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4 冤親債主的另一個角度





這集的節目主要是在討論冤親債主與創傷的相似性與關聯性,冤親債主可能不是一個外在要來索債、索命的的外力,而是起源於個人與家族的創傷事件。我認為,冤親債主是一個現象與結果的觀察結論,但是,描述的角度與整體的療癒方式,可以有一個更完整與深度的解釋。

(歡迎分享,請註明出處)

Youtube:



  1. 神聖空間的建立
  2. 分享聽眾回饋
  3. 主題



Show Note:

冤親債主

許多人做療癒時,常會被判斷「這是冤親債主」,開出的療癒方式就是要化解冤親債主,有些遇到的個案會覺得,只用「冤親債主」一言以蔽之,覺得很不能接受,或是,內心直覺地感受,還有更細更深入的解釋。
先看看普遍說的冤親債主的症狀與描述方式:

  1. 常作惡夢
  2. 各大醫院所檢查不出的長期難痊癒之無名病痛、身心虛脫、身體不適)常常覺得身體差
  3. 冤親債主為了方便討報,往往以各種方式,令人先斷掉身邊所有貴人緣(包括親人、友人)的援助,令人個性大改、反常、產生顛倒見、思想偏激,或言行舉止怪異。 
  4. 嚴重者,甚至包括修行走火入魔、幻覺(包括幻視、幻聽)不斷,令受報應的人之貴人、親友,在失望之餘,離開而去,以方便冤親債主下手討報。
  5. Addiction: 具有極端的負面「性格、不正常、不健康的生活(包括不良飲食習慣,明明知道而改不掉者)
  6. 有時由自己親人示警,自己親人個性大改,言行怪異或親人發生意外事件,甚至整個全家家運皆不順
  7. 常出大小意外:車禍、跌倒、開刀、血光意外事件多。
  8. 重大倒楣或諸多受欺壓、令人委屈、內心受到嚴重打擊的事件短期內接二連三 (使自己意志崩潰、人格失常或者使自己小不忍而亂大謀,抓狂誤事、誤大局而受惡報)
  9. 嚴重討報的冤親債主眾有優先權可以把我們的福報及幸運擋開在一邊,讓我們的福報無法到臨,(本來求佛菩薩很靈的,佛菩薩都是有求必應,別人求也很靈,就到你自己求的時候就不靈了)。
  10. 這個時候你應該更要比以前多加倍勤奮念佛放生,因為你前世做過很大的壞事,只有經過長期的努力念佛,你才能消除罪孽,然後福報才會到來,你求富貴就能到來,事事就能順心如意。
  11. 罪孽深重時,甚至會針對自己人生所追求的各種願望加以打擊(例如:追求感情,就令其感情受挫;追求財富,就令其大破財;追求事業,就令其事業失敗;追求名位,就令其失去名位;追求家庭美滿,就令其家庭破碎…,上述之挫折狀況一再重複發生…),使之諸事不順,而令人生不如死,所以常常令人覺得事事不如意、不得志、煩惱多、憂鬱悲觀、意志消沉(註:嚴重者,甚至得到憂鬱症、躁鬱症、想自殺),這是冤親債主對當事人所設下一步一步之進逼手法,到最後才下手索命。
  12. 偶而看到、夢到隱隱約約、似有似無之幻像:自己眼角掃到人或動物、黑影、異形一閃而消失無蹤、或常覺得自己旁邊有人或其他東西在跟隨、或光天化日之下,偶而見到嚇人之幻影…。
  13. 反倒是越修麻煩事越多,負面打擊性的感應特別多,此時自己反而應該更加小心,這乃是表示因為冤親債主本來就希望一報還一報,會故意出狀況,打擊修行者信心,使人認為宗教乃是騙人的東西,放棄修行,以方便冤親債主討報,



PTSD普遍的症狀

1.過度亢奮: 緊張、心跳加速、情緒思緒亢奮睡不著2.緊縮: 警戒、焦慮、恐慌、重覆出現擾人的影像(心靈的傷 身體會記住p24羅夏克墨漬測驗)3.解離:虛無飄浮的感覺(出神)、健忘(頭腦一片空白)、否認、身體疼痛4.無助感5.過度警戒6.對光線和聲音敏感7.過動8.誇大的情緒與驚嚇反應9.惡夢與夜驚10突然的情緒起伏,如盛怒、發脾氣,羞愧感11 抗壓力變差,容易因壓力而身心耗竭12 睡眠障礙13 易受危險情境所吸引14 常哭泣15 無法愛、照顧或與他人連結(ex: 心靈的傷身體會記住p26)16 害怕死亡、發瘋或短命17 沒有情緒反應或不太有情緒反應,冷漠感、孤立感,行屍走肉18 長期疲營或體能極差19 免疫系統與特定內分泌問題20 生理疾病,特別是頭痛、頸部與背痛、氣喘、消化疾病、腸道激躁症,嚴重的經前症候群21.憂鬱傾向+不祥預感22.對生命意興闌珊,提不起勁

冤親債主與創傷症候群PTSD的症狀有許多共同之處,所以,如果,我們先撇開用佛教或是特定宗教的敘述方式來講述這些症狀或狀態,用比較中立的方式來描述:
人的心靈有一種特殊的能力,它會自動的隔離與劃分對我們生活有用與無用的資訊。這是精神問題的主要來源。怎麼說呢? 
若說人的心靈有整合與創造和諧關係的基本功能,因為這個功能,我們保留或壓下某些感覺與資訊,因為,我們需要有一定準備好的程度,才能夠面對與忍受生命中出現的傷痛、創傷與衝突。為了避免活在充滿衝突的世界裡,心靈自動地有能力隔離自己的一部份,甚至把這個痛,壓到無意識裡,這是心靈為和諧生活做出的犧牲,尤其是當痛苦太過劇烈時,然而,當我們把痛的感覺壓下去的時候,也把「感覺的能力」壓下去,就無法有感覺了。

但是,這些壓下去的部份,並不是就消失無蹤了,它會以一種重覆性的、強迫症式的方式,強硬地把一些影像、想法、行為、感受…等推到意識層面上,這些由影像、想法、行為、感受等組成的部份,我們暫且稱為「分枝」,分枝會組合成自己一個小的象徵性意識,它會形成一個影像、一團能量,或說,投射出來像是個與我們心靈分開的個體…如: 冤親債主,而這個分枝時不時地會佔領我們的意識,有時甚至會像是把控制權都拿了過去。

在症狀上,這樣的狀況就會很像: 焦慮感、恐慌症、歇斯底里、失神、出神、虛無飄眇,或嚴重一些會像是精神分裂,多重人格、精神疾病。

值得注意的是,有這些症狀的人,通常會說,這感覺像是外力導致的,就像是冤親債主的說法,是一個我們看不見、無法掌控、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靈體,為了討債,所以對我們做壞事,因此,造成了我們身心靈的整體狀態出問題。

實際來說,「分枝」是處在「正常意識」之外的地方,它是被推到無意識裡的部份,因此,真的就像是從外面而來的感覺,這些分枝或說不被意識接受的心靈碎片,感覺起來就像是由外而來的攻擊者,像冤親債主一樣!! 或有人會說卡陰,中剎,犯小人、業障病、神的處罰。

很常地,有這些症狀的人,會覺得自己受到外力的侵犯,自己了解的一切,也就是意識願意接受、承受、面對的部份,全都受到挑戰,因為累積太多,無法一次全都處理消化,因此,就有了精神上的疾病。

了解了心靈的創傷與為什麼會有冤親債主來相害的原理後,要再進一步的了解,創傷也不是只有自己這一生所經歷的創傷,有些人,這輩子從小到大生活的還算不錯,但是,到了一個年紀,也面臨了有所謂「冤親債主」的症狀,為什麼呢?

創傷的經驗也是會代代相傳的,有時候,我們有的症狀是來自我們的祖先
在一些傳統的說法上,「祖先問題」也是處理的重點,我們都多少有聽過,沒有拜祖先,後代就會不順…等等的說法,現代人大概會覺得,我有沒有拜祖先和我現在眼前的問題有什麼相關? 傳統的說法是比較模糊一些,讓我用較為現代的語言來敘述這個關聯在哪裡。

先用科學的角度來切入。

最近的科學實驗證明了,一家三代,從祖父母-父母-我,三代間的命運是緊緊相連在一起的。

怎麼說呢?

當我的祖母懷我媽媽時,在她懷孕五個月的時候,我的媽媽-還是胎兒的她,在這時候,她未來長大可以使用來生孩子的卵子就形成了,這是可以形成未來的我的一部份,因此,在我媽媽還沒有出生的時候,我的祖母、媽媽和我三個人曾經同時處在一個身體裡面,在細胞的層次上共享著同一個空間,我最早最早生存的型式也在我的外婆身體裡,三代人同時分享著一個生物環境,爸爸的狀況也是,在他還在奶奶肚子裡的時候,他的精子已經形成,因此,我的另一半也分享著奶奶、爸爸共同擁有的生物環境,這有沒有超酷?!

因此,這樣想想,外婆或奶奶在懷孕時遭遇到的創傷或她們的心情也同時地傳遞到我們的細胞裡,如果我們說,胎教很重要的話,那表示,我們認同母親的情緒,包括恐懼、憤怒、愛、希望等等的信念,都會在細胞的層次上傳遞給下一代,並進一步地影響或改變後代的基因顯示狀態。

媽媽在懷孕的時候,不止是只有吃進去的食物可以影響小孩,不知道為什麼,大多數的書籍或懷孕的教育訊息都只著重在食物,其實,食物只是小小的一部份,更大的一部份在於,媽媽經驗到情緒之後,會分泌出相對應的荷爾蒙與資訊信號,這些荷爾蒙與資訊信號會啟動細胞裡某個接收器,啟動媽媽與胎兒一連串生理、新陳代謝、行為等改變。
慢性的或重覆性的情緒,如憤怒或恐懼會在胎兒身上造成印記,這個印記的主要功能是: 事先為小孩灌好出生之後,面對這個世界所需要的軟體,這樣,小孩出生之後,就可以很 快地直接有生物的能力去應付或面對這個世界,所以,這是一種人類生存的本能。

像是原始人的環境,如果小孩出生後就不停罵罵號,那會死全家,因此,身體很聰明地,在小孩出生之前,就預先設定好所需的軟體,來應付現實環境的生存。
一個女人在懷孕的時候,如果她的生活環境有巨大的壓力,或是她面臨了創傷,她的身體為了生存的本 能,就會發展出戰鬥或逃跑的模式,當人處在這個模式時,負責身體成長、消化、滋養的細胞就會暫時地緊縮起來,把所有的血液讓給四肢的細胞,因為,人逃不走的話,成長、消化與滋養也是枉然,人的身體很聰明地會自動調節,因此,在肚子裡的胎兒也很自然地會接收到與媽媽同步的生理信號,做同樣的反應。
那我們就要再提到瑞秋.雅胡達的研究,她是紐約西奈山醫學院神經科學與精神病理學的教授,她的研究對了解隔代創傷的影響,有鉅大的貢獻。

研究內容是這樣: 

她研究了集中營的生還者與他們的孩子對於創傷症候群的神經生物狀態,她的研究主要重點在腎上腺皮質醇(Cortisol) 與治療創傷症後群的相關性。
什麼是腎上腺皮質醇? 這是一種壓力荷爾蒙,用來幫助身體從創傷經驗恢復到正常的重要荷爾蒙。

她發現,有創傷症候群的集中營生還者的小孩,出生時,有較低的腎上腺皮質醇,與他們的父母是一樣的,因為有較低的腎上腺皮質醇,所以,他們對於壓力、剌激的調節速度與能力就較低,因此,他們也很容易承接父母親創傷症候群的症狀,尤其是慢性長期的創傷狀態,腎上腺皮質醇的生產受到壓抑,因此顯現在集中營的生存者與他們的孩子身上。

不止是集中營生還者與他們的孩子有這樣的關係,她還研究了退伍軍人,以及911事件時,受到嚴重創傷的懷孕婦女與他們的孩子的狀況,他們的孩子都傳承了父母的症狀,如身體疼痛、慢性疲勞、焦慮、恐慌、憂鬱。

她的研究結論了,如果我們的父母曾經有過PTSD, 那我們有PTSD的機率是普通人的三倍,她認為,這類型PTSD是遺傳的,並不是因為小孩聽了父母創傷的故事而造成的,她也是第一個發現,創傷生還者的孩子雖然沒有直接經驗、感受或生活在 創傷經驗裡,但他們卻攜帶著父母有的創傷身心靈症狀。

因此,故事講到這裡,我們是真的很深地受到祖先的影響,但是,對他們給我們影響的處理,絕對不止是在家裡擺上牌位就好,請法師唸唸經文,超渡一下就好的。
我的看法,現在很多處理的方法都是本末倒置,真正的問題中心沒有處理,而花很多心力在想拜祖先的細節,如牌位怎麼寫,拜祖先的桌子高度有多高,要用幾根香、用什麼水杯,什麼燈、什麼金紙、拜肉或拜素,這些細節與我們消化歷代創傷的經驗都沒有直接的關聯。

以薩滿的角度來看,祖先處理的問題有幾個層面,
1.祖先是否有未完的情緒、想法需要交代而沒有過渡,虛弱或是帶著不滿的情緒留連人世,療癒這些祖先,並把他們過渡到靈魂該去的終點站,讓他們安息。2.探討祖先與自己的關係,自己如何默默地重覆著祖先的命運生活著,如何發現、看見這個部份,進而療癒家族中未經驗完整或壓抑的情緒3.重新的輸入適合我們現在生活所需的軟體。

參考資料

1.http://bestzen.pixnet.net/blog/post/17181277-%E5%86%A4%E8%A6%AA%E5%82%B5%E4%B8%BB%E8%A8%8E%E5%A0%B1%E7%9A%84%E5%BE%B5%E5%85%86%E8%88%87%E5%8C%96%E8%A7%A3%E6%96%B9%E6%B3%95

2. Waking The Tiger

3. The Body Keeps the Score

4. It Didn’t Start With You

5. Navaho Symbols of Healing



2 thoughts on “Ep4 冤親債主的另一個角度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