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

Photo by Tiina Törmänen

故事來源: Love’s Hidden Symmetry by Bert Hellinger. P195

一個男人,誕生到他的國家,進入他的文化,走進他的家庭,就算只是個孩子,他們先知與領袖的故事,深深地感動了他,他極度渴望成為那理想的模樣,他開始了長時間的訓練,一直到他完全地與他理想的先知和領袖的樣子認同,一直到他思考的方式、說話的樣子,與行為舉止都像他們為止。

但是,他想到,最後缺少一件事,所以,他展開了一段很長的旅程,進入完全隔絕於世的孤獨,在那裡,他希望能通過穿越最後的終點線。

路上,他經過了一座很老的花園,年久失修,無人管理,野玫瑰在暗處仍開著花,高高的果樹結的果實每一年都在沒人注意之下,落到地球母親的身上,沒人在那撿果實。

他繼續往前走。

終於來到了沙漠的邊緣。

很快地,他被一種未知的空無感包圍著,他理解到,在這座沙漠裡,他能夠選擇任何他想要去的方向—(不論去哪裡),空無感都保持不變。他看見,這地方巨大的孤獨把帶領他前往任何方向的心眼中所有的虛幻一掃而空。

所以,他繼續讓機運帶著他流浪,一直到有一天,他已經停止信任他的感官很久了,他很驚訝地看見水的泡泡從地球深處在他眼前冒出來,他看著沙漠裡的沙慢慢地再次浸濕,在水可觸及的地方,沙漠到處盛開如天堂般。

然而,在內心深處驚奇著,看著四週,在不遠處看見兩個陌生人慢慢靠近,他們也和他做著相同的事,他們兩人都跟隨著他們的先知和領袖,直到他們都變得近似於他們的先知和領袖,他們也和他一樣,進入了沙漠荒地,希望能夠在這裡找到能通過穿越最後的終點線,他們也同樣地,最終找到這這處甘泉。

接著,他們三人一起彎下腰來喝著泉水,每個人都感到自己的目標就在咫尺,然後,他們說出自己的名字: 「我已經和我的領袖,釋迦摩尼佛,合一了。」「我已經與我的領袖,耶穌,基督,合一了。」「我已經和我的領袖,穆罕默德,先知,合一了。」

最後,夜色降臨在他們之間,他們看見天堂滿是閃亮的星星,沒有移動,安靜,又非常地遙遠,他們全都在這永恆的廣大之中,進入了充滿驚嘆的沉靜,其中一個人一度感覺到,他的領袖一定在他來這裡時,也曾有感覺此刻相同的無力,得知人類整體設計的不著邊際,並全然地臣服於這廣大–他的領袖一定也感受到了無法逃避的愧疚。

他知道,他已經走得太遠了,因此,他等待著破曉,走上回家的路,最後,逃離了沙漠,再一次地,他經過了荒廢已久的花園,一直到最終,他在花園停了下來,他知道,這座花園是他的。

一個老人站在大門旁,好像在等待著他,他說:「如果有人從很遠的地方找到他回家的路,就像你一樣,他會愛上這潮濕且富足的地球,他知道,所以生長的都會死亡,在死亡之中,滋養著其他在生長的。」

流浪者回答說:「現在,我獻身於地球。」接著,他開始用最溫柔的方式照顧這座花園。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