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滿筆記 洞穴 黑暗與神靈

這一則BBC的報導裡面,提到家人們心急地祈求洞穴神靈Nang Norn的原諒與幫助,在他們全數獲救之後,舉行了盛大的感恩儀式,謝謝Nang Norn的守護。

泰國足球隊事件

最近發生的泰國足球隊受困於洞穴,在世界各地的洞穴潛水專家、軍隊…等等不同救援的協助之下,13人終於全部獲救,對整個搜救的過程非常好奇與著迷,原本,所有人都覺得凶多吉少,最後,居然可以全數獲救。

讓我印象很深刻的是,第一批進去探路的兩位洞穴潛水專家是在拉繩索的時候,不經意地浮出水面,看見13雙眼睛回望著他們,在他們詢問男孩們的狀況後,聊到困在洞穴中都在做什麼,怎麼支撐下來,才知道,25歲的教練曾經當過和尚,他鼓勵這些男孩們,在黑暗的洞穴裡打坐渡過時間,記者並沒有更深入提到關於他們冥想與心靈上的經歷,但是,我想,在黑暗與恐懼的狀態下,用冥想的方式安定心情,是會有很大的幫助的。

薩滿文化中的啟蒙儀式

這些男孩們,在不經意間,經歷了生命中非常特別的啟蒙儀式,許多薩滿的文化裡,在男孩即將成年時,族人與薩滿會進行一連串的儀式,每一個文化都會有些不同,但核心地來說,他們會連結地區守護神靈、祖靈,或是守護與指導該族的神靈,接著,男孩們會被送到森林、洞穴或是大自然的環境裡,在禁食、禁水、禁語…等狀態下,交到神靈的手上,因為禁食/水/語,他們的意識狀態會改變,進入轉換意識,在這個狀態下,連結他們的守護神靈,與之進行交通,並得到需要的教導與訊息。

在麥克.哈納這本書「薩滿與另一個世界的相遇:從洞穴進入宇宙的意識旅程」中,他曾經提到自己的洞穴啟蒙儀式,在過程中,要遵循一些規則,在晚上一個人到黑暗洞穴裡睡覺,過程中,不能開手電筒,在半夜的某個時間點需要起床,靜靜地等待神靈的來臨,他提到自己聽到動物群經過的震動聲音,並在這個過程中,連結上在他身邊許久的一位重要指導靈。

在薩滿傳統文化裡,男孩必須要經歷過這樣的啟蒙儀式,與自己的指導神靈連結,蛻去兒童的身份,擁抱新的身份,在某些非洲薩滿的文化裡,男孩在走入大自然進行啟蒙儀式的前一天,要花一整天的時間與自己的母親在一起,擁抱感謝母親的愛與給予,等到啟蒙儀式之後,就不再與母親同住,因為他是一個成人,要創造自己的人生。

雖然些男孩是在不經意之中,進入了類似薩滿文化的啟蒙儀式,但是,經過這麼多天,他們的內心一定也在不經意中蛻變,啟蒙儀式象徵著舊的身份死去,新的人歸來。

不知道這些泰國男孩們的心路歷程是如何? 很期待聽到更多的故事。

riosecreto5.jpg
圖為墨西哥的Rio Secreto

去年,我去了兩座不同的洞穴,一座在維吉尼亞,一座在墨西哥,都是非常巨大的洞穴群,兩座洞穴的導遊都讓我們體驗了在洞穴裡關燈全暗的狀態,伸手不見五指。

在維吉尼亞的洞穴時,導遊說,在這樣黑暗的洞穴裡,有些人待不到幾小時,就會發瘋,在那位導遊關燈的時候,他先說了Boo,想要嚇人,那時候,驚嚇的能量充滿四週,後來,同行的朋友們一起唱了「OM」,在黑暗的洞穴裡,om的聲音振動起來,整個能量完全轉變,能量由害怕變成平靜。

在墨西哥的洞穴時,所以人都泡在水中,燈才關不到1分鐘,其中一個人就受不了地問:「Is everyone still here? Please turn on the light.」

從這兩個洞穴的經驗,我覺得在黑暗的洞穴裡,如果內在原本就有不安全感,一暗下來後,感覺就會更加放大,這時,就必須非常注意自己的心念。

一次我露營的時候,當晚下大雨,雲層很厚,我們的營地又是被環繞在大樹之中,在帳篷裡很暗,已經很久沒有處在如此黑暗的地方,上一次如此黑暗是在一個薩滿儀式裡。

那晚,我做了一個自己心靈的實驗,在黑暗之中,如果,我開始放入負面的念頭,那會怎麼樣? 我放入懷疑:「如果所有的神靈、宇宙的力量…等等,都是假的呢?」

順著這個念頭,有更多相關的影像出現,我發現自己在黑暗中開始驚慌,心頭緊起來,呼吸加重,開始覺得自己往下掉,像是下面有個無形的黑色漩渦,我不停地往下掉,旁邊沒有任何的扶手,我無法抓住任何東西,這很像是憂鬱症爆發的感覺,在那一個當下,我覺得自己有兩個選擇,一個是開燈,因為,這就很像做了一個很壞的惡夢想要醒來,但我不想要開燈,因為我知道自己在做實驗,那就只有第二個選擇,就是「轉念」,因為感到自己不停下墜,我告訴自己,「我相信,我相信指導靈/力量動物的力量,請來抓住不停下墜的我。」

很快地,我的力量動物就用祂的方式把我帶出那個黑色漩渦,我的恐慌感慢慢地消退,感到一股強烈的安心感,就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事後,再回想洞穴與黑暗的實驗,我覺得,這可以分成兩個面向來討論。

第一個是,人的身體處在一個黑暗的狀態,像是在洞穴、森林…等,因為大自然的力量不可抗,我們沒有得選擇必須順服於眼前的狀態,並在這當中找到最適合的方式生存,因為臣服,我們須保持彈性,也要有很強烈的信心,相信這個未知的力量,不論我們給這未知的力量取了什麼名字,神、佛、仙、神靈…等等,因為,我們必須把自己交在神靈之手,但現代人要遇到這樣的狀況,實在不多,不像過去的人,大多是被自然環境與未知力量所包圍,現代人較多的是第二種狀況。

第二個是,人的心靈處在一個黑暗的狀態,像是憂鬱、恐慌、焦慮、躁鬱、悲傷…等等精神上的黑暗,雖然,現代人不常碰到實體的黑暗,但是,卻常常深陷在精神的黑暗中,這樣的狀態並不亞於實際的黑暗,再加上,現代人的生活價值觀、物質主義、金錢消費導向,科技的便利與近似萬能,人們誤以為身邊所有的人事物全都可以「控制」,就連我們日常的信仰也處在控制的狀態下,「我給你們廟捐多少錢,你要保障我都沒事。」「我只要拜了這個,就可以得到那個。」

然而,這卻很容易讓我們更陷入黑暗之中,因為,忽略世上有一個未知的力量,只是盡所能地想要操控事情導向我們個人想要的結果,在我們被情況逼迫著無法朝我們所要的方向前進時,就痛苦、失望、憤怒、悲傷、焦慮、驚慌…,那是因為,我們忘記了未知的力量,忘記要謙卑、臣服與感恩。

現代人少了大自然環境提醒我們未知與不可抗的力量,但是,未知的力量仍舊存在,心靈的黑暗不會比肉體的黑暗輕鬆,相反地,因為我們誤以為自己能夠操控,對人事物有更深的既定標準,更加劇自己內心與未知力量的對抗,然而,靠人本身的力量是有限的,我們需要整個宇宙都能夠幫助我們,要能有宇宙的支持,第一步就是要有對未知力量的強烈信心,這股信心會為我們帶來謙卑、臣服與感恩的習慣,當我們內在充滿信心、謙卑、臣服與感恩,很自然地,我們就為內心照進一道光,我們的行事作風會有180度的轉變,自然地,我們內在黑暗的狀態也會改變。

泰國足球隊家人與當地居民辦的盛大感恩儀式

有些人也許看這個盛大的儀式會覺得是迷信,但是,如果更深入地思考,這其實,就是對於未知力量的信心,這也是薩滿的核心概念,神靈對薩滿文化來說,是未知的力量,也是存在的意識,雖然,我們無法實際用眼睛看到,但是,存在的能量卻能夠感受得到,我們需要對這些看不到的意識多一份尊重與感恩,這個「迷信」態度的深層,其實是謙卑與臣服的一種表現。

或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