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說 不可愛現的力量

在古老的薩滿實踐裡,許多薩滿都會有專屬自己的力量物件,這些物件是薩滿與其幫助神靈之間的信物,製作信物通常需要薩滿密切地與神靈溝通、交流,進而製作出連結薩滿與神靈的力量物件,這些物件可能以任何天馬行空的形式出現,但都有一個共通點,薩滿不會輕易地把他的力量物件展現在世人眼前,我們常會看到薩滿把他們的力量物件用布包起來,沒有使用的時候,是好好地收起來。

當我們輕易地把專屬於自己力量的東西展現出來的時候,需要去思考幾件事情,你為什麼要展現出來? 是你想要獲得其他人說:「哇! 你好厲害哦!」這類滿足Ego的內在滿足嗎? 在這過程中獲得認可?

力量,是需要保持秘密的,這就像,如果你想要實現一件事情,許一個願望,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到社交媒體上向世界宣佈,而是把這件事情帶到神(宇宙的力量)的面前,這是你與神之間的關係,只屬於你們之間,想像那裡有一道你與神之間光的通道,這是你們之間專屬的通道,當我們進入那神聖的通道時,力量會發酵,神奇的事情會發生,但是,當我們把力量公諸於世時,我們就與那神聖的通道失去連結,反而是與外面的能量與世界連結,在這外部連結裡,滿足最多的是Ego,而不是由靈魂來的力量。

不止是力量物件、願望等不可說,任何與靈性療癒相關的細節也不可說,為什麼? 一樣的道理,靈性療癒,不論是用任何的法門都屬靈魂層面的工作,我們的ego,常會想要用現有的想法去解釋發生的所有現象,ego喜歡下定義,喜歡故事情節,喜歡執著在故事上,但是,很多時候,靈魂發生的事情,遠超於我們能給的故事情節,當我們一談論細節,就從那神聖的通道掉了出來,直接進入Ego的世界裡。

也是因為這樣,我龜毛地秉持著不在網站平台上公開分享個案療癒的細節,有些人來信問我有沒有其他個案的例子可以分享,這樣可以知道療癒過程可以期待些什麼,我不這麼做有幾個原因:

1. 療癒的細節與薩滿的力量物件一樣,是個案的力量,在過程中,我看到什麼、感覺到什麼,那是屬於個案靈魂的力量與故事,那並不屬於我,因此,也不是我可以替個案公諸於世的,

2. 個案允許我進入他的靈魂場域,這是種很深的信任,我很珍視這種信任,因為,這是非常私密的部份,我們平常都不會隨便讓別人進家裡來,更別說是靈魂場域,因此,在靈魂場域發生的事,更是需要就留在靈魂場域裡—那個神聖的通道中。

3. 不執著的實踐。任何的療癒者都會很想要聽到個案的回饋與自己看見的東西做驗證,只要個案的回饋與看見的東西很相關,符合故事情節,心裡就會有:「Yes! 我對了!」的滿足,但這滿足究竟是ego上的需要,還是靈魂療癒中的需要? 在我們一開始做療癒的時候,神靈通常會透過幾次能夠讓我們驗證的事情,讓我們有信心,可以繼續這麼做,但是,療癒者之路越走,我發現,有太多東西不是我的ego可以理解的,宇宙與靈魂的深遠奧秘遠超於人類的言語,很多時候,就是無法用言語形容,而且,宇宙與靈魂計劃的長遠更是超乎我所能及的,那我又怎麼能用我現在的想法去驗證對或錯? 好或壞? 因此,不執著的實踐成了一個很重要的關鍵,療癒者只是在這個時間點恰好可以幫一些忙的過客。

4. 讓靈魂繼續做工。理論與言語的形容對ego很重要,但是,對靈魂來說,只是一個框架,宇宙如此大,沒有一件事情只有一個答案,很常,同一個療癒項目,如:力量靈魂修復或淨化,每個人每個狀況都不同,甚至,每個人每一次的狀況與感受都不同,它沒有一個既定可以期待的過程,每一次的經驗都是未知,因此,需要讓靈魂進入未知。

5. 做完就忘記與釋放。每一次和每一個個案的接觸,就像心靈伸出了一個觸角,連結到個案的靈魂場域裡,如果,不做完就忘記與釋放,把該是個案的交到個案手中,我會揹負著多少的東西啊! 如果,我把個案的東西公諸於世,那讀的人在某個程度上,也很不必要地與個案連結,拿著一個可能與自己無關的故事情節,捧為理論,這其實是很不需要的負擔,療癒結束後,拍拍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這也是健康的界線設定。

說了一堆我龜毛的原則,結論是,不要輕易地把自己或別人的力量公諸於世,這包括屬於你的力量物件、祭壇、力量來源、療癒過程、別人托付你的秘密、你的目標與夢想…等等任何你需要留在那神聖通道所有東西。

如果,你有非常強烈的欲望一定要分享,那麼轉過身來問問自己,「我分享的內在動機是什麼?」以我自己的經驗來說,我常在問自己這個問題時,發現更多關於我不知道的自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