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踏實地靈性追求的哈納與魯柏

「靈性旅程是個體化的,具高度個人性,它無法是有組織的或是被規定的,不是每個人都必須遵循一條道路,傾聽你自己的道路。」~~Ram Dass

最近,和朋友們一起讀到賽斯書-未知的實相卷2,在這本書裡,Jane Roberts的老公羅(Robert Butts),為賽斯資料寫了大量詳細的附錄,看了賽斯書這幾年,我一直都把重點放在賽斯說了什麼,沒把太多精力放在研究珍本人的個性與通賽斯資料的心路歷程,因為,有些內容光是要理解都挑戰性十足,所有中文字都看懂了,還是不知其所以然,以為是翻譯問題,朋友翻出英文,結果,也很經常是英文也是所有字都看懂,但仍然不知其所以然。

但到了未知的實相開始,在書中的附錄中有較多珍本人的短文,與她分享的心路歷程,在讀的過程當中,我常常感到很有共鳴,心裡會有一種–好想穿越時空和她聊聊的渴望,用賽斯的說法,我或許可以在夢中達成願望。

當我讀著她的感想與歷程,我感覺到她精煉的文字把我不知道如何具體化的想法,清楚地白紙黑字地展現在我面前,好像提供給我一份地圖,給我去過地方的地名與確切的描述。

她與許多新時代的靈媒很不相同,她沒有立志要成為靈媒,在最開始,對她得到的資料有許多強烈的批判,也想要用科學與學術的角度做起「負責任」的調查工作,她的自我極為堅強,在沒有為賽斯傳話的時候,她用盡一切努力要保持自己精神的完整性,尤其在她的創作工作上,她堅持創作要來自她自己,她也很難想像自己與神秘主義之間的關聯,就算她已經替賽斯傳話多年,而賽斯也認為她天生就是個了不起的神秘主義者(靈界的訊息Ch1-5)。

我很喜歡她對於神秘主義的說法:(未知的實相卷一附錄一)
「神秘主義…對我而言,它是一種…對了,一個人與宇宙的扎實聯繫……一種一對一的關係; 一個想參與存在意義的渴望; 一個想欣賞自然,並且在增益它時,也同時向它致敬的欲望; 也是種知識–即大自然也是我們及世界由之躍出的深不可知精髓之顯現。」

她自己對「神秘主義」的定義,來自於她童年天主教的背景,認為,神秘主義是與教會中談到的聖人有關,有著巨大的宗教架構,她自己不是,無法接受宗教框架的束縛。

在她上一段對神秘主義的描述裡,她提到了這是一個人與宇宙扎實的聯繫,是一種一對一的關係,一個想參與存在意義的渴望,一個想欣賞自然,在增益它時,也同時向它致敬的欲望,我很深刻地感覺,她在說的神秘主義,與我對薩滿的感受是非常類似的(可以參考這一集播客: https://soulevolve.ca/…/%e8%96%a9%e6%bb%bf%e3%80%81%e7%a5…/…)。

而她堅持保持自己精神的完整性,也是許多薩滿非常堅持做到的,很多人的迷思是,薩滿應該要很飄,因為要和神靈連結,要很飄才行,但是,在人類學家/薩滿學會創辦人麥克.哈納(Michael Harner)的研究記錄裡,他卻發現,部落薩滿許多都是兼職薩滿,他們普遍保持著正常人的工作與生活,沒上薩滿工的時候,堅持自身精神的完整性,不輕易地讓任何神靈佔據自己的身體與意識。

哈納還觀察到一項薩滿的共通點,那就是,薩滿對於神靈的連結有很高的自主性,他們是自己的主人,而不是神靈的僕人。

在珍記錄與賽斯交流多年的經驗裡,一開始,她像隻鷹般地看緊了賽斯,深怕一不小心就成了僕人,或是精神上受到影響,但幾年下來,她發現,賽斯會給他們絕佳的、心理上正確的勸告,但是,他從來沒試圖給他們命令,她保有絕對的生活自主權(靈界的訊息ch5)。

這與哈納的核心薩滿實踐是完全相同的經驗,慈愛、仁慈,想幫助人類的神靈不會用誘惑、詐騙、巧取、強迫等手段,讓一個人失去人生的自主權,祂們能夠接受詢問者的質詢、質疑、提問、談判、討價還價,不會失去耐心,反而,還會有各種不同的方式引導你看見、了解、學習與走上獨特的生命旅程。

珍對於學術與科學實驗精神的堅持,讓我聯想到哈納在開發核心薩滿過程中,對於實驗精神的堅持,他們兩個人都是自我非常強大,質疑超多的個性,而且,完全主張開發個人的靈性自主能力,也都對所謂的「大師」與「傳統西方宗教」很感冒XD~

在讀他們兩個人的作品與文章時,我有很深的共鳴,因為,某些龜毛挑剔之處,我也有,但他們比我強烈百倍,我內在冒出的問題,他們在作品之中,都幫我問好了,哈哈,因此,讀起來很有勁。

我認為,在某些新時代的教導裡,有許多很飄浮與只充滿花瓣與獨角獸的神奇與美好,在靈性的道路上,感覺美好是一個過程,但絕對不是終點,因為,獨角獸的世界不是對真相(Truth)的追求,面對真相時,很多時候會疼痛與不適,在珍與哈納,以及引言中的Ram Dass,他們都是對真相的追求者,他們帶著強大的好奇心,沒有既定的大師形象要維持,沒有宗教教條要遵守,對於每個人的靈性體驗保持開放與尊重的態度。

除此之外,因為他們對真相的追求,他們還有一個共通的特性,他們都很嚴格地遵循某種靈性上的紀律,這紀律是對靈性世界的尊重,不偷吃步,不偷懶,不逃避,全然地面對來到面前的真實狀態、教導與生命的考驗,並在考驗之中,保有身為人的精神完整性去面對挑戰。

他們用一個普通人,而非大師的角色在靈性探索上的貢獻,讓我對於腳踏實地的方式追求靈性,更加感到有信心。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