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身體的戰爭

光與陰影都是愛之舞

身心靈,是一個全人療癒的概念,我們不止用唯物論的思想,只把人體當成是一個看得見的物體來醫治,也把唯心的部份,全都考慮進來,傳統的中醫與印度的阿育吠陀(Ayurveda)都是用全人的觀點來看得人類生命的健康,健康,不單純只是看得見的肉體,還有許多看不見的部份。

在薩滿療癒裡,經常在探索的就是: 身體或生活上一些問題與狀況背後「心」與「靈」的根源狀態,我個人認為,身心靈三者是無法分開的,來探索心靈根源時,也可以同時間持續用其他身體的療癒方式,繼續進行療癒,有時候,會聽到很兩極的互相攻擊,唯物的一方可能會攻擊唯心的一方不科學、不文明,是迷信,也會聽到有唯心的一方會建議病人不要去看醫生和吃藥,因為一切都是由心而來的,但是,兩者都忽略了,身心靈是全人的概念,除了在心靈上的探索,身體上也可以持續地用某些科學的方式進行治療,兩者不是敵人,而是可以手牽手,一起向前行的好朋友。

我覺得,互相為敵的主要根源是人的天性,我們習慣把自己認同的東西奉為最佳良方,和我們不同的,就是異類,需要投以批判與攻擊,甚至是消滅,這種方式是我們人不停有戰爭的因素,這戰爭,不止是要出動飛彈、航母、戰機,國家間的戰爭,這種戰爭最初始於我們對於自己某些部份的排斥與戰爭,接著,再昇至人與人之間的戰爭,觀念不同的戰爭,各式各樣不同的戰爭。

在心靈療癒領域裡,我們也常會見到人們好戰的態度。

舉個例子來說,我曾經接觸到一些建議給癌症病患的冥想內容,建議癌症病人在冥想中,想像把白血球的光變得非常光亮,接著,變亮的白血球大軍去攻擊體內的癌細胞,直到在冥想裡,癌細胞被全數殲滅。

不仔細思考冥想中的意念設定時,並不覺得這有什麼錯,癌症病人不就是要消除癌細胞,才有存活復原的機會嗎?

但是,再更仔細地去思考這個冥想內容,會看見,在冥想裡,發動了一場內在的世界大戰,攻擊”異端”,只要除之,一切問題都沒有,但如此充滿鬥爭的意念,卻忽略了一項很重要的事,「為什麼我的身體會出現”異端”? 根源是什麼?」

或許,我們可以用一個完全不同的意念和態度來看待這些「異端」。

每個人生命中有很多部份都是無法被身旁的人接受,比如說,某些喜好,情緒、想法、表情、動作、穿著…許多的部份帶著我們強烈與天生的傾向與渴望,當它們相違背於家人的習慣、觀念與做法,學校裡的規則,社會裡的表規則與潛規則,文化裡的標準,被壓抑的部份,就被我們擠到意識的底層去了,但是,這些部份都有強烈的能量儲存在我們的身體裡,而不被允許表達,就造成了一個與生命的斷層,這斷層常會在無意識之間,形塑著我們的健康與生活。

與其帶著恨、抗爭、消滅的意念來面對我們的疾病,或許,可以嚐試用愛、慈悲、支持與覺察的方式來看著我們的疾病,因為,在我們身體裡長出來的疾病是我們身體的一份子,就像那些長久以來,因為種種原因被排拒在外,但屬於我們的特質與渴望,當我們向它們宣戰,同時,也是對自己的一部份宣戰。

帶著愛的意念,去碰觸那些被拒於門外的「異端」。

「不完美的部份才需要我們的愛,而非完美的部份。」

~~英國作家王爾德(Oscar Wilde)

其實,再仔細地去研究某些靈性之路,會發現有一種被認為非常靈性的信念是建立在: 忽視或虐待身體之上的,像是釋迦摩尼用苦修虐待身體的方式求開悟,但是,與自己宣戰,並無法得到平靜與喜悅,靠著堅強的意志力,或許可以暫時地讓身體內的痛苦、感受、情緒、創傷…等,消失在冥想之中,但是,很常地會發現,只要稍微放鬆一些,暫時因冥想喜悅開悟狀態而忘卻的痛苦,又會全數,甚至是加倍地感受到。

釋迦摩尼在苦修到差點死掉時,他來到河邊,接受了當地一個女孩給他的食物,活了下來,和他一起苦修的同修們,看見他吃著當地人給予的食物,他們都為此感到非常不屑,覺得他已經放棄追求開悟,也不遵守紀律了,於是,就拋棄他,他才有機會坐到菩堤樹下,開悟在停止虐待身體之後發生了。

但很有意思的是,大魔王Mara的出現,象徵著我們內在原本就有的好戰天性,停止了對自己身體的戰爭後,以心靈影像的方式,出現在釋迦摩尼的冥想中,他的開悟是在於,他不再認同於Mara象徵的不完美,並無意識地受到Mara的影響,而Mara在他開悟之後,仍舊經常地會來找到喝茶,而這個喝茶的描述,就像是在和內在不完美的部份,開展一段充滿關愛的對話與問候,而不是大肆宣戰。

「當我們漸漸地在覺察之中把所有之前拒於門外並忽略的部份包容進來,我們的身體就療癒了。」

~~~Jack Kornfield, A Path With Heart (Healing The Body)

我們人是非常廣大複雜的組成,在我們之內有許多部份,當我們沒去探索時,這些部份顯得陌生且怪異,我們很容易在心靈影像裡,為它們建構出一個惡魔的形象,就像釋迦摩尼的大魔王Mara,我們也可能給這些內在影像取名字,如: 冤親債主、好兄弟、撒旦、3D/4D靈體…等。

如同Mara是釋迦摩尼內在的一部份,我們內在也都有一個Mara,當他不急著對抗,而是給Mara一個空間,讓他在裡面盡情展現魔力,而釋迦摩尼就呼喚著地球母親的支持,坐在他的位置上,如如不動,平穩地看著Mara搞他的鬼,而不與之認同,不需以宣戰回應,再到後來,他甚至能與Mara一起泡茶聊天,這力量比起在戰爭中獲勝要強大許多。

我們也可以學習愛與慈悲的意念來面對內在的惡魔(不完美且不被接受的部份),常常和他對話,和他發展出一段關係,和顯現在身體的能量溝通,而不止是害怕它的存在,包容它,給它一個位置,看見它、聽見它,在這過程中,若感到困難,就學習釋迦摩尼呼喚宇宙間更高的力量–如地球母親、神、幫助神靈或任何你信任的力量,前來支持你,這強大的資源運用,非常地受用。

很常,我們想要攻擊,是因為感到無力或恐懼,在被對方幹掉前,不如先攻擊,因此,常常與宇宙間強大的力量連結,這能夠讓內在充電,這並不需要有個宗教信仰,可以是很簡單的方式,在感到無力、不知所措、焦慮、恐懼的時候,可以練習以下的方式補充電力與內在的資源,:

  1. 根植地球,如釋迦摩尼連結地球母親,我們也可以把雙腳踩在地上,提醒自己有地球母親支持著我們; 也可以在一棵喜歡的大樹旁,感受自己的腳如樹根般,紥實地根植地球,有土地緊緊地環抱著。
  2. 腹式呼吸,每當我用呼吸的方式補充電力與內在資源時,我總是喜歡用天的父親的形象,源源不絕地提供氧氣給我們,吸進源源不絕的生命力量,充滿每個身體細胞,好像每個細胞都被緊緊地擁抱著。
  3. 手的觸摸,有時候,我們會把手觸的療癒想得很複雜,好像一定要會靈氣或其他療癒法才能使用,其實,很簡單地,我們可以把手放在心口上,感覺自己手心的溫暖,穩定的溫度傳達到心口,進到心輪裡,讓自己安穩下來。
  4. 撫慰人心的話語,這可以是經文,如心經、祈禱文、mantra等,能讓自己安定下來的文字。
  5. 同伴/社群,許多人都覺得,療癒要靠自己,自己有意願與努力是很重要,但是,當身邊有了解你正在走的旅程的朋友、老師或一群志同道和的同修,能夠分享內在,會感到被了解、聽見與看見。
  6. 薩滿實踐中的連結幫助神靈,在我自己的經驗裡,這是一個非常直接能取得訊息、力量、幫助的充電和內在資源的方式。

這些都需要長期的練習。

結論

許多人都想要改變自己與世界的現狀,改變是值得鼓勵的大事,而我們帶著的意念更為重要,帶著愛、慈悲與包容來面對生命中所有的一切,是比戰鬥更有力量的表現。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