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我很快就會死去

「記得我很快就會死去,是我面對過幫助我做人生決定時,最重要的工具。

幾乎所有–全部外在的期望、全部的自尊,所有丟臉或失敗的恐懼—這些東西在死神面前會消散而去,只剩下真正重要的東西。

記得你將會死去,是我所知道最好避免去想你會失去什麼的方式,你已經是赤裸的,沒有理由不跟隨你的心。

沒有人想要死,就算是那些想要去天堂的人,他們也不想藉由死亡去天堂,然而,死亡是我們共享的終點,從沒有人能躲過它,而原本就該如此,因為死亡極有可能是生命獨一無二最佳的發明,它是生命的轉化劑,它除去舊有的,並為新的開出一條路。」

― 賈伯斯Steve Jobs

很多時候,遲遲不做決定與選擇,是因為我們害怕別人怎麼看我們,選擇後,萬一一敗塗地,一無所有,那又該怎麼辦? 當我們卡住的時候,是因為我們的眼光限制在過去,在其他人身上,在過去的經驗裡或別人的嘴裡,但是,當我們把目光轉過來,看向生命的終點時,才會驚覺,原來生命是如此地有限,我們不知道,那條線的盡頭會是在30、40年之後,又或是3、4天,甚至30、40分鐘之後。

一個好朋友的媽媽和我分享過一個改變我看婚姻的角度,她和我分享她突然失去丈夫後的心情,她和她的丈夫在一起幾十年,經歷過各種大小生命的考驗,在那幾十年有很多辛苦與考驗,在那個當下,她自然有多次卡在辛苦與考驗的挫折中,但是,在丈夫驟逝之後這幾十年,她回頭看過往那段日子,她說,「那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光!」

這一句話,大大地改變了我看婚姻的角度,是的,我們會有各種爭執、考驗,還有彼此的白目,但若從一個更寬廣的角度來看,或許,此刻我正活在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光而不自知,還反而不停地抱怨,那我不就錯失了全然享受幸福時光的每一個當下嗎?

二戰時期,許多女人的另一半都是軍人,其中一段故事是,一個女人夢到他的丈夫戰死,她非常緊張害怕失去人生摯愛,當她丈夫從前線休假回來陪她2週的時候,她每天都以恐慌的方式來與丈夫相處,每天哭著反覆訴說她的夢,她的丈夫都不知道要如何安撫她,2週過去了,丈夫回到前線去,2週後,她接到丈夫的死訊,一方面她對自己夢境成真感到愧疚,另一方面,她更懊惱的是:「我浪費了最後我們僅存在一起的兩個禮拜! 我大可以給他我所能做到所有的愛與美好,他卻帶著我的眼淚、恐懼與爭執回到戰場上。」

如果,人生是這麼的有限,此刻我們要從什麼視角與態度來看待生命與過每一天的日子? 我要讓一點溝通的障礙遮蓋我感受幸福,或是,我能夠像打掃一樣,用些”清潔劑”與”抹布”等工具來清除溝通的障礙?

廣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