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很簡單呢

夢境

上個月,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了我們全家人坐在火車上,要一起到渡假小屋的目的地,在火車上,我望向窗外,看見了兩隻巨大白色的大狒狒在遠方平原上奔跑,牠們移動的速度非常快,在我的眼裡看起來,牠們很有力量,很巨大,但在我的心裡面,我卻直覺地脫口而出:「Oh my god! 牠們看起來好可怕哦! 還好牠們離我非常遙遠。」

火車就接著繼續往前開,到了目的地,我們下了車,抵達了渡假小屋,我、兩個孩子和她們的朋友在小屋的廚房裡,孩子們在桌上玩遊戲,老公在屋外和附近的鄰居聊天,我在廚房裡整理著,在我移動到廚房的後門時,又看向窗外,再一次看到那兩隻巨大白色的狒狒,我看了牠們,心想:「怎麼又是牠們? 還好我在屋裡,牠們應該不是針對我而來的。」但沒想到,牠們直挺挺地朝我的方向飛奔而來,我心想:「靠! 不會真的是衝著我來的吧?!」

我再觀察一下,牠們真的是衝著我來的! 牠們衝過來推門,我全力擋住,看著玩得正高興的小孩,和在外面聊天很開心的老公,一部份的我想要大叫,一部份的我卻忍住在心中,耳邊還可以聽到老公小孩開心的笑聲,這時,白色的大狒狒成功地闖入後門,接著,牠們變成人,手上拿把武士刀,我的手上也變出一把武士刀,心想太好了,可以回擊,拔劍後,發現尖端不是尖的,是平的,我內心大叫:「媽的!!! 我就知道這種衰事會發生在我身上!!!」但還是拿著平的刀子全力刺殺對方,接著,我就驚醒了~

解夢

這個夢實在有太多的情緒在裡面了,而且印象非常鮮明,於是,我問了指導靈,到底這個夢要給我的訊息是什麼? 

在薩滿的文化裡,夢,通常是另一個世界要傳達我們必須要知道的訊息給我們,很像是一封來自老家的家書,如果夢的內容情緒愈激動,或是做可怕的惡夢,那不一定是壞的象徵,有可能只是老家來了一封特急宅急便的家書,想要把你從最近困住的狀況、思緒、感覺、盲點…等等,大搖特搖地把我們叫醒,如果,我們一直不願意醒來,或是聽不懂,那麼夢就會持續,像有些人會持續做好幾年相同的夢。

我很奇怪的夢到底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我一開始看見快速有力量又聰明的動物,就先預設立場牠們是危險的? 

指導靈指出,在整個夢境裡,我最需要注意的不是外境–不是白色強壯的大狒狒,而是整個過程中,我內心的對話,從最開始,我就預設了自己內心的恐懼、害怕與擔心,其實,當我坐在火車上面時,在遠方的白色大狒狒對我一點威脅也沒有,牠們的存在是中性的,沒有特別的危險,如果,轉換我一開始設下立場的故事情節,牠們其實是具有力量,敏捷、聰明、美麗、健美與雄偉的動物,這些特質,是我害怕在自己身上看見的。

因為恐懼與擔心未知,我只一心想要把牠們殺死,想讓牠們消失,因為只有這樣,我才能夠若無其事地生活著,享受我的舒適圈,牠們象徵著我對自己力量等特質的肯定,其實,我與白色狒狒是一體的,需要結合為一,而不是將牠們殺死,因為,殺死牠們的象徵是–抑制、壓制自己的力量。

最後,刀是平的,是因為,我常會懷疑自己會的東西還不夠多,會使用的工具還不夠好,不夠精,會拿自己與專家相比,但是,我卻忘記,這是我的刀,我有一把刀,狒狒變成的武士有一把鋒利的刀,如果,我與狒狒(內在的力量)合一,那麼,牠的刀也是我的刀,重點在於連結我內在的力量,那麼知識與工具會自然地湧現, 自然地使用。

孩子在旁玩樂,老公在外面與鄰居閒話家常,我一個人獨自安靜地對抗狒狒,是象徵著這是一場每天都在上演的戲,在孩子丈夫面前盡職地扮演媽媽與老婆的角色,但我的內心裡卻進行著一場激烈的戰爭,自己與自己力量間的戰爭,在那裡掙扎著,但老公與小孩都不知道。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自己心裡進行著一場如此的戰爭,這好像是隱藏在內在好幾層底下,正在進行的一場電影,像是在潛意識裡面播放,但我卻沒有意識到,因為,這已經是我的習慣。

設定意念(set your intention)

於是,我開始探討自己的思考模式,我是這樣沒錯,要開始做任何新的事情之前,我總是會先看向最困難、最可怕、最討厭…的部份,然後,我會讓這股恐懼、擔心與不安的感覺佔據我,在這階段,我會可能會找出不能做的藉口,也可能會怪罪別人,或者直接默默退出,我好像總是從沒有信心,覺得自己一定做不到的出發點開始。

如果,這是我一開始設下的意念就是這樣,那後面一定會是引來與我設定意念差不多的狀況與後果,因為,只要一開始設定了事情是難的,我就會看不見簡單的地方,也看不見可以使用的技巧,人的腦就是這麼有趣。

在想到這一點時,陪孩子看Brain Child的節目時,內容講到一個科學實驗是,集合來一群人,給受測者一本雜誌,告訴他們,「你們在10秒鐘之內,翻完這本雜誌,然後告訴我,這本雜誌裡面有多少張圖片。」

在實驗的結果裡,有一半的人正確回答該本雜誌裡有48張圖,其他一半全都答錯,到底這一半的人是怎麼在 短短10秒鐘裡得到正確答案呢?

實驗者發現,一半答對的人在得知問題後,都很正面地說:「我一定可以做得到!!」「這沒有問題!!!」「我相信我可以!」

另外一半沒有答對的人則是說:「啊~~~這怎麼有可能啊?」「真的可以嗎? 好吧,我試試。」「不可能吧!」

後來,一半答對的人解開謎題,為什麼他們知道是48張圖,因為,在雜誌的正中間頁,貼了一張紙,上面寫著「這本雜誌裡面有48張圖,你找到答案了!」

實驗者發現,如果,我們給予大腦正面的暗示:「我可以做得到」,那麼,我們的眼睛很自然地會「看到」幫助我們達成目的的線索,如果,我們給大腦負面暗示,那我們的眼睛就起不了作用,會像沾了牛大便一樣,什麼都看不到!

如果很簡單呢?

說到共時性,看完節目的隔天,慣常地聽播客節目時,聽到我很喜歡的播客TIM FERRISS在講他寫新書-TRIBE OF MENTORS-的過程,這本書是他集結了許多他曾經訪問過的各個專家,針對他提出來的幾個統一的問題做回答,他再把答案集結成冊下來,是一本集結精英經驗與生活感想的書,我覺得這本書很實用(拿起來打壞人也蠻實用XD~比磚頭大), 他說,一開始會會有寫這本書的靈感,是他在想自己有許多方面還在摸索該怎麼做,覺得個己還需要再成長與學習,但是,很多東西乍看之下,如果沒有具經驗的人引領,不知從何下手,在他幾經思考後,有一天,他在寫筆記時,突然有個靈感出現,他說:「What if it was easy?(如果很簡單呢?)」「如果建議是出於那些有經驗的人口中說出來,事情對他們來說非常簡單,從他們的思考模式來著手,那就容易許多了!」

在聽到他說「What if it was easy?」我也突然間茅塞頓開,對! 如果我在要做任何事之前,我就設下意念:「What if it was easy? Yes, it is so easy!! O~M~G~ It is sooooooooooo easy!!」那我的頭腦就會直接帶著我的全身往so easy的方向而去,做起事情來,心理障礙去除,自然阻力就小很多,因為,我們最大的敵人往往不是別人,不是外境,就是我們自己。

這一連串,從夢境到後面的同步訊息大約在2.5週之間,讓我看見了自己的盲點,並找到要重新置入的概念,尤其是O~M~G IT IS SOOOOOOOOOOO EASY這句話,這是有個語氣在裡面的,哈哈哈,催眠怒吼式的語氣! 哈哈,真的非常有用!

當恐懼來臨、感到自己做不到、覺得自己卡住,告訴自己:「What if it was easy? Yes, it is easy! O~~~~M~~~~G~~~~ IT IS SOOOOOOOOOOO EASY!!!!」

廣告

在〈如果很簡單呢〉中有 4 則留言

匿名訪客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