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滿筆記 蒙族薩滿在美國

從大約15世紀地理大發現開始,歐洲的天主教教會陸續地組織多個傳教士教團,在發現新大陸或探索到亞洲的時候,一併地把天主教或基督教傳進來,再用強力推銷的方式把新大陸的原住民們、亞洲人們變成教徒,放棄原本的傳統信仰。

原本,原住民的信仰都是與大自然相融合在一起,動物、植物、礦物與萬物是我們的家人,聽著自然的聲音,隨著地球一起韻律,沒有「原罪」,只有與神靈之間的協調、合作、溝通與交流,但殖民者把這樣的生活習慣與泛靈的信仰驅逐,帶入了西方一神與原罪的概念。

以前,我總是想不通,這樣的過程是如何發生的? 到底是很痛苦,還是很容易? 究竟改信天主或基督教的原住民們,是在什麼樣的狀況下放棄自己的信仰,轉信殖民自己的外人宗教,但是,今年在我看完了一部關於蒙族薩滿在美國的紀錄片–Between Two Worlds-The Hmong Shaman In America(註),對於這過程有了多一些的認識。

閱讀全文 薩滿筆記 蒙族薩滿在美國

什麼時候正面積極毒多於藥

正面積極常常是我們努力想要達成的,不論是自己或週圍的家人朋友處在難關時,我們會希望儘快地走到正面積極的那一面,但是,有時候,太過於強調正面,反而會造成反效果呢!

  1. 當正面積極不承認現有的問題
  2. 當正面積極變成一種情感操控–洗腦–的手段,讓人們開始質疑自己的現實
  3. 當正面積極縮小真正的問題,如種族歧視
  4. 當正面積極隱射人們能夠整路用愛與光帶他們走出創傷與壓迫
  5. 當正面積極否認一個人的掙扎與痛苦
閱讀全文 什麼時候正面積極毒多於藥

由遠而近 外轉內的療癒過程

遙遠的外面

我最近收到一些留言,是關於我前幾年的舊文章,於是,我重新回去掃了一下過去寫過的主題與文章,我發現自己一個有趣的趨勢。

在靈性學習的一開始,大量地閱讀、聽、看各種「主流」思想不要談的話題,各種不同的神秘學,如神秘幾何圖形、前世今生、音頻、古文明的起源、陰謀論、能量與靈的感知、脈輪…等玄秘的主題,都是我大量吸收學習的方向。

那幾年,療癒下手的方向,很常都是由前世今世切入,好似從那個面向切入,我比較願意看見與接受,而且,有時候,看見前世發生事情的對比,對當時的我,好像較能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客觀地改變視角,鬆動我固執與先入為主的心態,能去看見一個不同的可能,還有,能夠改變的地方。

閱讀全文 由遠而近 外轉內的療癒過程

老師與真實

人們需要真實,現實。人們能夠感覺他人在惺惺做態,假裝的時候,因為,你能感覺到,你能在一個人的肢體語言中看見。~~Afrojack

我覺得自己很幸運,靈性學習道路上遇到幾位影響我很深的老師,都有一個共通的特質:

很真實!

當他們不知道,他們就會說:「這個我不知道。」

閱讀全文 老師與真實

戰爭與歸屬

今天是雙11,不是要問你買東西了沒XD,而是想要談一個與開心買東西完全相反的嚴肅話題,雙11在加拿大是Remembrance Day,最開始是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在1918年11月11日,早上11點結束,在這一天,加拿大的習慣是在雙11的早上11:11分靜默一分鐘,以紀念在戰爭中犧牲奉獻的所有人們,但我想,不止限於加拿大,我們可以為每一位受戰爭影響的人與後代靜默一下下。


這幾年,在做療癒的過程中,遇到許多個案對生命的困難是與戰爭相關的,不論是家人曾經是戰場上殺敵的軍人,因戰爭失去一切與家園,逃難到另一個地方,或是,家人或自己淪為戰俘或難民。

閱讀全文 戰爭與歸屬