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家族故事

對家族裡的故事有好奇心,深入了解究竟是什麼往事,讓我們的父母親受了這麼重的傷,在他們的無情,任性,批判,距離,攻擊,憤怒,憂傷,高標準的背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他們經歷了什麼,無法被接受,無法轉化與消化他們的情緒,而成為今日關上心門的版本, 讓他們無法全然地對我們打開心?

聽他們的故事與內在的痛,是我們打開一扇同理與理解之窗的開始,在這同時,也能更理解自己內在的傷。

在理解的過程中,逐漸萌芽的同理心會慢慢地擁抱內心黑暗的陰影,這是內在和解的過程。

也許會疑惑,父母都沒有改變,我和他們的關係怎麼會變呢?

和解,是一個改變對故事描述與內在圖像的過程,當故事描述與內在圖像改變之後,我們自然地就會用一個不同的方式去與父母互動,而這個改變,就是雙方相處方式的改變。

大腦的負面偏誤

故事描述與內在圖像的形成和我們的記憶有很密切的關連。

在久遠的人類進化旅程中,人類為了生存的需求,大腦的發展裡,杏仁核使用它大部份的神經元來偵測危險,因此,痛苦與恐懼的記憶比快樂的記憶要更容易殘留在長期記憶中,這是負面偏誤(Negativity Bias), 心理學家Rick Hanson說: ” 這是大腦避免我們成為午餐,而能享用午餐的方式。”

因為生存的需要,我們記得的大多是負面的回憶,然而,記憶有時候,只是停留在過去的想像力,我們緊抓的故事內容絕對是正確的嗎?

因此,當我們了解記憶可能不是全盤的真相之後,或許會開始鬆開緊抓的故事情節,試著打開與變換視角,看見一個不同於過去的故事與內在圖像,這就是內在和解的過程。

療癒的過程中,常會需要我們願意釋放,釋放掉我們以為的唯一正解,並在傷口上,注入光亮,無法是洪水流量沒關係,小小的一點一滴也能夠積沙成塔,了解的意願與隨之而來的理解和同理,可以讓我們看見於故事的全貌,而不止是冰山一角。

界線與內在圖像的改變

雖然挖掘並了解家族的故事當中,我們對於事情是怎麼走到今天這一步,開始產生了同理和理解,然而,這麼說,並不是要大家在了解往事之後,就不顧一切,勇往直前地向一列高速列車衝過去,裡面也可能是屍速列車,這麼狠狠地撞上,很可能又是一身重傷。

我認為,了解自己與自己的界線也是非常重要的。

深入了解父母背後的傷,並不代表替他們療傷是我們的責任,也不代表承擔他們的痛苦是我們的義務,也不代表孩子就該讓父母予取予求。

了解與同理他們的目的,是要讓我們知道,哪些是屬於他們的命運,哪些是我們在無意識當中,傳接下來的情緒、感受、想法與模式,並把這些未經處理的原材料從黑暗之中,帶入光明,當我們能夠看見它們,給它們一個名字、出處、位置與空間,就能夠有意識地做出不同的選擇,走上一條新的道路。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