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越感與正義

「期望他人和我們一樣是專制的暴政,對此的解方是看看人類以外的世界,找到尋靈感,香蕉蛞蝓是神聖的,野兔是神聖的,鹿蝨、三葉草、暴風雨與響尾蛇都是神聖的。」
~~Dr. Daniel Foor

這段時間,我們看見了許多的紛爭,其根源是認定自己的看法、信仰、文化、民族、意識型態…等才是最正確的,完全以「我」為出發點時,很難從「我」的框架中跳出來,真正地看到與聽進他人的觀點,在這樣的框架裡,不論他人提出任何看法,到了「我」的框架中,都能夠生產出各式以「我」的角度出發的反駁。

當我們覺得自己比其他族群都優越時,在潛意識裡,我們否定了其他族群存在的意義與位置,好像站在道德的至高點上,可以任意地批評、攻擊對方,但是,歷史告訴我們,當人站在這個至高點時,通常會帶來災難。

例如,德國納粹的優越感造成猶太族群的悲劇,這是一個族群認定自己有道德至高點時,在集體意識上,逐漸地對於批評、打壓、攻擊,甚至到有”權力/利”去種族滅絕一個族群的合理化,許多邪惡的行徑最初都是來自於集體的道德至高點,因為覺得自己絕對是正義的,絕對是至善的,到最後,合理化做出毀滅性的惡行。

讓人驚悚的,是在那個當下,該族群並不覺得自己正進行著惡行,而是在做一件極為偉大正義的大事業,而在族群裡的人,或許不是每一個人都同意,但是,出於政治正確或性命受危害,而無法老實地說出真實的看法,只能被動地順隨著潮流。

恨,是種血淋淋的能量,它是希望能被愛、被重視願望的扭曲,當恨的能量充滿了生命,生命似乎就會像一台失控的火車,帶著你走向毀滅。

最近追完Netflix的記錄片Tiger King,Joe Exotic無法控制自己的恨,在他的言行之中完全沒有避諱地表達對頭號對手Carole Baskin的恨,他公開懷疑指控Carol殺死她第一任丈夫,並把屍體餵給老虎,覺得自己是正義的一方,並大言不慚地表達想要殺死她的念頭,他灌注了生命大部份的能量在恨,恨帶著他搭上失控的生命列車,眾叛親離,失去一切,最後可能老死牢獄。

出於正義感的恨,可能帶著一個人、一個族群走向毀滅,但是,這個人與族群卻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到底是怎麼走向毀滅的?

有一種恨,是受害者對加害者的恨,因為認為自己已經是受害的一方,所以,能夠合理正義地對加害者或其週邊做任何攻擊,不論怎樣的攻擊加害者與其週邊的人都必須概括承受,在這樣的狀況下,受害一方不知不覺之間,變成了他們最開始出征要討伐的人,變成了新的加害者,這個循環可以不停地代代相傳,永不止息,成為解不開的世仇。

糾結在其中,沒有人能找到內在的和平,與世界的和解。

和平與和解在哪裡?

起點是我們開始覺察到內在的優越感時,不論展現在道德、種族、民族、文化、意識型態、政治體制、國家…等之上,我們每個人都有這種時刻。

舉個例子來說,很多人家裡都有指著都是別人的錯的那一位,他通常看不見自己做了某些讓他人也不舒服、不開心的行為,他只是一直看見他人的錯誤,卻看不見自己,他可能覺得自己是受害者,但他實際上可能是加害者。

這也可以擴大到集體的層面上。

因此,開始覺察自己內在的優越感,這種自以為是的優越感,可能在不知不覺間,讓我們舉著正義的旗子,做出加害者的行為,但卻看不見。

我喜歡Daniel Foor這段話說的,期望他人和我們一樣是種專制的暴政,在地球母親的教導裡,所有的生命都是神聖的,不論那個生命的型式看起來,在我們的想法裡,有多麼渺小、噁心或可怕,都是大自然的偉大神聖的作品,每個人也是神聖的,就算我們有不同的風俗習慣、不同的做事風格,不同的宗教信仰,不同的心情、不同的意識型態…等,我們都能夠跳脫「我」優越感的框框,去看見其他族群美好的部份。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