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故事

很久以前,我曾經很喜歡一個已婚的男士,在我喜歡上他的那一刻,我還不知道他已婚的時候,只覺得和他特別投緣,常常有場合會讓我們見到面,見面時,總是心裡總是有一份很特別的悸動。

有一次,他和我說了他的故事,他告訴我,自己已經是有老婆的男人,有孩子的爸爸,給我看了他的孩子的照片,他告訴我,原本想要和還是女友的老婆提分手,沒想到,女友提前一步告訴他:「我有了!」於是,他勉強地結婚,孩子也生了下來。

聽完後問他:「為什麼當時沒有辦法誠實地面對你的感覺? 或是做人工手術的處理?」

他說:「女人拿孩子不是很傷嗎? 我怎麼能跟她說實話?」

我:「所以,你因為不想傷害她,就和她結婚了! 那你愛她嗎?」

他:「沒有很愛,但我非常愛我的孩子,我離不開我的孩子,所以選擇繼續留在這裡。」

當時的我,一部份理智地說:「你這爛男人! 那怎麼又出來和別的女人談心? 這必須要遠離。」

一部份又很奇怪地,在聽了他的故事之後,反而更加迷戀他,情感上很無法自拔,理智與情感有非常激烈的衝突,所以,我在聽了他的故事之後,有時候會理智地拒絕和他出去,有時候,又無法克制地在心裡覺得我快要受不了了,很想要衝上前去XD~

因為這樣的心情,我當時有很重的罪惡感,總覺得自己扮演了一個萬惡小三的角色,很不道德,很愧疚那位我不認識的女人,甚至,在那時候,一直很害怕自己做這樣的事情,以後會不會得到報應?!?!?! 心裡常常很糾結。

後來,漸漸地,就走遠了,但是,很奇怪的是,我心中就一直揮不去他的故事

父親傷痕

從今年一月份以來,我很積極地在療癒自己的「父親傷痕」,總覺得在成長的過程中,很缺乏父愛,在這過程中,我重新地更深入地審視了自己與父親的關係,我發現自己從來沒有想過,我父親帶給我的禮物是什麼,我總是帶著批判眼鏡,檢視著他沒有做好的地方,做爛的地方,但是,在深入療癒父親傷痕的過程中,我才發現,原來我和我爸爸這麼相像!!!!

我與另一半的關係和溝通方式,我也是和我爸比較像,我們也是天生比較瀾漫,哈哈,很喜歡培養我媽和我老公都稱之為「課外活動」的東西XD~ 很有趣的是,我媽描述我爸做太多課外活動翻白眼的神情,也和我老公有時看我太多課外活動的神情是一樣的XD~除此之外,我老公和我媽有許多相似的地方,我在婚姻裡常有種感覺是,「我嫁給我媽了嗎? 咦,我在當我爸嗎?」

很矛盾的是,我覺得,如果對我媽忠誠,我就必須討厭我爸,但我又在扮演我爸的角色,剛發現這點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很精神分裂,「為什麼我要選擇扮演我爸的角色?」

那些我否定他的部份,都是我自己突破不了的盲點,尤其在自我實現的議題上,我總是會覺得有什麼莫名的阻礙,在深入檢視父親傷痕的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我突破不了的原因就是,我無法全心全意地接受我父親如是的樣子,如果,我無法全心全意地接受他如是的樣子,我就沒有辦法全心全意地接受我如是的樣子,當然,那些與他很相似的特質,也會被我視為糞土,無法拿出來好好地使用與發揮。

當我接受了他如是的樣子,看見我之所以成為今天的我,和他過去與我的相處方式有很大的關連,那些曾經看似極為負面的事件,許多居然是我今日力量的來源,如果沒有他,我不會走入心靈與療癒,或許,我會是個很膚淺的人。

慢慢地發現,原來,我雖然表面上排擠我爸,但是,我內心卻對他有無限的愛,我會選擇和他在婚姻裡扮演差不多的角色也許是因為,我想要藉著如此的生命選擇來展示對他的忠誠,原來,孩子是沒有辦法在父母之間擇一的,頭腦裡,我選擇了我的媽媽,但內心裡,我也選擇了我的爸爸,並用我的生命把沒表達出來的忠誠活出來。

入夢

在探索父親傷痕的過程中,不知道為什麼,上述的那個人反覆出現在我的夢境裡,
夢到的時候,夢境裡心有悸動,但老實說,我已經許久許久不曾想到他,雖然,他的故事還是印象萬分深刻,有時候會讓我拿來當勸世的教材XD~

我開始回去翻那一段時間寫的日記,這麼久以前的日記,還讓我翻箱倒櫃地找出來了,當年搬到加拿大時,居然有扛舊日記來! 哈哈~

看著我當時寫下的心情,當年的愧疚與罪惡感又浮現出來,這感覺我已經忘記很久了,讀著讀著,好像穿越到很久很久以前,坐在桌前寫下心情的我,那其實很熟悉又陌生,我知道,現在的我已經與過去的我是完全不同的人,但是,原來這些感覺還是像封存在儲藏室裡的日記一樣,是可以找出來的,我現在很清楚,這樣的狀況表示,我還沒有完整地處理好當年的愧疚與罪惡感。

指導靈要我對當時那段經驗深深地鞠躬,表示我接受事情如是的樣子,並尊重當時的經驗與心情,唯有如此,我才不會再抗拒那些感受,把愧疚與罪惡感全都放進心裡,把所有相關的人也都放進心裡面,所有事情的發生,還有我們會遇上的人都有背後的原因,不論是道德與不道德的,都是靈魂選擇體驗的,請原諒自己,祂們再告訴我,其實,這和我爸是有關係的,因為,根源的感受是–我得不到我爸。

其實,當時祂們告訴我「得不到我爸」的原因時,我以為的是「我得不到父愛」,但是,上週我媽來多倫多看我時,她和我分享了好多家族的故事,其中一個故事,聽完我都驚呆了~~

父親過去的伴侶

在家族系統排列裡面,有個說法是,如果父親或母親的前任伴侶沒有被承認與記念的話,這對伴侶生的孩子有時候會在不知不覺之間對父親或母親的前任伴侶認同。

在我父母剛結婚的前幾年,那時我已經出生了,我爸外遇了,當時,他離不開我媽,因為有了我,也有共同建立的家庭和事業,但又同時愛上了我媽的朋友,當時,我媽生氣要離婚,但雙方長輩不准,同時間,她的朋友打電話來求她,是否能夠准許她加入,一起三人世界,我媽當場拒絕並打電話給朋友媽媽告狀,朋友媽媽也出面處理,結束了外遇,我爸媽又再繼續在一起。

我媽說,那時候事情發生完後,我爸消沉了許久,我媽說,當時她很年輕,除了長輩不准離外,她明明內心裡知道我爸對她沒有愛情,仍是傻傻地堅持留著,為了孩子留著,盼著男人會因為她的愛而改變,記得,我很小的時候,看到我爸媽吵架,就會對他們吼:「你們幹嘛不離婚?」老實說,我也不知道那麼小年紀是哪裡學來「離婚」兩個字? 但現在回想,孩子的心靈是與父母相連結的,都可以感受到父母內在的訊息。

我想,當時那位阿姨和我爸在一起的時候,應該也是揹負著很沉重的愧疚與罪惡感,畢竟我媽是她的朋友,這樣的傷害是比陌生人更深、更強烈的。

我媽說完這個故事之後,我突然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原來,我當初迷戀的不是那個人,而是他的故事,我的潛意識裡一定對於父母當時發生的外遇事件有情緒上的記憶,但沒有故事情節的記憶,所以,那時候,聽到那個人的故事後,無法理智地閃人,反而更深地陷入內心的糾結,是因為我在他的故事裡聽見了我潛意識記得的事。

其實,認真想想,我和當初那個人雖然有悸動,卻沒有很長久的相處,但是,內心的感覺卻很誇張的強烈,不成正比,原來,我誇張的感受不是因為那個人,而是他與我爸爸很類似的故事,看到他,就像看到我爸爸的過去,只是,當時,我只有情緒的記憶,所以,無法解釋我強烈的迷戀。

很有趣,原來指導靈說的得不到我爸,不是指我得不到父愛,而是,我連結到了我爸、媽與阿姨過去那段故事裡,主人翁們沒有受到承認與處理的心情了。

當我發現了這一整段的關連性, 再看回去那段迷戀,不禁覺得,每一件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遇到的人們,都不一定是我們當下認為的那樣,就算當下覺得那是愛情,但是,那些感覺有可能只是我們家族系統或潛意識記憶的一部份,而不是自己的,那些未處理的情緒,總是要再透過某一個人,再一次地承認、感受、認同、處理與療癒,那些感覺才能夠真正的昇華,如果沒有療癒,那就會在潛意識裡繼續傳承,這就是所謂的業吧! 該做的功課,該療癒的心靈,總是該要面對的。

如果,我們看見一個人深陷在不倫的戀情裡,或許,不要急著馬上批判他,因為,在那背後,他可能揹負著我們看不見的包袱,理智上,都知道什麼是道德,但是,情感上卻無法克制,當有這樣的感覺出現時,或許,這是一個該是探索自己與家族的時刻的溫馨小提醒(笑)。

是說,從那時候到現在,都過了十幾年了,如果沒有這一次深入療癒父親傷痕,還有這一連串接續而來的同步性事件,我或許只是會說,那就是年少愛玩無知,害怕著報應,愧疚與罪惡感仍舊深埋在潛意識裡當背景音樂,這個經驗,也讓我對人生裡,冥冥中的安排,生出了很深很深很深的敬意,我們人總以為自己知道,但是,我們真的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只能對偉大的神秘力量擺上我們無限的尊敬。(orz)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