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 神秘與形象

Art: One, Helena Arturaleza

「人類的經驗顯示出,我們的感知底部有層紗,信念的背有個謎團,超越生死之外有個神秘的次元,它們總令我們困惑,當我們試著拆解這個世界,分類解析想要解開謎團,最後卻是徒然無功,於是,我們開始試圖控制它: 嘗試為它下定義,稱這個神秘的次元為「神」,並把神想像成擁有人類特性、特質,如: 愛、攻擊性、熱忱、失望。

不過,我們仍感覺到有某個不受我們控制的力量,持續地保護、引導、擔負、深愛著我們。我們相信並臣服於這些力量,也明瞭被這些力量包圍的自己,失去一切權柄,在這種狀態下,我們保持廣大的接受性,不任由自我意識的動機主導自己的行為,也不堅持執行個人的意志,持續保持在這種品質裡,這就是宗教經驗的核心,這是種「無神」的經驗,因為,它認清了一個事實: 所有與神有關的聯想,只是我們對那難以理解的神秘所作出的投射,這樣的信仰,看入神秘,看入”不可看”。

深入這個難以理解的感受當中,我們了解到: 萬物皆平等,彼此相互共存,我與萬物深深相連,不想改變一草一木,只是待在這裡,與週圍事物的原狀待在一起。

這就是所謂的愛。這種經驗許多人都曾感知過,曾表達過,或許,這種經驗最能表 達所謂的”神之愛” 」

~海寧格,在愛中昇華

在靈性資訊爆炸的時代,我們可以看見各式各樣描述神、高靈、存有…等不同的詞彙與故事,人類物質文明雖然進步,但在精神上,仍然試著用自己的所知,來替神下定義、分類、解析與評價。

有些故事底下的神充滿了人性中的善與惡,好似神和人沒有太大的差異,只要我們不聽神的話,神就會給我們處罰,「不愛神」很常代表的,不是人們心中沒有神,而是,我沒有聽從「神的使者」說的話,所以,「神的使者」定義我不愛神,那神的使者又真的聽了神的話了嗎? 或神真的對他說話了嗎? 還是他只是帶著川普般的自信,讓人盲目地跟隨,這樣,是讓我們更貼近自己的神性人性,還是更加遠離呢?

海寧格曾大問:「我們真的有能力,有資格愛神嗎? 神真的想要、需要我們的愛嗎? 我們的愛能為神添加些什麼嗎? 還是說,我們愛神,宣稱自己擁有神,結果卻害神下降沉淪進入我們的世界層次?我們的愛奴役了神嗎? 如果,有一種神和我們心中的形象不同,難道這種神就不算神,而只是一種幻覺?」

我覺得,渴望愛的,不是神,是人,會攻擊的,不是神,是人,如海寧格所說「所有與神有關的聯想,只是我們對那難以理解的神秘所作出的投射」,每一個人,都有能力與機會碰觸那神秘,神秘也不一定只透過宗教方式或靈性的追求才會出現在我們身邊,神秘,很常以最平實世俗的樣子給予我們愛與支持。

當一個人過度地以川普般的自信膨脹這股神秘,宣稱自己代表神唯一的旨意與權威,那是一種內在對認同極度的渴望,檢視我們描述神的方式,我們能夠對內在深度的渴望有更明確的理解,也能夠對自己如何看世界有個大致上的認識,因為,在那個描述的故事情節裡,都有自我的投射在裡面。

神秘(Mystery)是不分你我,祂渴望著融合、包容萬事萬物,一切的運行都有其規律,所有人事物的存在,都有其存在的意義與目的,祂就是那全然與如是的,祂沒有既定的形象與個性,因為所有的形象都是祂,所有的個性也都是祂。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