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老太婆

我是醜老太婆,在我臉上的線條,訴說著我的經驗,髮間的銀絲認可了它,我是個醜老太婆,無人征服,無人馴服,由智慧中轉生,還有,我是個狠角色!

剛當我帶著華人對女性年紀的刻板印象看見朋友們討論著crone這個字時–醜老太婆,在我腦海裡第一個浮現的想法就是,「對啊! 當然要保持年輕,女人老了、醜了,就不好看,沒有價值了,誰要當歐巴桑?」

因為這樣的想法,女人們很害怕變老,看起來老,或被朋友講說有些老態,對於「老」,我們避之唯恐不及,想方設法地用各種醫美、修圖、顯年輕、顯瘦的方式,要避開成為別人眼中的「醜老太婆」,對於那些年紀較大卻仍保有女孩氣質的女人們大加讚賞,問她們如何做到的,秘技是什麼?

我看見老朋友們在步入30後,開始頻繁地上醫美去整修維持,看她們臉書的照片明顯地修圖,有時候,我會想,難道是我就是她們口中說的,「很沒有危機意識,要步入歐巴桑之路的人嗎?」

老實說,剛開始聽見朋友指出我的魚尾紋、黑眼圈、白頭髮或是外觀上的缺點時,會不知不覺之間,好像傳染病一樣地在想,是不是需要做些什麼呢?

但是,當我再更深入地去感覺時,我覺得,如果現在我真的上了醫美或是擔心外表,驅使我的是「恐懼」,而不是自我接納,而我相信恐懼必將引來更多恐懼,而恐懼會給我們的一定不會是美。

我開始思考,到底為什麼我們這麼害怕變老?

在一些害怕年華老去,重金砸在保養品與醫美上的人身上,恐懼與擔憂是主要的聲音,在一向對年紀有大歧視的華人社會裡,超過30就是剩女的這種標準,年紀的增長等於沒有人要,沒有存在的價值,真實的自己不會被人接受,這也進一步地象徵著,孤獨終老,無人在乎與關愛的結局。

這是女人在父權社會裡,非常巨大的集體傷痛。

在中世紀獵巫之前,crone,醜老太婆們大多是有智慧女人(wise women)的象徵,她們提供身心靈上的療癒與撫慰,在家庭裡、社群裡是人們前來詢問人生智慧的長者,她們已經經歷過少女、母親與祖母的角色,對人生的每一個階段都有其獨特的經驗與智慧,如果女人一生走在能夠完整地看見自己力量的道路,認同與價值不需經由別人而來,活到醜老太婆年紀的女人通常能夠散發著智慧、果斷與力量,而一個一輩子都生活在恐懼中,把自我價值交在他人眼光中的老女人,當她到了醜老太婆的年紀時,就不可能會有累積下來的智慧,相反地,在她們的身上,我們看見了一種濃濃的悲哀,怨懟與憤怒。

或許,是華人或亞洲社會裡,長久以來對女人集體的定位是如此,重男輕女,在這樣環境裡生長的女人們,比較少有機會去正視自己的力量與價值,因此,恐懼與憂慮的信念充滿在許多女人的生活之中,也許因為如此,當女人到了歐巴桑的年紀,就會出現一種所謂「歐巴桑的氣質」,但或許,我們需要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我們對女人的要求是否太過於嚴格了呢?

要成為一個好女人的標準太多又太高,許多又看似天生無法控制的因素,當我們感受天生的特質是無法被接受時,又怎麼能夠接納自己並站在自己的智慧與力量裡呢?

或許,現代的女人們需要重新給自己的自我價值下定義,用父權主義無法給與我們的接納與愛重新地來看待自己。

不論何時,當你拒絕接受生理上的實際狀況,你也等同拒絕了心靈層面,身體存於時空的世界裡,你六十歲時,可 能遭遇的經驗,與你二十多歲時的 同樣必要,你在改變中的形象,本來就是要告訴你某些事,當你假裝「改變」沒有發生時,就是阻塞了生理與靈性的訊息。~~個人實相的本質644節

深入地探索我們對自己的接納程度,生命與身體的每一個階段都有要給予我們靈魂的經驗,如果,出於恐懼地去逃避、排斥與否認,那在同時之間,我們等於是逃避、排斥與否認了我們的真相與一部份的自己。

年紀與外表,對女人來說,就是自我接納上最大的挑戰之一,這也是我們集體需要一起療癒與改變的地方,釋放我們的恐懼、憤怒與哀怨,願我們都能夠自在地擁抱慢慢成為狠角色般的醜老太婆,站在自己的力量、智慧與愛之內,為我們的家庭與社群提供我們獨特的服務。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