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謀論與陰影

我追了好幾年的陰謀論,有些陰謀論被證明是陽謀,有些則仍是虛幻的假設,在這個不確定的時刻,各式各樣的陰謀論大量湧現,在不同國家、文化、語言、民族的平台上,都有屬於該族群流傳的陰謀。

老實說,我是個很好奇的人,如果身邊大部份的人都認為某件事一定是如何,我內心裡就有一個聲音會默默地說:「不止是這樣吧! 應該還有別的看法、切入角度或可能性吧!」我看各種陰謀論,也會和朋友打屁陰謀論,分享最新陰謀論或拿陰謀論來開開玩笑,但是,我很難說我是個100%相信所有陰謀論的人,畢竟許多細節是超乎我所知所學,只能當小說電影情節看看.

但不可否認,我也受到一些陰謀論的影響,我對於檯面上人類運作的系統、組織、意識型態的運作與展現,是較為悲觀的,讀愈多,愈感到自己的渺小。

在這一次全體人類面臨未知疫情的狀況時,我也追了許多陰謀論,內容實在太精彩,從病毒來源論、比爾基金會的角色,到通訊設備頻率誘發人體與病毒的發作…等等,但老實說,在這未知的環境裡,這些訊息更深入地引發我內在的焦慮與恐懼。

上週有一天,我知道自己的心情受到接觸到的資訊的影響,帶小孩出去走一圈,看著天空的雲,做著雲的占卜,我收到一個指導靈強烈的push,需要為我的這個狀況去做薩滿旅行,回到家沒有馬上做,忙了忙,坐下來看電視放鬆一下,電視看到一半,突然聽到我的右耳有很強烈連續的鼓聲,我以為小孩在玩,但是,轉頭一看,明明她們在桌子旁吃東西,鼓聲持續,但那又不是真正的鼓,好像有人連續打我的耳膜的聲音,好吧! 那是個提醒,但是,又沒有馬上行動,再繼續看電視分散注意力(繼續逃避XD),再沒多久,我感覺到兩邊的手臂有按下去的壓力,好像有人用兩隻手從後面抓著我,心裡想說:「好啦好啦! 我知道了!!我保證這集看完就馬上去做!」

進入旅程後,指導靈指出了陰謀論與我的關係,真是正中紅心。

旅程中,梅杜莎出現,梅杜莎對我來說,是一個象徵恐懼,生活在陰暗洞穴又具有奇幻力量的形象,故事中,她可以把所有正眼看她的人變成石頭,那就像是在遇到恐懼時,人就僵凍住了,瞬間失去生命力,無法動彈,對我來說,陰謀論就如同梅杜莎一樣,那是我潛意識黑暗洞穴裡住著的陰影與恐懼,潛藏在這裡的陰影和恐懼的能量很強烈,它會以某種型式與方式顯現到外在世界裡,因此,我們會創造出一個邪惡的壞人(Bogeyman),Bogeyman可以是一個人、一個組織、一個民族—一個共同的敵人,不同的國家、文化、民族、種族都在自己的平台上,打造出一個集體意識的Bogeyman。

在陰謀論中,他人發佈的訊息、看法與情節是他人潛意識裡的陰影與恐懼顯化出來的投射,不論誰是善,誰是惡,那都是他人內在的湧現的體悟與經驗,那反映了他們的心境,如果,我把我的焦點聚集在他人的投射上,我也會讓我潛意識裡的黑暗以那個方式投射出來,許多人聚集在一起,就形成了集體的Bogeyman。

我的指導靈提醒我,在這個狀態下,不要忘記你的神性(Divineness),你不是侷限在這個肉體裡,受限與無助的人,常常接觸你的靈魂,看著我的眼睛,跟隨著我,你不會往下墜落到黑暗的洞穴裡,失去生命力,成為黑暗的戰利品。

看看你眼前的這個當下,專注在這個當下,你對還繼續呼吸有什麼感受? 還健康的身體有什麼感受? 對環繞在身邊的家人有什麼感受? 對冰箱櫥櫃裡滿滿的食物有什麼感受? 有水、有電、有網路、有暖氣舒適的家的感受? 對於你可以給予愛的機會有什麼感受?

專注在那上面。

神話中,柏耳修斯(Perseus)在砍下梅杜莎的頭之後,從她斷頸處跑出了一隻有翅膀的飛天馬-珀伽索斯(Pegasus),牠象徵著通往天堂之路,在我的旅程中,這象徵對我來說是,轉化恐懼與黑暗,觸及神性,與生命力連結的道路,在黑暗恐懼之內,住著天堂之路,當我們願意用些技巧(如柏耳修斯用鏡子來看梅杜莎)來面對處理恐懼,恐懼死去後,出生的是鼓舞人心的靈感。

而梅杜莎被切下的頭,成為了柏耳修斯的護身符,也成為該文化下的護身符號,對我來說,象徵著,恐懼與力量相輔相成的關係。

在指導靈的訊息之後,我開始反思我與陰謀論的關係。

這麼多年來,我沒有思考過為什麼我受到陰謀論吸引,如果說,有一個力量在控制著世界,那就像相信許多宗教裡說的,有一個無所不知、無所不在的神控制著人的一舉一動,但是,我經驗的神靈,卻不是控制者,而是老師,沒有處罰,但會讓人了解我們的決定與選擇是有前因根源,與後果結局。

這一陣子,我理解到,陰謀論的興趣在某個程度上,展現出我還沒看見的內在陰影,並對於世界無法受我個人意志掌控的渺小與無力感,最終,我需要了解到,陰謀不陰謀,沒有任何一個人的生命是完完全全在其掌控之下的, 而如何去與「失去掌控」相處,和因之而生的恐懼、焦慮與黑暗在一起,就成了一個人生的大課題,在日子好的時候,很簡單,但在未知的時刻,這是必學必修的課程。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