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情緒

通常小孩和我講她們的事,我不太插話,盡量讓她們講完,因為,我相信,就算是小孩,她們也可以在講的過程中,看到和找到自己的盲點與找到答案,有時候,我會在結尾時,問她覺得應該怎麼處理才好,有時她會有明確的答案,有時候,會問我,我才會告訴她我的想法。

昨天接女兒下課時,女兒說她和好朋友大吵一架,但後來又和好了。聽到他們吵架,我其實不太驚訝,因為,從吵架的前幾天開始,女兒已經每天都和我抱怨好朋友是怎麼硬要女兒做她想要做的事,情緒能量總是需要一個發洩的地方,火山要爆的就是該爆,我覺得吵架只要是沒有人身攻擊或肢體衝突,我都可以接受,畢竟那是小孩學習人與人互動的重要過程,不能缺少。
我的兩個小孩年紀很近,曾經有那麼一段時間,10分鐘一小吵,20分鐘一大吵的時期XD~~吵到媽媽都快崩潰,後來,我發現一個現象,如果,我站在任何人的一方,那這架就吵沒完,而且兩次吵架的時間會縮更短,如果,我不當裁判,她們哭,我就是安靜地抱著她們,外加深呼吸,那哭鬧時間就減短,和好的時間就加速。
等她們兩個人都可以表達時,我開始要她們學著處理應對,一開始是給她們台詞,告訴她們在什麼狀況,可以如何好好地表達自己想要的,到現在小孩年紀再大些,我更是不站在任何一方,通常是丟一句:「你們兩個吵架! 那自己去搞定。」如果有人哭,或覺得受傷,那可以先來給媽媽秀秀,但我不會去告訴她,「我秀秀你是因為你對。」我秀秀她們是因為她們的情緒值得被聽見、看見與尊重。
也許因為我對吵架的態度是很放鬆,不覺得有什麼,和親近的朋友約小孩一起玩,我們也是差不多的態度與處理方式,所以,當我聽到小孩吵架,我通常不太緊張。
昨天女兒下課和我說完與好朋友吵架的事情後,帶她去上美術課,剛好遇到了好朋友的媽媽,我們還蠻熟的,平常也會約小孩一起玩,她一見到我就說:「唉呀,她們兩個吵架了,唉,我要她不要吵,她偏偏不聽,我和她說,如果再和你女兒吵架,你以後可能就不讓她們兩個一起玩了!」
我跟她說:「我覺得還好啦,反正她們和好了啊!」
好友媽媽:「不行,我覺得她不可以這樣。」
我:「沒關係,大人之間好朋友都會吵架了,更別說小孩了,你說是吧! 就不要介意,反正和好就好了!」
後來,小孩下課了,女兒的好友先走出來,她媽媽見她出來,一劈頭告訴她:「阿姨說,以後你如果再和人家吵架,就不讓你們兩個一起玩了!」
我…我…我…完全來不及擋住她,接著,就看到這個小女孩原本上完畫畫課光彩的臉,一下子失去了臉上的光亮,突然暗淡了下來,她頭低下去,肩膀也垂下去,好像洩氣皮球的樣子。
也許這一幕觸動了我內心的什麼,也許也是因為小時候有被當著大人的面洩氣,也許是那種「難道你們都不管我心情嗎?」的感覺,我下意識地捧著她的臉,在她媽媽面前說:「我沒有這麼說,寶貝,我覺得你們兩個人吵架,自己講好,又和好,那就好了,我覺得沒有關係。」
當下也完全顧不得給不給人家媽媽面子,我整個頭腦想到的就是,我不想要她臉上的光熄滅,隔了一下,我覺得我還想要再強調我覺得沒事,再拍了她的肩膀,要她轉過來,再對她說一次:「我真的覺得沒有關係,阿姨沒有說你們不可以一起玩,我覺得你們可以講好,那真的很好,下次再來我們家一起做史萊姆吧!」
事後我想想,才驚覺,我那當下的反應好像也太不給人家媽媽面子了,但是,我覺得,如果不表達我的想法,我晚上做夢都會夢見她暗淡的臉。
在為他人做療癒時,常常看見成人們內心那位受傷的內在小孩,那麼,眼前有個真正的小孩時,就會很希望可以少幾個未來需要療癒內在小孩的大人。
其實,我也能夠理解她媽媽的心情,因為很害怕女兒失去好朋友,所以,希望能夠強力地教導女兒應該怎麼做,很羞愧,害怕我會怎麼看她,擔心我會不會說她管教無方,會不會以後再也不來往,這都是人之常情,因為,每一個人都希望被接受,我們會用各種方式讓自己被接納。
我覺得,孩子之間的爭執是必要的成長過程,在爭執中,他們學著處理自己的情緒,想辦法找出對策,在這中間,如果有人可以聽著他們說,幫他們找出感覺與情緒相對的字詞,認同他們因此而生的情緒,在處理爭執或不愉快的過程中,他們也同時更加地了解自己,知道該如何把情緒化為言語,而不是當情緒來臨時,直接爆炸為怒吼、尖叫或失控。
當然,在能夠幫助孩子前,我們要先學會認出自己的情緒與相對應的字詞,也要能夠包容自己的情緒與做不好的地方,接納自己,只有我們接納自己,才能夠接納孩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