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好書 覺醒家庭

Image result for 覺醒家庭

 

推推推! 每個父母都該收藏的一本書。

書摘 ~~覺醒家庭,第十章,父母必須能掌控一切

「比起教養典型發展的孩子,你必須面對事實,看清自己真正有的控制力其實少得可憐,孩子的人生不是你能控制的,請放下這樣的念頭,然後,起身離開為人母親的位置,把自己當成孩子的靈性導師,要做到這點,首先你需要將孩子視為一個靈性的存在………我們太執著於自己身為父母的角色,這會讓我們卡在表面的層次,雖然我們的文化為父母的角色背書,但執著於這些角色,將會限制我們在心靈層次與孩子完全連結的能力。如果我們能接納更廣闊的視野,以靈性個體的平等身份與孩子建立心靈連結,將會認清把孩子拉拔長大,不是人生的全部,這關乎一個事實,那就是我們每個人來到世上都被賦予了某些必須克服的挑戰,而每個人所面對的挑戰各自不同,為了戰勝專屬於我們的挑戰,我們需要愛我們的人伸出援手。你的女兒有她自己的挑戰,這是她的挑戰,而不是出了錯,她只是單純地想要接受這樣的自己而已,當你幫助她去接受這樣的挑戰,而不是怨天尤人,或許就會發現,沒有這些挑戰,她可能就不是她現在的樣子。她需要你原原本本接受她的先天限制,然後,在這樣的基礎上來幫她展現最完整的自己,當我們能夠用”孩子來到這個世界自有其目的”的角度來看待他們,並接受這是他們本質上與生俱來的部份,就能幫助孩子以他們所需要的方式進行轉變,而不是用我們自然為對他們好的方式,這就是身為孩子靈性導師的真正意義。

想要控制孩子先天的限制,試圖讓他們順服,完全不同於接受孩子並讓他們有機會帶著先天的限制去進行轉變,這兩種教養方式有微妙但深刻的差異。

 

如何從父母的角色轉變成心靈導師?
  1. 我看到的是一個完整的靈性個體,而不是一個孩子。
  2. 我能將自己定位為孩子的夥伴,而不是孩子的父母。
  3. 我會幫助孩子建立他們自己的標準,而不是要求他們遵守我的標準。
  4. 我會放手讓孩子獨立自主,而不是讓他們依賴我。
  5. 我將引領孩子迎向他們的自我,而不是把他們當做「我的」。

 

重新定義孩子的行為:

為人父母的神聖任務,是重新定義孩子的行為。

把那些為了對抗我們控制的攻擊性行為,視為孩子的自我保護;

把說謊視為對抗我們嚴厲管教的反應;

把憤怒視為對抗我們斷開連結的積極性反抗;

把挑釁視逼對抗我們阻力的防護屏障;

把焦慮視為迴避我們批評的自然反應,

把分心視為我們內心混亂的真實反映;

把悲傷視為我們自卑的標誌。

 

一旦我們將孩子表現出來的行為視為我們自身覺醒的動力,

就免除了孩子必須自我修正的負擔。

反過來,孩子的行為也會觸發我們開始轉變,

如此一來…

我們的情感將會變得完整,並且也能放孩子自由。」

 

 

 

初為人母-小孩不怕你耶

在我家老大到了2、3歲貓狗嫌的時候,有一次在外面,小孩鬧了起來,一個路人跟我說:「你的小孩都不怕你的耶。」當下聽到這句話時,有種「靠,這是說我當媽媽很不罩嗎?」接著就覺得超沒面子,好像我是個超級爛媽媽,難道我此刻要打小孩,才能顯出我的威嚴嗎? 面紅耳赤,夾雜著慌張、焦慮、羞愧與不平的心情,快速地帶著孩子”逃離”現場,其實,只是剛好到了孩子該午睡的時間,小孩該吃時間沒吃到,該午睡時沒有睡,就會很直接地表現出來,這和父母是否會教養小孩,或是父母有沒有權威根本沒有關係,孩子這一個階段的發展與行為就是如此,這是無法人為控制的,像之前在總統府裡”自由走動”的蘇小妹妹,引來了不少抨擊,只要有孩子的人, 都能夠了解她媽媽的心情,很無奈,那行為並不是爸媽沒有教好,而是孩童正常發展的階段。

 

控制孩子,是主流的教養模式,一個孩子表現是否優良,我們都會用這孩子聽不聽話,乖不乖來評斷,但是,聽話乖巧只是方便父母行事,外出不會沒面子,又可以顯示出自己很罩,很有威嚴,然而,一個表面上沒有自己想法的孩子,未來能成為獨當一面的大人嗎?

 

從靈性的角度來看,一個家裡最有問題的孩子,通常都是家中最敏感的人,他會接收到家中大人情緒的能量,並常在大人面前上演抓馬,這部抓馬,並不是孩子的,孩子只是扮演了活生生的鏡子角色,反映給大人知道,「這是你的內心世界」。

 

我的屁孩時期

前幾天和朋友聊到教養孩子的議題,我回想自己兒童到青少年時期,常處於很頂撞叛逆的狀態,我媽當時對我超頭大,我曾經跟我爸媽打架,會寫信罵媽媽,會好久不和她說話鬧脾氣,我爸對我說話,我也會莫名其妙衝撞回去,這一切,如果用很傳統的觀點來看,我就是個不受教的死小孩,因為就傳統觀點來看親子關係,「絕對沒有不是的父母」,孩子有問題,就是孩子天性有問題,哪裡一定出了什麼毛病,父母也可能自責自己「都是我沒有教好」、「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也可能用傳統方式把孩子「壓入底」(台語: 鎮壓某人,顯示自己威嚴),覺得「教孩子」就是要不顧孩子的感受地教訓、責罵、處罰,如果孩子多問了兩句為什麼,父母若回答不出來,那就是孩子在頂嘴,不受管教,是壞孩子,父母會回一句:「因為我說了算。」

 

然而,這樣的模式很自然地讓孩子在無法接受自己情緒、感覺、想法的狀態下生活,長期強烈壓抑自己,沒有一個出口,只會讓關係更加惡劣。

 

很多父母覺得,我已經這麼努力地想要給我的小孩好生活,為什麼他們對我還是這個態度? 為什麼我們總是無法親近? 為什麼他們就是不能跟我好好說話?

我認為,很大的一個因素是,父母不想聽小孩的想法與感受。

我記得過去,我想要解釋溝通時,被解讀為辯解,想要講感覺或是表現情緒時,被說是個性不好,感覺就是要被逼到角落去,只能接受,現在長大學習了一些靈性的知識後,我才知道,原來我是個如此敏感的人,我需要有很大的空間去消化不知不覺間感受到的能量,當我沒有一個管道去消化處理那些能量時,就會陷入困頓之中,這種困頓不是身體不舒服,是心靈不舒服,我相信我不是特別的案例,有多少天性敏感的人們,在這樣的文化中成長,有些人有了憂鬱症、焦慮症,或其他精神上的挑戰,卻不知道最根源的因素從何而來。

孩子,你活出我的夢想吧!

大多的父母都很努力地想給孩子更好的生活,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對孩子的要求比對自己要高上百倍,有次,和一個朋友聊起生孩子的話題,她在考慮生孩子,我問她想生孩子的原因是什麼? 她說,「我想生孩子,因為想把他培養成為音樂的全才。」這是個有意思的原因,因為在這句話裡,我看見了朋友自己生命中的缺憾,她想要在音樂上有發展,但自己卻沒有機會,於是,孩子成了實現她夢想的候選人,然而 ,這候選人卻不見得想走音樂這條路,父母很容易把自己沒有實現的願望放在孩子身上,只因為他們是我們的孩子,就該為我們實現夢想嗎?

我記得,我媽媽曾跟我說過,外婆是個非常有才華的裁縫師,她曾經專門做有錢太太們訂做的衣服,但是,她卻一輩子對自己身為裁縫很自卑,覺得這是沒有尊嚴的工作,於是,她譐譐教誨我媽媽一定要成為一個有用的白領上班族,坐辦公室的才是王道,我媽媽也真的做了近10年辦公室白領上班族,但生命的軌跡後來卻將她帶上創業之路,這全都不是白領的工作,到現在,她也不是白領。我記得,我國中考高中的時候,我媽媽也譐譐教誨我:「你一定要好好考,做辦公室工作才是王道。」印象很深刻,當時我看著媽媽穿著短袖短褲,頭髮簡單綁著馬尾,身上有努力烹煮食物後的香味,她不是白領,在我眼裡她很成功,她靠著一間小店還了當時500多萬的負債,但她卻說自己的工作很卑微,當時我內心很矛盾,「那到底什麼才是真正的成功?」我在眼前的工作與自我價值之間掙扎了好幾年,我總覺得眼前的不夠好,如果我眼前喜歡的工作不是白領,那我就不夠好嗎? 做著討厭的白領工作,那我就很優秀嗎?

我後來有個領悟,外婆要是生在現代,身為一個裁縫師,會訂做衣服,是多麼厲害優秀的工作啊! 但她怎麼能夠預見這樣的未來呢? 媽媽創業家的精神,也是這個時代最受重視的能力之一,外婆與媽媽在那個時候怎麼會知道現在的白領不值錢,可能只有22K?

也就是說,身為父母的人,是無法準確預知未來世界的發展,那我又怎麼能知道,我的女兒們未來人生的路途該怎麼選擇? 現在的世界變化又比過去更加遽了,唯一能夠掌握和確認的,就是當下現在,我是否享受我的工作,我有沒有已經走在追求自己夢想的道路上,並能夠成為孩子的模範呢? 要求別人刮鬍子之前,要先把自己的刮乾淨

 

母親心態的調整

回顧我和媽媽的關係,我們經歷幾年的緊張,幾年的鬆弛和平,再幾年的緊張,幾年的和平,像曲線一樣上上下下,她跟我說,和我經歷這一連串教養與相處上的抓馬與問題後,最難的是面對孩子成長階段轉變時,心態上的調整,尤其是從0-7歲沒有住一起,到7歲從外婆家搬回家和父母住,兒童到青少年,從妙齡少婦到孩子的媽,這每一個人生階段的轉變初始,我們的關係都會經歷緊張衝突。

也許,緊張衝突不是壞事,只是一個新階段開始時,必要的磨合階段,這階段是挑戰父母自己的不安全感,改變與孩子相處的心態。

我很謝謝我媽媽,也感謝她曾經努力地走在靈性成長與覺醒的路上,因為如此,她才能夠轉換自己對我的心態,努力地放下控制,現在自己身為母親,我覺得「放下控制」真的是最高超的育兒心法了。

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她第一次嚐試調整自己心態後的改變,那時候,我15、6歲,我們的關係很僵,常常吵架打架,或是寫信罵對方,那時她對我有很多控制,介入我生活中的大小事,我常覺得自己是絕對不可能讓媽媽滿意的,因此內心有很多憤怒。有一天,她把我叫去談話,她說:「從今天開始,你生活上的大小事、功課、考試…等,我都不管了,那是你自己的責任,晚餐想回家吃就先說一聲,不想回家在外面吃也沒關係。」當時聽到這句話,我爽歪了,覺得自己終於獲得自由了,哇哈哈哈~~ 但是,人很妙,體驗過自由之後,也知道自由不會離自己而去,就會很想要回家賴在媽媽的身邊,找她講話,把學校發生的大小事跟她分享,從那時候開始,我們母女的關係才有了轉變,才走上親密,當然,這樣的關係,在後來我又做了挑戰媽媽極限的事情之後,再一次崩潰XD~

然而,有了第一次的轉變,就可能再來第二次的轉變,當時挑戰媽媽極限的事情是,她發現我不是處女了XD~真是天翻地覆,她像充滿母愛的母熊一樣,一掌把當時的男友飛拳踢出,我們不能再來往,我必須回去教會,任何除了教會活動外的活動與社交全禁,我們又再一次陷入冰點,隔了一年,我也滿18歲了,她又再一次調整自己的心情,接受我身為人天生的好奇與需求,我們也可以公開地談論關於性的話題,我也可以全然誠實地與她分享我的狀況。

我覺得她很厲害的是,慢慢地放下自己內在的限制,以退為進地不用強硬的手法控制我的行為,反而用全然接受,取得我更大的信任,而願意悉數與她分享。

現在,我自己是兩個女孩的媽媽,想到自己成長過程中發生的大小事,再想像地套到我女兒身上,我覺得「啊~~~我真是個很挑戰極限的孩子」,要真的能放下控制,覺察自己內心潛藏的焦慮,是一件說起來很簡單,實行起來很困難的事。

 

結論

常常覺得,我的兩個孩子都是我的Guru(大師),在她們身上發生的大小事,都是提供我檢視內心的照妖鏡,在近7年的媽媽生涯裡,我深刻地感覺到,孩子不是我們所能控制的,他們都帶了自己已經排定好的生命藍圖而來,不是我一己之力能去強行控制與改變的,我所能做的,就是提供他們一個適合他們個性的環境,但其實,這個環境並不完全是我單方面創造提供的,他們也創造提供給我一個空間,在這個空間裡,我有機會再一次親近我的內在小孩,這個曾經沒有受到關懷的自己,能夠跟著我的小孩一起成長,我常常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這條母親之路是一輩子的,從孩子出生那刻,要完全丟棄過去的自己-任性、浪漫、天真又依賴心重的女孩,創造出新的自己–讓孩子依賴,家庭裡中流砥柱的堅強女超人,再從女超人退位,把被孩子暫時借走的重心,再一次找回來,放在自己身上的中年蛻變時期,最後,到充滿智慧,但必須坦誠自己身體狀況巔峰不再,需要受孩子照顧的老年時期,人的一生,就像藥輪的教導一樣,處在不停地循環轉換之間,該來的改變逃不了,如果新的階段來到,心態卻沒有調整,堅持要用前一階段的方式來過新階段的生活,就會一直處在掙扎、不快樂的階段裡。

因此,不止當父母時當覺醒父母,任何時刻,都要抱著一顆覺察的心,往自己的內在找答案。

 

對「推好書 覺醒家庭」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