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命 陳建年

幾年前,開始會自己開長途車去小旅行或上遠地的工作坊時,我發現,陳建年的專輯是冒險旅行的好伙伴,他的吉他、音樂與歌聲與冒險是如此天衣無縫地搭配著,那種感覺,很像他的音樂幫我在旅途中準備著心靈,當我到達目的地時,就剛好能夠開始深入旅程或心靈上的探索,可以到很深的地方去。

他的這首知命,雖然說的是他退休後的心情,但歌詞卻也很深地打動要邁入不惑之年的我。

知命

作詞:陳建年
作曲:陳建年

日記來不及寫 歲數已到了知命之年
回憶凌亂堆疊 暫且將過往化作雲煙

人生之路不能就此停歇 可曾想過追尋不同視野
踏出腳步走走跑跑 去觀賞新奇的世界

生活未盡完美 計畫偶爾有些不順遂
轉個角度拿捏 何不當作趣味來化解

無須自擾怨懟 嘮嘮叨叨 也不心虛逃避 彎彎繞繞
面對困境無悔承受 風雨過後又是晴天

別再回首感嘆惆悵 重新追求心的方向
背起行囊 不畏前行遇艱難

別再輕言放棄希望 儘管一路險阻不斷
跨出屏障 讓思維無限展放

世事多變詭譎 心情難免煩悶或厭倦
換個規矩章節 調適不同格局來品味

莫讓情緒失控 聒聒躁噪 也不傲慢輕浮 嫑嫑孬孬
年過半百信心還再 幸福浪漫隨性安排

別再回首感嘆惆悵 重新追求心的方向
背起行囊 不畏前行遇艱難

別再輕言放棄希望 儘管一路險阻不斷
跨出屏障 讓思維無限展放

看見人與人間的交織

「你能從孩堤時存活下來,
因為其他人幫助你維持你的生命,
直到今日,這仍是不變的真相,
就算你認為你被拋棄、拒絕、忽略與不被愛:

你吃下延續生命的蕃茄,
導護老師為你管理交通,讓你抵達路的另一頭,
在乾淨白色盤子上的晚餐滋養你,
這些字句印刷其上的紙張教導著你。

不論你留意或忽略,
這張他人之網保護與擁抱著你,
並且,讓你有可能為這世界做出些不同的事:

把來到你面前的種子,變成一朵花傳遞出去,
把來到你面前的花,變成一顆熟透的果實傳遞出去。」

~~Dawna Markova

~~~~~~~~~~
我們很容易把視線放在生命中缺失或不足的部份,並硬是鑽牛角尖進去這部份,於是,我們描述生命故事的主題與語調,就只是缺失與不足為主角的場景與主軸。

我們可能覺得自己很孤單,身邊沒有其他人,又或著,我們很孤僻,不喜歡身邊有其他人,覺得凡事要靠自己,不能夠把寄託放在他人身上。

但是,不論我們看見或看不見生命豐盛富足的面向,或者,喜歡或討厭孤單,我們的生命之所以可以延續,就是因為有富足的這一面,還有與他人緊密交織的這一面。

這個世界的運作,是需要有集體的力量才能夠順利的運作,我們桌上的食物,有努力著的農夫、農場、卡車司機、送貨員、市場收貨人員、販賣食物的商家、交易方式相關的銀行人員、付款機制人員、電腦軟體與設備人員,他們的汗水、時間、心力、淚水…等,綜合出能讓我們輕易取得食物的網絡。

我們便利的現代生活,還有著各個不同面向的人與網絡在提供著他們的服務。

我們每一個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把來到我們面前的種子變為花朵,或是,把花朵變為果實地在服務著這個世界。

當我們用這個角度來看這個世界,感恩自然地湧現,因為,沒有你,就沒有我,we are all one,我們都一起在這張網裡,緊密交織在一起。

Art: Emilio Gonzalez Morales

原文:
You survived as a child because others helped to maintain your life. It continues to be true today, even when you think you are abandoned, rejected, neglected, and unloved:

the tomatoes you eat sustain you,
the crossing guard stops the traffic so you can get to the other side of the street,
the dinner offered to you on clean white plates nourishes you,
the paper on which these words are printed informs you.

Noticed or ignored,
this web of others protects and holds you and makes it possible for you to make a difference:

to take what came to you as seed and pass it on as blossom,
and what came as blossom and ripen it to fruit.

短短五章的自傳

短短五章的自傳作者Portia Nelson

第一章
我走在街上
人行道上有一個很深的洞
我掉進去了
我迷失了…我感到無助
這不是我的錯
我花了好久的時間才找到方法出來。

第二章
我走在同一條街上
人行道上有一個很深的洞
我假裝沒看到它
我又掉進去了
我不敢相信我又在同一個地方
但這不是我的錯
我還是花了好久的時間才出來。

第三章
我走在同一條街上
人行道上有一個很深的洞
我看到它在那裡
我還是掉進去了…這是個習慣。
我的眼睛張開
我知道我在哪裡
這是我的錯
我馬上出來了

第四章
我走在同一條街上
人行道上有一個很深的洞
我繞過它。

第五章
我走到另一條街上。

~~~~~~~~

Portia Nelson是一位知名的歌手、演員與創作者,曾經在電影真善美中飾演修女。

她的這首詩出現在許多其他作者的作品裡,她用好簡單的語言,描述人從盲目地過著生活,遇到問題,不知道到底為什麼會出問題,假裝沒有問題,不去面對,又掉進同一個問題,再到終於看見自己在問題裡面的習慣與責任,承擔起責任,從問題裡走出來,接著,帶著覺察地,不再掉進同一個問題,最終,選擇了一條不同的路。

街道,就像我們想走的人生旅途一樣,帶著與過去相同的信念,我們不會走到不同的道路,在沒有覺察注意它們時,會像命運般反覆地帶我們到洞裡去,榮格有一句話說:「一直到你把無意識變為有意識,無意識會引領你的生命,而你會稱它為命運。(Until you make the unconscious conscious, it will direct your life and you will call it fate.) 」

療癒的過程就是在不同的問題上,來回在這幾個章節上,直到,轉折性的第三章,看到問題,看見自己的信念造成的行為模式,與長久累積下來的習慣,並更進一步有意識地看見自己再落入習慣的事實,承擔起改變習慣的責任,而不再怪罪他人,離開洞的速度就變快了。

短短五小段,她很深刻地描繪了人的自我療癒之路,讓我不斷地細細體會著。

原文:

擁抱我不夠的感覺

「不論什麼(自內心)升起,任何我們無法用愛擁抱的部份,會囚禁我們—不論那是什麼。如果我們和它宣戰,我們就會住在監獄裡,為了心的自由與療癒,我們要學習認出與允許我們的內在生活。」

~~Tara Brach, Radical Acceptance

許多人活在一種「我不值得」、「我不夠好」的出神狀態裡,好像,總是會有「我一定有哪裡不對、不好、不正確、不可以…」。

在資訊爆炸的這個時代裡,我們非常輕易地可以看到所有人把他們最美好的一面,放在社交網路上流傳,而我們可能很輕易地把別人最最最用力努力呈現出來的那一面(可能只有在鏡頭前短短幾分鐘),當成是別人的日常,覺得別人怎麼能夠做到這麼好? 怎麼能夠想得如此完善? 怎麼如此有見解? 怎麼如些精進? 怎麼如此…完美?

反觀自己,我怎麼如此地…不完美…不堪。

這是網路虛擬世界的兩難,「假的,好美; 真的,不吸睛。」

而我們到底是活在哪一個世界裡? 虛擬的或真實的?

我想,兩個都是。

只是,在這樣真虛交替的世界中行走,我們需要對自己更加覺察,到底我顯示出來的模樣是我真實的模樣,或是,我想要世界認我是如何的模樣?

有時候,會有人和我說,在我身上看到的某些特質,很希望能夠有,好努力地在學習,但是,我會說,如果可以在我身上看得到,那表示你已經有了,只是需要表現出來。

很經常,處在「我不夠」的出神狀態中,我們只看見其他人有,但我沒有,看不見,是因為我們在出神狀態裡,只看得到自己想要看的,在這種狀態下,內在美好的特質就會投射在別 人身上,提醒著我們:「hey!!! 我在這裡啊!」

擁抱「我不夠…」。

當我們覺得自己不夠,無法接受當下這個自己時,我們就把自己放在自我批判的牢籠裡,在這出神狀態中,任何在外面看見令我們心之响往的人或形象,都在提醒著我們: 「打開牢籠的大門吧! 擁抱”我不夠…”,因為,美好的潛力都隱藏在那之下,只要你從出神中醒來,把焦點與精力集中在表達它。」



慈悲傾聽

「深度的傾聽是一種能夠幫助他人減輕痛苦的方法,你可以稱它為慈悲傾聽,帶著唯一的目的傾聽: 幫助他清空他的心。」~~一行禪師

我覺得,人不需要被拯救,世界也不需要被拯救,我們需要的是更多人能夠被看見、被聽見,因為,在一個可以真實表達自己的空間裡,我們碰觸自己內在的源頭,答案與力量就會自然地湧現。

許多人沒有一個安全真實表達自己的環境,因此,沒有機會碰觸內在的源頭,只能在外面找答案,但是,其他人都無法像我們如此了解自己,他們也只能夠從他們的觀點給予我們一個想法與方向。

當我們離內在愈遠,離自己的答案和力量就愈遠,就會愈急忙地想在外面找到一個答案的泉源,那可能是一個老師、一個團體組織、一個偶像…在他們身上,我們急迫地傾聽,想聽他們說什麼,想知道他們有什麼方法來拯救自己,拉自己脫離困境,在他們身上,像看見指引的星星般閃亮,因此,把所有最崇高的尊敬、愛與崇拜,都給了他們。

但是,這是個內在需要的投射,我們真正急切想要深度傾聽的,不是外面的老師或偶像,而是長久住在我們內在的源頭–我們的靈魂,在外面的老師或偶像身上能夠看得見的所有美好,我們的內在全都有,只是,它缺少了聚光燈的照射。

如果,我們反過來,把所有最崇高的尊敬、崇拜與愛轉過來給自己呢?

如果,我們把所有的時間與精力都投注在傾聽自己,靈魂想要訴說什麼? 深層的渴望是什麼? 也就是,把聚光燈打在內在呢?

我們會發現什麼? 看見什麼?

不需要等待別人來深度傾聽我們,或甚至抱怨沒有人深度傾聽我,所以我這麼多痛苦,我們需要開始深度傾聽自己,尤其是慈悲地傾聽自己,透過書寫、繪畫、表達…等方式,像偶像般地關注自己,我們便能開始清空自己的心,更能夠接收到靈魂自然要表達的創造力、勇氣、答案與力量。

我們不需要被拯救,我們需要被看見、被聽見,那就是療癒,當我們能夠慈悲傾聽自己,才會有能力深度慈悲傾聽別人,也才能有力量告訴他人:「我看見你了,我聽見你了,我帶著敬意地看著你獨特的生命道路,而不需要拯救你,因為,在看見與聽見你的力量後,你自然能夠找到專屬於你的答案與道路。」

腳踏實地靈性追求的哈納與魯柏

「靈性旅程是個體化的,具高度個人性,它無法是有組織的或是被規定的,不是每個人都必須遵循一條道路,傾聽你自己的道路。」~~Ram Dass

最近,和朋友們一起讀到賽斯書-未知的實相卷2,在這本書裡,Jane Roberts的老公羅(Robert Butts),為賽斯資料寫了大量詳細的附錄,看了賽斯書這幾年,我一直都把重點放在賽斯說了什麼,沒把太多精力放在研究珍本人的個性與通賽斯資料的心路歷程,因為,有些內容光是要理解都挑戰性十足,所有中文字都看懂了,還是不知其所以然,以為是翻譯問題,朋友翻出英文,結果,也很經常是英文也是所有字都看懂,但仍然不知其所以然。

但到了未知的實相開始,在書中的附錄中有較多珍本人的短文,與她分享的心路歷程,在讀的過程當中,我常常感到很有共鳴,心裡會有一種–好想穿越時空和她聊聊的渴望,用賽斯的說法,我或許可以在夢中達成願望。

閱讀全文 腳踏實地靈性追求的哈納與魯柏

跳出擔憂的出神泡泡

前幾天帶著兩個女兒一起來趟girls’ trip,到加拿大安大略省的Tobermory去探險了幾天,旅行的過程中,有了一些體悟。

旅行過程中做的選擇,和人生中做選擇的過程很類似。

我選擇了一間旅館,網上評價不錯,價格中等,三人一起入住後,床的尺寸不對,樓層不對,有一隻蒼蠅停在枕頭上,地毯感覺濕濕黏黏,燈光暗淡,再三看了我訂房的細節,和實際差異蠻大,於是,我和旅館反應了一下,因為是旅遊旺季,接待人員告訴我,床的尺寸就是這樣,沒辦法幫忙,我預訂的樓層已滿,只剩這間,聳聳肩。

回到房間,我問了小孩是不是想要在這裡住三天,小孩說:「好啊好啊!」小孩只要興奮開心,和媽媽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哈哈!

但是,我睡不著,怎麼樣就是睡不著,我沒辦法舒服地躺著,整個身體對這個房間與所處的情境很不滿意,在心裡一直思量著,「我要換旅館嗎? 要換去哪裡? 換會比現在好嗎?」

開始上網找地方,把之前找過翻過的網頁再查一次,看有沒有離目的地較近的地方,全都訂光了,拉回同一個城市,發現附近一間旅館剩一個房間,網上評價看起來和目前這間差不多,但貴一些,我心裡又開始滴咕:「換真的會比較好嗎? 萬一搬去又很爛,不就白搬了?」

於是,我在那猶豫來,猶豫去,上上下下該網站三次,凌晨2點,房外的製冰機再度鏗鏗鏘鏘之後,我決心再上一次網站,心想,如果還剩那一間房,我就訂,沒想到,真的還在那等我,馬上下訂。

訂好之後,我終於能夠入睡,因為,我覺得,不論下一間旅館是如何,我為我目前的不舒適做了些什麼,未來的事就未來再煩惱吧!

隔天,離開該旅館,帶著行李,我們照著旅遊的計劃前進,開車的路上,我還是在想著「萬一換過去一樣爛怎辦? 床不夠大怎辦? 去了說沒房間怎辦? 未知爛透了!…………」當下,我沉溺在這些思想的大海之中,好像被擔憂的想法附身,完全沒辦法好好享受沿途風景,和後座正開心唱歌的小孩一起歡樂,在我抬頭起來看後視鏡時,我看見了眉頭緊鎖的自己,「咦! 明明正進行著夢想已久的旅行,我居然面目可憎的!」

在那瞬間,突然有大夢初醒的感覺,從擔憂想法的出神狀態中回到了現實,有一個想法浮現,這和我做生活中很多決定時的模式很像,我很常會猶豫,要a 還是b,一直有選擇障礙,大到人生中的決定,房子裝修的選擇,小到買衣服、買禮物、買大大小小的東西也有選擇障礙。

那一刻我看見了自己為什麼會猶豫不決,因為,我沒有辦法重視與相信我做的決定是對的,是好的,是正確的; 但反過來,這世界上哪有絕對是對的、好的、正確的決定呢? 就像我訂了不滿意的旅館,不滿意,就想辦法行動去改變我不滿意、不舒服的狀態,不需要陷入被害者情節裡,如果,我不做任何事情去改變,那我不爽是自己造成的。

既然,我已經選擇改變,改變的結果也不是此刻能夠控制的,我為什麼要用未知的結果來折磨自己,而不能好好地享受我當下的旅程、景色與小孩的陪伴呢?

在那一刻,我做了一個內在的決定:「老娘做了這個決定,既然做了選擇,那就是此刻最好的選擇,我不想其他的可能性了,反正到時有狀況的話,到時候再來煩惱,現在我要好好享受旅行。」

下了這決定後,我把一切拋到腦後,盡情地享受旅程每個美好的小細節。

那天晚上,開車到旅館的停車場時,旅館座落在湖旁,接待人員很友善,進到房間,一陣清香迎面而來,每個角落都很乾淨,我很開心,沒有讓擔憂的想法淹沒我一整天,因為,那些擔憂都會是浪費美好的每一刻。

我覺得,這和人生在做改變的決定或選擇時很像,我們很容易在自己的內心裡,用想像力製造出許多擔憂,然後,整個人就泡在擔憂的出神泡泡浴裡,整個出不來,那是對未知、不確定、無法控制事物的恐懼,但是,若我們沒覺察地待在擔憂泡泡浴裡,我們看什麼都是擔憂,看不見在泡泡外面的美好,而把自己沉浸在泡泡裡的,沒有別人,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