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化內在的故事

縫得很爛,但是象徵療癒的娃娃

我的兩個女兒,7.5歲與6歲很喜歡一起洗澡時光,洗澡的時候,常常可以聽到她們開心聊天大笑,或是大聲唱歌的聲音,那是我在世界上最喜歡的聲音之一。

上個週末,聽到她們開心輪流唱歌的聲音,我坐在冥想枕上做著我的呼吸練習,突然間,快樂的歌聲轉成了傷心的哭聲,小女兒還沒來得及穿上衣服,衝進我房間跟我哭喊說:「姐姐不愛我了,她不想要我當她的妹妹了。」

我:「蛤? 」整個還摸不著頭緒問:「你們剛剛不是還開心地一起唱歌嗎?」

小女兒:「但是,姐姐她不想要再唱我想唱的歌了,她對我的表情皺眉頭,她不再愛我了,她說她不要當我的姐姐,不要我當她的妹妹了。」

雖然我認真做著呼吸練習,但是,她們房間傳來的聲音,我一點都沒有錯過,沒有印象姐姐有說這些話,就在這個時候,姐姐也緩緩滑進我的房間,一臉就是妹妹正在告狀,她很無奈的表情。

哭成淚人兒的小女兒,我叫她到廁所拿衛生紙擦眼淚,擤鼻涕,我順便問問姐姐這邊的說法,姐姐說:「她一直唱著同樣的歌,一開始很好玩,後來我覺得無聊了,我想要叫她換首歌,但她不要,還繼續唱,我就無聊了。」接著擺出她那展現「無聊」的表情。

我問:「那你有無聊到跟她說,不要愛她,不要當她姐姐,不要她當你妹妹嗎?」

姐姐說:「沒有啊,我什麼都沒有講,她就開始哭了。」

妹妹這時哭喪著臉走過來,她們一起和我坐在地上,我問妹妹:「姐姐剛跟你說不愛你,不要你當她妹妹了嗎?」

妹妹:「沒有,可是,她的表情讓我覺得她不愛我了,嗚嗚嗚嗚~~」

小孩之間,我盡量保持覺察,不當裁判,所以,我跟兩姐妹說,「你們都有自己的感覺,還有對於發生事情的想法,我們分別來說說看吧!」

邊問問題,小孩邊回答下,妹妹說出來的故事是:「姐姐不喜歡我唱的歌,做出了討厭我的表情,所以她不愛我,不要接受我,不要我當她妹妹了。」

姐姐的故事是:「啊就一直唱同一首歌很無聊,我只是很無聊,又不知道要怎麼叫她不要唱了。」

我問妹妹:「所以你是從姐姐拒絕你,還有她的表情裡面,去產生出你現在說出來的故事嗎?」

妹妹:「對啊,那就是姐姐的意思啊。」

我:「那你現在聽到姐姐說,就是覺得唱同一首歌很無聊,所以才不和你再一起唱,才做出了姐姐覺得是”無聊”的表情,你有沒有也覺得無聊的時候? 像是媽媽一直講同一本故事,只能看同一個卡通的時候?」

妹妹:「嗯,有,有時候也有無聊。」

我:「那你無聊的時候,你會說”歐,好無聊哦!” 有時候,也會擺出很無聊的表情,對不對?」我模仿了她平常無聊時會做的動作給她看。

妹妹害羞笑了一下,那正是她平常感到很無聊、很煩、不想再做某件事情的招牌動作,「那你說好無聊,或是做出那個動作時,如果媽媽不接受,還是要你繼續的話,你會怎樣?」

妹妹:「我會想要大哭或跑走。」

我:「那媽媽會因為你做出那個動作,或大哭,或跑走,就跟你說,”我覺得娜娜不愛我了,她不要當我的女兒了,嗚嗚嗚嗚~」

妹妹:「不會,因為我只是很無聊,不耐煩,不想再繼續做了,我還是愛媽媽。」

我:「嗯,那你覺得你和姐姐現在是不是也一樣呢?」

她點點頭,雖然還是止不住淚水,因為她原本就是情感超豐富的小孩。

我:「那我們再想想,你剛剛”感覺出來”的故事-姐姐不愛你了–你覺得那是真的嗎?」

妹妹眼淚婆娑說:「不是真的,她只是無聊,她還是愛我。」

姐姐在旁邊也感染到情緒,流著眼淚說:「我本來就愛你,從來沒說不要你當我妹妹啊。為什麼你要自己編故事?」

兩姐妹擁抱合好。

~~~~~~~~~~~

從發生的這件事情裡面,可以看見「對身邊人的表情、話語,或環境感知而創造出一套解讀的方法,或說創造故事」是人的天性,我們從小就會,每個人敏感的程度不同,感知的角度不同,一件中性發生的事情卻可以有好多不同的角度來解讀,因為感知與解釋的角度不同,就在我們的內心裡形成不同程度的抓馬。

在小孩7歲之前,腦波處的狀態是接近於催眠的狀態,也就是說,在這個階段,大家都知道小孩的學習力超強,除了學習力之外,小孩對身邊發生大大小小的事情,不論多麼細微的情緒、能量、表情…等,都是處在海棉狀態,有意識地、無意識地全盤吸收到潛意識裡面,形成我們日後面對世界的行事模式。

想想看,我們小時候,有多少狀況,因為爸爸媽媽一個表情、動作或對我們說的話,就感覺到自己不被愛,沒有價值,不被接受,有時候,我們的解讀可能是正確的,但不可否認地,也有很多時候,我們的解讀是單方面,而且有誤差的,就像我小女兒解讀到的事情發生是她不被愛,不被姐姐接受。

在那個當下,她的故事情節全都如雷射光點般,全都集中在「姐姐拒絕我,所以不愛我」這個結論上,如果這時,旁邊沒有人引導她,把目光放鬆一點,除了你的故事外,也看看別人的角度與解讀,如果沒有人讓她從自己故事的出神狀態裡回神一下,這個結論與感覺,可能就跟著她一輩子,「姐姐這個表情,就是代表她不接受我,不愛我。」下一次再有類似的狀況出現時,她可能就會自動先下結論,而跳過重新感覺、審視或從其他解讀來看她與姐姐相處間的狀況。

如果,我處理的方式是,「這有什麼好哭的,你想太多了啦! 那有這樣,快去穿衣服睡覺了。」

否定她的感覺,否定她創造出來的故事,那麼,這個故事及故事延伸出來的情緒能量就會在她心裡留下一個印記,跟著她,到下一次類似狀況發生時,再一次爆發出來,印記如果沒有消除,就會跟著她一輩子,每當她遇到類似狀況,也許不一定是姐姐,也許是學校同學,或是朋友,她也可能會用這樣的結論去評判眼前的狀況,然後再一次感受到不被愛、不被接受,因為再一次感受,印記就再一次加大加深,變成惡性循環。

這麼說,並不是要讓爸爸媽媽們感到不知所措,而是,這是小孩在program軟體的過程,我們為他們輸入了什麼樣處世的program。

我覺得,在我自己成長的過程中,就有許多這類型的印記,我和我孩子的相處,讓我有機會再一次看到這些印記,再一次有機會化解。

上上禮拜,我的小女兒發燒生病在家,姐姐也跟著在家,小女兒堅持要到我床上,要我陪著她睡,大女兒則把所有我做給她們的娃娃都搬進我房間玩,陪著陪著,我也看書看到睡著,就在午睡正甜的時候,小女兒跟我說:「媽媽,你超不公平的。」

半夢半醒之間,突然被指控不公平,整個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本能反應問了一句:「蛤? 什麼?」

她說:「你不公平,都只有給姐姐做娃娃,你從來沒有給我做過娃娃。」

還在半夢半醒之間,我也搞不清楚狀況,就覺得以前到現在做了那麼多隻娃娃,就是讓她們分享的,怎麼突然在跟我哭夭沒給她做娃娃?!

好不容易比較清醒一些些,再仔細想想,我好像真的沒有在她出生後,給她做過娃娃是特別要給她的。

我試著和她解釋:「你出生的時候,媽媽有兩個寶寶,一個是你,一個是姐姐,姐姐還沒有2歲,媽媽那時候很累,而且,你又有非常非常嚴重的異位性皮膚炎,媽媽沒有心情做娃娃, 我那時候好累好累 我的心全都放在要怎麼把你的異位性皮膚炎治好,那是我對你表達愛的方式,雖然沒有娃娃,但我放進去的心力,絕對比做娃娃還要多出千倍。」

六歲幼童整個聽不懂,還是哭著說我沒有給她做娃娃,姐姐在旁邊把所有我做的娃娃都放著圍在妹妹身邊,說:「我們是一起share的啊,為什麼你一直要說這些都是我的呢?」

就在這個時候,也許是因為還在半夢半醒之間,她的哭聲突然帶著我回到自己的記憶裡,我那時候7歲,我弟弟剛出生,是個超可愛的小寶寶,全家人都把心力放在照顧小寶寶,那時候,我外婆剛過世,我從0-6歲都是和外婆在一起的,她過世後,才搬回家和爸媽住,弟弟生出來之後,我覺得全世界都沒有人在乎我了,我內心漸漸形成一個故事情節:「我的爸爸媽媽很不公平,他們只愛弟弟,都不愛我。」這故事情節跟著我過了好幾十年。

我開始和兩個女兒說這段往事,也許不是特意要和她們說,就是很自然地說出來了,我說:「娜娜,我也有和你相同的經驗過,我的弟弟比我小7歲,他剛出生的時候,我覺得我的爸爸媽媽非常不公平,他們都只愛和在乎我的弟弟,不愛我。」

突然間,我的回憶裡也出現了我已經遺忘很久的畫面,我的爸爸媽媽那時候正努力在創業,常常忙著顧店,照顧生意,到處奔波,跑銀行三點半,又要同時照顧一個新生兒與一個剛回家,很不熟的孩子,我爸還要拿錢回家養奶奶、弟妹,又同時要照顧他年邁的祖父母,以我現在大人的眼光來看,我能懂得這很心力交瘁,我接著告訴她們:「但現在我可以懂,我的爸爸媽媽不是不愛我,他們的心力分散在好多好多事情上面,世界上沒有完美的父母,就像我沒有辦法滿足你每一個需求,我的爸爸媽媽也沒有辦法,但是,我們相同的是,身為父母,我們都已經做到當時我們能盡力最好的程度了。」

那一刻,我理解到,小孩之所以會感到傷痛,是因為小孩看不見大人所看見的其他層面,如果,大人也沒有方法、工具或學習表達,與小孩分享心情,或是引領著小孩看到故事其他的層面,那小孩就會深陷在那個”結論”裡面許久許久,像我,一直到上上禮拜,才有機會從心去深度體會故事的其他層面,並轉化故事,這故事都在我生命裡生根30幾年了呢。

在我很老實地與兩個小孩分享完後,母女三人流淚成一團,我再看看娜娜,她的表情緩和很多,我問她:「你可以感覺到媽媽愛你嗎?」

她伸出她的手臂給了我一個深深的擁抱,我感覺到她微微發燙的身體,脫口說出:「我現在也可以感覺到我的爸媽愛我。」母女三人緊抱大哭
(緊抱大哭好像是我們家的style?!哈哈) 。

妹妹聽我說完,接著說:「媽媽,你現在可以去做娃娃給我了嗎?」

我:「可是我很久很久很久很久都沒有做娃娃了,忘記怎麼用縫紉機了,做得很爛怎麼辦?」

妹妹:「沒有關係啊,那是你要做給我的娃娃。」

那天晚上,到我的材料櫃裡,翻箱倒櫃找材料,還好布料和棉花都還有,馬上動手做了一個給她,縫得爆炸爛,因為太久沒做手工,但是,做完之後,卻感到無比療癒。

娃娃一家,中間紅色的是大女兒剛生時,朋友的幫助下做的,右邊的大娃娃是我做娃娃全盛時期的作品,明顯手藝好很多XD~ 還有頭髮,衣服也是我縫的,哈哈~這是當時妹妹出生時,我和姐姐說是妹妹要送她的禮物。左邊是這一次重出江湖的療癒娃娃。

一月以來,我一直在做著療癒父親傷痕的功課,這段時間,我和我爸的相處模式沒變,但是,隨著內心感知的角度不同,我漸漸看見一些我看不見的故事角度,和我爸糾結最大的問題一直是「我覺得我爸爸重男輕女,不公平,愛我弟多過於我。」

但現在,我了解到,我的爸爸在我受創傷最重的那幾年裡,他生命裡的壓力、不安全感、不確定感有多麼大,不擅表達的他,從來都沒有說過,關於他的一切,都是我媽替他當發言人,我對他的認識,就是我媽對他的解讀,我現在理解到,他也揹負著他自己家族裡面某個創傷,就像這個「不公平」的感覺,穿越到我女兒的身上,他也揹負著「不公平」的創傷,因為他別無選擇地必須在爺爺死後,因身為長子,必須放棄原本自己的人生,接替爺爺的角色,扛起一家9口人的生計。

這段療癒父親傷痕的時間裡,我才看見並願意接受,我因為爸爸與我這樣的關係,造就了我今天有哪些特質,我看見了獨立、堅強與勇敢,我看見了,因為我們的關係,他給我的禮物就是今天我所擁有的這些特質,我也看見了,我會對探索與療癒心靈有莫大的熱情,也是起源我我爸爸,如果沒有他,就沒有今天的我,我願意打開眼睛去看與接受我承傳自他的特質,這些特質,以前都很排斥,因為我很害怕我媽跟我說:「那好像你爸哦!」意思是,那不是件好事,但是,在我深入去看,打開心去接受時,我發現,我有好多特質和我爸真的好像哦! 我才願意去承認,有一半的我是從我爸而來,因為願意打開心去看見與接受他,我也同時接受了自己長久以來不願接受的另一半,能完整地接納自己的全部。

也很深地感覺,我的孩子們是我的Guru(大師),藉由她們,我持續地在療癒,持續在修行,持續在進化,有時候, 都會在心裡偷偷跪拜一下我的大師們XDD~~

轉化內在的故事,就是把我們雷射光點般的視角放鬆下來,動動轉轉眼球,從不同的視角切入一個中性的故事的各個角度,感受各個角度,如此,我們的創傷得以療癒,生命故事可以再一次地改寫。

廣告

在〈轉化內在的故事〉中有 2 則留言

Mira~米拉~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