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 Talk 臉書在脫歐過程扮演的角色

(求強人把中文翻譯放上字幕!!)

最近很關心資訊戰的議題,資訊戰聽起來好像很遙遠,但卻是透過我們每日會使用的臉書或社交APP進行,會特別關心是因為,我對人的心很有興趣,我們的心理在不知情的狀況下受到操弄,這些資訊挑弄我們內在的最深層的恐懼、恨、敵意、憤怒、不安…等負面情緒,通常議題會以二元對立的方式呈現,在情緒被挑動起來後,開始受到分化,接著敵對,紛爭產生,人心惶惶,這幾年的各大議題都可以看到這樣的局面,我對於站在哪個特定的立場沒有特別的興趣,也不著眼於二元對立,因為,我相信,在對立的背後都有一群最大受益者,如何跳出成為他人棋子是我比較關心的部份。

要能夠跳出來,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尋求真相,到底遊戲是怎麼玩的,顯規則與潛規則是什麼? 如果我們看不清,不了解,那心志就很容易受到操控,也許,有人會說,「我才沒有那麼好騙。」但是,人都是盲目的,對自己尤其盲目,有時候,我們甚至不清楚自己內在的恐懼或惡魔是什麼,但是,透過這些大數據,擁有這些數據的人可能都比我們更了解自己。 我不知道處在這個大洪流裡,光是知道手法是否就能夠逃脫,但是,如果完全不知道,那就更是無法逃脫了,在一時衝突下跳進去與他人共振恐懼、仇恨與憤怒之前,也許需要先停下來一下。

什麼是資訊戰?

根據維基百科,資訊戰是運用資訊與溝通科技技術(ICT)形成的戰場來攻打敵人,資訊戰透過目標閱聽人極為信任的資訊,在目標閱聽人不知情的狀況下,進行對他們的操弄,目的是,被操弄者能夠做出對自己不利,但對操弄者有利的決定,因為是無聲無息的,沒有人知道資訊戰何時開始、何時結束,損害程度有多麼巨大,這是一種完全無法追蹤的心理戰。

寫到這,我想到小時候長輩說,以前會有從中國大陸漂散到台灣的傳單,上面寫著:「住在水深火熱的台灣同胞們…」撿到傳單可以拿去換獎金,以前,這些宣傳還有形的,收到的人知道從哪來,誰送的,但資訊戰就是無聲無息無蹤影的傳單,出現在臉書的即時動態上面,看完後就不見了,還不能撿傳單去跟政府拿獎金,就連要和別人分享,如果當下沒按分享轉發,下次要再去找,可能就找不到了,但訊息內容已經在內心起到作用了!

資訊戰聽來遙遠,但它正撼動著民主制度,因為民主是民眾的決定,如果,民眾在不知情的狀況下受到操弄,那就會做出自己也匪疑所思的決定,投下與自己現實生活相差甚遠的那一票。

這一段TedTalk是今年四月,挖掘出劍橋分析公司醜聞的英國衛報記者凱蘿.凱德沃勒德爾(Carole Cadwalladr)的演說,她挖出英國脫歐與川普選舉都是利用非法手段利用臉書上的大數據,進而找出容易受影響洗腦的臉書用戶,用來源不明的資金大量買進廣告散佈假資訊,大意如下:(求強者上中文字幕)

她提到她在做英國脫歐新聞時,不經意發現的一件事,她在南威爾士的Ebbw Valley這地方長大,而這居然是英國投脫歐票數最多的地方,這裡62%的人投脫歐票,她很想知道到底為什麼,就回到這原本是產煤的小小工業鎮,小時候原本是煙囟林立的景像,這次她回去時發現蓋了好多宏偉漂亮的大學、體育場、鐵路、車站等建築物,全都是歐盟進來投資的,這不是秘密,因為到處都林立了歐盟投資的牌子。

在體育場前,遇到了一個年輕男生,他說他投脫歐,因為他認為歐盟沒有為他做什麼,已經受夠了,走在鎮上,許多受訪者都說了同樣的心聲:「要拿回控制權。」這是當時脫歐的主要口號,他們還說:「最受夠的是移民者與難民們。」

凱蘿聽完覺得很奇怪,因為,在鎮上並沒有看到什麼移民者或難民,她只碰到一個波蘭女人,這女人跟她說,她大概是這鎮上唯一一個外國人,出於好奇,她甚至查了Ebbw Valley的移民率數字,居然是全英國最低的。

她覺得超奇怪的,到底這些人是從哪裡得到這些資訊的?(與他們的生活現況也太不相符了!)通常都是右翼報章會有這些言論,而Ebbw Valley的人多是左翼工人們,她寫了一篇文章關於這個現象。

文章發表後,一個住在Ebbw Valley的女人與凱蘿聯絡,告知她在臉書上看到各式各樣的訊息,女人說,「在臉書上有各種可怕移民訊息,尤其是關於土耳其!」凱蘿試著要找到女人描述的資訊,但她完全找不到,因為,找不到臉書廣告的歷史文檔,也不知道人們在即時動態上到底看了什麼,完全無痕跡,脫歐影響鉅大,取代煤礦的日本車廠已經準備撤廠。

她認為,這場公投從頭到尾都在黑暗中發生,因為,是在臉書上,臉書上發生的所有事都是秘密,因為只有你知道你的即時動態有什麼訊息,看完就消失了,完全無法做任何研究,根本無從得知誰看了什麼廣告,他們受了什麼影響,他們用了哪些個資鎖定這些使用者,誰買了廣告,花了多少錢買廣告,甚至不知道是哪個國家的人買了廣告。

然而臉書有這些答案,但他們拒絕提供任何資料。

英國國會要求祖克博到國會受訪多次,他每次都拒絕。她說,:「你們必須想想到底為什麼他不去。」

她發現,在這場公投的過程中,有多項犯罪手法攪拌其中,臉書是犯案主要場所。

19世紀時的人買票是推著一車錢去送錢買票,這已經有法律制定防範這種買票行為,但該種法律已經過時了,因為,這場公投完全在網路上進行,你可以在臉書、Google或Youtube上花大錢買廣告,沒有上限,也沒有人會知道,因為完全是黑箱作業。

她調查結果顯示: 在脫歐公投的前一天,脫歐團隊透過另一個選舉組織洗了將近750,000英鎊,英國官方選舉委員會認定這行為是違法的並報警,脫歐團隊用這違法的現金釋放出一大串的假消息,像是以下的廣告:

土耳其的七千六百萬人要加入歐盟,收入與英國相比的懸殊比較,這是好消息嗎?

這完全是個謊言,土耳其完全沒有要加入歐盟,完全沒有任何討論,我們很多人都沒有看到這廣告,因為我們不是該廣告的目標對象,脫歐組織看見並鎖定一小群人,這群人是很容易被說服的。

歐盟在6/30要展開和土耳其加入會員的討論,6/23投脫歐,拿回控制

而現在可以看見這些文宣,是因為國會要求臉書交出這些證據。

也許有人會說,這不過就是多花了一些錢,幾個謊言而已,但這卻是英國一百年以來,最大的選舉詐騙,在一個一代就只發生一次的大公投裡,就只取決於百分之一的選民。

這還只是公投過程裡,其中的一件犯罪事實。

同時,另一個團體Leave.EU,由下圖站在川普左邊的Nigel Farage領軍,也觸犯了英國的選擇和個資法,也被舉報給警察,在川普右邊的Arron Banks贊助活動資金,他也受到英國National Crime Agency(英國版的FBI)調查,因為英國選舉委員會結論,不知道他的資金來源為何,不知是否為英國的資金,更不用提Arron Banks與俄國政府秘密的關係; 還有Nigel Farage、 川普的好兄弟Rogers Stone(現已被起訴) 與維基洩密阿桑奇詭異的會面時機,在會面後,馬上有了兩次超大的維基洩密事件,這兩次洩密的內容都大大地讓川普獲利。

凱蘿說,英國脫歐與川普選舉是緊密相連的,上圖中的Andy Wigmore告訴凱蘿,英國脫歐只不過是川普選舉的先行實驗罷了,因為,都是相同公司、工作人員、數據與技術,相同使用恨與恐懼, 下圖是他們在臉書上散佈的圖文與消息:

未受同化的移民等同入侵,點擊讀新聞稿,加入英國最快速成長的草根運動…
歐盟委員會報告承認,土耳其人免簽旅遊會增加歐盟內罪犯與恐佈份子的流動

凱蘿認為,這已經不止是謊言了,而是一種歧視的仇恨犯罪。她更近一步地說,恨與恐懼已經在全球網際網路上廣為播種了,不是只有美國和英國,還有英國、匈牙利、巴西、緬甸、紐西蘭,我們可以看見,在全球有一個潛藏在下面的黑暗潮流連繫著我們,透過科技平台流動著,我們只能夠看見表面上發生的一些小小的事情。

凱蘿說,她看見這個黑暗的關連,因為她開始去查與川普和Nigel Farage有關係的劍橋分析公司,她與該公司前員工兼吹哨人Christopher Whylie做深入的訪談, Christopher 說,他劍橋分析公司有人們詳細政治輪廓的描繪,只要能夠了解人們內心深處的恐懼,就能夠更好地設定臉書廣告,他們非法地取得八千七百萬臉書使用者的個資數據(譯註: 用臉書使用者玩心理測驗的數據),她花了一年的時間與 Christopher 把所有細節記錄下來。

她認為 Christopher 非常地勇敢,因為,劍橋分析公司的老板是Robert Mercer–川普的金主,他多次威脅要對他們提告,阻礙他們發表該新聞,在正式發表新聞的前一天,她收到另一個提告威脅,來自臉書,她最後仍勇敢地發表了新聞。

她堅定地說:

臉書,你這次站在歷史錯的那一邊,因為你拒絕給我們要求的答案,這也就是為什麼我站在這裡,你們這些矽谷之神的面前,馬克.祖克博,雪柔.桑德伯格,拉里.佩奇、謝蓋爾.布林與傑克.多西,還有你的們員工與投資人,因為,100年前,在南威爾士煤礦最大的危險是瓦斯–無聲、致命又無形,這也是為什麼礦工會先把金絲雀送進礦脈試探空氣的最大原因,而在這所有人正生活其中的巨大全球網路實驗裡,在英國的我們是金絲雀,我們的經歷顯現出科技是如何影響百年的選舉法律遭破壞的西方民主的現況,我們的民主被破壞了,法律不合時宜了,這不是我說的,是國會的報告裡說的,你們發明的這些科技產品很美好,但是,現在卻是犯罪現場,而你們有證據,期望能防範相同的事情發生,我們必須知道真相,也許你們覺得「只是幾個廣告而已,人們比那聰明」,對此,我說:祝你好運! 因為脫歐事件展現出,自由民主的程序已遭破壞,你們破壞了民主,這不是民主,在黑暗中散播謊言,收受不知從何而來的非法金錢,這是對制度的顛覆,你們是配件幫手。

英國國會是世界上第一個要你負責的組織,但他們失敗了,因為你們超越了英國的法 律,而且不止是英國法律,而是九個國家的國會,祖克博拒絕提供任何國家任何證據。

你們不知道的是,這是件超大的事,這不是左右派、脫歐、不脫歐、川普或不川普的事,這是關於,我們是否從今後能夠再有自由公平的選舉,以現在的狀況,我不相信可以。

我給你的問題是,這真的是你想要的嗎? 這是你想要歷史記得你的嗎? 當在世界各處正興起極權主義的女僕?

因為,你的初衷是連結人們,你現在卻不想承認,同一個科技正在分化我們。

我給其他人的問題是: 這是你想要的嗎? 讓他們就這麼逃走,坐視不管,當黑暗來臨之際,繼續玩我們的手機?

當前的狀況,已經不是演習了,而是轉捩點,民主並不是受到保證的,與必然的,我們需要爭取,且需要獲勝,不能讓這些科技公司有不受管控的權力,這取決於我們,你我都需要拿回控制。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