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事的力量

說到月事,有多少女生喜歡姨媽來訪的請舉手!

有多少男仕喜歡另一半月事來臨的也請舉手。

哈哈哈~大概很少人

之前,一位朋友與我描述了北美原住民女人們在月事來潮的時候,會一起進入月屋(Moon Lodge),我很好奇地問她,「什麼叫月屋? 又是怎麼一起進行?」

她和我解釋,當一群女生長時間一起生活時,她們月事來臨的時間就會變得很一致,因此,在過去部落生活裡面,大家生活在一起,姨媽也都選擇差不多的時間來拜訪全部落的女人們,因此,她們會在部落裡的月屋一起在裡面流血,女人們從平時俗事中抽身出來,在月屋裡面,一起分享故事與心情,食物有人張羅,她們專心地在月屋裡,坐在茅草堆上,讓經血直接流到大地,當經血直接流到大地時,女人們總是能感到到無比地釋放,加上有一群姐妹們互相地傾聽與支持,這樣的月屋儀式,總是能夠讓女人們的心緊緊地相融在一起。

什麼是月時間(Moon Time)?

與朋友聊完北美原住民女人的月屋之後,我對這主題很好奇,所以,我找了些資料,原來,在北美原住民的文化裡面,他們認為月事來臨時,是非常神聖的時刻,這段時間,主要目的是在淨化自己,尤其是內在的淨化,清除內在不屬於的負面能量,這一段時間,其實就是女人們自己的神聖儀式時期,因為女人是生命的給予者,所以,月事代表了生育的力量,這是女人擁有最大的力量之一,北美原住民的祖先們,尤其是男人們,在月事其間,會離女人們遠遠的,因為男人們很害怕女人在這段時間時像「巫婆」一樣的可怕力量!! 哈哈

下面這一段建議,雖然是搞笑的漫畫,但這似乎是男性天生的直覺,女人月事來臨時,為了自保,男人都知道幫女人把世間事搞定,人離遠一點就對了。

月亮祖母與女人的協定

在不同的薩滿或是原住民的文化裡面,信仰上都是泛靈,因此,他們的神話也都是與大自然間的元素們相關,舉例來說,會稱呼地球為地球母親,天空為天空父親,植物與動物們是兄弟姐妹,太陽是太陽祖父,月亮是月亮祖母,大自然裡的一切都是與我們密切相關,共生共榮,互為親屬的親密關係,因此缺一不可。

有了這一層的了解,就來說說月亮祖母與女人間協定的神話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女人被視為非常有力量的存在,因為,女人們都握著每一個家庭裡的情緒能量,包括歡喜、悲傷、憤怒、憂慮等等,女人存在的地方就有家庭,就有新的生命,也許是因為這樣,過去的原住民文化裡,很多都是母系社會,因為他們看見並重視女人的存在,這與父權社會裡,對女人的角色與定位有著極大的不同。

就算是母系社會,有著眾人對女人的尊敬,要扛著一家人這麼多的情緒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感覺一下,接收、處理與消化一家人所有的情緒是多麼讓人心神耗盡的事啊! 然而,造物者就是把扛著一家人情緒的重擔交付到女人的手裡,這是女人的責任與天生能力之所在。

因此,有一天,女人背負得受不了的時候,走進大自然裡,向大自然裡的家人們呼喊並請求幫助,一隻烏鴉聽見了女人的哭喊聲,飛過來看她,問她,為什麼她哭得如此傷心呢? 女人一邊哭泣,一邊訴說著自己快要被她家庭裡的責任壓垮了,她說,她非常地愛她的家庭,就是因為這份愛,她很願意承擔家庭裡的責任,但她真的是快要受不了,撐不下去了,烏鴉聽見後,告訴她,他了解她內心裡的苦,也深刻地感受到了,因此,烏鴉飛去找海洋祖母來幫忙,海洋祖母說:「我可以幫助女人們洗淨她的疼痛,只要她們走進海裡,我就能替她分擔痛苦,可是,我也只能幫助離我近的女人們,住得離我太遠的女人就沒辦法幫到了。」因此,海洋祖母去問了她的姐姐月亮祖母,看看她是否能提供任何幫助。

月亮祖母說,她代表了女性的力量,她會把海洋祖母的水送進每個女人的身體裡,如此,海洋祖母的力量就能進入每個女人的身體裡,能夠自己洗淨疼痛。

因此,每經過一個月亮祖母的陰晴圓缺,海洋祖母就會進入女人的身體並淨化她們,月亮祖母與海洋祖母一起工作之下,每個月,女人都得以淨化她們體內積壓來自家庭的情緒重擔與壓力。

遵循神話傳統的月事撇步

既然這是一段大自然給予女人淨化內在的期間,可以試試遵循以下幾件事:

  1. 在淨化能量的期間,不要再承擔起更多的負面情緒與重擔,尤其是身邊週圍的人
  2. 給自己祈禱、靜心、休息、滋養的時間與空間
  3. 請月亮祖母給予支持與指引
  4. 不要參與任何儀式或碰觸任何神聖的物品。(這聽起來很像是華人傳統說到,女人月事來臨時,不可以進廟裡去,華人傳統裡給的原因實在是無法說服我,因為大多是說,女人月事時,經血很髒,不能去玷污神聖的東西,但是,如果,我們看了上述的神話,我們會知道女人扛起的是一個多麼神聖的責任,我喜歡北美原住民給予的原因,他們說,因為,月事代表著生育的力量,大部份的儀式或神聖的物品主要都是用在「靈性重生」,誕生與重生兩者不能混在一起,再者,儀式與神聖物品的使用目的大多是要創造「外在的能量」來讓意念顯化到物質世界裡,又許多儀式與神聖物品是象徵男性或是太陽祖父的力量,然而,月事卻是帶著女人向內走,探索與清理內在的時刻,需要專注在靜心祈禱,象徵著月亮祖母與海洋祖母的力量,因此,兩者在能量的轉動上是相反的,不適合混在一起。

我喜歡這種不需要特別貶低男人或女人的解釋,其實,就是在那個時間點上,我們的能量轉動方向不同,並不是誰去弄髒誰。

與神話故事的共鳴

當我讀完這個神話故事後,我感到無比的共鳴,原來,月事期間是一段給予我們淨化體內積壓以久的情緒壓力與能量。

對我來說,從初經開始,每個月總是有和月經戰鬥的感覺,因為,我有強烈的經痛,好幾次,強烈的經痛讓我昏倒虛弱,沒辦法進行日常生活,如果沒有強烈疼痛時,還是會隱隱作痛,或是後背痠痛,有時也會有噁心的感覺,覺得整個人都很不對勁,青少年時期,幾乎都是靠吃止痛藥在渡過每個月姨媽來訪時期。

懷孕後,大家都告訴我,生完小孩後,很多人的經痛狀況都有很大的改善,我心想,我搞不好也會這麼好運地改變,很幸運地,生完老大與老二後,經痛的狀態明顯改變,整個人變得很輕鬆,然而,好景不常,經痛默默地在我去上第一堂薩滿課時,又如火如荼地回來了。

我看了西醫,各種檢查都做了,但所有的數據顯示出來,我都是正常的,只有子宮較為後傾,沒有什麼西醫療程可以進行的。

狀況比過去要來很強烈,我一直很困惑為什麼會這樣,也很積極地想用薩滿療癒的方式來處理,但是,從多次療癒的過程裡,訊息都告訴我,這是一個長期療癒的症狀,不是短期的,而且, 幾乎每一次取得的訊息,都會帶著我看見一位女性,可能是我的祖先或是我的前世,曾經有的傷痛。 在指導靈的指引之下,月經來臨時,我開始與我的經痛對話,直接問問這個疼痛究竟代表什麼,每一次的對話也與過去試過的療癒一樣,有過去女性的祖先出現,告訴我她們曾經發生的事情與心情。

其實,在做這些對話的當下,我並不是很清楚,為什麼指導靈要我去做對話,每一次的對話後,都會再更認識我的女祖先們,還有她們的過去,然而,疼痛還是存在。

在我讀到月事的神話故事後,我的內心才深刻地感到共鳴,原來月事期間,我是在處理與淨化家族裡的情緒,是不是也因為這樣,在接觸薩滿之後,我的經痛反而加劇,而不是好轉,也許也是因為這樣,每一次與我的經痛對話,都帶來一個過去家族裡的創傷,在那時消化療癒。

在這裡,我要分享最近一次與經痛對話的經驗。

那次月事來臨時,晚上睡覺到一半,突然感覺肚子超痛,就痛得半夢半醒,年輕的時候,只要睡覺就不會痛,但是,經痛再復發後,都是痛半夜比較多,而且會痛醒,經過了多年疼痛的經驗(XD),我發展出了一些堅持不吃止痛藥,但又能緩和疼痛的方式。

通常,愈與疼痛相互抗拒,想要對抗疼痛,要它馬上不見,就會繼續痛,有時,因為強烈的對抗,反而會更痛,因此,我學習到,疼痛來時,不抗拒它,就是接受這疼痛並與它共存,接著呼吸,我通常是使用自他交換的方式(有興趣自他交換請看這篇),吸進痛苦,讓痛苦在我的心輪停留一些時間,接著,再吐氣,痛苦經過我的心輪後,變成光呼出來,我喜歡比較俏皮有趣的觀想,光通常會變成彩虹的樣子,我深深覺得看到彩虹從呼氣中吐出來,心情就特別開心。

自他交換的冥想通常能讓我的經痛緩和下來。

最近這一次的經痛,又發生在半夜,半夢半醒間,我先與經痛對話,到底為什麼又在痛了呢? 在痛什麼? 請告訴我,接著,我就一直處在這半夢半醒之間,半夢半醒的意識狀態就是與做薩滿之旅時差不多的轉換意識狀態,在種意識狀態下,我們通常能夠碰觸到在正常意識下無法觸及的訊息。

在半夢半醒之間,我問出問題後,隔了一下子,訊息開始進來了,我的外婆出現了。

我的外婆是私生子,她的媽媽是因為被人強暴而生下她,她一輩子對自己身份證上父不詳的字樣,以及繼父不願意領養她的狀況感到非常地痛苦與自卑,由於這樣創傷的背景,她小時候,對男人的恐懼,在中年時,子宮長滿了肌瘤,最後把子宮拿掉,50初頭,死於大腸癌。

外婆出現之後,我覺得我好像來到一個平行宇宙的地方,因為我知道這個外婆不是已經過渡的外婆,這外婆是同時也存在另一個時空的外婆,我們好像透過我半夢半醒意識轉換的狀態,在時空上穿越做了連結,她和我在這個交集點上來一場交心的聊天。

她對我說,「你肚子痛,那和我一直以來對生育、性、我自己生命的存在、對我母親的罪惡感(因為我的出生她才要辛苦),被遺棄感,對生命美好事物的抗拒與恐懼等,加起來綜合的感覺。」接著再說,「我從來不知道要如何處理這些感覺,好複雜,我一直在抗拒著這所有的情緒,對生命本身,不論做什麼,我都抱著抗拒的心情。」

她這麼說時,我就感覺到自己經痛更強烈,我很本能地開始替她做自他交換,吸進她的痛苦,透過我的心輪,呼出光來給她,如上段提及,通常我呼出光時會觀想彩虹的影像,她可以接受我吸進她的黑暗與痛苦,但不能接受我觀想彩虹環繞她的身體,因為她抗拒生命中美好的事物,她覺得自己不配得到彩虹這麼美好的東西,但是,她可以接受光用較暗的藍色灑在她的週遭,不能接受環繞她的彩虹。

她後來給我看她拿掉子宮時的無助、恐懼與失落,她更加地不知道要怎麼辦,更沒有人能分享心情與討論,那一刻,我的經痛又更刺痛,我就繼續自他交換。

她再告訴我,子宮拿掉後,她不知道自己的生命方向是什麼,生命中的痛苦,她後期就用食物(甜食)來安慰自己。

我一邊聽她說,一邊做著自他交換,整晚就是在半夢半醒間穿越與外婆談心,我能感覺血在同時間流逝,好像是隨著海洋祖母潮水洗淨著她一生的悲傷、憤怒與無助。

早上起床的時候,我的經痛緩和許多。

如果說,我們在夢境裡是一段平行時空夢境裡的穿越,希望,在過去那個時間的她,能透過夢境得到一些些安慰,也能感到自己的痛苦受到洗淨。

結論

我想,女人存活在世界上的任務是神聖的,而不是父權社會底下給予我們沒有名字、沒有存在感的地位,一個家,如果沒有女人,就不會有生命的延續,當女人失去了與自己內在神聖力量的連結–洗淨情緒–,認為潮水是骯髒的,自然地,就拿走我們的力量,因此,女人們需要重新的用不同的角度感知自己的月事來潮,因為,我們是每個家庭的生命給予者、情緒支持者與療癒者,這是我們天生下來的能力與智慧所在,Take it and own it.

後記:

陶宏麟教授對於為何女兒關心父母較多的原因,有深入的研究與解釋,文章請看,這也間接地說明了,為什麼女人是維持與承擔家庭情緒能量的一個研究,尤其是跳脫傳統父權體制,讓人照著自已的天性狀況之下。

臺灣家庭大調查「成年子女誰最常探視父母?」數據說話:單身女兒第一名

廣告

在〈月事的力量〉中有 8 則留言

  1. 妳的愛好感人喔!妳願意承受外婆的痛苦來療癒彼此,好偉大的愛好大的包容,好強的承受力。
    我從來經沒有經痛的困擾,也不會因為月經來就脾氣差。但是我月經時,只要吃到或喝到低於夏天室溫的東西,經血就會停止排出,下個月就會先排出烏黑的血,也因此我每個月的經期日子都不固定。只吃到冰冷的就停經的體質,挺困擾的,感覺很不健康,而且除了我沒遇過任何跟我一樣體質的其他人。

    1. 我想是用愛來面對曾經這些不能被接受,只能抗拒壓抑的心情,給它們一個空間,我沒辦法療癒外婆,但是,透過我用不同的角度來看待這些痛苦–愛與空間的角度,這些黑暗就有轉機的機會。

      所以你有吃到冷的東西就會容易停經的困擾啊,或許注意看看,在你停經的時候,你的情緒是什麼? 也許不是爆發性的情緒像有些人是經前症候群,但留意看看,有沒有沒有表現出來的情緒與感受。

      1. 聽起來好想是一種妳接納了他們的黑暗與痛苦,這會幫助到他們是嗎? 我看過一篇文章分享說她為自己做了多年的繪畫療癒,把那些壓抑的傷痛藉由畫畫做為出口。 然後有一天,有個人看懂了她的畫,這讓她感覺自己被接受了。她說,她感覺那一刻起,她的療癒才開始。

  2. 感謝您的分享,一瞬間對自己的月事有了新的轉念,雖然我一直都有觀察到月亮影響月事的關係,但自己本身看待月事的觀點,就如同您說的一樣,受到環境文化教育一樣,認為它可能有點不潔! 而且整個過程很麻煩、製造的垃圾也很多、又要吃經痛藥…情緒又爆炸!整個是打亂生活節奏的一週(而且還可能提前打亂2週PMS)

    看完您整理的資訊與心得,北美的觀念讓我感到療癒,也許就在下次經期來時,我也可以向月亮祖母、海洋祖母祈禱支持與洗滌。 :) 謝謝你~

    1. 謝謝你的分享,你的名字是Luna,是月亮呢,和月亮有 很深的連結,多與月亮祖母連結 🙂
      我日後有機會會再多寫一些關於女人月事的相關文章。

Mira~米拉~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