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謀論深度探索

近期各大陰謀論

川普是拯救世界的光工?!?!

從Covid-19後的這幾個月,我看到身邊一些走在靈性道路上或是做療癒的朋友,一直待在陰謀論的兔子洞裡,有幾個很主要的敘事關鍵字是:

「陰謀集團在操控,醒來(wake up),研究(do your research),教育你自己(educate yourself),站起來(Rise up)。」


「QAnon,川普其實是光工來拯救世界,對抗走私兒童喝血的撒旦崇拜精英。」
「戴口罩是政府要讓你屈服。」


「比爾蓋茲的基金會要給大家晶片,減少人口,控制全世界。」


「反全球化,反科學,反權威。」


我也有朋友已經取消了大公司的網路服務,因為他相信5G是造成疫情的主因,他轉到只提供4G的公司,覺得這樣比較安全,反對戴口罩,反對疫苗,反對任何政府提出的政策。

陰謀靈性論(Conspirituality)


這樣的聲音與實際採取的行動,和4月份時,我寫陰謀論與陰影那篇文章時,已經是非常不同的層級,現在,有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在身心靈領域裡的許多人,如yoga、薩滿、通靈…等,有很高的比例是完全同意各大陰謀論的,2011年,Charlotte Ward創了一個新的字: Conspirituality (conspiracy theory+spirituality),我姑且翻成陰謀靈性論,這主要是在形容那些把靈性與陰謀論深深結合在一起的人們,通常是追求靈性的人認為任何有政府、組織、機構或法人的團體都是腐敗不可信任的。


這個現象在Covid-19這面照妖鏡之下,更是來到了一個嶄新的高點。


我一直觀察著我身邊這些完全相信陰謀論的朋友們,他們很高頻率地po相關的訊息,告訴大家政府有多可怕,精英多會操控,醒來,Covid是騙人的,根本不是真的,疫苗與比爾蓋茲的邪惡’ 不要戴口罩…等,如果和他們直接聊這些話題,他們又會告訴我:「最重要的是跟著愛走 ,而非恐懼。」在那個當下,我會有種精神錯亂的感覺–wait a minute,剛我們聊了這麼多撩動我內在恐懼的話題,然後,最重要的是跟著愛走? 那與我分享內容的重點是散播愛或是恐懼呢?


我的內在開始感到一種分裂,這幾個朋友在靈性的成長與交流上面,都是我很重視與欣賞的人,但他們卻在Covid19的狀態下,好像進入了一個我無法跟進的兔子洞,我一直都愛探索兔子洞,但是,我總覺得這個兔子洞怪怪的,我最多只能旁觀,無法成為一員,因為,許多的概念都與我所了解的相違背,我也一直提醒自己指導靈在四月份(陰謀論與陰影一文)中的提醒: 「陰謀論的興趣在某個程度上,展現出我還沒看見的內在陰影,並對於世界無法受我個人意志掌控的渺小與無力感,最終,我需要了解到,陰謀不陰謀,沒有任何一個人的生命是完完全全在其掌控之下的, 而如何去與「失去掌控」相處,和因之而生的恐懼、焦慮與黑暗在一起,就成了一個人生的大課題,在日子好的時候,很簡單,但在未知的時刻,這是必學必修的課程。」

我試著記著祂們給我的建議,學習著與未知、失控、不知道答案的恐懼共存,或許,是因為這樣,讓我無法單純地跳進去,只能當圍觀者。


寫出朋友進入兔子洞讓我感到分裂的感覺,並不是要說我是清醒的,他們是沉睡的,或是相反,我寫文章的重點,是想要探索為什麼? 而非比較或指責。

到底為什麼我欣賞的療癒者們會進入陰謀靈性論的兔子洞呢?


故事情節與象徵

有一天,我看見朋友在描述戴口罩會造成孩童心理創傷的文章後,有一個感想浮現出來,或許,戴口罩這件事是一件中性的事,它沒有好,沒有壞,但是,我們給它賦予的意義與描述它的方式,是決定我們對之有好感或壞感的主因。


比如說,以前在台灣騎摩托車,不想在到達目的後臉上積滿灰,或不想吸進髒空氣,所以,會主動戴口罩,覺得戴口罩是在保護自己,這時,給戴口罩賦予的意義是保護,而不是限制,因此,主動地選擇「保護」,就算戴口罩會有些不舒服或太熱的感受,但因為有「保護」的象徵,就能夠接受。


但是,朋友描寫戴口罩的過程,好像是被抿住口鼻,要控制一個人的呼吸,這時,戴口罩就變得是政府給予的酷刑,會造成創傷; 但如果,改一個描述的方式,在做療癒的時候,我們常會說要給這個世界送療癒或愛,如果,我們把戴口罩的描述看成是,我是為了服務週遭的人而戴,我自己不相信戴口罩,但是,如果我戴口罩能讓別人感到安全與舒服,這也是對世界的一種服務與表達愛的方式。


於是,我開始觀察為什麼走在靈性之路的人,會下意識地受到被控制、被操弄,被壓迫…等敘事方式的吸引。

Magical Thinking


其實,很多靈性療癒圈圈裡的人,在獨立思考能力似乎不是主要訴求,靈性的直接經驗不一定每個人都有,但是,不同圈圈中都會有主要的信仰核心,通常,認同了一個信仰的核心,就會概括承受地也接受週邊各種內容,就算它們很荒誕。

講身心靈圈圈中,主宰許多人的思考模式是: Magical Thinking,神奇思維,指的是,相信互相沒有因果邏輯的事情是串連在一起的或是認為單純地用一個小絕招或工具,再不然大師的一個祈福,就能夠解決所有的問題

我其實可以理解magical thinking是靈性學習中的一部份,有時候,一些事情無法完全用邏輯來解釋,像是直覺或想像力,那不是一個線性的右腦式分析、解構與理論的組織過程,很常地,會看到一些靈性歧路人(spiritual by-passer), 只願活在夢幻之中,無法過人類生活,或享受目前身為人類的生活與身份,在身心靈的領域裡,並不代表就要放棄整個右腦的功能,才叫做是夠靈性,我們仍舊需要有右腦的功能才能夠整合、組織與使用來自左腦的訊息,需要平衡的。

在接受關於陰謀靈性論訪問的知名的瑜珈老師Seane Corn說:

「在身心健康的社群裡,常常會看到大量神奇思維。」她舉例說,很多人會在生活有問題的時候,找水晶與祈禱文來當ok繃使用,救急一下,但是,不會認真地深入探索問題的深層,她說:「我認為,一些QAnon的訊息就很能吸引有神奇思維的人,人們感到害怕,他們的本能告訴他們,這裡正在發生什麼事,但是,”我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我認為我被騙了! ” 這時候,有一個人出現,告訴你說”對啊! 你就是被騙了。” 接著,帶著他們跳進兔子洞。」

因此,我開始去想,是的,人們本能地感覺到這世界的運作中,哪裡不對了,但到底是哪裡不對? 如果不是陰謀論發佈人說的,那究竟是哪裡出錯了呢? 普遍大眾感到被誆了的感覺,究竟是從何而來?

我想,需要從為什麼會有陰謀論開始去探索。

除了各大社交媒體透過陰謀論的某些關鍵字可以賺取廣大點閱與廣告,造成陰謀論廣為流傳之外,可以思考這些:

在所有的陰謀論裡,我們都會看到一個替代的思想(alternative thinking),原本的某樣東西、制度或系統很不好,造成了很多人失去生命、健康、金錢,因此,那裡頭一定有什麼貓膩,所以,我們需要開創出一個替代的選擇,而不受到有貓膩的東西、制度與系統的控制。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大型製藥公司(Big Pharma),這些大型藥廠有太多記錄是為了自身的利益,而損害普通老百姓的生命、健康, 比如藥廠在國會的遊說,藥廠與醫師之間可能的利益關係…等等。

FILE – This Feb. 19, 2013, file photo shows OxyContin pills arranged for a photo at a pharmacy in Montpelier, Vt. Purdue Pharma, the maker of the prescription opioid painkiller OxyContin, is asking a judge in Alaska to dismiss a lawsuit that blames the company for the state’s epidemic of opioid abuse. (AP Photo/Toby Talbot, File)

像2016年洛杉磯時報刊出OxyCotin(奧斯康定)這款止痛藥的醜聞案,就是一個很典型讓公眾對製藥公司失去信心的例子,普渡製藥(Purdue Pharma這名字還真諷刺XD)從1996年推出,暢銷了20年,它是一款比嗎啡要強的止痛藥,含阿類藥物(opioid),鴉片成份,俗稱土海洛因,極易上癮,它造成了美國史上最大的鴉片類藥物泛濫的狀況(不禁想到鴉片戰爭前的景況XD),平均每天殺死100個美國人,造成上百萬人嚴重上癮。

這款藥賣這麼好,是因為普渡動用了高達600人的營銷團隊,拜訪醫生,請他們吃飯、渡假與給好處,又因為藥效很強,醫生都很願意開這款藥給病人,一下子,就成了市場龍頭。

然而,幾年過去,這款藥也有好幾波詐欺的訴訟官司,主要都是關於OxyContin的安全性,公司被告,但是公司的擁有者Sackler 家族卻沒有任何一個被告,仍然好好地生活著,甚至,還大筆大筆地進行「慈善公益」事業!

由於藥廠這類的前科,身心靈圈走到替代道路上,出現了各式各樣藥草,維他命,食物,自然療法…等路線,久而久之,自然形成不同社群,也是另一個獲利高的產業,許多一開始聽取製藥廠陰謀論的人,開始走入替代的社群裡,社群中,自然還有各式各樣的陰謀論,隨時間,身心靈圈開始與陰謀論圈產生了重疊與交集,有時甚至會有,既然這是真的,那麼,其他傳言也一定是真的,這類虛幻的想法

有錢人和他們的慈善公益事業

最近在看一本很有趣的書–Winners Take All, 作者是Anand Giridharadas, 過去曾是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這本書裡,談論到西方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有錢人做慈善事業的現象,我認為,現在的陰謀論裡,關於精英控制世界,或比爾蓋茲要推疫苗、晶片減少人口,可能都與富人和他們積極從事的慈善事業有很大的關係,在許多陰謀論中,都可以看見普通人對於社會精英的不安與不信任。

許多人都熟知安德魯.卡內基,他是美國鍍金時代(Gilded Age)的鋼鐵業大亨,從窮二代到富翁,他的經歷是許多後人仍然津津樂道與學習的榜樣,他曾經寫過一篇文章「財富的福音」(The Gospel of Wealth),裡面講述了他對財富不均與慈善事業的看法,這篇文章被稱為「當代慈善事業的初版」,他對富人做慈善事業的基本看法,影響了現代的富人,如比爾蓋茲、巴菲特。

財富的福音裡,他提到了鍍金時代(1878-1889)裡,財富分配不均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他認為,自己因為才智、能力、努力與機運賺到了這麼多錢,成為富人階級,對於社會上財富分配不均的問題,就需要盡一份心力,他認為,與其把錢都留給子孫,不如在還活著的時候,就捐給這個社會,貢獻給這個世界,這聽起來是非常神聖的願望,但是,卻有許多隱含與矛盾的東西在裡面。

比如說,他雖然熱衷於慈善事業,也捐出了非常多財產,但是,他不贊成支接向窮人提供直接的物質補助,因為,他認為施捨會讓人懶惰,他只幫助願意幫助與改變自己生活的人,他認為,除了在緊急時提供暫時的救助是可以的,但不贊成社會福利政策,這一點,從商人的角度來說,可以理解,也很實際,因此,他的慈善捐獻大多是建立圖書館、公園、休閒場所,從這角度來看,他的慈善事業旨在提高大眾的生活水準與品質,而不是直接地對貧窮的人,或是對造成財富不均的制度與系統做任何實質的幫助。

還有些諷刺而較少人提及的是,在他寫完財富的福音後沒幾年,主張要捐獻來解決財富不均、貢獻社會的他給鋼鐵工廠的員工減薪35%,工會強烈抗議並拒絕,他因此使出鐵腕,把工會員工全鎖在工廠外面,造成流血衝突,至少16人死亡,最後工會解散。

這事件,與卡內基慈善事業的主張是背道而馳的,一些人批評,一個如此剝削員工的人,怎麼能夠同時間是一個主張慈善事業,幫助大眾的慈善家呢? 難道是要拿從工人這裡省下來的錢去做慈善事業嗎?

兩面角色的卡內基,一手送圖書館和支票,另一手減薪

有政策影響力但不民主的慈善事業

這種優越、自以為是的慈善方式,也受到許多人的批判,在Anand Giridharadas的書中,他提到這種慈善的手法,或許充其量只是炫富型的消費模式,當富人把他的名字放在捐贈的圖書館、美術館、建築物上時,他們得到的是一種「好像做了好事的虛幻感受,但是,那真的是普通人生活中真正需要的東西嗎?」

在卡內基之後,一直到現代,許多擁有巨大資金、跨國公司的富人們,雨後春筍般地成立由他們名字命名的各式基金會,如比爾與梅琳達.蓋茲基金會,在討論陰謀論的許多平台上,有一些共同的聲音是:

「比爾蓋茲憑什麼替我們普通人決定要不要打疫苗? 」

「他憑什麼要給我們植入晶片?」

「 Covid-19一定就是他為了獲利而發明來傳播的。」

「他不就是用錢買通擁有了WHO嗎? 用錢買通公衛政策制定很可惡。」

這反映出一個有趣的事實: 富人用他自己的想法與資源來做他心目中相信的「好事」,但是,他做的事情,沒有經過任何民主程序,因為,沒有人投票選他出來為人民做這些事,這是他一廂情願,他做的這些「好事」,通常一定是對他本身有某種巨大程度的獲利,而不止是單純要做一件好事,不求回報,他們得到的回報與報酬可能超乎普通人能想像,這些都是不信任與感到不安全的根源所在。

沒有迴避利益這個概念存在,再加上從雷根時代的新自由主義開始提倡「社會的麻煩根源是政府」,這種採取小政府,重視私人部們如大企業捐款與支持的方式,造成了上層的人完全無法體察中下階層的需求,當國內中下層的人民要求工資,跨國企業說:「既然這樣,那我們就移到亞洲去。」拋棄了當地人的需求。

在慈善事業的”商業模式”中,有個不成文的規定與心法,如果一個大學畢業生想要為這世界做些好事,履歷表上面就必須要有像高盛或麥肯錫的經歷,因為在這些公司裡,會有一個既定規章(protocol)的訓練,必須要學會如何使用excel 與 powerpoint做研究與簡報,並遵守內訂解決問題的流程與方式,在Anand Giridharadas 的書裡,寫到一位有心為世界做貢獻的女大學生,最後選擇進入高盛,學習標準的流程,但是,她卻落入了巨大的焦慮中,因為,她害怕,如果,她不學習這個方法,沒有高盛或麥肯錫的經歷,她也許只能幫助百人,而無法幫助百萬人,這些機構、公司與組織擁有「大規模」助人的金鑰匙,而「大規模」是現在助人的重要心法。

曾經在麥肯錫服務過的一個人,在書中分享,這些公司標準的助人流程與規章,就像是「試著用造成問題的工具來解決問題。」在慈善事業的背後,隱藏著一種優越感,一種我比你當地人要知道你更需要什麼的心態,這種心態如同殖民者的延伸,帶著傲慢與偏見,帶著狀似神聖的出發點與白人的錢與科學,好像過去的傳教士一樣,把他們的價值觀強加在他人身上,而這,或許就是問題的核心,一群製造麻煩的人要來解決麻煩,把雞交給黃鼠狼保護了。

「在美國、英國、匈牙利與各處人們,在他們的觀點裡,正在抗拒的是全球化精英們的領導,這些精英們把自身利益的追求置於他們的鄰居與同胞們的需求之上,這些精英似乎對自己同類的忠誠高於他們所屬的社群; 精英們展現對遠在天邊人道事件的高度興趣,卻對於向東或向西10英哩人們的痛苦沒興趣。

挫折的人民們感覺沒有力量對抗用excel與powerpoint當工具的精英階層,無法去抗衡精英們從他們這裡拿走的力量–無論是修改他們的工時,或建立工廠裡的自動化系統,或是悄悄地立法修改塞入一個新的億萬富翁特製課綱到他們小孩的學校,他們最不欣賞的是,這個世界的改變,沒有他們參與的份。」
~~~Anand Giridharadas, Winners Take All, CH7 All That Works in the Modern World.

普通人對這種無力改變現狀,貧富不均,好似所有的資源、權利/力,甚至是對自己的身體健康的選擇權都無聲無息地掌握在這些人手中,那也難怪會創造出種種精英控制把持世界的陰謀論,因為,在潛意識裡,那就是正在發生的事情。

世界上10%的人掌握了地球上90%的財富,難怪美國有投票權的人–就像世界各國有投票權的人一樣–會在這幾年變得懷恨在心與懷疑一切,只能擁抱左右翼的民粹運動,把過去從來沒想過的社會主義與民族主義端到政治光譜的中心,屈服於各式各樣的陰謀論與假新聞當中。

~~Anand Giridharadas

努力用自己想法與行動想讓世界變得更好的富人們,很難理解「為什麼大家這麼討厭他們?」或許問題就在於,他們是目前這個系統的受益人,而他們創造出一個將他們的利益、名聲、自以為神聖的好意極大化的系統,這系統只在意他們,而忽略了整體社會的需求與利益。

我很喜歡Anand Giridharadas一個演說–The Aspen Consensus–中的一段話

我們談到要多做些好事,卻從來沒說要做造成少一些傷害,我們談論要回饋社會,卻從沒談論這些人過這些人究竟拿了多少,還有讓他們拿取的制度,我們談到改變世界,但我們從沒討論到他們如何支持加惠於他們自己,卻把其他人關在門外的現狀。

結論

寫了這麼多,讀了這些資料,我覺得,陰謀論之所以風行,是因為這是簡單多的描述方法來解釋問題的核心–財富分配不均、民主與民眾發聲與爭取權利的程序受到侵蝕,人民實際日子難過–人的頭腦其實很不喜歡處理過於複雜的訊息,如果,你讀到這篇的結論,給你拍拍手,因為,你好有耐心,尤其是現在這個只讀標題與前100字的時代,我們很容易在情緒上就受到挑弄,感到無力、恐懼或失控,在這個情況下,也許就容易陷入兔子洞,我不能說已經了解看透了問題的所有面向,這只是我的好奇心帶著我探索的過程,但是,我想,若我們能夠多方了解,包括讀那些讓我們覺得非常不舒服的訊息,或許,會發現另一個不同切入的角度,而不止是滿足確認偏誤(confirmation bias)的傳聲機。

最後,不論相信哪一種說法,我們都需要記得一件事:

願你的選擇反映出你的希望,而非你的恐懼~~~曼德拉



參考資料:

  1. 美國史上最大藥物醜聞
    https://news.sina.cn/global/szzx/2019-03-12/detail-ihrfqzkc3196632.d.html
  2. Sackler Family, Opioid Crisis and Philanthropehttps://www.theguardian.com/us-news/2018/feb/13/meet-the-sacklers-the-family-feuding-over-blame-for-the-opioid-crisis
  3. The Gospel of Wealth
    https://www.swarthmore.edu/SocSci/rbannis1/AIH19th/Carnegie.html
  4. Winners Take All Quotes
    https://highlights.sawyerh.com/volumes/oMOzyckjGBmQZy34Dq3L
  5. Is the Wellness Movement Being Tainted by QAnon and the New Age Right?
    https://medium.com/@johnroulac/is-the-wellness-movement-being-tainted-by-qanon-and-the-new-age-right-aab52ee5bc17
  6. Nazi Hippies: When the New Age and Far Right Overlap
    https://gen.medium.com/nazi-hippies-when-the-new-age-and-far-right-overlap-d1a6ddcd7be4
  7. This yoga instructor is fighting the rise of QAnon in the wellness community
    https://www.cbc.ca/radio/asithappens/as-it-happens-thursday-edition-1.5728151/this-yoga-instructor-is-fighting-the-rise-of-qanon-in-the-wellness-community-1.5728153?__vfz=medium%3Dsharebar&fbclid=IwAR2ilzAserhXKBQOx4kieCC05JG0FDU_fZXxIAvhsuq7QmAdV1sh0BSowC4
  8. Why are conspiracy theories rampant in the ‘wellness’ industry? Welcome to conspirituality
    https://bigthink.com/culture-religion/conspirituality?rebelltitem=1#rebelltitem1
  9. Conspirituality Podcast
    https://conspirituality.net/
  10. Gospels of Giving for the New Gilded Age
    https://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18/08/27/gospels-of-giving-for-the-new-gilded-ag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