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情閃耀

shine

 

 

「我們最深的恐懼不是自己的不足,我們最深沉的恐懼是我們有無法計量的力量,是我們的光,不是黑暗使我們最害怕,問自己: 「我哪位? 能夠那麼地卓越、豔麗、有才華與美妙? 」事實上,你為什麼不能夠如此? 你是神的孩子,你少少地節約地發揮你的力量,並沒辦法服務世界,把自己縮到極小,因此他人不在你身旁感到沒安全感,一點也不具啟發性,我們全都註定要閃耀,就像孩子們一樣,我們生下來,就是為了要張顯住在我們內在之神的榮耀,並不是只有我們當中一些人才是如此,所有人都是如此,當我們讓自己的光芒閃耀,我們無意識地給了其他人允許做和我們一樣的事,當我們從自己的恐懼中解放出來,我們的存在自動地解放了其他人。 」

~Marianne Williamson 發現真愛 (註1原文)

最近,當我再一次地讀到Marianne Williamson在發現真愛一書裡的這一段話,我的心非常地澎湃,這是我自已內在一個還沒有突破的點。

有一次,和一位好朋友分享我內在對自己沒有自信的地方,朋友很驚訝地說:「啊! 你居然也有這樣的感覺?我以為你很有自信,沒有問題的呢。」在那個當下,我也有些驚訝,原來我在好友的眼中是這麼地有自信,在自認為沒信心的部份一定沒有問題,那為什麼我看不見? 還處在自己的不安全感當中呢?

這一陣子,隨著療癒工作的發展,發現自己最大的不安全感,就是有展現自己的機會來臨時,我總是會沒有辦法一下子就欣然接受,會有一大團不安全感與焦慮從心裡面流竄而出,一部份的自己非常興奮,也躍躍欲試,但另一部份的自己會說:

「你覺得你是哪位啊? 你真的可以嗎? 比你專業的人還很多,雖然有人邀請你,但輪得到你嗎?」

「不要做了吧! 等一下曝露出你自己的缺陷,大家看到你的不足,就會排擠你了。」

「萬一我做不好怎麼辦?」

「不要做那麼大吧,做小小規模的就好了,人少一點比較有安全感。」

如果,沒有覺察地去細看這些思緒,這一大團的不安全感和焦慮就會愈滾愈大,最後,我就會有壓力超級大的感覺,然後就直接拒絕掉,我心裡熟知,宇宙會把機會帶到我們的面前,但是,是否雙手捧著收下機會,並運用機會的自由意志,仍舊掌握在我們的手裡,宇宙最多也只能做到這樣,接下來的,還是得靠我們自己。

強烈慣性的自我懷疑,總是有個深層的根源,在我思考這件事的過程中,一段過往的回憶浮現上來,我記得這一段經驗在其他篇文章寫過(請看這裡),懶得看全篇的話,大致上我是這麼寫的

「我原本的個性是很有表演欲,常常會被譏諷是愛現XD~但是,那只是我在試著做我自己並自然地展現出來的過程,然而,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這樣解讀,在念書的時候,當時因為我的生活方式比較不同,或說比較早熟,和身邊的朋友搭不上,所以,我被原本很好的朋友們排擠了,在那段時間裡,我的恐慌症爆發,尤其是空間恐懼症,有時候一個人坐電梯會不能呼吸,想要逃走,我追根究柢自己被排擠的原因,慢慢發覺,也許我不要太突出,不要太愛現,話不要太多,低調一些,更謙虛一些,外型變得較不出色一些,別人才會接受我,而我也這麼做了,我開始放棄許多不錯的機會,屈就在我覺得不會太突出的地方,把自己藏起來,隱形在大家之中。」

我想,「把自己隱藏起來,就會比較安全」的心情,並不只有我有,我相信,許多在亞洲受教育的人都有這種感受,我們都在追求一個安全牌、乖乖牌,好學生,好孩子…的形象,好,但又不能太出頭的好,爛,又不能是吊車尾的爛,最好是在中上,不那麼凸出被注意,不那麼壞被教訓,不然就會有麻煩出現,要嘛是老師家長給的麻煩,要嘛就是同儕之間的麻煩。

可是,這樣在中間飄浮,沒有個人特色,沒有強項、總在顧及別人反應與態度的「安全生活」,並沒有辦法為我們實踐自己人生的使命,同時,也為自己造成了「我的生命意義何在」的危險,這個危險並不會在短期內展現出來,但是,隨著年紀愈長,「生命意義」的警鐘會愈敲愈急,如果我們的存在只是為了滿足父母、親戚、朋友或社會給我們的要求,只是為了讓自己變成「受期待完美的樣子」,那我們自己天生帶來的的特質呢? 與生俱來的特質都是我們帶到地球上要實現生命使命的配備呀! 丟了,我們又有什麼呢?

我也發覺到,當我讓過去要安全,不要太凸出的模式扣住我時,我會沒有辦法100%欣賞那些正積極在自己舞台上發光發熱的人,我對他們會有一絲絲不以為然,覺得他們有什麼那麼了不起的,有一天,我驚覺到自己的鼻子對某個演說「哼」了一聲,眼光上揚發白了一些,我感到自己內在「酸酸」的,然後,我問自己,「為什麼我會有這種反應? 明明內容我也非常地認同。」

做了一些深層的對話,得到的答案是:「因為,我從來沒有讓自己全心全力地閃耀過,都是非常節約地在使用自己的力量,只想要處在安全範圍內,我表現出來的不以為然,是因為我憎恨自己不能夠也和演講者一樣發光發熱,徹底地實踐自己人生的使命。」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酸民有酸民的反應,因為,酸民們只生活在自己安全的生活範圍裡面,懷疑自己怎可能發光發熱。

因此,燃燒起勇氣,把自己全部的能力都展現出來,盡情在眼前的舞台上獨舞閃耀吧!

(這句話,比較多是對自己的叨絮!)

 

 

 

 

 

 

 

 

註1: “Our deepest fear is not that we are inadequate. Our deepest fear is that we are powerful beyond measure. It is our light, not our darkness that most frightens us. We ask ourselves, Who am I to be brilliant, gorgeous, talented, fabulous? Actually, who are you not to be? You are a child of God. Your playing small does not serve the world. There is nothing enlightened about shrinking so that other people won’t feel insecure around you. We are all meant to shine, as children do. We were born to make manifest the glory of God that is within us. It’s not just in some of us; it’s in everyone. And as we let our own light shine, we unconsciously give other people permission to do the same. As we are liberated from our own fear, our presence automatically liberates others.

~Marianne Williamson-A Return to Lov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