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物質表象背後的靈性存有與意義

「透過種族歧視、性別歧視, 或認定一群人的身份狀態為「極其惡劣」,來貶低一個人不是完整的人類,就如同認為地球不是活生生的,沒有意識,也不神聖,只不過是一個物品,一系列資源的集合體。」~~Charles Eisenstein

今天是奧滋威辛集中營(Auschwitz)75週年的解放紀念日,這一天,仍然很深刻地提醒著我們,德國在20世紀初期,因為戰敗,經濟大蕭條,通貨膨脹,生活艱苦,在人民揹著戰敗恥辱、辛苦生活與想要儘快雪恥復興的背景之下,希特勒透過民主選票的方式成為德國的領導人,建立在痛苦與屈辱的自卑之上,快速成長的德國蘊育出納粹極端愛國主義、種族主義、優生學、極權主義、反同性戀、反猶太…等,在當今人們普遍頌贊民主體制時,不能忘記瘋狂的納粹與希特勒政權也是民主的產物,那是當時德國人集體意識的一個投射,從靈性的角度來看,民主的結果在某程度上,就是人們集體意識的呈現,那集體意識在當時可能是生活運轉的必須、正常與應該,處在裡面的多數人,都在那催眠之中,無法看清其瘋狂,但是,快轉數十年,當時的選擇卻成為了日後德國人集體的另種恥辱。

當我們把自己放在道德的較高點,認為自己比較好,信仰的選擇較好、政治的制度較好、經濟條件較好、知識水準較高、社經地位較優…等,我們就同時地在貶低、抵毀或排除那些與我們不同的群體,好像宇宙會接受我們多過於他們,好像我們有比他們多的存在意義。

然而,在歷史的記錄裡,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告訴我們,當我們用某種意識型態排除他人或群體時,就會造成災難性的後果。

因為,我們無法主觀地認定,我們比其他與我們不同的族群更是宇宙,或說是神熱愛的孩子,我們會共同存在這世上,必定有宇宙的計劃,就算那些人的舉止行為與我們不同,或是,我們目前無法完全理解。

昨天,問了我的指導靈關於天災、傳染病的教導,祂們告訴我,天災、疾病、大規模死亡,或是一個大家熱愛的人意外死去的事件發生的時候,人才能夠從無意識的每日行為中,突然驚醒過來,當我們處在無意識的習慣行為中,心是關的,我們只看見自己想看見的,認為一切理所當然,不會主動地打開心與他人連結,但是,當天災、疾病、大規模死亡的事件發生時,我們才會醒來,心才會在這個時候打開來,與其他人互相連結,才會有愛流動起來。

地球母親,一直用著地球的元素,如:地、水、火、風等元素,用不同的方式淨化著地球,身為小小的人類,我們不懂這些方式運作背後巨大的計劃,地球需要這些活動來調節地球的能量,在這些運作的同時,人類也面臨不同狀況生出來的問題,在問題出現的時候,我們才會開始深入去探索,往內,往內心去感受,究竟什麼重要? 究竟地球母親要表達的是什麼? 究竟什麼才是生存的意義?

也許,是因為指導靈的教導,我一直不把地球母親當成是一個需要人類去拯救的弱女子,畢竟,她已經在這裡如此長久,有科學家說45億,有科學家說那是誤會,是1億,不論是45億或1億歲,她都是個古老的存在,她有自己調節的方式,真正需要拯救的是人類的自我,真正需要做的是,憶起人類與地球連結間的記憶,而回憶起來,我們需要打開我們的心,才能夠通往靈魂深處的記憶。

因此,指導靈給了我一個建議,當我在面對不可抗力時,我能夠做什麼? 祂們說:「當這個地球上愛的導體,傳播愛,這時候,要很覺察自己內在二元對立、冷漠與酸別人(批評)的習性,因為,地球正在淨化,她需要你打開你的心。」

當我們能夠在心與靈魂的層面上與地球相連,記起在她之上的所有物質,不止是物質,而是靈性存有選擇變成的有形生物時,我們才能夠看見身邊的人,他們也是由靈性存有選擇變成的有形人體,我們都是靈性存有在共同創造這個世界。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