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壤 地球 合一

Jackie Traverse Earth Mother

從八月份開始,我的指導靈特別地強調我的身體健康的功課,建議我開始固定認真地鍛鍊身體,因為,靈性成長是需要有健康的身體做為基礎,於是我開始了健身房的鍛鍊,在飲食上,也給予我一些我意想不到,一開始聽起來覺得很可怕的建議肉食(Carnivore Diet)

我是一個很喜歡親身體驗感受或操作的人,不管怎麼樣,試試看,感覺看看,再來討論結果如何,上健身房這倒是容易實行,只要能建立保持習慣,再堅持下去即可。

但全肉食這件事,一開始還真是難倒我了,因為,一部份的我,近幾年的飲食環保紀錄片沒有少看,現代非常主流的「少肉救地球」深深地在我的觀念,因此,食肉量一直不太大,去年有半年,我吃素,因為不想傷害動物,除了奶油與優格之外,沒有吃其他的動物食品。

但是,半年過去,我的體力變弱,發福了起來,常常很容易感到餓。



因為,想要與要做的事情很多,我很需要足夠的體力,我正視到,我也許不適合全素食,開始再吃了肉,但是,仍把量減到很低,一個禮拜一到二次肉食,體力有再些許拉升起來,一直到這一次,指導靈建議我全肉食,我對於吃肉、吃素這在靈性圈子裡常對立激烈的兩者,有了很完整的體會。

掠食者與獵物,加害者與被害者

這一年,我發現我的指導靈給我很多的教導是去看「合一」,獵物與掠食者是一體,被害者與加害者是一體,一開始其實不太能接受這樣的觀念,一部份的我,總想和被害者站在一起,但在療癒的過程中,我發現,那是因為我在心靈的某個部份,某程度上,仍然覺得自己屬於受害者的群體,因此,特別地無法接受加害者或掠食者,甚至,會想要站在對立的點上,對抗掠食者與加害者,對我來說,無法傷害動物,選擇吃素,就是建立在這點之上。

但是,我的指導靈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訴我,必須要跳出被害者的視角,站到加害者面前,接受這是我們共同的命運,並向命運鞠躬,接受彼此,才能夠真正地在心靈上達到和解的平靜,而且,我不知道,這項共同的命運背後的目的究竟是什麼,需要對未知獻上敬意。

這並不是一件容易做的功課,因為,大部份時候,我們都只看見自己被害的一面,對加害的那一面很盲目,甚至,會特別選定某些部份,對加害者或有特權者大加踏伐,請看下圖,這是一張特權vs受壓迫的對照圖,這張圖裡,我們可以看見天平的兩端,有特權的那一方成為加害者的機率較高,受壓迫者常是被害族群的候選人,但是,若再看廣一些,我們每個人在生活不同的面向上,都同時扮演著特權與受壓迫的角色,比如說,一個藍領階層的男人,在天平上,可能受到上層白領階層的壓迫,但是,在另一條性別的線上,他可能是壓迫女人的男人。

原圖作者: Kathryn Pauly Morgan (多倫多大學哲學系教授)

 

若上圖不清楚,我畫了一個中文簡化的版本,跨項的種類少去了年紀(老少),歐洲人(非歐洲人),教育程度高低,英語為母語(非母語),猶太人(非猶太人)等。

因此,有真正的受害者與被害者嗎? 我們全都同時可能是加害者與被害者的合體! 就看我們在天平的兩端代入什麼樣的階層種類之分。

有時候,深陷認同被害者的角色,只是因為我們的目光緊緊地扣在那之上,沒有轉過頭來看看其他的力量在哪裡,如果我們不停地說著被害者的故事,那個故事就會成為我們看所有事物的眼睛

當我們看食物時,也很容易陷入同樣的思考模式裡,動物被殺被吃很可憐,那麼,植物就沒有感覺嗎? 我何德何能可以說動物的命比較高級,植物較低級,所以植物被我吃是應該的?

誰能想到,引狼入室,居然可以改善水質呢?

當指導靈建議我全食肉時,是要我深刻體會並內化這個教導,掠食者與獵物之間,並不止是我們表面上看到,獵物被活活吃死了好可憐,掠食者的存在有非常重要的目的。

這目的在最近的一個黃石公園灰狼重現計劃(The Yellowstone Wolf Restoration)(註1)的實際操作中,讓人微微地瞄到了掠食者存在的作用,這項計劃目前得到的結果是,減少了大量繁殖的馬鹿(Elks),復育揚枊,增加了河狸的數量,改善了黃石公園河流的水質,許多科學家仍提出狼群不是救生態的萬靈丹(註2),只是恢復了部份,並不能說是唯一大功臣,黃石公園的科學家們則說,這項計劃需要長期的觀察,畢竟,1930年就被狩獵一空的灰狼,一直到1995年才再次引入灰狼,時空之隔已是65年,那段時間累積人類破壞的生態並不是短短24年就能夠復原,再者,生態如此複雜的系統,並不像是走錯路,再走回去就可以回歸正途,畢竟,整個地球的氣候和大環境也改變了,所謂的「復原」可能是開創另一種可能性,因此,灰狼重現計劃的科學家們仍在持續地觀察與研究當中。

靠人類科學知識進行大自然的復育,並不能夠取代地球母親的工作現代人已與大自然極為脫節,就算是科學,也只能看見地球母親複雜系統的一小部份,卻看不到地球母親隱隱設計好的bigger picture。

如果地球母親認為掠食者是邪惡的,那為什麼一開始又要放掠食者在地球上呢? 難道地球母親也是邪惡的嗎?

萬物要吃,也被吃

在一次薩滿的旅程裡,指導靈曾經給我一個深刻的體驗,我掉到大海裡,被一隻魚吃掉,拉出來變大便,再被另一隻魚吃掉,再拉出來變大便,一直到掉到海裡,變成灰塵融入海底的泥沙,泥沙再往上到地層下的融漿,流過地核,再上升到火山噴發出來,變成一堆火山灰,站在那裡許久,看著週圍的環境改變,我站立的土地長出一大片綠色青草地,再變成戰場,戰場上的士兵殺戮,噴出大量鮮血到我的身上,屍體堆疊在我之上,蛆蟲鑽動,大火再把屍體燃燒成灰,隨著時光,曾經的鮮血骨灰被人遺忘,融為土地的一部份,但我仍站在那裡,土地長出其他的植物。

這個視角,就像是地球母親身上,一個意識小細胞的角度,長久以來,就如此地見證地球上發生的所有事情,但不變的是,不論是人類、植物、動物等萬物,都是如此的循環,死亡,並不會因為我們抗拒就不存在,生命,只是用著不同的方式與型式交替轉化著

主流農耕法的短視

在我全肉食的過程中,我的體力與精神變得很好,不容易餓,也不像吃素食的時候,常常覺得錯過了什麼好吃的,每到加拿大冬季就變嚴重的頭皮屑消失了,髮質與皮膚都變得很好,健身時的耐力也增加,說這些,並不是要跟讀者推廣全肉食,也不是要說全肉食超美好,這不適合每個人,該飲食法是這一階段,我的指導靈建議我採用的飲食法,要我藉此修復身體,並且鍛鍊我的心智,這是適合我這段時間的飲食,我也了解,分享全肉食,可能會引來不食動物魔人的白眼或”建議”,或要被說「你這樣也敢寫個部落格叫靈性世界,殺動物很靈性嗎?」但我不會在意,因為,這就是我這一段的旅程,專屬於我,不關其他人的事情,再者,這項飲食讓我更深入地看見目前世界主流農業法的缺失。

曾經,我因為不想傷害動物而選擇吃素,但是,當我更深入了解北美當今主流農業法時,我有從睡夢中驚醒的感覺(亞洲我不是那麼了解,有了解的人也請分享),北美的主流農作是單一作物制(Monocrop),大面積的土地大量栽種一種作物,比如: 玉米、黃豆、豌豆等,主流農耕法混合使用過度開墾、缺乏植被植物(cover crop)、大量使用人工化肥與殺蟲劑,但是,這種單一作物的耕作法開始造成了表土侵蝕,土壤失去營養、礦物質與微生物(註3)。

表土有多重要? 世界上95%的食物都需要依靠表土生長,過去150年以來,因為主流農作法,已經有一大半的表土受到侵蝕並消失,這大大地影響農作產量與土壤的健康,以美國為例,表土正以10倍的速度消失,遠快過於表土復原的速度。

根據聯合國食物與農業組織Maria-Helena Semedo的報告,以這樣的速度下去,我們只剩下60年的表土可以使用

這是什麼意思? 60年後,沒有表土可以過濾水源,吸收碳、種植作物,更甚者是,就算種出植物,植物裡的營養成份也很低! 60年後,我的小孩也才68歲。

吃素防殺生

如果,吃素的主因是不想要殺生,那也許要再更細地想想。

單一作物農耕法,需要大片土地,開墾的時候,不是只有表面的樹或植物被挖掉,有更多看不見的昆蟲、小動物、中型動物與植被全都被殺死 (註4),

在澳洲有一項研究報告指出,種植大麥與其他穀物會引發以下的結果:

–>平均每公里的範圍內,至少多於25倍的動物會受到殘殺

為什麼呢? 因為種植大麥、稻米或其他穀物需要完全清除砍伐原生植物,這舉動就會造成原本住在上面的所有生物大量死亡,如果,有更多的人想要透過植物獲得生存必須的所有營養來源,那就需要更大量密集的使用土地種植,密集使用土地種植=使用更多的化肥、除草劑、殺蟲劑等會傷害自然生態與多元性的人工化學用品。

永續與再生農業(Sustainable Agriculture and Regenerative Agriculture)

研究到這裡,我開始去思考指導靈給我的教導–「合一」,我們不能夠特別偏重地保護天平的一邊,而不去看天平的另一邊,兩者是合一的,指導靈要我從少肉到全肉食,這用意是要我親身去體驗與學習,這全肉食與不食動物是天平的兩邊,也是一體,我們需要看見的,是一個完整的bigger picture!

今天(12/5)是世界土壤日,面對只剩下60收穫年的表土量,我們很需要正視土壤再生的議題,這比「你吃素,我吃肉」都要更重要,沒有土壤,誰都吃不了素,也吃不了肉。

土壤不單單只是土而已,它有一個很精密設計的食物網絡

 

來源: http://www.ridgeshinn.com/environment/soil-health-and-fertility/?lgUTG

這個題目,還可以再寫成好多篇文章,但在這裡,短短地說一下,當我們只偏重一個部份時,往往忽略掉全局,地球母親有很精密地全局計劃,但我們只看見一小部份,就要把那一小部份說成是全部,猶如井中之蛙。

什麼是再生農業(註5)?

再生農業是永續農業的進一步,簡單來說,我們需要吃,我們的土壤更需要吃得健康,而土壤吃什麼? 我們需要使用各種不同的有機元素,如使用堆肥,讓養份可以再利用與循環,在一片土地上組合各種植物的栽種,製造生物多樣性,讓牛、豬、雞、羊等牲畜再一次地踏上土地,因為,牠們的排洩物是天然的土壤養份,牠們在草地上吃草,可以促進草的自然生長,牠們的蹄與腳在地上走動挖土時,是天然的犁田機,當草地茁壯,土壤健康時,自然就可以有較好的保水能力,與保存碳,不讓碳進入大氣,造成溫室效應。

另外,不使用任何化肥、農藥、除草劑與殺蟲劑,循環地使用各種有機廢棄物,用最傳統與古老的方式,再生新的表土。

寫到這裡,我會想,過去的1-2個世紀之間,人類的物質文明大幅進步,但是,在所謂的「進步」與「成長」的定義之下,人類也愈來愈受到自己發明的物質文明所侷限,成為自己的囚犯,這些永續與再生的農業,或是像黃石公園的灰狼重現計劃,都在告訴我們,不要再當自作聰明的人類,一股腦地一廂情願,卻看不見地球母親全局的計劃。

結論

在薩滿的學習裡,與指導靈們互動時,祂們常是把一個bigger picture放進教導裡,很多事情不是只有眼前看到的樣子,然而,祂們也很尊重且鼓勵人類透過經驗來學習,而不止是簡單地告訴我們一個結論,因為,沒有親身的經驗,就沒有深刻的感受與學習。

小小的一個改吃全肉食的建議,我從沒想過會把我帶上認識與學習現代食物問題本源的探索之旅,問題的根源不在吃素或吃肉,爭論這並不是重點,食肉者與不食動物者需要聯合在一起,問一個更重要的問題:「我們的土壤呢?」在問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拋開了加害者與被害者,掠食者與獵物的二元對立,我們合一在一起去關心,住在地球母親上的各大產業,尤其是食物相關產業是如何對待我們的母親呢?

參考資料

註1: https://www.yellowstonepark.com/things-to-do/wolf-reintroduction-changes-ecosystem

註2: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81140

註3: https://www.theguardian.com/us-news/2019/may/30/topsoil-farming-agriculture-food-toxic-america

註4: http://theconversation.com/ordering-the-vegetarian-meal-theres-more-animal-blood-on-your-hands-4659

註5: http://seed.agron.ntu.edu.tw/cropprod/sustain/susagri.ht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