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的規律

書中作者說: 對老子來說,自然地存在於天與地之間的和諧可以隨時隨地讓任何人發現,但不是遵守儒家的規則,老子在道德經裡說,地在本質上,是天的反射,是照著同樣的法則的–不是人類制定的法則。這些法則不止影響遠方星球的運行,也影響著森林裡小鳥與海裡魚的活動。根據老子,愈多人為干涉宇宙法則而生的自然的平衡,和諧就會愈來愈遙遠,愈多外力,愈多麻煩,不論重或輕,濕或乾,快或慢,萬 事原本就有一個存在的自然本質,如果違反了就會生成困難,當抽象與隨意的規則硬是從外而強制實行,掙扎是無法避免的,這樣時,生命自然就變酸了。(註1)

T

最近一邊重溫著老子的道德經,一邊讀著海寧格93年的書-Love’s Hidden Symmetry,中文翻成「家族星座治療」,我有個很深的感覺,海寧格的很多思想與在家族系統排列裡發現的宇宙規律與老子很相近,海寧格本人很喜歡道德經,但我並不想說他發現的規律是受到老子影響,我覺得,他同樣是觀察到了老子所觀察到的「道」。


所謂的道是什麼呢? 是宇宙間一個運行的規律,在這裡,我並不想要用法則(law)這個字,不論是老子或是海寧格,他們都不喜歡把道化為一個不變的鐵律,老子說:「道可道,非常道。」海寧格針對他觀察出的愛的序位說:「這是我所觀察到的,它幫助許多人感受到愛的存在,我把我的經驗分享給你,但是,不要把我說的話當成是信仰,你自己去確認。」(This is what I’ve observed. It’s helped many people to free up love. I offer my experience to you, but don’t take what I say on faith. Confirm it yourselves.~From Love’s Hidden Symmetry p.x)


因此,我認為,道是一個規律,如果我們遵循了宇宙間的這個規律,我們的生命就得以自然地興盛,老子說,無為,就是順應自然,這個自然就是宇宙之間的規律,在道德經裡,老子用簡單的語言解釋了怎麼樣才是順應自然,然而,規律化為文字時,就失去了個人的經驗與感受,海寧格在最開始對於把他觀察到的規律寫成書籍也有很大的顧慮,因為,化為文字之後,有些人會把它捧為聖經–至高無上的真理法典,或者,有人讀了文字之後,再依照自己原有的偏見,再加深誤會來解釋這些文字,海寧格說:「精神如風動一樣。」家族星座治療一書的共同作者Gunthard Weber說:「寫下來的東西很容易地失去了與真正生命的連結,失去了活力,變得過於簡化,會被人不加思索的概括,最後淪為固定的模式與空洞的句子。」


海寧格總括地說:「最好的無法用說的表達,次好的會受到誤解。」(The best can’t be said. The next best will be misunderstood.)

也許是因為這樣,許多靈性的教導都是口述的教導與實際個人的經驗為主,因為,我們都看過太多流於空洞的經典,或是,出現了n種解釋方式的經典(道德經當然也是其一),或是,人們用經典來否定實際的體驗(某某經典說了ooxx,所以和它寫的不一樣的就是不可能的/不對的)。


那這些規律是什麼?

菜園裡的道


我最近的一個理解是來自於我的小菜園。
2016年時,讀了一些樸門永續生活的種植法(Permaculture),它是一種仿效大自然之間生態關係的種植與生活方式,也就是說,大自然的運行有其智慧,一座由人類開發的大型麥田,需要用大量的人工化肥,化學除草劑…等人工的方式硬是生產了數噸的麥,但因為過度地使用工業化藥劑與水源的過程中,可能反而毒害了土壤,然而,樸門的方式是順應著大自然運行的智慧,先觀察一片土地一生態系統間的互動,比如說,陽光–>植物生長–>週邊草食動物食用、昆蟲的家、蜜蜂授粉—>種子花粉隨著動物、昆蟲蜜蜂的移動傳播種子與生命–>植物在不同地方長大,成為昆蟲動物新的庇護所—>植物自然死亡腐壞形成肥沃的土壤—>再長出植物提供更多動植物的生存。


就這樣,萬物在一個自然的互動系統裡滋養茁壯。


這樣的想法與薩滿的哲學很相近,所有的萬事萬物之間都是互相幫助、滋養與相生的,因此,2017年,開始嚐試這樣的種植方法,一開始常常感覺不順利,雖然我照著基本種植法的建議,用樹幹、落葉、稻草、泥土、糞肥等等堆了一個大土堆,但成效很差,一來是因為我試了一個新的方式,就很想要「馬上」看到成效,常常在不對的時機做不該做的事情。

照片重點是後方的大土堆,2017年的樸門+千層派土堆


比如說,在加拿大安省在戶外種植的時機是5月第三週左右最合適,因為氣溫通常不會再下降,植物不會被凍死,但是,因為我急著要看到成效,我沒搞清楚時間,在5月初就下苗,結果全死光,做了好多白功。


之後,我還因為急著想要菜快快長大,也做了很多天然肥料,又在沒有搞清楚狀況之下,肥下太多,把菜給肥死了,因此,第一年只有一棵強壯的蕃茄在我無知的摧殘之下產出了不少好吃的蕃茄,其他全軍覆沒。


那時候,我一直覺得成效不好是因為:

1. 我不是綠手指

2. 樸門法沒有用

3. 自然肥不好用


但是,後來的檢討是,

1. 我沒搞清楚自然的規律-如種植的時機

2. 我自我太強,一直急著想要大自然照我的期望走

3. 我沒有耐心,因為樸門種植法無法短期見效,它是種長期永續的經驗,埋下去的種植材料是需要時間腐爛,才能有肥沃的土壤。

去年,買了一個鑰匙圈菜園(Keyhole Garden),除了原本土壤裡的樹幹、樹枝、枯葉、泥土、糞肥…等之外,在它的中心有一個洞,可以把家中的廚餘放進去,這樣再利用的方式,食物完全都沒浪費,再成為食物,感覺很好。


去年,雖然還是有些想要干涉菜園的自我存在,但是,比起第一年少了很多,植物長得非常好,收成也很豐富。


今年春天以來,一直很忙,沒有太多時間放在菜園上,我就做了最基本的維持工作,像是把等待一整個冬天的廚餘肥從鑰匙圈中挖起來混到種植的土堆上,再補一些稻草、新土等等,然後,我就離家把菜園托給老公了,因為忙,我的自我也沒空干涉菜園,所以,我完全處於「無為」的心態,反正有活是賺到,沒活也ok,沒想到,第三年的樸門,我小小的菜園長成叢林。


在照顧這個小小菜園的道,大概就是

1. 順應著自然的規律與關係去栽種,而不用自我的期望與成見去硬幹,因為,植物是順隨著道而生,不會因著我想要而長。


2. 順應著自然的規律與關係去做事,很自然地能夠「輕鬆不費力」地得到不錯的成果,「輕鬆不費力」並不代表什麼都不要做,也不代表懶惰,而是,當我們順著自然的規律做事時,很自然地就會有一股助力,這也是吸引力法則的一個重點。


3. 順應著自然的規律與關係做事,是長期的,需要耐心的,種子不會一天內就長成大樹,種植的材料也不是一天內就自然腐化為肥土。


4. 時機很重要,當我們看不見自然的規律與關係時,很自然地會想要事情照我們想要的時機會發生,因此,當我們預期的時間點沒有發生我們想要的事情時,就會感到痛苦或失望,但那只是因為我們的視角只看得見自己,而看不見自然的大時機點。


除此之外,開始了小小樸門菜園後,我覺得後院的生態環境也有很大的改變。

我們買房的時候,前屋主在後院放了一大片花園,因為那時不諳園藝,是黑手指,再加上有新生兒超忙,我們就請人把花園挖掉,改成草皮,較容易照顧,我很深刻地記得那一年,後院出現了很多大隻的蟲死亡,是從來沒有看過的,接著,螞蟻會在春夏交替的時候,大舉進攻到我家裡面,非常傷腦筋,在開始了樸門與廚餘後,沒有螞蟻大舉進攻到我家,大概是外面有非常豐富的食物來源,在院子的一角,有一個大的蟻窩,到後院來訪的小鳥種類變多了,兔子也成為常客,蜜蜂、蝴蝶與各種昆蟲也很常見。


今年很認真地回顧這些觀察,我想到之前讀過有人說「人工草皮是蜜蜂眼中的沙漠。」我想,草皮何止是蜜蜂眼中的沙漠,應該是自然生態的沙漠,我家後院有豐富花朵與植物時,那裡是多少我平時沒注意到的昆蟲與動物的家,也有牠們的食物,當我們任意換為草皮時,牠們的家一夕間全毀,食物來源頓時消失,只好入侵到房子裡。


也許有人會覺得要與這些昆蟲動物分享後院是件可怕的事,但是,每當我走到後院時,心裡就有一種莫名開心的感覺,也許是感受到這些生命的脈動,雖然種植技術仍是普普,但是,摸摸土壤,觀察植物,心情都會好起來,因為,這些生命都好好地成長著。

生命中的道

叨叨絮絮地講了一堆菜園經,也來說說生命中的道,生命中的規律。

老子與海寧格有一個共同點,他們都很重視合一的和諧

老子在道德經的第二章說:

「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已。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已。故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較,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後相隨。是以聖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作 焉而不辭,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

翻譯: ( 註: 道德經的翻譯有眾多版本,文章中的版本是參考中英版本後,我個人理解的翻譯 )

大家都知道,美之為美,是因為有醜,都知道善之所以為善,是因為有邪惡,所以,有與無生成了彼此,困難與容易互相成就,長與短互相比較,高與下互相依靠,音為聲彼此相和,前與後互相跟隨。因此,聖人處事時順應自然,不加以干涉,不用言語教導,萬物因此而興盛沒有紛爭,道生成滋養萬物卻不佔有,努力工作卻不求回報,達到成就卻不看結果,當工作完成的時候就放手,(力量)因此而長久不去。

生命的痛苦常常來自於如此兩極化的二元對立,我有,你沒有,我美,你醜,我對,你錯,我高,你低,我富有,你貧窮,我善良,你邪惡,當我們堅持了二元的其中一元才是真理時,比如說: 我是善良的,他們是邪惡的,我們就排擠了他們,就製造了對立,老子要我們對二元對立敞開心胸,因為,這全都是一體兩面,失去誰都不行。

道是合一,是全部,是包含所有,因此,它包含了愛與恨,歡笑與悲傷,歡愉與憤怒,加害者與被害者,獵食者與獵物,看得見的與看不見的。

海寧格在家族系統排列中,很強調「合一」和諧,例如,加害者與被害者是一體,互相接受,把被排除的家庭成員包含進家族系統裡…等等。

因此,當我們看生命之道的規律時,就要很著重在合一的和諧裡,是海寧格說的愛的序位,愛跟隨著大靈潛藏的秩序與規律,就如我在種菜經裡提及的自然生態間的規律,我們的靈魂很自然地也按照著某種秩序在運作著,當我們順隨著愛,生命自然繁盛,若我們逆著愛,很自然地無法長得好。

一個常見的概念「人定勝天」。

也許在某個程度上,人能夠有種人定勝天的錯覺,可以用各式各樣不同的方式來trick大自然照我們想要的方式進行,或者,在許多新時代的書籍裡都提到「我創造我的實相」,好像除了自己之外,其他的因素都不算數,我想要如何,只要我夠正面積極,夠誠心等等,就能夠創造出我想要的一切,自由意志常常是新時代思朝裡非常重視的概念。

然而,這樣的想法卻忽略了宇宙中的道,當我們不了解自然的規律,再如何憑著自由意志也無法完全地創造出自己所想要的。

這麼說不是要打擊挖掘內在深層信念,並改變自己實相的概念,而是,當我們努力地在探索信念與實相間的關係時,也要注意到自然的規律是什麼,因為,那是生命豐盛之道。

愛是生命自然的規律

愛把秩序帶進世界,並讓愛做它會做的~ 克氏

各種宗教或靈性教導裡,最為統一的教導就是關於「愛與慈悲」,這是靈魂的語言,而這個語言常常都被社會道德標準、宗教的偏見、政治意識、盲目的限制性信念…等等所矇蔽,我們因為種種原因,無法愛,無法打開心,無法接納,無法包容,指責批判他人與自己,因而造成紛爭與戰爭。

當我們在療癒的過程中,我們是在一層一層地拋下矇蔽我們看見靈魂語言的大便,了解與包容每日掙扎與個人美好,掙扎與美好是一體兩面,都是屬於我們的一部份,都需要擁有一個屬於它們的位置,原生家庭裡面給我們的詛咒常常是我們日後力量的泉源,只要我們願意給詛咒一個位置,包容接納它,不再猛力攻擊,就順應了生命自然的規律。

註1: The excerpt from the Tao of Pooh (Benjamin Hoff)

To Laozi, the harmony that naturally existed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could be found by anyone at any time, but not by following the rules of the Confucianists. As he stated in his Tao Te Ching, the “Tao Virtue Book,” earth was in essence a reflection of heaven, run by the same laws — not by the laws of men. These laws affected not only the spinning of distant planets, but the activities of the birds in the forest and the fish in the sea. According to Laozi, the more man interfered with the natural balance produced and governed by the universal laws, the further away the harmony retreated into the distance. The more forcing, the more trouble. Whether heavy or light, wet or dry, fast or slow, everything had its own nature already within it, which could not be violated without causing difficulties. When abstract and arbitrary rules were imposed from the outside, struggle was inevitable. Only then did life become sour.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