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媽媽

今天讀到一首詩是這樣寫的:

「如果我再出生一次,且若我能選擇成為其他人,
我絕對會選擇當我媽媽的媽媽。
為什麼呢?
我會給,在她童年時沒有得到的親吻
我會講,沒有人講給她聽的故事
當我帶她上床睡覺,我會全心地告訴她,我有多麼愛她
我會教她,在愛你的人臂膀中,生命是美麗的
我會買蜜糖蘋果給她
我會唱歌給她聽
我們會一起玩
每天早上,我會幫她綁頭髮,再讓她去上學
我不需要如此的渺小
我不需要哭這麼多
她不需要在用傷心縫補心的過程中成長
而我也會成為一個快樂的女孩
如果我能成為某個其他人,
我會沒有猶豫地成為她的母親
我會教她,愛不是痛
還有,每天早上在她身邊醒來多麼地美好
因為,如果身為女兒都這麼愛她,
若她在我出生時就在我的雙臂裡,我又會多麼地愛她呢!」

在這首詩裡,我們看見了一個極力想要照顧媽媽傷痛的女兒,她看見了自己的傷痛是來自世代傳承的痛,媽媽的痛苦讓她成為不開心的女孩,這麼地渺小,這麼多眼淚與心殤,她看見了,媽媽的痛苦是來自外婆,所以,這個女兒想要取代外婆的角色,用盡全力地去照顧媽媽,填補媽媽內在的黑洞,療癒媽媽心中的傷口,

我相信,許多女兒們,不論有意識或無意識,如果你的媽媽很辛苦,人生遭受很多的打擊、輕視、苦難、不平等對待,都會想要盡一切可能地撫平媽媽心中的痛,更多時候,會想要承接媽媽所有的喜怒哀樂,盡一切地討好媽媽,讓媽媽開心。

許多人在療癒的過程中,開始看見了自己的痛苦,原來是世代相傳下來的家族傷痛,也看見了媽媽對自己的某些傷害是源自於她自己兒時的傷害,她沒有得到的,也無法給予,因此,在這個階段,很多人會開始想要當「家族拯救者」,我要救我的媽媽,救我的祖先們,她們是否有什麼需要我來處理與幫忙的?

充滿愛的女兒,會想要用盡自己一切心力與能量來照顧媽媽或家族裡其他人的問題與狀況,好像「他們不好,我也不能好」。

在這裡,看見了一種盲目的愛,這是小孩子氣的愛,是種共依存的愛,好像所有事情都與我有關,都是我引起的,只要我能夠處理好所有事情,那所有人都會好。

這樣的女兒,會面臨什麼呢?

永遠沒有時間與精力面對與好好地過自己的人生。

因為,這樣的女兒,總是把精力與能量放在別人身上,要處理別人的問題與狀況,要世界和平了,才可以理所當然地回來愛自己。

但是,世界永遠不會因此和平,甚至,會因為自己的透支,無法做好自己的事,過好自己的生活,而造成另一種痛苦,全心要去幫助的對象也不會好,因為,這明明就是受助人自身的責任,若另一個人硬要搶過來做,受助人怎能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呢?

帶著這樣的內在態度,雖然是一心要為別人好,一心要幫別人做什麼,但是,最終卻兩頭都不好。

充滿共依存愛的女兒,你來到這世上的目的不是為了當你媽媽的媽媽,更不是家族拯救者,家中的每個人都有他們的命運、責任與力量,學習看見自己的命運、責任與力量,才能夠尊重其他人的命運、責任與力量,你不需要承擔起身邊所有人的責任與命運,你可以不當多頭燒的蠟燭。

你的生命來自你的媽媽,你的家族,就像水因著地吸引力,由上游往下游移動,你的生命之流也是如此的流向,但當你想當個天使時,像個巨大的雕像,站在生命之流正中間,生命之流要往哪兒流去?

這樣的女兒,你需要看見,會世代傳承的,不止是傷痛與創傷,還有那用盡一切智慧與力量生存下來的堅強女性靈魂,在你的身體裡、心靈裡也住著這堅強的女性靈魂。

你不需要拯救任何人,媽媽、家族與世界不需要你的拯救,你需要的是,擴展自己的視角,看見傷痛的同時,也看見等同的力量,當你能看見每個人身上等同的力量時,你也才能看見自己的力量,把這份力量用在疼愛自己,或是疼愛你的後代。

這樣的女兒,我們無法改變媽媽的過去和她的命運,也無法改變家族裡每一件看似創傷的事件,那不是我們的責任,因為,每個人的命運都是他與神的關係,掌握在他的手上,此刻,此生,我們把精力與能量放在我們的人生上。

我們的人生,要創造什麼樣的意義? 還是,只是拿來填補無法控制的黑洞呢?

Art: Kate M Berggren

原文:
If I was born again, and if I could choose to be someone else,
I would definitely choose to be my mother’s mother.
Why is that?
Well, I would give her all the kisses she missed as a child.
I’d read him all the tales no one ever read him.
When I tuck her in at night, I would tell her with all my love how much I love her.
I would teach her that life is beautiful in the arms of those who love you.
I would buy her a candy apple.
I would sing songs to him.
We would play on the ground.
I’d do her hair every morning and go to school.
I wouldn’t have to work so small.
I wouldn’t have to cry so much.
He wouldn’t grow up sewing his heart with sadness.
And I would be a happy girl.
If I could be someone else I would be his mother without hesitation, I would teach him that love is not pain and how wonderful it is to wake up every morning next to him.
Because if I love her so much being her daughter, how would I love her when I was born I had her in my arms!

– Author unknown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