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與集體哀傷

自從加拿大開始停課停班,把大家關在家裡隔離後,我就沒寫文章了,除了原本就預定好的個案,email也回覆得非常緩慢,因為小孩全天在家,很需要重新調整與適應新的生活節奏與工作作息,同時,也要注意自己、家人與小孩的身心狀態,我覺得,Covid-19引起的全球未知狀態及與外界隔絕的生活,讓很多原本因為忙碌緊湊生活而沒有太注意的生活細節、情緒感受等,像原本滿裝滿泥水的一杯水,一下子全都沉澱細分開來,一次看個清楚。

在這段時間裡,有一個很強烈的感受—哀傷 (Grief),不止是我個人,當我出門採買時,也常會感受到外頭空氣中凝結的哀傷能量,心頭糾在一起的酸楚感,是一種集結了個人與集體的哀傷。

哀傷與悲傷(sadness)不同,悲傷是哀傷的一部份情緒,哀傷包含的廣泛一些,下面會再更詳細一些講到。

有些人會覺得,哀傷不是面對死亡的時候才會有的情緒? 讓我想到之前去臨終病人義工受訓時,有一堂關於哀傷的課,老師講到,人是非常複雜的,哀傷不一定發生在身邊有人死亡時,哀傷以不同的型式發生在我們面對失去、分開、無法碰觸…等狀態,因此,我們可能因為一件超喜歡的衣服被洗壞而感到哀傷,一個好朋友搬到遙遠的國度感到哀傷,而現在,全人類面臨的是,失去原本「正常生活」的哀傷。

每個人都能感受到這世界因此而改變了,不知道會改變為什麼樣子,我們也知道這都會過去,隔離有結束的一天,病毒有受到控制的時候,但處在這當下,卻又看不見隧道的盡頭,這時候的心情五味雜陳,我們可能恐懼因停頓而來的經濟黑暗,在讀著社交媒體或新聞時,對某些事情與狀況感到極度憤怒,對某些人的言論翻白眼,對無法與家人朋友面對面相聚感到悲傷,對失去自由的無奈,面對疾病死亡時的渺小。

哀傷分為很多種,其中一種叫預期性哀傷(Anticipatory Grief),這感受是,當我們在面對未知的不確定性,或原本生活的秩序被打亂的時候,會有由之延伸而來的恐懼、憤怒與焦慮感,這三種情緒是很預期性哀傷最主要的情緒表徵,因此,我們會看到許多人有很多不理智的言論與行為,這世界雖然有地區性的災難、戰爭等苦難,但是,已經許久沒有如此大規模的預期性哀傷事件,這對全人類來說,是個全新的體驗。

翻了翻關於哀傷的筆記,我看到了走過哀傷的六大過程,這些不一定是照時間順序發生,而是沒有既定次序的輪流出現,或同時出現,了解了人在面對哀傷時,內在會有的情緒後,對於了解身邊的人事物狀態有很大的幫助,而不會急於跳進去攪和,擾亂情緒。

1. 否認(Denial),對現狀的否認,如:這病毒不會影響我, 戴口罩沒有用。否定現實的狀態,因為,不想要面對眼前的狀態。

2. 憤怒 (Anger),為什麼某些人要發表某些白痴言論? 我不要待在家與世隔絕、都是某某族群人的錯,要把錯怪給某某族群的人、都是無能的政府、把衛生紙全搶光的混蛋。這類憤怒、怪罪、指責等在社交媒體上很常見,各個都強烈地觸動我們的情緒。

3. 討價還價(Bargaining),好吧!如果我戴口罩就會有所幫助了是嗎? 如果我們保持社交距離,就可以幫助狀況了是吧?

4. 沮喪(Depression),這到底什麼時候會結束? 死亡的人數一直在增加,我會不會也是其中之一? 我會不會得病?

5. 接受(Accpetance),病毒已經來了,已經停工停學了,事情已經發生了,我現在靜下來想想看,我能做什麼? 我覺得,接受,是很大的一步,這是力量與行動的所在,只有我們接受了當下真實的狀況,才能夠付諸實際的行動,做些改變。

6. 意義(Meaning), 在現在眼前的小事物上找到意義,如: 雖然不能與家人朋友面對面,但我們還能在網路上相見談心,原來能夠打開窗戶呼吸到新鮮空氣,是那麼美好的事,能有時間陪伴小孩; 或是,在之後,能在較大的層面上看見這件事發生的意義,許多靈性團體都在發表此事發生的意義,各式各樣,這又是另一篇文章的主題(哈),但是,我想,每一個人都能在這上面找到賦與自己的意義。

過去這三週,上述這六大過程,我也來來回回,上上下下地走了好多遍,仍在繼續走,如同筆記上寫的,每一項的發生都不是線性漸進的,而是不時地突然跳出其中一種,憤怒那一樣在看新聞或上臉書時最常出現XDDD~~ 有時候強烈,有時候弱,有時維持得久,有時快速閃過,我想,不止是我,許多人也都在經歷這些情緒的轉折。

把這些情緒寫出來,主要是讓我能夠更明確地給這些感受一個名字,當我們能給感受到的情緒一個名字時,我們能夠更清楚地覺察到自己正在經歷什麼,而不是盲目地跟著衝撞。

當情緒出現的時候,指出它的名字,告訴它:「我看見你了,這裡,我給你一個位置!」 不抗拒,不淪陷,就是與它們在一起。

一個哀傷就有這麼多內心戲,人真的是很複雜的生物,而人集合在一起時,這些複雜性就以各式各樣的狀態出現,我一直覺得,新聞或說網路是集體內心戲的展現,尤其是黑暗面的部份,面對這個全人類共同面臨的新挑戰,也是集體面對黑暗面的時刻,因此,在我們多了解一些人的情緒狀態後,或許,能夠給彼此多一些包容與關愛,光明面不容易展現在新聞焦點或社交媒體上,但是,它是一直在我們之間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