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膚色標籤 深入了解

「不是所有黑人都是罪犯,不是所有白人都是種族歧視者,不是所有警察都壞,無知以各種顏色呈現。」

最近在美國各州的暴動,深深地觸動著每個觀看新聞的人,不同文化、種族、國家背景的人,內在浮現出來的感受都不太相同,一句”I can’t breathe!” 還有目擊著生命消逝那片刻,反映出黑人在殖民時代以來種種苦難與壓迫與白人至上的系統運作。

在臉書上,看到了很多不同的評論,其中,看到一個評論讓我特別刺到我心裡一個地方,讓我感到很痛,這個評論是,「黑人們只是露出了自己惡劣的本性」,接著,評論猶太人與黑人的差別,評論人認為,猶太人都已經從納粹壓迫的惡夢中走出來,為什麼黑人就走不出來? 如果不是本性惡劣,那還有什麼理由?

我認為,當我們不了解歷史與文化的大背景時,很容易指稱誰是邪惡,誰是正義,貼標籤是一件很容易的事,當我們否認一群人(不論是以膚色、文化或任何特質)人性存在的事實,不把他們當人,自然不會去接受他們,更別說去了解他們了。

幾年前,寫了一篇文章是關於13th這部關於黑人新奴隸制度的記錄片,https://bit.ly/2ZVjFaS ,那是我第一次深入去了解黑人遭遇的歷史,納粹從1941-1945迫害猶太人,20個黑人在非洲被綁架,登上1619年第一艘船抵達維吉尼亞州,4年與400年,我並不是要用時間來比較兩個民族間的苦難,任何創傷不論時間長短都是極致之痛,都會阻隔人們活在生命之流裡,更不要說是違背心願,成為他人擁有的物品財產,離開家園,離開親人,在迫害之下生活在一個新的環境裡。

如果,你體驗過家族系統排列,如果,你做過祖先療癒,如果,你了解家族傳承下來,沒有消化整合的情緒是如何地影響著你,那麼,就不難理解這一個群體的集體創傷在集體意識裡是如何延續下來。

不止集體創傷,還有,美國建國歷史原本就是建立在搶奪、暴力、奴役與大規模暴力、流血的基礎之上,整個系統的建立就是以殖民為背景的白尊其他顏色較低的基礎之上,而這個系統是否仍舊可以為人類新萌芽的意識服務? 或是,這個系統到了末路之時?

再看得遠一些,最近世界發生的許多政治大事,在我的眼中看來,我認為,這是一個時代的轉折,是對白人為主殖民世代的挑戰,但不是要毀滅,而是,人們的意識漸漸地覺醒到,不論我們身為什麼顏色,我們都有權利享有同等的資源、權利與公平的對待,而皮膚的顏色,認同的文化,並不能完全界定我們就是某一種刻板印象。

我覺得,這些引發所有人內心起伏的事件是人類意識的前進,我們需要打破人種、膚色來界定一個人的好壞,多深入地了解彼此文化上的差異,而不是用自己主觀的認知來貼標籤,當我們一貼標籤,就不會再花時間去了解。

參考資料:

https://www.theguardian.com/news/2019/aug/15/400-years-since-slavery-timelin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