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人性的後果 3 部落意識

當我們去人性化與妖魔化我們的敵手,我們就丟棄了和平解決分歧的可能性,並尋求合理化使用暴力對待他們的手段。~~尼爾森.曼德拉
原文: “When we dehumanise and demonise our opponents, we abandon the possibility of peacefully resolving our differences, and seek to justify violence against them” ~Nelson Mandela

部落主義 (Tribalism)

講到對立與反人性,就一定要提到部落主義。

人是群居的動物,從遠古開始,人類若要存活,就需要群聚在一起,一起尋找食物,一起防禦可能的攻擊,這種深刻在人類基因裡的需求,到了現代化的今日,仍然根深地固地在人類的行為模式中。

UNSPECIFIED – CIRCA 1800: Lieutenants Melvill and Coghill, 24th Regiment, dying to save The Queen’s Colours at the Battle of Isandlwana, during the Anglo-Zulu war, 1879. From the book South Africa and the Transvaal War, Volume 1 by Louis Creswicke, published 1900. (Photo by Universal History Archive/Getty Images)

在過去部落群聚的時代,部落與部落之間,可能會有和平的合作,但更常見的,是因為雙方互侵利益,而需要戰爭,如果你拿走了,我就沒有了, 因此,分別出「我們」和「你們」是生存上很必須的本能,只要與「我們」不相同的,就是異類,中文有一句話說:「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就是部落主義的一個體現,反映出中國數千年以來,不停地在進行民族融合,面對與自己不同的族群的相處狀況。

把其他部落妖魔化或去人性是必須行使的方式,因為,他們正在剝奪我們的生存領域、資源、方式…等等。

這樣的天性從來沒有因為現代文明而改變過,只是,從民族、種族…等等,改變到到了心理上的層次。

現代部落意識(Modern Tribalism)

現代人對我們與你們的部落分別來到了下面幾種型式:

  • 文化
  • 語言
  • 宗教
  • 國家
  • 政治傾向
  • 意識型態
  • 性向(LGBTQ)
  • 飲食方式(素食/肉食)
  • 生活方式
  • 喜歡的球隊、偶像、音樂…等

我覺得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是,現代部落意識愈來愈難用一個人的外表認定一個人屬於哪一個部落,有一種「硬體」與「軟體」之間的差異,怎麼說「硬體與軟體」呢? 硬體,是我們出生下來的這付皮囊,男與女,黑、白、黃、紅…等各種不同人種,但是,由於網路發展、全球化、人口自由地在世界移動的關係,生活所在地的環境與文化、教育…等等,對一個人的潛移默化,這些形成了我們的「軟體」,所以,我們常會看見,長得是華人臉孔,但軟體灌的是西方文化,或是,像由白人家庭扶養長大的黑人孩子,他們的外表是黑人,但內在也許是認同白人文化較多,又或者,外表是男性,但內在認同自己是女性,或喜歡男性。

所以,我們的部落區分從過去普遍的外表(硬體),變成了內在(軟體)之間的分別,現代部落意識演變成了,一群人分享著一些對他們有意義的價值觀、行為與態度,並深深認同這就是歸屬於我們這部落必要條件,而將彼此緊緊連繫在一起,成為一個部落

我們 v.s. 你們

人類雖然物質文明在過去百年裡大大提升與進步,但我們的內在與本能沒有改變多少,仍延續著過去傳統部落意識的思考模式。

不知道有沒有人記得卡通無敵鐵金剛的主題曲?(我不怕透露年紀XDDD)

歌詞第一句唱著 「我們是正義的一方,要和惡勢力來對抗」

但我們怎麼知道無敵鐵金剛就真的是正義? 他發出去的飛彈不也把同一片土地上的東西都炸毀了? 但是,因為認定無敵鐵金剛是「我們」的一份子,所以,他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可以接受的。

最後一句歌詞唱:「打敗雙面人 怪獸都殺光,大家都稱讚 無敵鐵金剛。」

把敵人打敗了,怪獸都殺死了,這可以接受,因為,他們被滅了,我們的生存得到了保障。

但是,如果,我們再看得深入一些,這就是典型的部落意識的展現,在部落意識中,要如何成為正義的一方? 那就是和我一樣的就是好人,部落意識讓我們本能地就會說

  • 我的最好— 他的是最壞的
  • 我的對— 他的錯
  • 我的有邏輯— 他沒有邏輯
  • 我的是真的— 他的是假的
  • 我的是最有價值的— 他的最沒價值,下三濫

請參考下圖,一模一樣的東西,在我們的稱呼與他們的稱呼

  • 政府—暴政
  • 工業—獨佔
  • 宗教—極端主義
  • 愛國—激進份子
  • 文化—國家機器宣傳
  • 維護和平—好戰份子
  • 情報—間碟

給與對方的批評和我們站在哪一個部落有很大的關係!

從這裡,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我們的道德標準是與我們認同的部落有極大的關聯,除了道德標準之外,認同的部落也會決定我們要內化的信念(什麼可信,什麼不可信?)、哪個資訊來源是可以信任的?

兩極化(Polarization)

當我們站在不同部落的兩端,可能會看見一些實際上的危險,比如,傳統部落裡,敵人真的殺過來了,也可能會有一些是「感知上」的危險,比如,他們支持的球隊大獲全勝,我們的慘敗,感覺世界都要崩塌,需要上街去揍人(足球流氓)。

兩極化的程度與我們如何和不同意見的他人相處的方式有很大的關係,當程度愈高,我們就愈容易把對方與我們觀點不同的地方,看成是對方道德上的失誤或不足,或是認為對方是邪惡的,兩極化愈高,共同點就愈少,能夠好好和平相處,並尊重對方不同的能力就愈小。

程度低的兩極化

若是程度低的兩極化,如: 他不喜歡我喜歡的偶像,我也沒有把偶像當我生命的全部,只是一小小部份而已,可能的反應是,他開開我和我的偶像玩笑,我開開他與他偶像的玩笑,接著,我們就可以握手言和,再一起談談別的有趣的事情,仍然是好朋友。

程度中等的兩極化

程度中等的兩極化,這一程度常引來抗議、爭執、對抗與無法得到好的結論,變成敵人,但沒有參與者的生命受到侵害。

舉個有趣的例子: 不吃動物者(Vegan)與食肉者間的衝突,在多倫多有一間有名的餐廳Antler,主要賣符合人道宰殺的肉食,一些市面上吃不到的肉,像是鹿、野豬等,但因為加拿大安大略省的規定,任何餐廳不得賣打獵取得的肉品,因此,肉品也都是本地農場養殖,他們也也有賣海鮮與素食的選項,這間餐廳我也有去過,是間小小不起眼,但食物超好吃的私營餐廳。

他們喜歡在店外的小黑板上,寫一些可愛的小標語,有一次,他們寫了一句「鹿肉是新的羽衣甘藍(Kale)」(Venison is the new kale.),就是想促銷與推廣鹿肉,結果,引來了一大群不食動物者(Vegan)長達數月在餐廳外的抗爭、叫囂與騷擾謾罵用餐的顧客與員工(註: 附近有一大堆賣肉的餐廳!),餐廳老闆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最後在他自己的餐廳落地窗前,Vegan抗爭者可以看見的地方,開始切一大根鹿腿,此舉當然引發Vegans強烈不滿,召集更多人來抗議。

Vegan們堅持要老板在餐廳的窗戶玻璃上,印上Vegan的口號:「殺動物是錯的,動物有感覺…」如果他不照做,抗爭就會持續。

我上個月到Antler吃飯時,沒有碰到示威者了,窗戶上也沒看到任何口號,不知道最後是如何結束的,這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來看看兩極化的程度,讀者或許也可以看看,在這議題上,你是屬於哪一個部落?

切大腿全程(強烈警告: 不喜者、愛動物者、Vegan勿入!!!!!!!!)

程度高的兩極化

當雙方的兩極化程度高時,部落內部的團結力來到最高,內部之間如親人手足般緊密不可分,面對共同外部敵人的壓力,在內部會相親愛相愛,但是,只要出了所屬的部落,到了敵對部落,就會發出致命性的攻擊,甚至是瘋狂的屠殺清洗,如: 美國在種族隔離期間,出現的白人極端組織KKK(Ku Klux Klan,3K黨),他們以獵殺、虐待、殘暴地吊死與燒死黑人受害者為樂; 或是德國納粹瘋狂屠殺猶太人。

結論

就算因為多數人都接受,謊話也不會變成實話,錯也不會變對,邪惡也不會變好。

花了一些時間講部落意識,主要是想指出,我們常感到多數人認定的事情,就是對的、好的、善良的,上面這句話說,「就算大多數人都接受,謊話也不會變實話,錯也不會變對,邪惡也不會變好。」其實只對一半,更重要的是,我們要開始去看見,自己究竟是偏好哪一個部落? 我們的哪些信念、行為、態度與人生走向是受到部落影響? 哪些是合理? 哪些是不合理? 哪些是有益於我們靈魂發展的呢?

因為,在部落意識裡,我們會不知不覺地忠誠於部落,合理化部落裡所有一切作為,如果,部落裡的人開始用去人性化與妖魔化的方式來面對「敵對陣營」,那麼,我們就會很自然地陷入遠古時代流傳下來的本能天性,「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當我們妖魔化對方,不把對方當成與我是相同「人類」只是有不同看法或生活習慣時,就很容易地能攻擊對方,置對方於死地,歷史一而再,再而三地教導我們這件事,人性,從來沒有變過。

回到曼德拉說的:「 當我們去人性化與妖魔化我們的敵手,我們就丟棄了和平解決分歧的可能性,並尋求合理化使用暴力對待他們的手段 。」這就是人類歷史上不停在上演的戲碼呀!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