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對父母的忠誠和盲目的愛

「孩子對父母有盲目的愛,他想要和他的父母一樣,但同時又害怕會有和父母相同的命運,因此,孩子會表面地拒絕他們的父母,並努力地想要和父母不同,然而,他們卻默默地模仿父母………孩子會在表面上跟隨主導性較強的父親或母親一方,然而,內在卻會忠誠地跟隨另一方的父親或母親……而孩子通常不會發現自己這麼做。」~~海寧格-Love’s Hidden Symmetry

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我曾經發誓過,「我絕對不要像我的爸爸,我要像我的媽媽。」然而,在我療癒自己的過程中,我卻發現,我為自己選擇了和我爸爸很類似的婚姻。

我的父母以前會互相家暴,一個言語暴力,一個拳頭暴力,但是,小的時候,聽不懂大人在講什麼,只看見拳頭大的那個人是壞蛋,於是,我告訴自己,我絕對不會嫁給這樣的人。

開始交男友之後,我總是在男友的行為之間尋找是否有爸爸的影子,如果有,馬上打槍分手,但後來理性地回想,沒有一個前男友有我爸的影子,因為我眼裡只有惡龍,所以看什麼全都有惡龍的影子。

和我老公結婚之後,我還是默默地在尋找惡龍,每次吵架之後,我總是在我老公的臉上看見我爸爸,一直到有一天大吵,當年英文還講不過老公時,一時情急憤怒之下,我隨手抓起一個紅酒杯朝他丟過去,他閃開了,紅酒杯降落在白色的窗邊,像是我破碎的心血流一地,看著老公驚恐的表情,我不想面對,往門外衝去。

後來,在我深入潛意識的探索自己時,我才驚覺,原來,惡龍不在老公身上,惡龍就是我,我變成了拳頭那麼大的人,而且,砸紅酒杯不是我唯一的罪行,我的拳頭沒有男人大,但是,我的行為在失去理智時,卻表現出全武行,原來,我是那頭暴力的惡龍。

在長期的檢視下,我發現,我嫁給了我媽媽,哈哈,我的另一半許多特質都和我媽媽非常相似。

上禮拜和我媽講電話的時候,她和我分享了很多工作上管理的經驗、技巧和她的理念,看著她在手機裡的影像,滔滔不絕又自信地講著細節,有一些出神的我,突然覺得在手機裡的影像是我老公,因為,他每晚下班回家,總要滔滔不絕地和我說公司裡的事情,那個神情如出一轍。

在我們相處的時候,老公和媽媽一樣,都是主導的角色,我還蠻喜歡follow他們的,就像我的爸爸曾經在生活上,也是follow著我的媽媽,一起工作的時候,我和我的爸爸也都願意讓對方主導,有時候,我們的意見被否定時,我和我爸表達挫折的方式居然也很像。

吵架的時候,我的爸爸不擅言詞,我的媽媽雄辯,如果,我嫁的是講中文的人,我應該也是個雄辯的人,但是,我偏偏選擇的是只講英文的人,在剛結婚的最初幾年裡,我突然失去了雄辯的能力,很多時候只能啞吧吃黃蓮,有苦說不出,丟紅酒杯的那一次,我衝出家門後,一個人流眼淚時,我爸爸的臉突然出現在我的腦海裡,那當下,我突然理解到,原來,我選擇了一段必須去體驗我爸爸感受的婚姻,我現在扮演的是我爸爸當年的角色,我是有多愛我爸啊!

當下感到很諷刺,我最不想了解他,最不想變成他,結果,卻在這裡親身感受他。

那瞬間,我對爸爸的許多恨意一下子消失了,我想要了解他,就像此刻我想了解自己一樣,當下,心裡冒出了個衝動,我line他告訴他:「我愛你,我了解你了。」我爸大概有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感覺吧! 怎麼沒啥聯絡的人突然來這一句。

但在那之後,我的心慢慢地能對我爸爸開放,一直到今年,我很認真地檢視與療癒我的父親傷痕,我才更深地看見,原來,我有這麼多和他相像的地方,原來,我一直拒絕著這些特質,不願意使用這些長處,看重這些長處,是因為,我一直不願看見他美好的地方。

也許是機緣,今年我爸爸終於再次找到第二春,那時間點剛好與我療癒父親傷痕重疊,和阿姨聊天,問她喜歡爸爸什麼,她描述了一個我從來沒有聽過的爸爸,「他很體貼、善良,會照顧我,教我理財, 幫我照顧家人…等等。」這些在我小時候聽到的版本裡,全是相反XD~

也許,可以說人會變,但是,這同步性的狀況,讓我看見了,一個人原本就是如此的複雜,我們有善良、正義、正面、勇敢…的一面,也有愚蠢、暴力、邪惡、懦弱…的那一面,而我過去,只看見了他負面的這一面,那負面的一面居然就成了我日日夜夜不停重覆的故事情節,成為我創造生命的基調。

有時候,視角一變,對人生的感覺全都變得不一樣,我們也能因此創造出不一樣的生命故事。

基於這個經驗,我很深地相信,父母親可以給小孩最大的禮物就是,不要他們選擇站在哪一邊,他們無法選任何一邊站,因為,他們的身體、心靈與靈魂就是父母兩人的綜合體,選一邊站等於否認一半的自己。

如果,我們的父母有任何我們不喜歡的特質,不要抗拒排斥那些特質,因為,那會變成惡龍,會出現在我們生命中的每一個角落,接受他們如是的樣子,也接受自己如是的樣子!

廣告

在〈孩子對父母的忠誠和盲目的愛〉中有 2 則留言

  1. 謝謝你的分享。
    從小我受到媽媽的暴力較多,也看見父母婚姻中媽媽比較強勢的一面以及爸爸的委屈。
    曾經我發誓我絕對不要不要不要變成媽媽的樣子…
    但在找男友的時候,我發現我在關係中出現了我最害怕的媽媽的歇斯底里、暴力…
    就在有一次吵架,我抓傷我那一臉委屈的男友,我突然發現我就是另一個我的媽媽!
    挫折的同時,我竟一瞬間非常非常了解我的媽媽,我感受到他的無奈以及痛苦還有憤怒。
    我能理解他了。這幾年我常常反思,看著我的男友,不論他的長相、工作、性格每一點都跟爸爸好像,而我則越來越朝著媽媽的命運走。怎麼做自己呢?
    接觸排列後我才發現我人生的所有議題都跟媽媽有關,每一次排列到最後都排到與媽媽之間的關係,現在的我只能無時無刻提醒自己,我要尊重媽媽的命運、尊重那就是她。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