take the best and leave the rest.” — Ramamurti Mishra)。圖片取自電影愛情大師,youtube截圖

 

資料整理到這裡,我在想,也許,1970年以前仍舊名為阿剎亞的奧修,是他這一生靈性開發的精華時期,當時的他,是想要幫助人們找到內在的光,在宗教保守色彩濃厚,貧窮人口極多,生育又沒有控制的印度,他碰撞出了一條不同的路,在極為壓抑的印度文化裡,性一直是讓人絕口不提的話題,也因為對性的壓抑,造成了一些人對於性不健康或暴力的觀念,他在60年代對印度社會、宗教與政治領袖提出的各種石破天驚的質疑,提出的論點,如歡慶生命,不嚴肅看待生活、開放的性行為、各大印度宗教虛有其表,用恐懼的手法控制信徒,無法熱愛享受生命,鼓勵科學、資本主義、不贊成婚姻與生子…等等,對當時印度保守的社會背景,有如劃時代的大地震,讓人們看見,除了眼前的這些,還有一種完全不同的可能性。

這個時候,他是位老師,帶領他們門徒們看見一個很「先進」的概念,今日的我們再去看他的論點,我們會覺得,其實也還好啊,在現在的社會裡不都是生活的日常嗎? 但是,如果在最開始的時候,沒有一個叛逆份子提出來,我們都不會有機會去質疑已經習慣,但卻很不合理,或是可以再更好的事情,在他早期的許多教導裡面,他鼓勵人要去質疑,就很像今日的陰謀論一樣,不是說要完全地相信或不相信,而是,打開心眼,去問問題,用各種不同的角度去看一件事情。

在他的教導裡,提到每一個人都是一尊佛,都可以與更高的意識能量做接觸,進而達到開悟的境界,而自我(小我,Ego)常常是阻礙開悟之路的兇手,因為自我會與社會給我們的制約認同,並創造幻相與自我衝突,所以,要去除社會的制約,去除自我,往開悟之路走去。

在那時候,奧修常舉辦能量達神(Energy Darshan)(4),達神在印度的大師的教導裡很常見,達神的意思「受到一位聖人祥瑞的注視」,並在這個注視中,看見與體會神性的能量,過程裡,會用手或是額頭碰觸門徒額頭的第三眼處,許多的門徒都表示這個過程裡,有奧修說的狂喜的感受,或是,用近年流行的意識轉換藥草,如死藤水,會有接觸到更高意識能量,接受的人會感到意識膨脹,與宇宙能量合一的感受,從早期的小團體,一直到70年代後期,變成大型社區的活動,在做達神的時候,整個社區都要熄燈,不能有人走動,過程中,會有擔任能量傳導的中介者,通常是女人,如下圖,會有鼓聲與音樂…等等的要素配合在裡面。

1979_energy_darshan.jpg
圖片來自Sannyas Wiki

我認為,奧修當時一定有能力可以直接接觸到一個更高的意識能量,就如許多Yogi、薩滿、巫師、道士、一些聲稱開悟的大師…等等一樣,宇宙裡是有一股中立的能量源頭,當一個人往內走,慢慢地就會發現這一股力量,進而能夠直接地感受或使用這個力量,就很像靈氣(Reiki)一樣,這樣的能量共振,在有許多人聚集在一起的圈圈裡面,更為強烈,又在場的所有人都非常信服一位「大師」有力量讓他們體驗宇宙能量的時候,在場的人會將自己的力量也投射到「大師」的身上,因此,大師除了自己接通的力量之外,還有眾人給予他相信的力量以及團體每個人共振的力量,這是一個集體意識能力的展現與能量交通的感受。

我相信,他當時是很有力量可以讓人直接感受到能量裡的神性的,但是,這股能量絕對不可能來自單獨的一個人,這一股能量是來自宇宙的源頭,是每一個人生而為人,天生就可以取用的資源,不是僅握在少數「大師」手中的,雖說每個人都可以取用,但是,要學會使用,也是要有一些技巧、練習與修鍊,過去,這樣的知識是秘密,必須要入特定的門派,或經過特殊的學習,或是,有機會自覺地學習,才能夠取得,因此,這會給有這種知識的人一種「特權感」,他可以很老實地說:「這個能量每個人都可以取用,不必在我。」

像另一位印度大師馬哈希(Ramana Maharshi),他也有一個自己的社區,但是,他沒有過著帝王的生活,雖然他的學生們也稱他為巴觀(Bhagwan, 據傳奧修後來改的名字也是由這參考而來的),但他過著很平實的生活,也會洗掃庭院、煮飯…等日常事務,馬哈希向他的學生們強調,不要崇拜他,而是要專注在阿特瑪(Atman),也就是宇宙裡至高的意識能量本源,每個人都可以取得,從來不強力行銷自己這個人,因為他深刻了解,這力量絕對不是來自他的肉身與頭腦,而是本源的高我或源頭。

然而,因為手上用取能量的能力與技巧,身邊又有這麼多人對他的崇拜,像王一樣的尊榮生活,金錢也源源不絕地進來,我想,大家都有讀過不少人被權力、金錢、地位與力量沖昏頭的故事,有些人會受不了自我的誘惑,掉入了「我最厲害,我是大師,我天下無敵」的陷阱裡,而以為他可以永遠地靠這種能力滿足自己私人的欲望。

再談到他的西藥成癮問題,當西藥進入身體的時候,會讓我們的心靈變得遲頓,會影響到我們心靈的清明,也會影響與宇宙本源接觸的品質,更不要說長期大量的使用,這讓我不禁猜想,奧修在藥物上癮之後,大概就很難再和宇宙接上線了,而他連上線的又是哪種靈體呢? 這樣的情況,就不難解釋他晚年這些瘋狂的犯罪行為,也許像個毒蟲一樣每天昏沉,下面的人在做什麼都不清不楚,也許,他也有主使…也許…不禁令人莞爾。

這樣,讓我不禁再深入去思考,究竟什麼是開悟?

這是一個很大的題目,而且定義也見人見智,我也還沒有完整的答案,但我認為,這是種意識的狀態,當我們接觸到宇宙本源能量的時候,那個狀態是接近開悟的,但是,那並不代表我們就已經成佛了,而是,了解自己,把視角從自我中心拉出來,能夠有靈性的成熟度,了解到我們與萬物之間的關係。

以下是幾個我認為開悟的迷思。

1.有神通的人一定是開悟的人

這兩者不見得是相通的,所謂的神通就是我們對週遭的能量與訊息敏感度提升,這些能量與訊息頻率是一直都在的,只看我們有沒有把頻道調準,當頻道調準後,就會有訊息進來,透過學習,每一個人都能夠增加對週遭能量訊息的敏感度,像上面提到,人人都可以接觸到宇宙裡至高的意識能量本源,但是,怎麼去使用這個能量,與一個人的心性有很大的關係。

2. 開悟後,就會心如止水了。

開悟指的是從自己制約的思想夢境中醒來,了解我們不是我們的思想,不與思想認同,而是要與宇宙的源頭連結,並學習抽離,用第三者的角度去觀察自己的思想。

3. 開悟一定要放棄或失去所有

在了解我們不是我們的思想後,很自然地,會釋放掉一些不再適合我們的人事物,但這過程並不是被迫要放棄,而是,很自然地覺得—不需要了,自然地放下。

4. 開悟是沒有自我(Ego)了

自我是肉體生存在這個世界上很必要的要素,它不是一個要討厭、去除的惡魔,一個健康的自我是很重要的,因為,自我是肉體自我保護的機制,也讓我們有時間與空間的概念,當我們遇到危險狀況的時候,自我會啟動戰鬥或逃跑模式來保護身體,想像一下,如果我們一直處於意識擴展的狀態,我們是沒有辦法正常生活的,我認為,重點不是去除自我,而是,不要與自我認同,要知道,我們不止是我們的自我與身體,還有一個更廣大的自己存在。

5. 開悟就是要什麼有什麼,萬事如意,生活沒有煩惱,隨時隨地都有都幸福的感覺。

重點在於我們怎麼去看眼前的事情,好事或壞事,貼標籤的都是自己,當我們能夠轉念,或是用不同的角度看人事物時,常常可以在苦難的事情裡看見祝福,在美好的事情裡看見詛咒,都在於我們如何去看待。

開悟是接受每一個當下如是的樣子,而不是每分每秒都要幸福快樂。

或許,在U.G克里希那穆提(這與吉度.克里希那穆提是不同人),一位反大師的哲學家的話裡面,可以讓我們再深入思考開悟這件事。

他曾經說:「人們稱我為開悟者,我憎恨這個名詞,他們找不到其他的方式形容我如何運作,同時間,我也告訴大家,世界上沒有所謂的開悟這回事,我這麼說,是因為,我終極一生,都在尋找,並想要變成一個開悟者,而我發現,並沒有開悟這回事,因此,一個人是否開悟這個問題根本就不可能是個問題,我根本就他媽的不在乎西元前六世紀的佛祖,更不要說現在在我們中間聲稱自己已經開悟的這些人,他們根本就是一群剝削者,把自己的發展建立在他人無知易受騙的特性上,在人之外,沒有力量,人們出於恐懼發明了神,所以,問題在於恐懼,而不是神。」

深入地去探討自己對開悟的定義,我想,可以拿掉許多不切實際的期望,或是感到自我失敗。

 

結論

道德經:「知者不言,言者不知。」意思是,知道萬物變化無窮無常的人,知道不能描述萬物本質,所以不說,能說出道理的人,是因為還沒有了解大道變化無窮的本質。

把「已經開悟」當口頭禪的人,是否真的知道什麼是開悟? 而真正開悟的人,會不會就是坐在隔壁桌吃飯,看起來和你我差不多的人?

在整理這篇文章的最後,讓我不禁思考,市面上看得到「已開悟」的大師咕嚕(Guru)們,他們對開悟的定義究竟是什麼? 如果,因為能夠感覺到一個巨大的能量,看到大師會不由自主地很開心,想笑、想哭,想跪倒, 那是因為大師知道如何並長期地練習與宇宙本源意識的能量連結,是宇宙的意識讓我們開心、想笑、想哭,想跪倒,我們崇敬的是宇宙本源的力量,而不是眼前的這個人,他和我們一樣,都有七情六慾,有弱點,有看不開的地方,過不去的點,身為人,都不會是完美的。

我還是很喜歡奧修早年的教導,有一些內容真的寫得很美,也會讓人深度去思考生命,並質疑人生中不合理的事物,這是他無法抹去的貢獻,但是,奧修的一生,也完整地讓我們見證了,人可以連結到宇宙本源,並帶進美好的教導,但是,如果,因此以自我為中心,用能力無止盡地滿足自我的私欲,假裝自己是神,是王,而忘掉自己也是個不完美的人,這是一種不誠實,而謊言通常會引領人走下坡,最終自我毀滅。

 

 

 

 

參考資料:

  1. Rajneesh @Wiki
  2. Osho, Bhagwan Rajneesh, and the Lost Truth
  3. 取自奧修門徒書Milne,Bhagwan: The God That Failed
  4. Energy Darshan as a Psychedelic Experience

 

 

廣告

在〈大師與開悟〉中有 21 則留言

  1. 靈性的東西,如果只用頭腦去解析,是行不通的。雖然說的看起來聽起來都有道理邏輯,這些內容還是只在頭腦裡打轉。

    用頭腦去看,所有的東西都不會神聖。

    1. 嗯嗯,我認同靈性的東西要用心去體會,但是,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就算再怎麼熱切地追求靈性,也不能少去頭腦基本的洞察力與識別力。

  2. 美國許多的奧修資料令人質疑,甚至是不可信的,例如:

    「奧修早期還沒有搬到普那之前,他也有過幾次對女門徒襲胸性侵之事,只是,後來都不了了之,或和解收場。」

    這麼重要的八卦,席拉會不知道、不吃醋嗎?在逃離奧奧勒岡社區之後,怎麼不用這新聞來不反擊奧修呢?

  3. 我覺得這些故事,不論是哪裡說出來的,都是需要質疑的,因為,真正的事實,只有當事人知道,就像有時候新聞報導的「事實」和實際發生的狀況會有所落差,所以質疑是必要的。

    我們不知道他們實際上的相處關係與方式是如何,就算後來她用那樣的八卦攻擊奧修又怎麼樣呢? 那時候奧修都已經爛名纏身,也被美國司法單位扣押了! 後面這些事情都是有實質證據,不像那八卦是八卦傳聞而已。

  4. 假使對現象界不滿
    尋求開悟求解脫(瀕死)
    我覺得沒什麼不好
    反而是一個方法。
    不過同樣是人類
    定會被人們審判
    質疑&責難。終究。
    依然還是繞在
    唯心&唯物
    的對立&分歧~

    1. 我覺得所有我們人做的決定,全都沒有什麼不好,在賽斯書裡面,賽斯曾提到,其實所有人類的死亡,都是自殺,只不過一種是身體裡的意識覺得走不下去的自殺,一種是靈魂層面,覺得來這一世計劃與行動完成差不多的”自殺”,我覺得,其中的不同在於身在肉體的我們不知道靈魂的決定到底是什麼,如果選擇離世的意念是逃避,那也沒什麼不好,靈魂之後會再找時間、空間與扮演的角色再一次地面對功課,我想,最深層的關鍵,都在於「意念的設定」為何吧!

  5. 我個人相信宇宙力量,但不相信偶像崇拜,無論哪一個宗教或是想法,專注在崇拜特定的人(無論在世或已逝),都覺得已經偏離了最初的道路。

    1. 嗯,是的,我也不相信偶像崇拜,我相信奧修本身有接觸宇宙本源力量的能力,他也在其中悟到許多智慧,但是,對一個人的的崇拜到這樣的地步,我還是無法完全認同呢!

  6. 您這篇文章,從您到奧修在1971年改名自稱巴關這一段開始,後面就都由您的意識形態接手了。因為您在他改名時已經認定他自我開始膨脹,因此後面加入您許多個人揣測已經偏離而不自知了,但畢竟是折衷於安全的路線,也是一般人的反應。
    雖然您不讀奧修了,我給您的回應也無法改變您對他的看法,但自稱巴關這段往事他還是有在演說中有完整的對他的門徒解答過。在神秘玫瑰出版的<>第四章:受到祝福的人(p.149~p.155)他有完整回應改名的原由。基本上在奧修過世後才接觸的讀者,除非有很追求真理的精神,不然接觸到一半就會像您一樣追求保險路線去膗測或直接相信大眾對他的負面評價,來做一個折衷解釋:留下他好的,其他的不看。我個人也是看了奧修十年才逐漸在他的書中,也去了解外道人士的角度,各方面去交叉比對,在每一次對他的質疑中都去查證,雖然耗費了十幾年,終究是值得的。在接觸推廣原始佛教的空海法師(阿含解脫道次第),再回來看奧修,才一切都懂了,再接觸奧修的四十二章經系列,更確定他是成道者,其他對他的疑惑也都明朗開來。只有真正去修行,去聽聞,去求真,用真心去求道,必得真理,也應證佛陀和耶穌說的:天國之路是窄門,成道者就如同佛陀手中一把沙子,對比喜馬拉雅山聚集的土,可說是少之又少。更不用談論連修行都還沒開始,而只用頭腦在網路蒐集新聞的凡夫眾生了。

    1. 這位讀者Ciger蔡非常認真地回應了這篇文章,也特別寄了一封email給我,得到他的允許之後,我把他的回覆也貼在這裡,一起進行討論:

      「您在段落寫奧修在1971年自稱巴關後,其實您對他已經產生意識形態,認為他自我已經開始膨脹且變質。這個問題在神秘玫瑰出版社的< 四十二章經第二卷>第四章.受到祝福的人(p.149~p.155)就有完整解釋其改名的用意,在其他書中也提到他後來改名成奧修(日文:和尚)的用意。

      真正有在修行的人,對原始佛法也有深入的,看完他四十二章經第一卷,就很難否定他是成道的。但一般眾生幾乎不看這種娛樂性專為求道者講的東西。

      一個佛和一個耶穌在當代都是被異議的,幾百年後又被無限吹捧,這就是二元對立的世界。在對一個沒在修行只是喜歡追求靈性的愛好者說這些,就如同奧修30年都在浪費時間,克里希那穆提70年都在浪費時間,還好我僅浪費20分鐘。

      一個非真心求證的人看幾本書就能寫一篇文章,
      一個真心求證的人耗費十年才理解一個人是阿羅漢還是騙子,成本的差異大概是這樣。」

      「因為我的回覆無法在部落格顯示,因此用寄的。如果你有興趣看youtube空海法師的阿含解脫道,你就會知道原始佛法。我個人是經過空海去確認奧修是解脫者,因為兩者時代不同,所用的語言也不互抄,但講述的東西幾乎相同。至於凡夫容易誤解阿羅漢,無法分辨阿羅漢,空海的體悟也是一樣:一個佛在凡夫面前經過100次,也被錯過100次。自己去體會,很接接近的人,一生都在玩交插比對驗證的人,一個能深入靜心止觀雙運的人,就有機會能達到可分辨的點。即便一個阿羅漢也不見得認得出另一個阿羅漢,這也是法界因緣,如果沒有深入研究對方也不一定知道對方是不是,只能聞個大概。阿羅漢只知道他自己是處在每一刻覺察,每一刻無我,每一刻沒有貪瞋癡的狀態,並不代表他知悉外界所有事,他也會誤解,也會說錯話,其它功能與凡人無異,差別他已斷除煩惱,內在意識的火焰已經不動,如如不動。每個阿羅漢表現出來各有不同,從外在無其它可歸納的方法,僅能從他是否有講出最後一哩路的過程去判斷。有很多宗教大師都沒有講到最後一哩路,因為他們本身沒走到那裡也不自知。」

      1. 接續上面,這位讀者繼續認真地說:

        「練神通,靈修,第三眼開發,超能力念力…都不是究竟。
        只能說因緣所起有些人必須經過神通等等來放下某些東西,他才能走出這個階段,進入下一個階段。或他在某時期他除了藉神通幫助自己,也幫助別人放下,緣起也有緣滅時
        當因緣不再,神通力就無法幫助他在下一個階段繼續成長。
        因此當繼續抓住過往的神通不放,就如同長大了仍抓著奶嘴和玩具的孩子
        這些都只是階段性陪伴成長之物,許多人修行之路因為沒有因緣也不經歷神通這段。
        有經歷很好,沒經歷也並不妨礙其成長,這本是個人因緣不同。

        因此佛教界師父幾乎不鼓吹神通,都叫人老實修行
        凡舉廣欽老和尚,夢參,淨空,乃至空海法師,克里希那穆提,奧修
        都是叫人老實修行,觀內在,覺知覺察,止觀雙運,消除自我
        消除貪嗔癡我慢…
        那些成道師父除了使用的語言不同,演繹詮釋方法不同,切入角度不同,
        視野的寬廣度各有寬有窄,其餘所講的都是一樣。
        就連講的這些法,也都是以毒攻毒的迷幻藥,
        有病的人才吃藥….即使走最後一哩路,這些藥還不見的適用每個人的狀況,
        因為最後一哩路是極個別化的,師父教的是他自己的路不是你的路
        反而可能限制你,因為你不是他,你是你,你的路也不是他的路。
        到最後這些法都要放下,身體健康不可能還吃著藥。

        因此奧修的譚崔法門也只是階段性的,各種靜心方法的其中一種,
        依佛教所說八萬四千法,它也不過是其中一個方便法,
        要靠方便法來達到靜心是可以,但要靠方便法究竟解脫是不可能。
        因為最後的究竟解脫都是觀內在,消除自我、貪嗔癡,斷除煩惱
        一直練性瑜珈和一直唸佛號是同樣的道理,
        雖然專注在一個點上,但內心深層的不安永遠都在,永遠無法解除。
        所有道德上、社會和父母強加的制約永遠在,內在的警察一直都在
        不可能煩惱永盡,並時時刻刻活在無欲、無害怕,因為頭腦總想著未來
        便想著未來會不會達成你期待的,便是無止盡的不安,每一刻都在想著未來。

        因此究竟法都是要人去聽聞,聞、思、修,真正經歷才有可能「證」
        沒有靠著聽聞去反觀自己內在、淺意識的不安,不可能找到癥結點
        因此所謂的「定」和靜心、禪定才有其存在的必要
        也就是平靜下來去看到很細微游動的,一絲一毫在擾動的東西。

        之所以眾人對奧修的誤解也是在性上,
        有些人不經過性就無法放下性,就如同有些人不經歷神通也無法進入下一個階段。
        但凡是法,有利必有弊,最猛的藥也是最危險的藥,最快速的藥也可能最傷身的藥。
        有些人靠著它放下性了,有些人卻也因性譚崔而失去自我,沉迷性娛樂而冠冕堂皇。
        就如同許多人玩著第三眼、靈魂出體、靈界溝通、各種超能力、吸收宇宙能量…..
        一樣的沉迷其中而悟不出這只是階段性的方便法,都只是生命在流逝…..
        成道者是無優劣之分的,但在客觀角度看,他是洞見最廣的
        他能讀取並解釋佛陀、耶穌、老子莊子、克里希那穆提、葛吉夫….
        也只是剛好法界產生他的時候給他在物理性如此優越的頭腦,
        能讓他的語言能夠如此精準,涉略多廣,且每門深入又對現代科學有很高程度的理解。
        這也不是他本人能決定的,歷史上成千上萬的成道者
        許多默默無名如你我,也不具演說弘法能力的成道者不計其數,
        能形成什麼樣特質的人都在於法界因緣。
        而好與壞、美與醜,完美不完美則是頭腦定義的,
        法界只在乎「讓它發生」。沒有一個成道者以頭腦的角度來批判是完美的。
        所謂完美也只是追隨者去添加、滿足他們幻想的實現,並非實相。
        因此要以世間法,凡夫的頭腦去歸納判斷誰是成道者,幾乎是不可能。
        因為成道是「經驗之路」,只有親自去走的人,誰講出來那個過程,
        和你經歷過成長的那些痛苦,哪些要突破,那些重點講得出來,
        真正的求道者便能理解,對此也感謝並臣服。
        感謝他們留下的足跡,也感謝留下的這些線索。
        他們與我並無差別,他們能,我也能。」

      2. 非常謝謝Ciger蔡花了很多的時間認真地把他的感想與所學分享給我,我也要很認真地來回覆一下!!

        1. 我很開心有人可以這麼認真讀了我的文章,再花時間給我回饋,是否認同我的觀點,我覺得都是其次,但是,能夠在靈性的話題上互相討論,這是一件讓人很開心的事情,我覺得,很多時候,我們都會害怕把自己真實的感覺說出來,自然而然就變成一言堂,這樣意見不能夠多元,反而拘限了因為不同的意見而擴展想法的方法,所以,第一個,要謝謝ciger用心花時間分享你的感想。

        2. 你文裡提到有幾點我需要澄清一下!
        (1) 我還有在讀奧修! 沒有不讀奧修了,他的書仍佔了我的書櫃的一大排,所以,不要誤以為我寫這篇文章是在抹黑他,貶低他,或是把他的天才就全部當不算數,那你就誤會我了。
        (2) 你說的四十二章經第二卷第四章,受到祝福的人,我還真的沒有讀過,如果可以的話,可以分享內容嗎?
        (3) 我的確是靈性的愛好者沒有錯,但是,如果因為一篇文章,你就論斷我沒有在修行,那或許也有些武斷,而且,我們對修行兩字認知的定義又是什麼呢? 是否一樣又不一樣,又搞不好我們在說的都是同樣的東西呢!! 或許,再多了解一些,慢點再下定論,會有不同的感覺。:)

        3. 我的文章並沒有否認奧修有悟到智慧,如果,我認為他沒有智慧,也不會擁有他許多的書,研究他,或是花這麼多時間去看紀錄片再寫文章,相反的,我曾經就像他的信眾一樣,相信他就是一位成道者,對於他個人的崇拜多過於他講述的內容,但是,我後來發現,他講述的內容,書、演說…等等,都會讓人覺得,哇,怎麼有人可以把一個東西講得這麼好、貼切又深入,還切中要點,克氏的演講風格在奧修旁邊比起來根本就是小學生,生硬又不知到底在講什麼,難怪克氏招生比較奧修困難一些XD~

        雖然他講的東西這麼地有智慧,但他所領導的組織裡,卻有那麼多問題,那些也是不能夠否定的,大師本身並沒有不好,但是,崇拜大師的這個制度不好,這也是我寫這篇文章的初衷,我們人常常就輕易地放下自己的力量,把力量交到一位大師身上,覺得跟著大師修行準沒有錯,但是,在我們把一個人類升格到神的境界時,就失去了最初修行的初心了,所以,我才會在文中探討,到底什麼是開悟? 如你所說,成道是條經驗之路,必須要親自去走,親自去突破,並在這當中找到自己的智慧與力量,你說,他們能,我也能,我非常的認同,但是,許多人在修行之路上,卻是捨棄經驗之路,以大師說的話為主,只要是在大師的雨傘之下有的,就是好的,然而,我們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每一個人的經驗都是獨特的,我可以醉心於奧修對事情的解釋,但如果我沒有自己去經驗並真心的感受,那麼,我們還是無法有從內而生的智慧與力量。

        讀完你的文章,我覺得,我們說的是同一件事情,奧修的一生,的確是一條經驗之路的分享,一位講述出這麼多智慧與故事的老師的一生,他的攸徒與他設立起來的靜心中心,都是讓我們一而再,再而三思考的過程,我不否認他對於各種不同的經典有深刻的認知,並且能夠用生動的方式來傳達,這是他這一輩子給這個世界最大的貢獻,然而 除了貢獻之外,我認為,也必須很真實地去看他曾經做過的所有事情,包括犯法的事、濫用藥物的事…等等,這些,對我來說,都是在提醒我,不需要盲目地崇拜大師,大師有他美好的地方,但也有他黑暗的地方,不論人們把他捧得再高,或是給他什麼稱號,他還是一個人。

        4. 你提到了原始佛法與奧修講的東西,現在佛經我也只讀法句經,不是特意要排擠其他的經,而是,我總覺得要學就跟最源頭那個人學,覺得受益很大,除了奧修與原始佛法之外,再看其他如薩滿、歐洲的鍊金術,印度的伏陀、基督教、回教、賽斯…等等,如你說的,有千千萬萬種法門,這都是方法而已,其實,這些的根都是相通的,因為那個根是我們的靈魂與那神聖的世界,不論你給它什麼名字, 用什麼不同的語言來形容它,它究竟都是同一個東西,不同的人需要不同的語言、描述方法、系統、角度…去了解同一件事情,在我的觀點裡,沒有什麼比較高,什麼比較低,誰比較厲害,誰又比較遜腳,再者,大師也會有大師的自我,只是,真的有人會去直接跟大師說,大師你EGO很重哦! 會追隨他的人大概都不可能說,或是根本沒有察覺吧! 對於佛陀、耶穌的描述都是幾千年以前,不如現代奧修的生平事蹟如此的3D立體,他的生平,真的是讓人很清楚地看見一位所謂開悟的大師會是什麼模樣,他們也會有人的一面,有黑暗與脆弱,所以,我才會說,我們講的是同一件事,我沒有說哪個大師是騙子,或是貶低,但是,不盲目的崇拜,是我的初衷。

        以上是我的回覆,謝謝你 🙂

  7. 宗教警察? 靈性糾察隊? 害怕靈性失去秩序的ego?
    為何Seth反對宗派和大師, 任何形式上的 guru? 因為他們都有一套((準則)) 而信徒領會後認為”甚 麼 才 是 對 的 準 則”. 奧修也說過; 如果世上有兩千人, 那就會有兩千個宗教之類的說法. 所以說信徒悟性有高低, 再加入偏執狂的ego ,那就只能說- 師父領進門, 修行在個人.

    1. 有時候,我覺得,或許是因為個人的ego的關係,我們對於自己原本就認識了解的東西才有 安全感,對於別人與我們不同的方式不了解,就會覺得別人的很奇怪,這也是很多人不敢靈性出櫃的原因吧,尤其成長過程接觸的是基督教或天主教相關的宗教,因為在這樣的宗教裡,只有一種方法,只有一種解答的方式,但是,要真的能接受其他人也是在講相同的事情,只是用不同的方法,會讓ego很衝突,還有,ego也偏好覺得自己會的就比別人好,尤其是習慣只有一個神、一種方法、一種解答方式的背景,會覺得自己需要來「教化」所有其他與我不同的人,所以,宗教警察、糾察隊再深一層,是困於ego裡,因為只有ego認同的才是對的,其他都是錯的,也是一種不安全感,不能信任的展現。

  8. 後來我發現我的回應對你們這種扮家家酒的靈修者沒什麼幫助,
    不過藉由回應你我也回答了我自己的一些疑惑也體悟到奧修講的一些體驗。
    就如同奧修說的,在深層靜心中,問題消失了,真理存在。

    至於你說各門道路都會通往真理,這是沒錯
    但在這個年頭已經幾乎沒有真的成道師父。
    基督教更不用說,在這個時代靠基督教達到神的幾乎沒有。
    基督教早已成為政治與社會附屬品多年,
    就如同早期佛陀死亡不久,他的門徒堅持他最初的教義,
    後來就滅佛了,因為那不是大眾化的路,變成迎合大眾的印度教取而代之。

    之所以說妳稱不上修行人,
    因為你講的東西很廣,但你的東西也只是頭腦的知識,
    稱不上修行所產生的個人體悟。
    你對奧修犯罪和濫用藥物的見解也是拼拼湊湊而來。
    至於你說不要崇拜大師這句話是對的,
    佛說:「依法不依人」。奧修也從沒叫人去依他。
    之所以叫你自己去買四十二章經,
    一個人如果心存懷疑,有求證之心,人家跟他講答案可能在哪裡
    某天他就會想辦法去找。
    如果我已經跟你講答案在哪裡,
    奧修的四十二章經為何我說跟你只會看的
    「愛、勇氣與單獨」那種嗑瓜子邊看的書差異在哪裡。
    隨便看個第一集,如果真的有在修的就懂。
    至於奧修的形象在多本書,包括完全是由追隨者角度寫的「與大師同在」
    也有,這本網路上google就有免費文章了,
    但立場是偏向把奧修講的很完美,不過如果自己懂得過濾這些偏袒
    在和你讀的那些負面資料,基本上能更了解奧修他可能做什麼,不可能做什麼。

    因為你認為奧修應該管理社區而他沒做好,
    他認為他只讓事情自然發生,他不干涉門徒在社區的運作
    不管掌權者的缺點是怎樣,他都接受,他接受好的事情,也接受壞的事情。

    所以我說世間法和無為法差別就在於
    世間法有個「應該」,所以你覺得他很多沒做好,
    但成道者他順應法界,他每天起床就去演講,其他時間待在房間沒事幹
    偶而開勞斯勞斯出去沒什麼車的路上飆車,目中也沒有速限的法律。
    以世間法來看,當然有很多可以講。

    簡言之你說各法都能通那是個理想,
    重點是現在除了佛教,和印度那邊我不太了解的宗教
    西方和現代城市幾乎沒有大師可言
    都是些靈修愛好者在扮家家酒,玩些迎合大眾需求的東西。
    即使連奧修出來的門徒,也沒有幾個真正成道的,
    後來都僅是在發展周邊的靜心中心、有的沒的工作坊
    這些靈氣脈輪第三眼宇宙能量和賽斯那些東西
    基本上就是玩自爽的,跟成道無關
    反正自古以來人們就喜歡這一味,只能祝福!

    1. The Monk後續有再email一些感想給我,得到他的允許後,一起放在這裡討論:
      「我敢講基督教也不是抄奧修的,在學佛前和真的深入奧修的四十二章經
      一直都在各教會混,也在藏密裡混
      才敢說今天宗教現況大概是怎樣,你說條條大路通羅馬都能成道
      但要附個但書: 迎合社會都都不可能
      即使在網路上接觸過眾多求道者,也只有屈屈2~3人有深入究竟法的程度
      對解除自我有很深的用功和體認,也因法界因緣都無法聯繫進而交流。
      便可知到最後一哩路幾乎都是各人走各人的
      最後的每個人都將成為單獨的。
      每個人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去面對自己的幻境。
      我以上講這些並不再反對你玩的東西,
      我真正的意思是你在文章你所理解成道和事實實相的成道差別實在太遠。
      我裡面也講明了當今容易找到的,幾乎是最精簡的法
      在當今台灣最直接,也最直指核心的東西
      要不要了解也是你家的事,反正空海法師的影片大概20年Youtube都不會下架。」

  9. 很遺憾你覺得我是玩扮家家酒的,但也很感恩你可以花這麼多時間在我這個你認為是玩扮家家酒的人身上,或許,有多過於扮家家酒的東西在這裡面,你才會願意花這麼多時間,我自己的感覺是,沒有什麼事情、人與互動是浪費時間,我們都在生命中每一件事情裡,得到當下所需要的智慧與解答,就如你說的,你在與我的互動裡,想清楚了一些真理,我也在與你的互動裡,看見了我在靈性學習上正在思考的事情,每一件事情沒有枉然,也沒有浪費,都是通往智慧之路,而我們得到智慧的方式、角度都不會相同,同意或不同意彼此都不是重點,但我不會給你貼標籤,認定你就是某一種修行人,因為,沒有一種語言能夠完全地界定一個人,我也無法單就你幾篇留言就論斷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因為,我真的不知道,這也只是你全人的一個小小的面向而已,也會只是你此刻當下的你,下一刻的未來,你可能又轉變為一個不同的人,因此,我謝謝你給我的留言與互動,但我不會給你標籤,我也不會因為你的留言而論斷你是否是個認真的修行人,也不會因為你看什麼書,不看什麼書,就論斷你的高低,但從你極力和我推四十二章經,我得到的感覺是,你真的很希望有人能和你討論四十二章經的內容,不知道是不是這樣?

    四十二章經,博客來上都沒有哦,不是我不要找,而是現在只剩下第四卷流通市面(而且作者是佛陀不是奧修),我不住台灣,取得中文書對我並不是很方便,除非有電子書才能馬上取得,如果你真的還是不願意分享,那我也尊重你,畢竟你有你的原因,但不分享,我真的也不知道那在說什麼,無法討論。

    奧修所做的負面的事情,如使用valium等藥物並不是我個人拼湊出來的,而是席拉在紀錄片裡公開說的。

    你說世間法都是應該,大師就是完全的接受弟子做什麼,那我問你,一個成道的人真的能夠接受別人用自己的名義去各大餐廳的沙拉吧下毒,傷害無辜的人嗎? 那這些因為「大師」而受傷生病的人呢? 這也是有業在裡面的,如果你真的那麼熟知佛法,這是很基本的不是嗎? 在佛陀的法句經21章裡,他提到:「如果你的快樂是建立在其他人的代價上,那你就會永遠被綁住。」我不知道正式中文版是怎麼翻,但我手邊的英文版原文是:「If you are happy at the expense of another man’s happiness, you are forever bound.」

    我覺得,我們就是活在這個世間裡,我們也不能一昧地就覺得成道與世間是沒有相關的兩件事,既然身為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裡,就也踏實地做世間裡該做的事,因為,這些世間事都是幫助我們走在開悟道路上的老師,不論有多微不足道,成道與否,不是自己說的算,也不是他人說得算,你有沒有反對我玩什麼扮家家酒,對我其實並不重要,我也不會因此而受影響,因為,這都不是別人評論算數的東西, 我就是個正在體驗人間的靈魂,沒有追求成道的需求。再者,你提到現代城市與西方無大師,在我看來是很直接的論斷,你研究了多少呢? 再者只簡單用西方一個大分類,未免也太簡化了,西方人也有很複雜的歷史,民族,宗教與靈性的發展。

    至於每個人在靈性學習上,用什麼自己玩爽的方式去學習與進步,都是個人自家的事情,玩也沒有什麼不好啊,在這世界上have some fun是很重要的能力,事事都很嚴也太累了,有些人喜歡去評論什麼比較高深,什麼比較膚淺,但老實說,這都是ego在比較而已,每一個出現在自己生命裡的方式,就是當下最適合自己的方式。

    1. 接續上面the monk讀者再發送的幾封emails

      「最後要澄清一下:
      我沒有想要跟你討論四十二章經的意圖,
      我只是說那些線索在哪裡,
      或許留下這些也是留下某些線索讓其他人去找。
      至於紀錄片的角度,去採訪席拉有沒有去採訪阿南朵?
      有席拉的證詞有沒有阿南朵的證詞?
      如果紀錄片就是無意識形態的紀錄片
      有正反兩方的東西足夠充足去碰撞,那我就不會說你的東西是拼湊的,
      因為你連找資料的方式都無法中道觀。
      就如同一般凡夫如實觀的能力都還差的遠。

      最後就到此為止了,能讓你誤會我想跟你討論四十二章經真是很抱歉。
      好像我是個自己讀書讀得很悶想找人抒發的變態,哈哈哈!
      我整篇的內容在描述成道的路徑,但你看到是我想找人討論四十二章經
      我也是無話可說。
      以上都可以PO上去,不回了。」

      「最後也要感謝你:這串討論是一對一,沒有跑出其他只想輸贏的人來干擾。
      在這十年來每次遇到要討論真理,一直都是一對多,還夾雜著喜歡挑語病和抓小辮子的人。
      每次經過一場一對多的混戰就像人死過一次。
      因為我從不帶著禮儀去叫沉睡的人,我都是拿石頭丟。
      再往上爬的過程我也是看下面有沒有其他登山者
      只不過我把繩子往下丟都是既粗魯且毫不客氣,這就是我的本性。
      我只在乎丟了繩子,這是每個求道者的責任
      但不關心繩子是否打在別人臉上。

      而每一次得到的東西大概都一樣: 我的回應對別人並無幫助,
      但是在過程中我理解出自己先前不知道的東西,
      也是間接的幫助了我自己。」

      「或者你也可以自行轉化或翻譯我的那些東西像是:
      當我說那些周邊商品無助於成道,
      更精確的講法應該是,無助於要衝破高階段時期心理蒙蔽的障礙。
      那些周邊商品是階段性的,對大眾的幫助當然是好的
      提升大眾心靈意識到一定的高度,以成道這條長路來說也是不可或缺的
      沒有經過這階段必無法成長至下一階段的必經之路。

      我通篇的重點大略是:
      1.成道的過程和你們靈修者理解的差太多
      2.你們靈修者講實在話沒幾個人深入世間苦難,看過各種黑暗與光明
      你們的東西都是美麗的泡泡,但是你們以為自己好像理解很多了
      那些帶有嘲諷的話或許不是針對你,而是針對你們靈修同溫層
      打破他們幻覺,自己在扮家家酒,至少要自知,而不是沉迷自我感覺良好。
      如果知道這只是階段性,那未來就有進入下一階段的可能。
      3.留下一些線索,最根本的東西。
      如果任何人的法門是消除自我,成為無欲,那這條路就可能通往彼岸。
      如果不是為消除自我,而是練就各種能力,增加各種力量
      那都是階段性的東西,成長到一定高度就無法再上去了。
      4.其它就是對於如實觀的攻擊,蒐證資料過於偏頗
      沒有如實觀不可能進入高階修行,只是喜歡好的而避免黑暗面
      喜歡美的而不接受醜陋,必然成為分裂,因為整體包容一切
      成為分裂就是對抗整體,不可能進到高階。

      以上。」

      「在順便補充一下,觀於眾人將奧修定為性大師,邪教大師,因為一般人看到宗教師父談性就高潮了,也沒有其它想多了解的意願。

      奧修不管是在講性譚催還是超越性都是在門徒面前講的,依當時跟隨他一段日子的門徒對他和他的演講是全面接觸的,門徒在一貫脈絡下來自然不會誤解。而非對他無興趣深入的外人,僅擷取片段,將片面當整體,並給他一個定位,也限制自己心量發展的可能。

      在四十二章經第二卷(中空的竹子)一章,就有講到性最終接段要提升為慈悲,只有慈悲和愛存在,性欲消失了。在其它他談論超越性的叢書都有一再提到:讓性昇華為愛和慈悲,已及在覺知中做愛去觀察到你的性是徒勞的,在深深體悟到這種徒勞,你才可能產生強大的出離心。這些重點都忽略視而不見的人,如實觀的能力都還很大的提昇空間。

      所以如奧修自己所說,去否定別人是成本最低的,你把一個人貶低你就不用努力將自己提昇到更好,只要否定他,他的論點就是邪的,可能讓你走偏,你就能繼續維持現狀,成為安穩的,而不是冒險的,活在未知的。」

      「至於你所疑惑的,他為何不控管他的社區,而放任其失控。其一如他自己所說,他不是個干預者,即使他看到了也任其發展,由法界決定而不由一個已經無我的人去控制。第二是我個人推測的,在極度堅固的社會體制下要使人從社會的一分子脫離出來,成為一個具有自由意識的個體,不受社會國家家庭父母傳統等框架制約且限制其心靈發展的個體,破壞未嘗不好。沒有破壞就沒有重建,沒有解放。所以如果是要維持表面的和平,他相信破壞更有可能將腐壞的局勢拉回零點,大家一切歸零,看要如何重新開始。

      即便他若在世,看到他某些門徒或假門徒到處在開性譚崔課程,相信他也不會反對,即始去參加性課程的人因此離婚家庭破碎了,他會說:因為你的婚姻本來就是虛假的,裡面沒有愛存在,離婚是正常的,還幫助你脫離在深陷的泥淖裡。讓你再一次歸零去尋找你要的。看是要重新檢視原有的婚姻重新開始,或是放下它,一樣重新面對自己去重新生活。」

      1. 我覺得想要討論自己在研究的東西沒有什麼不好啊,為什麼要說自己是變態呢? 況且你是對這內容很堅信又有熱情的,拿出來討論很好啊~~(我有收到你寄來的影像了,這幾天有空時會研究一下)

        要拍一部電影是完全沒有說故事的人自己的意識型態那也太難了吧,這對導演兄弟,他們取的正反方是奧修社區v.s. 美國政府與人民,當然,他們也受到很多評論是,給席拉太多螢幕時間,或是,也有門徒子女評論說,紀錄片沒有講到奧修門徒離家對他們家庭與小孩的傷害,甚至沒有提到奧修當時是鼓勵門徒做結紥手術,因為他認為小孩無助於開悟…等等,一個紀錄片只有六集,其實很難全面性地講述故事的整體,就導演兄弟兩人來說,他們是盡他們所能的做到他們認為最客觀的角度,然而,創作的東西本來就是見仁見智,很主觀的,每個人看的感受都不會相同,抓的重點也不會相同。

        不客氣! 我覺得沒有必要吵誰勝誰輸,這原本就是個開放的討論,每個人原本就都會有不同的想法與感受,沒有標準答案,如果你覺得對別人丟石頭是你喜歡的方法,那就是你的方法,很多日本禪學的大師也都是用這樣的方法幫助人開悟,像是把來求道者丟下窗戶,或是西藏佛教大師馬爾巴對待他學生密勒日巴的嚴酷訓練…等等,如果你知道你在用石頭丟,也知道丟的根本原因,那也不需要管結果是否真的有幫助到別人,因為那結果是看不見也無法控制的,各人有各人的路,會和你吵架的人也有他們背後的抗拒與堅持,每個互動都沒有浪費,都透過互動在成長與學習,因為每個人都像一面鏡子,愈讓我們激動的底下,就愈是需要去觀照的部份。

        我同意你說的每個靈性產品都有它的提升人的角度與供應的需求。

        或許,你可以把「你們靈修者」的你們拿掉,因為,當你分出「我」與「你們」,那就是個二元對立,身為人,我們都是一樣的,都是在這裡體 驗生命,進化與成長,不論我們選擇使用的語言、方式、風俗、宗教類別…等等細節是什麼,我們不是敵人,也不需要互相分個誰勝誰負,不論是什麼認知的層次,那都是一個階段,再者,我自己感覺,靈修不是一條線性直直的路,比較像是個螺旋狀,同一個課題隨著時間與空間,是愈走愈深,我相信,使用不同語言的不同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經驗的苦難與黑暗,而逃離黑暗面是人的天性,所以,這並不是「我」與「你們」之間的問題,是每個人都會有的問題,像是覺察的角度有多深與多廣,而非你歸類為某一類的人,就「都」是那樣,要深入黑暗面,不是旁人用打用罵就能夠到那裡去,那需要的是無比的勇氣,你的留言裡都說了:「所以如奧修自己所說,去否定別人是成本最低的,你把一個人貶低你就不用努力將自己提昇到更好,只要否定他,他的論點就是邪的,可能讓你走偏,你就能繼續維持現狀,成為安穩的,而不是冒險的,活在未知的。」

        奧修在世的時候,就沒有反對過門徒們開各式各樣花式的靈性課程,社區裡想要上什麼有什麼,你覺得玩爽而已的靈氣、脈輪、宇宙能量的課,在他的社區裡也都有課可以上,而且他原本也就反對婚姻制度,反對小孩,這些都是他提出來並用他生命去實踐的論點,我覺得,他的論點在好的部份是,「誠實地面對虛假」,只是,他的晚年是否真的活出這句話,又或者,也變成是理想了呢? 這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