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個真相手術

「真相就像手術一樣,很痛,但會痊癒。謊言就像止痛劑,會有馬上的舒緩,但是,副作用卻是永久的。」

今年夏天,一次在解夢的時候,我的外婆出現在我的薩滿之旅裡,在那裡,她告訴我,面對你內在的真相比什麼都重要,她說:「說出你的真相!不要把別人是否喜歡你當成存在的首要。」

看著外婆的臉說出這一段話,我其實很吃驚,因為,我所知道的外婆的故事,以及媽媽描述的外婆,外婆在世的時候,曾經是個非常在意他人眼光的人,做任何事情的第一個考量都是:「別人會怎麼看? 別人會怎麼說?」

她會有這樣的信念,起源於她悲劇的人生。

曾祖母(外婆的媽媽)很小的時候,就失去了母親,她兼起媽媽的角色,幫忙家裡務農,那時,會僱用外來的長工幫忙種田,在她16歲的時候,有一天,被其中一位長工強暴了,她不敢向任何人說,一直到肚子大了起來,被家人發現才說出自己的委屈,但當時肚子裡的孩子已經太大,來不及做任何處理,只好生下來,這個寶寶就是我的外婆,在那年代,有這種不幸遭遇的女人沒有任何版面讓她去表達 #metoo 的運動,反而被大部份的人視為「你已經髒了,沒有價值了。」她無法再享有機會能嫁到好人家,只能帶著恥辱活著,而外婆在這樣的環境上成長,我想,在她心靈深處,一定對自己的存在感到矛盾,生命是如此的神聖,但卻帶著如此大的羞恥。

後來,在外婆七、八歲的時候,曾祖母的爸爸終於幫曾祖母找到一門親事,是去當別人的二太太,剛嫁過去時,甚至無法帶外婆一起過去,外婆只能與母親分開,留在舅舅與舅媽家,曾祖母用盡全力地想要爭取外婆成為她丈夫的女兒,至少,在戶口名簿上,能有父親的名字,而不是「父不詳」,然而,生在父權時代的男人們才不可能「體貼」老婆,這位曾祖父到臨終時都沒有答應曾祖母的要求,讓兩個女人怨到她們也死去的那一天。

外婆一輩子,因為從來都沒有受到正式的承認與接受,對自己的存在一直處於羞愧,因此,她更是在意別人如何看她,她這一輩子,都沒有誠實地表達過自己真實的感受,只有在死前彌留之際,稍稍地道出一些隱藏在心裡許久的想法。

夏天時,我做的夢是回到孩童的時候,我從出生就是外婆帶大的,爸媽忙著工作,我和外婆很親,在夢裡,我看見小孩的自己在外公外婆的舊家裡跑來跑去,在後院陪外婆洗衣服,我順便玩水,又跑去坐在外公很帥的偉士牌機車上唱歌,當時充滿我的感覺是滿滿的愛與安全感,我覺得自己是受到無微不至的呵護與疼愛,我深切地感受到外婆給我的愛,還有,她在我身上感受到的愛。

在自己當了媽媽之後,有時候,我會覺得陪著自己的孩子成長,好像是能夠再一次陪伴自己的內在小孩成長,我給孩子愛,其實,也同時在給自己愛,有時候,孩子遇到了一些挫折,我陪著她們說話的過程,或對她們說的內容,好像我也在對自己的內在小孩說,所以,我在想,在那個夢裡,外婆也在對我表達同樣的概念,陪著我成長,給我滿滿的愛與關懷,就像是她也再一次陪著自己的內在小孩成長一般。

在解夢時,外婆說:「說出你內在的真相,不要把別人是否喜歡你當成存在的首要。」

剛開始幾個月聽到這句話時,我只是單純地覺得,也許就是把想講的話好好地講出來,不要隱藏,如此簡單而已,但是,最近,我對於這句話有更深的體悟。

我覺得,內在的真相,不是只是想講的話,好好地講出來,這真相包含了,我們內在有個深切地不滿足,但是,卻因為害怕傷害別人、傷害關係,傷害感情,就一直忍住,以為,只要不說出,一切就會沒事情,這包含了我們的憤怒與不滿,息事寧人的處事方式,是止痛藥,不是長久之計,因為,那些憤怒與不滿會累積加深,一直到我們再也扛不動了,結果,關係垮了,感情淡了,而我們卻還是有那麼多的憤怒與不滿,好像原本息事寧人是為了保全感情與關係,不傷害別人,結果,居然兩頭都是場空,又憤怒,又不滿,又關係爛透。

我最近對親愛的老公做了真相手術(哈),沒有計劃,就脫口而出,我發現最近自己的內我(inner self)活動變得比自我(ego)要旺盛,自我還沒有控制過濾之前,內我就直接開口,而內我常常都是直指真相的核心,有時候,自我還搞不清楚狀況,在給老公做「真相手術」時,也是同樣的狀態,當內我說完後,已經來不及了,自我正在懊悔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時,老公也放下心防,說出自己努力隱藏的真相,對我開了真相手術,當真相與真相碰觸在一起,兩個人都好痛,但是,卻也同時鬆了一口氣,因為,不需要再花好大的心力與能量去隱藏,隔天,兩個人雖然因為吵架而疲倦,但是,心裡卻很輕鬆。

因為,我們終於能夠看見問題所在,對症下藥,一起找出解方。

當我們可以不用花好大的力氣與能量去掩蓋真相,我們自然地就不會揹著很重的負擔,有時候,在與個案討論淨化的內容時,其實,需要清除的不屬於我們的能量,不一定全都是別人惡意強加在我們身上的,有時候,是因為我們的信念而製造出來的沉重負擔。

動個「真相手術」把重擔都清除吧! 好痛,但是,會痊癒。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